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20章

第20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因为身体太难受,烧还没完全退,顾青裴闭上眼睛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他再一次被电话吵醒,这次是原立江打来的。
      “喂,原董。”顾青裴才想起来,原立江明天就要来杭州带他去看项目,自己这个样子,别说看项目了,床他都不想下。
      “哎哟,青裴,原炀说你发烧了,你这很严重啊。”
      “还行,烧在退呢,不过明天可能我去不了了。”
      “不用,不用去了,你安心休息,我带原炀去就行。哎,肯定是这段时间累着了吧,是不是原炀给你添麻烦了?我看你身体挺好的,怎么一到外地就感冒呢。”
      顾青裴故意咳嗽了两声,虚弱地说:“原董,别这么说,我一向把原炀当自己的亲侄子。小孩子不懂事,是有一个过程的,我相信他再过段时间就能懂事了,这个时候我们要耐心一点,我辛苦一点没什么,孩子的前途最重要。”
      原立江连连叹气,“青裴呀,不怕你笑话,我是真的对自己这个儿子没办法了,才想让你帮我。我自己家务事处理不好,其实挺丢人的,我把孩子托付给你,不仅是因为我欣赏你,也是因为我信任你。我有种直觉,我觉得你能教育好他,青裴,只要你能把原炀培养好,我原立江一声感激你。”
      顾青裴在心里冷笑,如果原立江知道他和他儿子都上过床了,不知道对这个培养结果满不满意,表面上却是一派感动,连连说:“原董,你的心思我怎么会不明白,你能把孩子交给我,就是对我最大的肯定,你放心,我一定不负你的信任。明天希望原董能看到原炀的变化,这孩子最近一段时间,进步挺大的。”
      “哦?真的?”原立江高兴地说:“我明天一定好好看看。行,青裴,你好好休息,养好病了再回来。”
      “原董,我还有个请求。”
      “哦?你说。”
      “这个……原炀的房子和车,都在他自己名下吗?”
      “是啊。”
      “我现在让原炀给我当临时司机,想让他从基层开始锻炼,但他不太能明白我的苦心,不愿意开公司的商务车,就喜欢开自己的悍马。那个车吧,是很酷,年轻人都喜欢,但是我平时要出去办事,开那种车不合适。”
      “这小子真是……”原立江叹了口气,“我说说他。”
      “原董,最好让他把车也给您保管,他现在还有点反叛心理,不怎么听我说话,这个车,还是直接不让他开最好。”顾青裴说完又是一阵剧烈地咳嗽。
      原立江略一犹豫,就答应道:“行,这个也听你的,不信制不了这小子。”
      顾青裴虚弱地笑了笑,“谢谢原董对我工作的支持。”
      挂上电话后,顾青裴感觉身体终于轻松了一点儿,这个时候什么药都对他不好使,唯有看到原炀不痛快,才是愈伤良药。
      他拿起床上的体温计,想给自己测一下温度。
      这时候,房门被刷开了,顾青裴扭头一看,原炀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了。
      原炀看了顾青裴潮红的脸色一眼,对他说:“这是医生,该打针了。”
      顾青裴喘了口气,把体温计拿出来递给医生,“我刚刚自己测了一下,如果温度不高,就别打针了吧。”
      医生接过来看了看,“还是打一针,好得快。”说完开始配药。
      原炀坐到他床边的椅子上,眼睛直勾勾地瞪着顾青裴。
      顾青裴轻描淡写地扫了他一眼,几乎没拿正眼看他。
      原炀心里不痛快,正好看到床头柜上的粥一口没动,开始找茬,“给你叫了粥你不吃,耍人玩儿呢。”
      顾青裴低声道:“我喝牛奶了。”
      原炀粗声粗气地说:“你早过了喝奶就能饱的年纪了吧。”
      医生忍不住看了他一眼,大概是好奇这俩人究竟是什么关系,说情侣不像情侣,反倒像仇人。
      顾青裴没搭理他,而是对医生说:“大夫,点滴速度调慢一点,太快我会有反应。”
      “好的。”医生对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更有好感,尤其是这样病弱的样子,看上去非常温和无害。
      原炀不爽道:“我重新叫一份粥,你必须给我喝了,你要出毛病了,我老子非杀了我不可。”
      医生有点看不下去,就想转移话题,“药膏你给他上了吗?”
