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9章 无法磨灭的存在

第69章 无法磨灭的存在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柯蒂斯……”一个陌生的名字毫无缘由的自曲径的口中呢喃而出。曲谦昭眼前一亮, 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却始终无法说话。
        而曲径也同时诧异的睁大了眼, 因为他发现, 月光下,曲谦昭的身体竟然十分飘忽, 好似没有实体,甚至给人一种马上就会消失的模样。
        之前梦境里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又再一次出现, 曲径忍不住伸手把曲谦昭拉住。可就在他的手碰到曲谦昭的衣袖的瞬间, 曲谦昭的身体却又重新变得凝实。
        “你怎么了?”敏感的察觉到曲谦昭的情况不对, 曲径开口询问。
        然而曲谦昭就没有回答的意思,反而化作兽形, 难得温顺的把曲径圈在怀里。
        “为什么不说?”曲径再次追问。
        而曲谦昭却转移了话题:“曲径,你知道为什么像爱神许愿总是没人成功?”
        “什么?”曲径被他跳跃性的话题弄得一怔,可随后他话语中和爱神有关的讯息也让曲径在意非常。
        “因为爱神陨落了。”陨落两个字被曲谦昭说的异常难过:“之所以大陆上从未有人得到爱神的祝福, 一个是因为他们并不能真正的为自己爱人奉献一切, 另外一个, 则是爱神雅奈尔, 在诸神之战前, 就早已坠落, 他的灵魂, 也已经自大陆消失了万年。兽王柯蒂斯为了寻觅, 这才有了帝国和曲家。”
        “你想说什么?”曲径越来不明白,但是他却能敏感的从曲谦昭的话语中嗅到一种讯息。那就是,所有一切都跟之前的梦境有关。
        那种压抑的难受感又再一次浮现而出, 曲径觉得自己里真相的门槛已经很近,只是不得其门而入。
        曲谦昭看着他的模样,眼中的忧色更甚,最后只能温柔的把他抱在怀里,低声说道:“曲径,快想起来……要不然,就真的来不及了。”
        而与此同时,曲径卧室门外,曲清岚沉默的守在那里,不知道站了多久。
        月光下,他的身影竟然意外地,比曲谦昭还要飘忽。可他的眼神却十分坚定。因为他坚信,这一次不会在失败。
        虽然爱神转世万年,又失去了灵魂烙印和神格,可只要他是他,就一定不会食言,还会回来。
        所以,纵然只有一丝希望,他也要坚持的走下去。
        他还不能消失,他还有最后的事情要做。曲清岚想着,转身走向自己的卧室,在打开卧室的暗室之后,曲清岚从里面拿了几个特别的果实,然后便一头进了实验室,顺便挂了一个勿扰的牌子。
        这是他最后能为曲径做的事情。如果他还想不起来,那就只有等下一个千年。不,也有可能是万年,或者永世错过……
        ---------------------------------------------
        又是三天时间过去,这三天里,曲径被梦境折磨到几乎崩溃。反复出现的画面,和梦境中,让他无法拒绝的那个人。分明每一个情节都能感同身受,可偏偏却像是第三者旁观,完全无法思维自由。
        可最让他觉得迷茫的,还是曲清岚的消失。
        没错,曲清岚突然不见了。除了一瓶没有完成的药剂,他竟然谜一样的自曲家消失了。虽然他识海中的主仆印记犹在,可没有用,因为联系不上。可面对这样大的事情,整个曲家,甚至说,整个帝国都没有半分波动,就好像曲清岚这个人,从未出现过一样。
        “曲谦昭!”曲径推开曲谦昭的房门,终于将人堵住。他原本想要询问曲清岚的事情,却亲眼目睹了另外一件让他大惊失色的事情。曲谦昭的身体,是真的快要消失了……
        就和那天晚上的感觉一样。眼下的曲谦昭,看起来十分飘忽,几乎没有实体。
        曲径下意识伸手,想要将人拉住,但却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而曲谦昭似乎也想告诉他什么,但是却像是被人限制住了无法开口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了?”曲径是真的慌了,那种生命中最重要的珍宝马上就会把握不住的恐惧感让他不由自主的开始畏惧。
        可曲谦昭却只是一味的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他,接着,在消失的最后一刻,他用口型对曲径说道:“别难过,只要你想,还会再见的。”
        曲径呆立在原地,原本就疼痛的头因为曲谦昭的消失而变得更加疼痛难耐。与此同时,另一边的曲慕离,又再一次不见了。
        这次没有任何书信,他是真的不见了。但是和曲谦昭和曲清岚的突然消失不同,曲慕离是自己从曲家走出去的。
        诺大的曲家,变得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在。而就在曲谦昭三人接连消失的第二天,曲家家主也带着其他曲家人回来了。
