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针锋对决 > 第12章

第12章

书籍名:《针锋对决》    作者:水千丞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顾青裴的双休日,在家呆了两天没出门。
      原炀的事情让他有些心烦,他索性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风大浪他都经历过了,他不信自己应付不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傻小子。
      星期一早上,他准时下楼,原炀也准时在楼下等着他,不过脸色阴沉,一看就酝酿着暴风雨。
      原炀的眼睛如鹰隼一般,当那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一个人的时候,真让人不寒而栗。
      顾青裴也是肉体凡胎,也是怕疼的,看这样子原炀像是要揍他,虽然也算随了他的心意,但怎么说也是挺瘆人的。
      他下意识地把电脑包档在了胸前,刚好旁边就是他的车,他就不自觉地挨着自己的车,问道:“怎么了?没睡好?”
      原炀寒声道:“你装什么傻,是你怂恿我爸跟我要钱的吧。”
      顾青裴摆出一张很无辜的脸,“误会,我只是跟原董说,最好让你经济独立。”
      “我他妈怎么不独立了。”
      “这个,这是你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不知道原董做什么了?”顾青裴一副不解的表情,眼神特别地诚恳。
      “你他妈再装!”原炀怒喝一声,“我全都给我爸了,这下你高兴了!”
      顾青裴眨了眨眼睛,“啊?原炀啊,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心想这傻小子真是一点儿都经不起激,跟自己想的一样,只要原立江一跟他要钱,他保证自尊心暴涨,立刻就给了。
      就是瞅准了这点,他才让原立江这么做的,不给原炀点儿实质性地教训,就难以服人。这次对原炀的教训应该不小,任谁从嘴里往外吐钱,肯定都难受,看原炀的表情就知道了。
      不过,自己好像处境有点儿危险。顾青裴看了看周围,因为太早了,停车场里隔老远才能看着一个人,不过有人也没用。
      原炀冷哼道:“背地里什么都敢干,表面上就装孙子,顾青裴,我真想掐死你。”
      顾青裴露出安抚性地笑容,“原炀,你冷静一点,其实你想想,这也是好事,如果你真的想让原董不管束你,你就要做到真正的独立,等有一天你赚的钱比原董多了,他肯定就管不了你了。”
      “操,你以为我是你们?要那么多钱能带进棺材?”原炀眯着眼睛凶狠地看着顾青裴,“姓顾的,我今天给你点小教训,别以为我一直忍着你,你就可以蹬鼻子上脸!”
      顾青裴后退了一步,不知道原炀要干什么。
      只见原炀返回自己的悍马车,从后座上拎出一个硕大的锤子,就是工地上用来砸水泥的那种。这家伙有可能真的是从工地上拖出来的,硕大的铁锤头上还裹着厚厚一层泥。
      顾青裴忍住了撒腿想跑的冲动,但他确实挺想跑的。
      虽然他平时有健身的习惯,但就是施瓦辛格也禁不住这大家伙。
      原炀用手掂了掂锤子,赶紧挺顺手的,拎着锤子就朝顾青裴走过来了。
      顾青裴又后退了一步,眼睛直直地瞪着原炀,他不相信原炀敢拿锤子打他。
      原炀一下子抡起了锤子,狠狠朝他的车砸了下去。
      砰地一声巨响,顾青裴刚换了两年不到的卡宴,车前盖凹陷下去了一个巨坑。
      车疯狂地叫了起来,旁边的车也因为巨响纷纷跟着叫唤,停车场的保安从远处往这边跑来。
      顾青裴脸色沉了下去,冷冷地看着原炀。
      原炀扯着嘴角挑衅地一笑,“放心,我会赔的,趁我还赔得起之前。”说完抡起锤子,又是一锤,砸在侧面车门上,漂亮的车身已经彻底变形。
      “不过,我只付折旧后的费用,要是不满意的话,找我爸要吧,反正我的钱都给他了。”说完又是一锤。
      那一下又一下,好像都砸在了顾青裴脸上,他暗暗握紧了拳头,心中怒意翻涌。
      小区的保安跑了过来,大喊道:“哎,你干什么!”
