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3章

第13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一直到午饭时间,顾青裴一上午都没看到原炀的人影儿,不知道是跑到哪个角落抽烟去了,还是生闷气去了。
      眼不见心不烦,再说他又有理由扣原炀的工资了。估计这三千块钱的工资,到了月底分毛不剩,如果那时候原炀还活得很潇洒,他就要问问他都吃谁的住谁的去了,如果活得不好,那正合他意。
      以前他在国企的时候,管人靠的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条条框框压制,不服?扣工资,不守规矩?扣工资,无视制度?扣工资。不禁月月扣工资,绩效考核成绩还奇差,奖金永远拿最少,升职加薪永远没有份儿,这么治人,两三次就能老实,不老实的,要么离职了,要么呆在某个角落不得志了,总之,无论怎样,他规范公司管理环境的目的都能达到。可是扣工资这招儿之前对原炀显然不好使,所以非得让他感觉到工资有用才行。
      虽然这一手成功的希望不大,但多少能对原炀起到点儿作用,原炀这样极其傲慢的人,绝对不会服输,他就看看原炀靠一个月三千怎么活。
      吃完午饭后,顾青裴坐在办公室里休息,打算消化消化好去睡一觉,这几天因为原炀的事,休息一直不太好。
      休息了二十分钟,他打算进午休间睡觉了,他在屋里放了几套睡衣,毕竟烫的板板整整的西装不能穿着睡觉,起来就没法看了。
      他正脱了衣服在换睡衣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顾青裴惊讶地回头,原炀正皱着眉头站在门口。
      顾青裴穿着条黑色的子弹内裤,两条长腿和劲瘦的腰身一览无遗,他光着脚站在地板上,手里拿着棉质睡衣,因为脱领带而不小心弄乱了的刘海耷拉在额前,那副总是隐藏了他很多情绪的眼睛也被他摘掉了,让他看上去年轻了好几岁,褪掉了那一层西装皮,大大地掩去了他身上的精英气质,这副半裸着发愣的样子平添了几分自然和随性。
      原炀没想到一个人穿着衣服和脱了衣服差距会这么大。就好像那身西装是顾青裴身上的武装,一旦除去之后,这个人,至少表面上没了那种压人一筹的气势。
      难道对付这个男人就要把他扒光?
      原炀在意识到自己生出怎样的想法后,被自己吓了一跳。
      都是彭放那个傻逼,满嘴乱放炮。
      顾青裴有些近视,度数不深,虽然他能看清是原炀,但还是不自觉地眯起了眼睛,眼神因为轻微的撒光而显得有几分迷茫,“你……你干什么呀?”
      “找你。”
      “有事吗?下午再说吧,我要休息。”顾青裴弯下腰套上裤子,这个动作拉长了他的背部和腿部的线条,脊椎骨微微凸起,腰部没有半丝赘肉,好像一只胳膊就能抱住……
      原炀心里又开始骂彭放。尽管他不是同性恋,但是当他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一个单纯的同性,而是一个对男人感兴趣的同性的时候,他实在没法不往别的地方想。
      何况,他也不知道顾青裴这样的,究竟是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一想到眼前这个处处压制着他,让他怒不可赦的男人有可能也张开腿让别的男人干,他就觉得接受不了,他简直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就好像一个尚且能和他一战的对手却被一个市井喽啰打倒了一样,对他来说是种侮辱。
      原炀的语气突然变得又急促又粗暴,“跟我爸打完小报告,你还想睡午觉?”
      顾青裴耸了耸肩,一边穿睡衣的上衣一边说:“这两件事之间根本没有逻辑性,你要是想讨论这个,先出去吧,等我睡醒了叫你。”
      “我也要睡觉,以后我中午就睡在这里,你爱睡哪儿睡哪儿。”原炀一把推开他上了床。
      顾青裴愣了愣,哭笑不得,“这里是总裁办公室,按理说我没准许你进来,你就不该进来。”
      “你能怎么样?扣我工资,继续扣啊。”原炀起身脱了鞋,然后把外套也脱了,正要习惯性地解扣子的时候,意识到了什么,他看了顾青裴一眼,合衣躺下了。
      顾青裴皱眉道:“怎么不脱衣服了?怕被我看着?”
      原炀瞪了他一眼,“我怕你?放屁。脱了让你白看?”
      顾青裴轻笑,“我好像忘了跟你说,我对你这型的没兴趣。”
      原炀冷笑,“你就喜欢那天那样儿的?是你干他啊还是他干你啊。”
      顾青裴哼笑道:“个人隐私,不便奉告。”
      原炀没由来的心里升起一股火,“像你这样的,专爱花钱找年轻男的上你吧。”
      顾青裴面不改色地说:“也不花你的钱,不用跟你汇报明细吧。”
      原炀脸色一沉,“真他妈恶心。”
      顾青裴眼中寒光一闪,皮笑肉不笑地说:“那真是不好意思了,你非得自找恶心。”说完他没等原炀反应过来,直接上了床。
      原炀喝道:“你他妈干什么,谁让你上来的。”
      顾青裴指了指床,“这是我的,我要睡午觉,你爱在这里跟一个同性恋一起睡,我也不拦着你,不过都是你自找的。”说完他掀开被子钻了进去,闭着眼睛躺了下来。
      原炀有些发愣,看着顾青裴紧闭的眼睛,修长的睫毛微微闪动着,鼻翼随着呼吸轻轻起伏。
      原炀是最不肯服输的性格,这时候就是想走也不能走,否则就落了下风了,他一咬牙,也钻进了被子里,不过躺在双人床的另一头,跟顾青裴平分了被子。
      尽管是双人床,可是也只有一米五,本来就是用于午休的,一个人绰绰有余,可是躺了两个大男人之后,空间实在狭窄得可怜,原炀只要轻轻一动,就能碰着顾青裴的胳膊,他就跟僵尸一样平躺着,不想碰触到顾青裴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
      因为哪怕不碰到,他也能感觉到顾青裴皮肤里撒发出来的热量。
      那种热量太真实、太具体了,如果直接摸到,肯定是热乎乎的……
      顾青裴真的是被人干的那个吗?他刚才虽然没承认,可他娘的也没否认。顾青裴这种人,也会像个女人一样敞开腿,或者趴着,或者……
      原炀无法克制自己地在脑海中勾画出顾青裴被男人操弄的画面,怎么阻止自己都阻止不了,他的思维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不受控制,顾青裴那张让他恨得牙痒痒的脸不停地出现、变幻,那张总是带着从容的、讽刺的、虚伪的、狡诈的各种笑容的脸,如果出现高潮的表情,会是什么样的呢?
      他真的……真的很好奇。
      这个让他天天不顺心,日日想动手的男人,这个能把他挤兑的有火发不出,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想要对付的男人,这个他将之认为是可以较量一番的对手的男人,在床上也许是完全不同的样子,也许会像条母狗一样求男人操,只要一想到这个,原炀就怎么都无法平静。
      他冒出了一个很吓人的想法,那就是也许在平时很难打败、处处找他麻烦的对手,在床上干一顿就能解决。
      这个想法让他心里对顾青裴愈发厌恶。如果不是发现顾青裴是同性恋,他怎么会冒出这么恶心的想法来。
      睡在他旁边的顾青裴,就跟一个炸弹似的,让他浑身难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