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5章

第15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接下去的几天,原炀出奇的老实。
      也没再提让顾青裴心惊胆战地性向的问题,交代他什么工作,虽然一直没有好脸色,但是也都去做了。
      顾青裴心想,要是能一直这么听话就好了。
      他本身就是一个控制欲比较强的人,没有这种决断力和强硬的性格,是当不了管理者的,一般人跟他相处,都多少会有被他压制的感觉。他觉得所有曾跟他交往过密的人里,他的前妻赵媛是最聪明的那一个,一开始作为一个个性独立的女性,她也对他的独断做出过反抗,后来发现他总是对的,干脆不再抗拒,省心省脑,因此如果不是因为他的性向有问题,俩人会过得很幸福。
      而原炀偏偏是个性格比他还硬还倔,永远不可能服软的人,俩人属于硬碰硬,而且顾青裴还会理智地拐弯,或者曲线救国,原炀就是丝毫不退让,像辆战车一样横冲直撞,杀伤力巨大。在这种情况下,俩人想要和平相处,除非有一方妥协,可惜现在俩人都还在那个劲儿上,没人愿意认输。
      机票酒店都已经订好了,顾青裴也亲自和原立江沟通了行程。
      下午下班的时候,原炀送顾青裴回家,顾青裴不知道怎么地心情不错,哼了几声小调,突然问道:“行李收拾了吗?”
      “就去几天,有什么可收拾的。”
      “至少带两套正装去,我们是要去做并购的净值调查的,难道你穿着牛仔裤去?要像平时上班一样着正装。”
      原炀不耐烦地说:“知道了。”
      他脑子里还在想着彭放今天的电话,说人已经给找好了,是个老手,什么样儿的GAY都能伺候,给钱就干,但是需要他配合,至少机会。他就问怎么制造,彭放就坏笑着说让他给顾青裴下药。
      原炀对下药实在提不起兴趣,他可以直接把顾青裴绑起来,何必费那个劲下药呢。
      结果彭放不答应,说他要是把人绑起来,找的那个人肯定害怕咱们是犯事儿的,估计就跑了,就得下药,下完药俩人快活一通,过程顺利又完满。
      原炀一犹豫,彭放就跟自己的事儿似的那么着急,当下拍大腿说他没用,嚷嚷着自己也要去杭州。
      觉得有个人来帮他做这件事更好,省得他自己动手了。
      不过,他很想问问彭放,找的那个鸭子,是要让顾青裴上的,还是要上顾青裴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这个问题特别在意,可他又问不出口,彭放又不喜欢男的,估计也不知道这种事。
      要不亲自问问?原炀心里有些异样,又说不上为什么。他没有任何心虚愧疚的感觉,更别提罪恶感了,可他就是觉得心里别扭,还说不上原因。
      也许是因为,制服顾青裴的手段,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吧。顾青裴发出来的打击,不像实打实的拳头、刀棍、子弹,而像一团棉花,他想回手,却不知道怎么打。他宁愿他碰到的是拳头、刀棍、子弹,至少他可以应付。
      不过,不管用什么方法,他都要把顾青裴彻底打倒,他既不想成天受人管束,也不想呆在一个同性恋身边,更何况,顾青裴得罪他的一笔笔账,是该好好算算了。
      “下星期原董来了,你应该好好让他看看你工作中的一面。你争取表现好点,他也对你放心,我也能交差,你自己也不用被成天盯着,这是一举三得的好事。傻小子,这个时候,你可别跟我闹脾气。”
      原炀恶声恶气地说:“你他妈训儿子呢?!别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顾青裴呵呵一笑,心想有你这样的儿子,我直接扔茅坑。
      第二天早上,公司的两个司机分别接上了五个人,送去了机场。
      顾青裴坐的是头等舱,其他人一律经济舱。原炀本来对坐在哪儿根本无所谓,但是只要一跟顾青裴有关,他就不痛快,觉得这个姓顾的真他妈能摆谱,吃穿用度全都要好的,一个男的弄得跟娘们儿似的精细干什么呀。
      原炀旁边坐的是体重将近两百斤的投资部王经理,王经理是个老好人,特别爱说话。原炀一边被他挤着,一边听着他各种家长里短,烦得头顶要冒烟儿了。
      他宁愿找个角落坐地上。
      过了一会儿,空姐过来了,看着他眼睛先是一亮,然后立刻掩饰了下去,低下身对他说:“是原先生吗?”
      原炀点了点头,“怎么了?”
