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4章 我用爱情,换你一生康健

第64章 我用爱情,换你一生康健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他听见侍从说, 曲清岚这次去药剂师协会,是为了去取一种草药的种子。
        据说来自上古遗迹。
        “上古遗迹?”陆明渊下意识皱起眉头。
        如果他没有记错, 上古遗迹里的东西唯有皇室和神殿才能够真正取出。而药剂师协会, 还有种植师协会,包括像傅臻那种上古学者们, 都鲜少拥有。即便是有,也是仅有的几样。
        既然是种子, 那必然是曲清岚拿了给曲径的, 否则, 纵然曲清岚是半步神匠的药剂师,也没有办法将之培育。
        可药剂师协会里的种子到底是什么?
        陆明渊仔细搜索着记忆, 突然,“生命之花”这个名字自他脑海中浮现。与此同时,陆明渊的脸色也顿时变得阴沉起来。
        “曲径……”他念叨着这两个字, 阴冷的语调仿佛是恨到了极点。
        “生命之花”顾名思义, 是能够“救死人, 生白骨”的神物。《帝国史》中也有明确记载, 战争时期, 帝国第一任帝王, 就曾依靠这个, 从濒死线上拉回性命。只可惜的是, 自从第一任王后去世,帝国便再也没有雌性能够将“生命之花”顺利培育出来。
        即便是名满帝国的种植大师,也没有可能。
        然而, 现在曲清岚却要走了种子,不用琢磨也能明白,这定然代表着曲径能够成功培养。至于培养出来之后,要用来做什么,不言而喻,自然是给容千凌治伤。
        还真的是足够深情。陆明渊脸上的表情越发愤恨。
        他对曲径虽然也心存利用,但自负弊容千凌要光明许多。可偏偏曲径在被容千凌三番五次的利用之后,竟然还能够甘愿为了他奉献一切,甚至不计前嫌的想要帮他把身体彻底治好。
        容千凌原本就是天才,这些年不过是因为身体不好限制了他在法术上的造诣。如果这次能够彻底治好,未来定然会变得更加耀眼。虽然比不上曲清岚,但却足以能够驾驭众多雄性之上。
        再联想到之前的傅臻,曲径为了他同样如此,即便傅臻出轨,也能轻而易举的原谅。既然如此,同为曾经订婚相处过的前未婚夫,为什么到他这里,就变得如此漠不关心?
        难不成因为自己曾经是作为下人一样的存在?
        陆明渊越想,心里的怒火越盛,他甚至在这一刻对曲径爆发出了无法言喻的占有欲。可他的心里却明白,自己并没有什么恨的资格。因为他和曲径最早就是摊到明面上来谈的利用关系,从未有过情爱。
        人就是这样,越得不到,越渴望得到。第三根因果线终于再次松动。而这一次,竟然直接断掉了大半。
        因为,在知道曲径无论如何也不会爱自己的之后,陆明渊终于真正对曲径动了真心。
        而另一边的曲径,在察觉到因果线的变化之后,也终于露出了些笑容。他懒洋洋的靠在曲清岚的怀中,把玩着曲清岚垂落下来的发丝,用手指一下一下绕着,心里却在琢磨着,后面要如何处理,才能让陆明渊继续作死,好陷得更深。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这一个月,曲径依旧是每天都守在容家不出来。然而这次,他却并非像之前那样陪在容千凌身边,而是干脆躲在房间中不出来,唯有吃饭的时候,容千凌才能看到他。
        看得见、摸得着、却独独感受不到。
        分明每天都有见面,可却再也无法像从前那样无话不谈。这种慢慢疏远却又无法挽回的感觉,这些日子不停的在容千凌的心里滋生,几乎要把他压垮。也让他原本不安的心变得更加迷茫。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曲径和容千凌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等到了后面,曲径对容千凌的态度,几乎像是陌生人。不,应该说,曲径对身边任何人的态度,都像是在面对并不重要的陌生人。
        虽然他的面上还依旧温柔,可笑意却不达眼底,反而变成敷衍。
        到底是为什么?众人皆百思不得其解。然而在容千凌心里,却暗自猜测,曲径是在报复,为了报复他过去对他造下的所有罪孽。
        或许是为了配合惩罚,也或许是真的心思太重,容千凌原本就不大好的身体越发每况愈下。即便有曲清岚每日看诊,也依旧没有任何改善。到了后来,更是几乎连床都下不去。
        可曲径对此,却并没有任何触动,而他漠视一切的态度,也从未有过任何改观。