      他这问题问的俩人均是一愣。
      原炀看了眼床头柜上的药膏,又看了顾青裴一眼,忍不住想到自己给他上药时的情景,有些不自在地说:“上了。”
      顾青裴想来想去,自己全身上下唯一需要上那个药的地方,就是……一想到这个,他脸色就变了。
      原炀抓到了顾青裴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心情突然好了一点,哼笑道:“医生,你放心吧,我会一天两次按时给他上药的。”
      顾青裴眯起眼睛冷冷地瞪着原炀,原炀挑衅地挑了挑眉,嘴角露出一个得意地笑容。
      医生走后,顾青裴坐了起来,靠坐在床头,一边吊水,一边用另一只手拿手机看新闻。
      仿佛原炀根本不存在。
      原炀明知道在这里讨不到好,就是不愿意走,他想多欣赏欣赏顾青裴脸上挫败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酒店又送了一份粥上来。
      原炀用命令地口气说:“吃了,别浪费粮食。”
      顾青裴头也没抬,“没手,放着吧。”
      原炀劈手就去夺他的手机。
      他的手刚碰到顾青裴的手腕,顾青裴猛地一甩手,大声道:“别碰我。”
      顾青裴反应极大,连手机都扔了出去,俩人均是一愣。
      顾青裴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把胸口那种满得要溢出来的暴怒和耻辱给压回去。
      对于一个莫名其妙被下药,然后被强-暴的人来说,他表现得已经足够好了。
      原炀后退了一步,眼里的情绪非常复杂,有诧异、有挣扎、也有愤怒。
      顾青裴平静地指着地上的手机,“把我手机给我。”
      原炀一脚把手机踢到了一边儿去,抬起盛粥的碗举到顾青裴面前,冷硬地说:“吃粥。”
      顾青裴冷冷看着他。
      原炀拿起勺子,舀起一勺粥递到顾青裴唇边,“吃。”
      顾青裴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随即撇开了头,“打完针我自己吃,你出去吧。”
      原炀火道:“你他妈吃不吃。”
      顾青裴竟然还笑了一下,“原公子,我看着你真吃不下饭,算我求你了,滚出去成吗?”
      原炀的火气腾地窜了上来,他胯上床,直接坐到了顾青裴的腿上,一只硕大的鞋砰地一声踩在了顾青裴的脸旁边,盛粥的勺子紧紧贴着顾青裴的唇角,他抬起下巴,威胁道:“张嘴。”
      顾青裴咬牙道:“下去,你太沉了。”
      原炀不依不饶,“张嘴,还是我掰开你的嘴往里灌,你选一个。”
      顾青裴眼里跳动着愤怒的火苗,可惜此时体虚气弱,实在做不了什么,只好张开嘴。
      原炀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一口一口把一碗粥都喂进了顾青裴的肚子里。
      顾青裴吃完饭,感觉比跑800米还累。
      原炀终于从他身上下去了,坐得他腿都麻了,他催促道:“你走吧,别呆在我房间。”
      原炀翘着二郎腿,“不好意思,我还必须呆你房间了。”
      “你说什么?”
      “那边的房子是彭放开的,他走了,我没钱。”原炀哼笑一声,“拜你所赐。”
      顾青裴讽刺道:“原公子住不起五星,也不能蹭房啊,多么有失身价,你住哪儿我管不着,总之从我房间里出去。”
      原炀把外套往椅背上一搭,“我说了,我没钱,我今晚就打算住这儿了。”
      顾青裴怎么都不想帮他出这个钱,因为这不是钱的问题,自己被上了还要倒贴房费,太他妈窝囊了,他做不出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