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7章 曲径,你是不是讨厌我

第67章 曲径,你是不是讨厌我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金橙, 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站在曲径面前,已经趋近于成年体型的曲慕离低头看着曲径。略有些暧昧的距离显得十分危险。
        曲谦昭和曲清岚同时皱起眉, 似乎要上前一步, 可却被曲径拦住,并且暗示他们先出去。
        虽然眼下的曲慕离给人的感觉有些危险, 可实际上,他的这种故作凶狠在曲径眼中, 都是不堪一击的伪装。因为不管曲慕离眼下有多高, 多强势, 在曲径的认知里,他依旧还是原本那个傲娇又嘴硬心软的小孩。
        熟门熟路的揉了揉曲慕离的头发, 就像他以前最常做的那样,丝毫没有半分改变。就好像这么久以来,曲径从没有过诈死, 曲慕离也从没有离开。
        温柔的手指, 熟稔的香气, 还有曲径眼里最让他喜欢的笑意。曲慕离原本绷紧的神情也逐渐放松下来。但是他却依旧没有放过质问曲径的念头, 反而又一次重复的询问道:“我改管你叫什么?小殿下还是曲径?”
        看这不依不饶的架势, 曲径就明白小孩多半还在气头上, 肯定十分难哄且难缠。可当初也的确是自己不好, 没有事先和他通气, 害他伤心许久。
        低低叹了口气,曲径身后把曲慕离抱在怀里。分明比自己还要高大,可曲慕离眼底深处写满的委屈, 却让曲径忍不住想要宠爱他。
        “为什么诈死?”把头抵在曲径的肩膀上,曲慕离的语气有一丝丝的不稳。而曲径身上那种能够安抚人心的气味,也在不断地诱惑着他问出更多的疑问。
        “为什么把你母亲的遗产留给我?”
        “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事情的真相?”
        “为什么不把我算在你的计划之内?”
        一连串的问题接二连三的脱口而出,可曲径却没有给他任何答案。而曲慕离却定定的看着他的双眼,问出了最在意的问题:“你,是不是讨厌我……”
        曲慕离藏着委屈的语气终于和以前奶猫时期的样子合二为一。曲径看着嘴上指责,身体却诚实的赖在怀里的小孩也有些哭笑不得。
        而后更让他无语的,还是曲慕离竟然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回了兽形,整只猫都死死的贴在了他的身上。似乎因为害羞,曲慕离的身体还有些僵硬。可对失去的害怕却让他固执的贴紧,不愿离开。
        不安的奶猫,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安抚。更何况,到底是自己造的孽,让他难过了这么久。面对这样的曲慕离,曲径也确实是难以拒绝。
        稍微调整了姿势,他让怀中的曲慕离趴得更舒服些。然后便找了个椅子坐下。等曲慕离的情绪稍微变得冷静之后,曲径这才低头凑到曲慕离的耳边和他小声解释。
        “诈死是因为我要报复傅臻。”
        “把母亲遗产留给你,是因为相信你能帮我守住。”
        “至于没有事先告诉你真相,并把你算在计划之中,是怕你在傅臻面前失态,这样就会前功尽弃。而容千凌和陆明渊又都是纯粹的人渣,我不想让他们骚扰你。”
        “让你难过了对不起,我道歉。”
        “最后,是不是不喜欢你……”曲径顿了顿,感受着怀里奶猫的紧张,他故意调侃的笑道:“我怎么敢不喜欢,毕竟,你那么喜欢我,对吧?”