      “顾先生要你把他的行李拿过去,他要换一件衣服。”
      “什么?”原炀瞪起眼睛。
      那漂亮的空姐被吓了一跳,原炀的表情有点儿凶,她犹豫道:“我只是传达顾先生的话,他说你是他的助理。”
      原炀重重哼了一声,起身打开行李架,把顾青裴的箱子拿了出来。
      顾青裴自己只拿了个电脑包,其他所有行李都是原炀拿的,他提起行李去了头等舱,只见顾青裴正在悠闲地用电脑看着电影。
      原炀把行李往他脚边一扔,要不是顾青裴躲得及时,肯定要砸到脚。
      顾青裴摘下耳机,皱眉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总是毛毛躁躁的,不像样。”
      原炀气得想扇他,“你到底要干吗。”
      “杭州比北京暖和,我刚才把毛衣脱掉了,一会儿下飞机穿这件厚点的外套就够了,否则会热。”说完他把毛衣递给了原炀,“帮我叠好了放进箱子里,箱子里面有它的防尘袋。”
      头等舱特别空,只坐了两个人,原炀干脆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粗暴地打开箱子,把毛衣塞了进去,然后再粗暴地拉上拉链。
      顾青裴皱眉看着他的举动,摇了摇头,叹道:“连助理这样的工作,你都做不好,你爸什么时候才能对你放心。”
      原炀冷道:“要是工作就是伺候你,那我一辈子都做不好,姓顾的,你嚣张不了几天了。”
      顾青裴耸了耸肩,“你太不懂事了,我是在培养你,你却老觉得我在针对你。”虽然他确实是想教训原炀,但他绝对不会承认。
      “谁稀罕你培养。”原炀瞪了他一眼,转过脸去。
      顾青裴挥了挥手,“把箱子拎回去吧,不要放在这里。”
      “我懒得回去。”
      “你没买票,别赖在这里不走,太难看了。”
      “不如你回去,正好跟你喜欢的王经理好好谈谈心。”
      “你对王经理有什么不满吗?他是个办事的人。”
      “废话太多。”
      “你真是……”顾青裴摇了摇头,“赶紧回去吧。”
      “我说了,要回去你回去。”原炀放下了椅子的靠背,似乎是打算休息一会儿。
      有路过的空姐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顾青裴抬起头,对她歉意地一笑,那空姐脸一红,没说什么就走了。
      飞机很快降落了。
      白元化工的人派了车来接他们,先送了他们去酒店,中午白元的老板过来了,请他们吃了顿饭,交换了一些信息。
      顾青裴不打算耽搁时间,打算下午就带人去公司做调查。
      净值调查做了两天半,顾青裴照样给他们放了双休日的假,让他们好好在杭州逛一逛,并且赞助了旅游费用。
      他自己也打算放松放松,去酒吧玩一玩儿。
      他比较喜欢在外地发展个一夜情什么的,这里碰到熟人的风险小到可以忽略不计,而且不会拖泥带水,是工作之余最好的休闲。
      星期六晚上,顾青裴换了套休闲装就打算出门了。
      路过原炀房间的时候,原炀刚好开门出来,跟着一起出来的还有一个跟他年纪相仿的男人,看上去挺风流的,似乎是他的朋友。
      三人打了个照面,介是一愣。
      彭放最先反应过来,笑着伸出手,“哦,这位就是顾总吧。”
      顾青裴笑着回握,“你好你好。”
      原炀挑了挑眉,“这是上哪儿去啊。”
      顾青裴轻描淡写地说:“出去转转。”
      原炀还想说什么,彭放给他使了个眼色。
      顾青裴眯着眼睛看了俩人一样,又跟彭放客套了几句就走了。
      顾青裴走之后,彭放摩拳擦掌地说:“我就说吧,男人到外地出差,有几个不出去玩儿的,你还愁没有机会,这不就来了。”
      原炀白了他一眼,“你不大不小也是公司老总,怎么跟狗仔队似的,别的事儿没见你这么上心,一到需要使坏的,你可真来劲儿。”
      “无聊呗,兄弟这是为了帮你,你还这么说我,真没良心。”
      “闭嘴吧你,赶紧跟上,看看他去哪儿,你联系上那个鸭子,让他出来。”
      顾青裴浑然不知被人跟踪,凭着记忆让出租车司机带他去了一个以前来过的GAY吧,他记得那里面好货还挺多的,今晚应该不愁找不着人。
      到了酒吧之后,顾青裴包了个卡座,以狩猎的姿态看似悠闲地坐着,眼睛却在搜索场中合适的猎物,同时也等着猎物自己送上门儿。
      不一会儿,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就坐到他旁边。
      顾青裴笑了笑,往里让了让,他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这个人一番,感觉不是很对自己的胃口,他还是喜欢比较嫩的小男孩儿,而不是这种风尘气有点重的小白脸。
      不过他也没说什么,大方地给对方要了杯酒。
      有时候换换口味也不错,老吃一样也会腻。不过,还是要确定一下对方是零还是一,他一直以来,都喜欢做掌控者,无论是工作还是床上。
      俩人一边喝酒一边玩儿点小游戏调调情,倒也很愉快,顾青裴看出来对方应该是个MB,调动人兴趣这方面特别娴熟。顾青裴并不太在乎究竟是免费的还是花钱的,全看顺不顺眼,不过对于卖的他一般都会谨慎很多,主要是做健康问题的考虑。
      聊了半个多小时,顾青裴感觉还不错,会讨人欢心的总让人有些无法抗拒,他决定今晚就带这个走了。
      顾青裴低声说了两句,就领着这个MB离开了酒吧,俩人打车去了一家酒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