        这一次,他们对曲径的态度是十足十的毕恭毕敬。可却没有人任何人会提起消失的曲谦昭三人。好似曾经曲家最负盛名的三人从来没有存在过。更令人觉得毛骨悚然的,还是那些年龄小的曲家人,他们竟然直接告诉曲径,曲家从来就没有曲谦昭三人的存在。
        这怎么可能!曲径忍不住开口询问曲家家主,却得到了另外一个答案。
        曲谦昭三人,并非曲家人。具体身份,不能告诉曲径。更多的,也不能说,不是因为秘密,而是受制于法则。
        法则……熟悉的两个字让曲径瞬间把他们三人的身世和之前的梦境联系起来。而后,曲径先到了曲清岚的房间,拿着那瓶没有做完的药剂,曲径突然明白这瓶药剂是用来干嘛的。
        他将药剂直接洒在屋里,果然,四周的空气中,一种特殊的味道出现。而后,曲径顺着味道,终于找到了曲清岚最后留下的线索。
        一本日记。是曲清岚小时候的。而在日记的第一页里,他却用一种十分古怪的语气写道:“今天,我醒了,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只有一个名字,和潜意识里,一定要去寻找的一个人。”
        根据曲清岚的日记记载,曲清岚并不是曲家人,而是三岁之后被冠以曲家之名,被送到曲家养大的。
        所谓神侍,也并非是像曲径以前以为的那样,由于过于出色的外表和惊才艳绝的天赋。而是真正字面上的意思。
        曲清岚从出生起,就注定是神明在人界的代言人。可他所遵循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找人。一个不知道容貌,也不知道年龄和名字的人。只有一个背影,和一种奇妙的感觉。
        神侍是灵魂传承,一代只有一人。如果找不到他们所要找寻的对象,那么每一个百年,神侍便会消亡,接着将记忆和经历传承给新诞生的神侍。
        所以和其他人不同,曲清岚从有意识起,就接受了神侍一脉的特殊传承。这里面不仅有众多深奥的学识,还有积累了几千年的寂寞和无法解脱。
        而曲清岚本身,也跟之前的其他神侍有着最鲜明的不同。曲清岚不能接受旁人的触碰。不经意的还好,如果是故意的,会让他忍不住想要将人杀掉。
        他讨厌人类,并且是自骨子里就厌恶非常。这也是他的性格为什么会淡漠的原因。
        看着字里行间透出的情绪,曲径的心里五味陈杂。而曲清岚在和他相遇的那天写下的“终于找到了”,以及日记最后那句“来不及了”,却给了曲径很多灵感。
        与此同时,之前一些忽略的小细节也慢慢拼凑起来,让他找到了一个具体的方向。
        曾经在遇见西洛的宴会上,他收到了一个帝国太子送来的礼物,两生花的种子。而后来,这颗种子却成了他攻略傅臻的关键,并且成功用两生花催生了兰斯洛特之花。
        他还记得当时曲谦昭对太子派来的侍者的态度,就像是那侍者的主子一样随便,并且他对太子,也有种天然的信任,并且暗示他,不用担心太子会害他。
        而后面,曲清岚的出现,也同样出现了很多细节证实这一点。
        多萝西娅之城。
        虽然曲清岚对多萝西娅之城城主有救命之恩,为自己安排一个假身份十分容易,可身份毕竟是假的,就连陆明渊和容千凌都能查出不妥,没有道理帝国皇室会一无所知。而作为负责多萝西娅之城的太子,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还在各方面时不时的出现很多神助攻,将他的身份做的很死。
        重要的是,当初曲清岚在提到可以使用这个身份的时候,似乎就没有过任何顾忌。原本曲径认为他是有万无一失的准备,现在看来,不如说是有恃无恐。
        至于曲慕离那里,也同样有一丝违和。曲径住在傅臻家的时候,曲慕离曾经因为傅臻动怒,扬言要拆了傅家。而后他诈死,曲慕离的失踪却让整个曲家乱成一片,曲家家主甚至在连夜进了皇宫,像西泽大帝报备。
        再然后就是他之前对待科尼利厄斯的态度。科尼利厄斯是公主的儿子,太子的表弟。曲慕离作为一个附属世家之子,本应毕恭毕敬,结果却表现得毫不在乎,甚至科尼利厄斯对他,反而十分尊重。
        推断下来,曲慕离的身份,要不科尼利厄斯的高很多。
        在加上之前曲家家主所说,他们都并非是曲家人。因此很有可能,曲谦昭、曲清岚和曲慕离三人,都来自于皇室,甚至可以说,和太子有直接关系。
        与此同时,曲家突然发觉,帝国太子竟然没有名字。翻遍了原身的所有记忆,曲径发现,没有任何一条于太子有关的传闻,是写了太子名讳的。
        可微妙的是,当初他第一次见到科尼利厄斯的时候,竟然会顺势认为太子的名字应该叫柯蒂斯。而柯蒂斯,就是他梦境中那个兽王的名字!
        近在咫尺的真相让曲径无法在按捺。他连外套都没穿,便朝着皇宫跑去。因为太过着急,他甚至没有乘坐马车,还用出了属于修仙之人才会的空间法术,直接瞬移。
        按照常理来说,没有去过皇宫的曲径,根本不可能利用瞬移准确的到达。可一种莫名的感觉却给了他灵感。
        站在一间景致十分眼熟的寝殿之中,曲径看着四周和梦境里神山爱神寝殿如出一辙的装饰,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寻的答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