        “家主……”管家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容千凌,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什么。然而容千凌却疲惫的摇摇头,示意他不要管。
        在容千凌的心里,他认为,如果这是曲径想要的,那么他便可以满足他。只要曲径能够平息怨恨,那么他做什么,都是值得的。
        思及至此,容千凌的心情也好过了许多。毕竟曲径对他越是怨恨,就越证明他心里对自己有情。毕竟,爱恨之间的距离,不过是字体不同。
        然而事情永远不会像他脑补的这样顺利,后面传来的消息,让容千凌几乎支撑不住。因为他派去保护曲径的属下回来报告,说曲径和陆明渊最近走的很近,甚至给了他一些录像,都是曲径和陆明渊一起时的快乐模样。
        似乎是在什么高级饭店中吃饭,陆明渊亲昵将一道曲径喜欢吃的菜放到他的盘中。而曲径也适时转头,满足的对着陆明渊微笑。
        模样冷峻的青年,因为身边精致少年的笑靥而柔和了目光,所有举动也皆是细致体贴,处处透着宠溺。
        原本美好的画面,看在现在的容千凌眼里,不亚于穿肠毒药,而最让他无法承受的,还是曲径和陆明渊之间那份自小到大培养的默契。
        到底是竹马竹马,相识十七年的感情并非朝夕之间能够抹杀。在想到之前,自己已死相逼,曲径都没有在当天和他见面,却偏偏让陆明渊进了曲家,还和他面对面长谈。在想到曲径失意化名金橙时,对陆明渊的心心念念。不管自己如何讨好,都无法抹杀。
        这些对比,林林总总堆叠起来,每一个细节都足以让容千凌明白,曲径的心并不属于他,也让容千凌的心,变得千疮百孔,就连呼吸,都会痛不欲生。
        面无表情的示意手下出去,容千凌慢条斯理的打开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特殊号码。与此同时,他叫了心腹管家进来,并且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接着,就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
        转眼又是十几天过去,容千凌的情况已经变得十分危急。可令人诧异的是,他的精神却很好,甚至眼中还时常闪过压抑的疯狂之色。他不再像之前那样时刻追着曲径,试图用各种方式来弥补以往的过失,反而将抛下一阵子的家族事物又重新捡起,并且外出的时间也极具增多。
        是夜,曲径的房间。
        曲谦昭到的时候,曲径正把曲清岚抱在膝上,并拿着把梳子给他梳毛。
        曲清岚原本的毛色就极为亮眼,如今在曲径的打理下,变得更加顺滑,就像是月光倾泻而下,格外高雅好看。
        “你们倒是悠闲。”看着面前动作亲昵的二人,曲谦昭的眼睛也危险的眯起。他走到曲径身边,伸手从后面把人搂住,然后在他耳边小声道:“你够可以的,不过跟陆明渊见了一次面,吃了一顿饭,就把两个都逼疯了。”
        他边说着,边习惯性的在曲径的脖子上磨蹭。这种好似撒娇大猫的模样,最能让曲径对他卸下心防。末了,曲径还干脆靠在曲谦昭的怀里,伸手捏了捏他化成兽形的耳朵。
        在曲谦昭的讲述中,容千凌最近是真的疯了。他原本就不是什么能够为爱人付出一切的性格。之前的义无反顾,也是建立在能够得到相同或者说更多回报的情况下,才会如此。所以,在容千凌发觉曲径可能对他已经没有感情之后的现在,他便也卸下了深情的假面,露出内在真正的恶劣面目。
        得不到,那便毁掉。如果曲径身边只剩下他一个,那么不管曲径喜不喜欢,都只能依附容千凌。
        因此,容千凌布下了一个很大的局。他动用了容家的所有权势,目的只有一个,那便是干掉陆明渊。
        虽然相比之前的傅臻,陆明渊的权势和手腕都要更高一筹。但是在认真起来的容千凌面前,却依旧有些溃不成军。
        容千凌最大的仰仗便是钱,而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从来都不是问题。没过多久,陆明渊便节节败退,甚至有几次,还险些被停职查办,境况十分危险。
        “所以陆明渊要被干掉了?”曲径这句话问的十分无所谓。而被他问到的曲谦昭,看着他没心没肺的模样,也只能低声轻叹了口气。
        “怎么会?陆明渊可不是什么善类,你之前给他的那瓶傀儡药剂已经用上了。眼下就连线人都顺利插在了议会议长的身边。否则怎么可能三番两次都能让他恰巧逃过一劫?”