      原炀拎着锤子一转身,眼睛一瞪,几个保安竟然吓得不敢过来。
      顾青裴抬手示意,“没事,你们不用管。”
      “我、我报警吧。”
      “不用。”顾青裴冷冷看着原炀,“你砸吧,我会把账单寄给你原董的。”
      “不用拿我爸吓唬我,老子他妈再让你在我面前嚣张跋扈,明天你是不是都要骑到我头上了。”
      原炀似乎砸上了瘾,把对顾青裴的愤恨全都发泄在了那辆无辜的车上,直接把好好一辆车砸成了废铁。旁边的保安和住户都看傻了。
      顾青裴就铁青着脸色在旁边看着,慢慢调整自己的情绪。
      原炀虽然是一锤锤砸在车上,却确实对他起到了一些威震的作用,让他需要重新调整一下对原炀的策略,不敢再逼得太紧。
      不管他有没有把握原炀会不会跟他动手,他也不能轻易冒这个险,毕竟看到一辆结实的车在自己面前被砸得稀烂,谁也不敢想那锤子落到人身上是什么效果。
      尽管在他眼里原炀太嫩、太冲动,但用杀鸡儆猴的暴力手段镇压反对声音的手段倒是用的挺娴熟,这种流氓作风一般人真学不来,原炀这一招,效果不错。
      原炀出了一身的汗,才尽兴地扔了锤子,他跳掉西装外套,里面的衬衫前襟已经有些湿了,他拍了拍手上的灰,居高临下地看着顾青裴,“顾总,上班吗?”
      顾青裴看了看表,“你耽误了二十分钟的时间,今天星期一特别堵车,如果我们迟到了,你要扣发双人份的迟到罚金。”
      原炀哼笑道:“你是觉得这么做,扣我工资就能有用了是吗?”
      反正车也砸了,顾青裴也懒得和他装了,眯着眼睛一笑,“对,你要是觉得没用,显然你钱还没还干净。”
      原炀的指尖几乎顶到了他的鼻子,“我说给了就是给了,一分都不需要留,没有什么苦是我没吃过的,没钱算个屁。”
      顾青裴冷笑道:“真是纯爷们儿啊,我就看看你这个月怎么活。先说好了,真有种,别找你那些大富大贵的朋友借钱。”
      “老子从来不跟人借钱,山珍海味我能吃,冻得像石头一样的馒头我一样能吃。”原炀眯着眼睛,拍了拍顾青裴的脸,“不过,姓顾的,咱俩这梁子,结大了。”
      顾青裴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
      今天是星期一,按照顾青裴的要求,八点半要准时开周例会,各管理层人员汇报工作。
      汇报完工作后,轮到顾青裴做总结发言和提出本周工作要求,他一张嘴说话,就道:“在布置工作前,我先下发一个处罚通知。”他拿起一张文件,念道:“关于给予原炀同志处罚的同志。”
      大致就是原炀在上班期间无故离岗两次,扣发300元以示警告。
      坐在他旁边的是财务总监刘总,刘总忍不住瞄了一眼顾青裴手里的同志,发现那是一张会务通知,根本不是处罚文件,不禁看了原炀一样,不知道这小子怎么得罪老总了。
      顾青裴念完之后,笑盈盈地看了原炀一样,“小原啊,公司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任何人不得违背,否则就要受到相应的处罚。希望在座的每一个人引以为戒。”
      原炀冷冷看了他一眼。
      顾青裴这才开始布置下周工作。
      散会后,顾青裴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原立江打电话告状。
      告状是非常有技巧的一件事,首先,不能主动提起告状,而是先扯别的,通过暗示让对方主动提起事件,自己把告状的事情当做一件顺理成章的汇报。
      于是顾青裴先是跟原立江扯了十多分钟债务的事,汇报一下进展,又跟他说公司精神面貌云云,终于原立江自己忍不住了,问原炀情况怎么样,自己把他的财产全部要回来了,有什么反应没有。
      顾青裴缓缓叹了口气,“是有点反应,不过小孩子嘛,激动一点可以理解。”
      “什么?他干什么了?”
      顾青裴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只是太冲动了而已,以后他会明白您的苦心的。”
      “他究竟干什么了?不会跟你动手了吧。”
      顾青裴又遮遮掩掩了几句,才把原炀大清早提着锤子把他的车砸了的是“为难”地告诉了原立江,并且补充道:“原董,其实没什么,我有全险,正好我也想换车了,你要理解他新换了个环境,一时很难适应,让他发泄发泄也好……”
      “混账东西!”原立江在电话那头怒不可赦。
      顾青裴又劝了两句,才挂上电话,感觉心里舒服多了,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