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8章 真实还是虚幻

第68章 真实还是虚幻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科尼利厄斯先是一愣, 然后仔细的打量了曲径一会。
        和以前比起来真的是判若两人。眼前的少年,五官精致绝美, 眉宇间看似温柔实则却是傲然深藏。尤其他的眼, 澄澈,又带着些冷然的意味。可唇角意味深长的弧度又让人无法摸清他的心思。
        好合心意。科尼利厄斯的神情变得越发盎然, 而他的心里也对曲径多了一种说不出的征服欲。曾经,他看上曲径, 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长相。
        对于科尼利厄斯来说, 其实曲径的长相要比他当初喜欢的那个白月光要更符合他的审美。并且当时曲径的年龄还小, 调教起来也很容易。如果不是当初曲径的性格实在太懦弱,白月光回来的时候, 科尼利厄斯根本不会有放手的可能。
        可谁能预料,在两人分开后这么久,曲径竟然一改往日的懦弱, 竟意外变得优雅矜贵起来。下意识看了看不远处的曲清岚一眼, 科尼利厄斯的心里趣味更浓。
        毕竟是神侍的主人, 想必总会有些不同滋味。如果能够得到……那岂不是还可以把曲清岚也一并收拢在手中?
        思及至此, 科尼利厄斯也忍不住露出了有些阴险的笑容。一旁的曲径看在眼里, 却不由自主的生出些许怒意。
        科尼利厄斯这种人渣, 心里盘算着什么不言而喻。说到底, 如果单纯的只是算计他自己, 也许曲径也不会太过意外。可当曲径看出科尼利厄斯对曲清岚的心思之后,曲径的怒火也不由自主的燃起。
        毕竟,科尼利厄斯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仰仗皇室鼻息耀武扬威的人渣罢了。如何有资格对他的猫品头论足。
        于是, 曲径想着,手中的鞭子也挽起一个好看的花样。接着,便率先出手,攻向科尼利厄斯。
        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切磋战。
        可毫无悬念的一方,却是指曲径。曲径原本就是修炼千年的草木花妖,应天道而生,领悟的是生命之神的自然奥义。手中奇特的术法在这个大陆上可以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并且,术法的擅长也并不代表曲径的武道就很弱。
        在多萝西娅特有材质制成的长鞭的加持下,神出鬼没的招式更让人眼花缭乱。重点是,童攸并非空有其表,扛过数次天雷洗礼,他也同样是游走在生死边缘的对象。
        想比之下,科尼利厄斯根本连曲径一招都无法接住。可曲径为了嘲弄他,却故意只是逼迫,让他狼狈不堪,却无法结束战斗。
        越来越凌厉的招式和越来越恐怖的气场。科尼利厄斯身上的汗水几乎将他的衣服都整个湿透。而此时此刻,他的心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科尼利厄斯从未想过,原来柔软的雌性竟然也会有这么强悍的战斗力。甚至就连他这个上过战场的将领,都只能在他面前俯首称臣。
        越是被碾压,心情就越是激动。那种说不出征服欲也越发强烈。
        科尼利厄斯贪婪的看着曲径带着慵懒笑容的脸,痴迷在曲径嘲讽和骄傲的眼神当中。尽管身上的疼痛在不断加剧,可那种渴望得到的疯狂却足以让他将这一切的不适忽略。
        曲径看着他的样子,毫不犹豫给出最后一击,然后轻蔑的嘲讽道:“什么最年轻的将领,不过尔尔。我知道你来曲家做什么,不就是打算权慕离去你麾下?可你连我都打不过,怎么有脸敢说自己能够驾驭慕离?”
        “最后,不要在送花过来。在多萝西娅,只有最风流的雌性才会不断送花给雄性。至于你,你眼中那么点算计,就算没有脑子的智障也能看的一清二楚。”
        狠狠一脚踩在科尼利厄斯的胸口,曲径压低的嗓音带了写威胁之意:“不要再来找我,除非你想死!”
        说完,曲径转身带着曲清岚和曲谦昭上楼。
        而独自留在院子里的科尼利厄斯,却因为曲径最后的威胁动摇万分。
        真特么的带劲!