        “那不是很好?他们俩折腾的痛快,正巧也省了咱们的事。”
        “也对。”曲谦昭看着曲径意有所思的模样,也顺势将这个话题结束,可他的眼里,却多了一分隐秘的担忧,甚至还有一些顾忌。而在曲径怀中的曲清岚,也同样如此。
        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曲径……还是这样懵懂下去,恐怕他们的未来,也不会比容千凌要好多少。甚至很可能,又是另外一个千年的寻觅和等待。
        与此同时,帝国皇宫,太子寝宫中,尊贵俊美的男人靠在窗边,正一脸严肃的看着远处曲径所在的方向。而他手边摆着的,正是曾经曲径培育开花,取了花蜜报复傅臻的那株双生花。
        眼下连曲慕离都即将觉醒,一切,真的要来不及了。
        他喃喃自语着,深邃的眼眸深处,有一丝说不出的忧虑和沉重。
        ------------------------------------------
        曲谦昭几人的担忧到底还是没有被曲径发现。或者说,曲径现在的心思都完全放在容千凌和陆明渊的身上。
        他利用容千凌的疯狂,将陆明渊的事业打击的摇摇欲坠。反手又利用陆明渊不甘,把容千凌的身体弄得更加糟糕。
        连消带打,让这二人都吃尽了苦头。与此同时,也激起了他们对曲径的占有欲和争夺欲望。又是一波利用,曲径和陆明渊大庭广众之下演出了一幕甜蜜戏码,将容千凌气的当场吐血晕倒。而后,曲径却让曲谦昭给了陆明渊一个消息,以便他能够在议会爬的更高。
        看着手中视讯上曲谦昭传来的消息,陆明渊的心里也是五味陈杂。他明白曲径这样做的原因,生命之花讲究破而后立,如果不能把容千凌的身体搞到最坏,那么曲清岚也没有办法利用生命之花将容千凌的身体完全复原。
        还真的是足够体贴,以那种东西作为祭奠之后,竟然还能够因为容千凌的晕倒而被触动,想来也是情深似海。
        想着曲径最后眼中的担忧,陆明渊心里的酸涩也变得越发难过非常。
        而与此同时,回到容家的容千凌,终于在剧烈的咳嗽中醒来。勉强将管家的药服了下去,可他灰败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好转。
        容千凌明白,自己的身体恐怕是真的快要不行。可他却依旧不甘心,因为他还没有彻底让曲径回头。
        强忍着胸口处传来的剧痛和身体各处仿若翻江倒海一般的寒意,容千凌蜷起身体,努力忍耐。然而这次却和以往不同,曲清岚的药剂竟然失效。他的身体非但没有转好,反而变得更加严重。
        他甚至觉得,自己这次可能真的快要死了。
        而就在这时候,一种特殊的花香从屋外传来。而后,容千凌看到了跟着曲清岚一起走进来的曲径。他似乎很着急,不停在跟曲清岚说着什么。接着,他好像做出了什么很艰难的决定,然后将怀中抱着的花放在了一旁的桌上。接着,曲径便独自一人走到容千凌的床边,低下身体,小声的说了一句:“千凌,我真的真的爱过你。”
        爱,过我……曲径这三个字让容千凌的心骤然生出疑惑,而曲径脸上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也让他敏感的察觉到了不对。可他身体上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以至于他来不及将疑问问出口,就陷入了更深的昏迷之中。
        殊不知,在他晕倒之后,曲径的唇角却勾起一抹狡黠的微笑。
        因为,终于可以收网了。
        -------------------------------
        容千凌再清醒的时候,已经是一周以后。守在他身边的,不出意料,是管家和心腹,曲径人并不在。可与此同时,他也突然发觉,自己身上伤势好像在瞬间转好了一样,再无一丝病痛。
        不,不是好像转好,就是完全好了。非但过往沉疴一扫而空,就连身体先天的缺陷也一并消失。这是曲清岚做的?