        “胡,胡说八道!”曲径最后一句话让曲慕离的耳朵一下子红了起来。然后他便举起小爪子试图捂住曲径的嘴。然而刚一触碰到拿出柔软的肌肤,他便立刻收回了爪子,就连头也别到了一边不看他。
        可即便如此,他的心也终于放下了。虽然曲径的几句解释不过是轻描淡写。但是对曲慕离来说,却已经足够。因为对于他来说,被欺骗也好,曾经的绝望也罢,都不抵曲径现在人还活着,能安稳的站在他身前。
        曲慕离身上原本炸开的绒毛又慢慢的变回服帖,眼睛也在曲径的安抚下慢慢眯起,好像很快就要睡着了。
        果然和以前一模一样。
        看着小孩又恢复了精神,不在闷闷不乐,曲径的心也终于放松不少。而与此同时,他也终于仔细观察识海中仅剩的第一根因果线,并且琢磨着要如何去做,才能快速将科尼利厄斯这个麻烦解决。
        不过眼下看来,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困难。看着已经松动一些的因果线,曲径的心里满满有了谋划。
        而此时此刻,正在门外的曲清岚和曲谦昭,脸上却不约而同的显示出沉重的模样。
        “曲慕离是不是觉醒了?”曲清岚的语气有些迟疑。
        “呵,你是药师,你难道不清楚?”曲谦昭冷笑一声,语气也是少有的焦躁。
        而曲清岚却意外没有讽刺回去,反而沉默的守在门口,不在言语。而曲谦昭也忍不住摩挲这口袋中之前曲径为他许愿的硬币,眼中写满了声的落寞。
        如果这次,还没有办法,那么下一个千年,他们还能不能顺利的将曲径的灵魂成功找寻?、
        -----------------------------------------
        在曲慕离成功回来之后,曲径在曲家的生活又回到了刚穿越时候的状态。与此同时,曲径也终于发觉了曲家的一些微妙变化。
        主宅被整个空了出来。除了管家和必要的侍从以外,就只有他和曲慕离谦昭和曲清岚四人,就连曲老太爷,都因为曲谦昭的一句话而搬了出去。
        所以说,曲谦昭三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无意间回想起陆明渊交代给他的那句小心,曲径的心里也泛起些许疑窦。可当他询问的时候,曲慕离是真的懵懂,可曲谦昭和曲清岚却都用一种特别的眼神看着他,然后不着痕迹的将话题代开。
        原本这样的微妙定然会让曲径对他们产生无法信任的感觉,可他的心里却总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暗示,告诉他,曲谦昭三人,是绝对不会背叛与他。
        而之前,徘徊在他脑子里的画面也日益变得清楚。他甚至能依稀认出,和《大陆简史》中提到的诸神之战有关。
        其中,最为清晰的一幕,就是一个英俊的少年,抱着他的尸体,哀声低泣。而后,画面一转,这名少年长大,竟带领手下,像众神宣战,一举灭世。
        烽火遍野,生灵涂炭。在悲凉的废墟之上,少年长大后的脸格外的熟悉,简直就跟他见过的某些人……一模一样。
        “你到底是谁?”曲径猛地从梦中惊醒,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自己为何会觉得那画面中的少年十分熟悉。
        铂金色的长发,好似月光流泻而下,禁欲的穿衣习惯和尊贵华美的身形就跟曲清岚一模一样。而他带着些危险的深沉气质,以及唇角时常挂起的笑容又同曲谦昭如出一辙。至于他的五官,和成年后的曲慕离又有七分想象。只是眼睛的颜色,却是少见的银灰。
        所以,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自己又为什么会不断地陷入这样的梦境?曲径隐约有一丝不安。心底似乎有特别的声音在不停地提醒他,快想起来,一定要快点想起来。
        所以,他到底要想起什么?
        紧张的情绪慢慢将曲径周遭的空气填满,可就在这样的焦躁下,科尼利厄斯却偏偏自作聪明的对曲径展开了追求。就在曲谦昭兄弟三人的眼皮子底下。
        面对这种现状,曲径也只好打起精神应对。因为,这是他必须完成的任务,并且,曲径有预感,只要这条因果线能够断裂,那么他的一切疑惑,也可以得到解答。
        看着手边垃圾桶里刚刚被曲慕离扔掉的花,曲径扬声叫了侍从进来,并且对他吩咐到:“去给科尼利厄斯殿下回复,就说明天,我想和他在曲家的花园内饮茶。”
        说完,他便靠在沙发上,琢磨着明天,要如何应对,才能让科尼利厄斯彻底入局。
        ---------------------------------
        第二日,科尼利厄斯准时赴约,在侍从的带领下,他来到后院。
        不出他所料,曲径果然不是一个人。曲清岚和曲慕离两人就在距离他不远处的空地上。似乎是曲清岚再陪曲慕离练习,他们两人一个用法术,一个用武道,正在进行对战。
        而曲径也意外地没有穿帝都这边的服装,而是换上了多萝西娅之城特有的服饰,手里还把玩着一根材质十分特殊的长鞭。
        对于曲径这根长鞭,科尼利厄斯早就有所耳闻。据说陆明渊在他的长鞭下,熬不过一招就被束手就擒。然而科尼利厄斯却并非因此害怕,反而意外地兴奋起来。甚至对曲径生出了浓浓的征服欲。
        而看到他来了的曲径,也好似看出他心中所想一般。站起身主动走到他面前:“怎么样,要不要来玩一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