        贪婪的舔了舔嘴唇,科尼利厄斯看着曲径的背影,眼神充满了特殊的欲望。
        可就在这时,原本走在曲径身边的曲慕离,却突然转头看了他一眼,碧色的眼眸写满了警告的杀机。
        有意思。
        科尼利厄斯骨子里唯恐天下不乱的因子又再次开始作祟。与此同时,曲径识海中的第一根因果线,竟然意外地断裂了三分之一。
        二楼书房里,曲径站在窗边,看着科尼利厄斯的身影,心里多少有了算计。这个所谓的渣攻一,其实就是个抖M,你好说好商量的供着他,他不觉得你可爱。可如果你把他当成蝼蚁,并且有碾压他的资格,那他便会对你产生疯狂的迷恋。
        这种人,说白了,永远爱的都是心里的幻影。可这种特性,却也导致他会成为四个人渣中,最好攻略的一个。
        因为根本无需考虑计谋,只要用实力生踩,就足以让他沉沦。
        ------------------------------
        接下来的日子里,曲径在帝都的风头变得更胜。一改以往的低调,他最近经常出现在不同的酒会当中。
        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已经长大,而他傲人的天赋和学识也皆让人敬佩不已。重要的是,原本多萝西娅之城的雌性,并不需要学习种植技巧,劲儿曲径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握在手。
        重要的是,曲径的每一次出风头,都会有科尼利厄斯的在场。
        这样的微妙之处不言而喻。虽然是曲径算计在前,但科尼利厄斯的主动配合才是曲径计策能够实现的关键。
        ---------------------------
        随着时间的推移,第一根因果线不断冰雪消融,很快便剩到了最后一丝。可正是着一丝,却无论如何也断开不了。
        可这种情况对于曲径来说,并不能给他造成太大的负担。甚至无法对他产生影响。可即便如此,曲径最近的心情也依旧无比复杂。
        因为那个困扰他许久的梦境又再一次开始了。
        这一次的梦境,比哪一次都真实,甚至都让他无法接受。
        就像是压抑着几万年都挥散不去的怨念和遗憾。梦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足以让曲径感同身受,为之动容。
        的确是《大陆史》中记载的诸神之战时期,不,准确的说,应该比那还要更长。
        主视角就是之前那个和曲谦昭兄弟三人十分想象的男人,可在梦境开始的时候,他不过是个小兽。银灰相间的虎斑纹皮毛,银灰的眼眸,分明是个毛茸茸的奶猫模样,却偏偏长了一张格外严肃的脸。
        他是兽王,神界之中,最弱小的一个神王。虽然他的血脉极为纯净,又是同样自混沌中诞生,但却由于不是人类,就被神界诸王鄙夷。甚至有同龄的幼小神王,把他当做宠物,可以恣意殴打凌虐。
        一开始,他只能隐忍,因为他还太过弱小。并且对于人类,他也同样充满了恨意。可直到有一天,一个人的出现将这一切都彻底完全改变。
        爱神,雅奈尔。
        神界最漂亮也是最温柔的神王。他因为温柔而强大,由于大爱无疆而成就神格。作为新晋到神界的神王。雅奈尔一出现,就成为了神界诸神疯狂追捧的对象。
        女神们为了得到他的注视而争奇斗艳,男神们为了博君一笑而费尽心机。可雅奈尔却总是委婉的拒绝。
        然而他的这种礼貌,却被人称赞为善解人意。可兽王却能看出雅奈尔眼中的寂寞和对这些神王的厌恶与鄙夷。
        不管外貌如何精致漂亮,雅奈尔都是一个表里不如一的卑鄙人类。
        这是兽王对雅奈尔的第一印象。然而后来,这个被他判定为卑鄙的人,却不顾一切的救了他。
        一次陷害,让兽王陷入神域中传说能够让诸神陨落的神骷之中。可最令他无法相信的,雅奈尔竟然在第一时间,主动跳下来,为了和他一起。
        神骷之中,危险重重。看着雅奈尔染上血迹的胸口,兽王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这个奇怪的神明。而后来,在遇险之时,雅奈尔主动和他平分寿命的举动却让他的心在他的理智之前沦陷。
        生命共享。
        这是来自于人类的法术,据说是恩爱夫妻在结婚是定下的誓言,生同床,死同穴,共享生命和灵魂。而眼下,雅奈尔却用这样的法术,来救他的命。
        “你不怕死?”兽王稚嫩的嗓音因为寒冷不停的颤抖。
        而雅奈尔却只是把他小小的身体整个藏进怀里,低声安慰他说:“不是我不怕,而是我们不会死。”
        最终,纵然九死一生,他们还是顺利通过神骷试炼。按照神域法则,雅奈尔和他将成为神域之王。
        一鸣惊人,再也没有人敢随便欺辱兽王,而雅奈尔的名声,更是越发响亮。在接下来的万年时间,兽王和雅奈尔一起居住在神域最高峰出的神宫之中。
        这几乎是兽王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恬淡而温馨,每天都有值得记录的幸福时刻。然而好景不长,变故终于发生。
        掌管诅咒的梦魇之王,为了夺权,意图害死雅奈尔。原本在雅奈尔的管制下,神界诸人一直相安无事,但他们本性中的劣根性,却并不能真的完全享受这种自在安然。
        最开始是战神、然后是权神、紧接着元素之神和法神也纷纷倒戈。越爱越多的神王凑在一起,商议着要如何将雅奈尔推翻。可由于法则庇护,他们没有办法做任何手脚。
        所以最后,他们用处了最卑鄙的手段,偷袭。
        雅奈尔不是傻瓜,可当镜神变成了兽王模样的时候,雅奈尔明知这是假的,却依旧狠不下心来将镜神斩杀。
        而就是这样的迟疑,雅奈尔陷入包围,彻底陨落。在临死前,他用尽最后的术法,将兽王送到安全的地方,并且把自己的一半灵魂印记也附着在兽王的身上,帮助他逃避共生法则的惩罚。
        最终,雅奈尔身死,兽王失踪,神界终于重新洗牌。
        作为观看梦境的局外人,曲径失踪跟随在兽王的身边,看着他一路坎坷,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尤其是到最后,看着兽王悲戚的模样,那种自心底泛起的剧烈疼痛,几乎让曲径忍不住想要伸手抱住他,安慰他不要哭泣。
        可身体却无法移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兽王,在一次又一次的找寻中迷之自己,终究堕落黑化,成为诸神之战灭世的幕后黑手。
        “不,不要!”看到诸神黄昏之中,兽王率领大军打上最高神殿的时候,曲径终于下意识看出了这句阻止的话。然而尾音刚一出口,他就陡然从梦境中脱离,并且骤然睁大了眼,从床上坐起来。
        曲径的神色还有些恍惚,这时,却有一杯温热的水递到他的唇边。曲径下意识饮下,转头却正看见面露担忧之色的曲谦昭。
        和曲清岚和曲慕离不同,许是因为年龄最大,又早早掌管曲家相关事宜,再加上性格之中的恶略,曲谦昭平日看起来,总是显得十分深沉,就连虚假的温柔,都伪装的天衣无缝,堪称完美。
        可现在守在曲径身侧的他,却卸掉了所有伪装,甚至比曲慕离还要直白,简直就跟梦境中的兽王,一模一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