        容千凌还有些转不神来,可一旁的管家却忍不住上前一步,把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和他仔细说了一遍。
        原来那日容千凌病危之后,曲径的态度险些引起众怒。不论是管家还是容千凌的其他心腹,都觉得曲径是在故意玩弄容千凌的感情,想活生生把容千凌气死。如果没有曲清岚在侧,他们定然会立刻杀了曲径给容千凌陪葬。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曲径竟然比他们还着急,甚至对曲清岚说下,如果容千凌死了,我会陪他一起这样的话。与此同时,曲径碰来的那株植物也让他们惊诧非常。竟然是传说中的生命之花。
        生命之花能够生白骨,活死人。定能把容千凌治好。可偏偏生命之花还没有开放,所以并不能使用。
        于是,在最千钧一发的时候,曲径以自身的爱情作为献祭的祭礼,将生命之花瞬间催生成熟。这才救了容千凌的性命。
        “你……你说什么?”容千凌看着管家眼中满是不敢相信。
        “小殿下不会再有情爱,因为他以爱情作为献祭,培育了生命之花。”
        “不,不可能!他人呢?”容千凌大惊失色。
        管家咽了咽口水:“在院子里。方才您要清醒的时候,他就表示要离开了,现在应该还在院子里,等着把客房里的东西搬上马车。”
        “我知道了,先叫人留住他!”容千凌匆促的和管家说了一句,然后便踉跄的站起身,朝着院子奔去。
        生命之花,用最珍贵的东西祭奠才能培育。而曲径用了爱情,是不是就能够证明,在现在的曲径心里,他容千凌就是最重要的人?
        近在咫尺的答案让容千凌变得兴奋,他甚至觉得自己终于云开见月明。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如何能任由曲径离开?
        没有了过往的爱情又有何妨?只要他还是容千凌,他就有自信让曲径再一次为他沉醉。
        容千凌的脚步变得越发轻快,而院子中近在咫尺的曲径的身影,也让他的心变得更加激动。
        “曲径!”他拉住曲径的手,刚想要说话,却对上一双淡漠的眼眸。
        就像是不认识一样,曲径的眼神冰冷没有任何感情。容千凌原本设计好的开场白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而曲清岚却站到曲径身前,将他们二人之间的距离隔开。
        “曲径。”容千凌又叫了一声。然而曲径的表情却仍然没有半分改变。
        “没用的。”曲清岚说道:“他已经不会在爱任何人。”
        “什么意思?”容千凌不解。
        “生命之花,唯有最珍贵的东西才能变选作献祭的祭礼。曾经的第一王后用的是笑容,而曲径,用的是爱情。至于什么意思,其实你很清楚不是吗?”
        曲清岚的解释一目了然,而容千凌也回想起《帝国史》中对第一王后的描述。据说第一王后十分严肃,从未展现过笑容。所以,如果那就是生命之花的祭礼,那么就代表着,曲径的爱情,也永远都无法在收回。
        怎么可以这样?难道刚刚得到就又要失去了吗?
        容千凌的身体顿时变得僵硬,整个人都变得十分不好。可站在他面前的曲径却已经打算离开。
        “别走。”绕过曲清岚拉住曲径的手,容千凌的嗓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可他的眼神却满是惊慌,好似下一秒就会崩溃。
        原本在管家说的时候,他还心存侥幸。可在曲清岚的解释下,他才彻底反应过来,并且开始隐隐觉得惊慌。
        他有种莫名的感觉,如果今天将曲径放走,那么未来他便再也没有能跟曲径并肩站立的机会。
        而曲径也顺从的转头看着他,神色无悲无喜,似乎遗忘了一切。
        这样的曲径让容千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明白,只要自己一松手,曲径立刻就会离开,然后便再也不会回头。然而他却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曲径!”容千凌真的慌了。他再次把人喊住,然后竟下意识幻化出一把利刃逼在胸口,低声嘶吼道:“我爱你,所以别走。如果这句身体必须要用你的感情来换,那我宁愿永远都站不起来。”
        殷红的血液将衣物染红。曲径定定看着容千凌,看着他固执的模样,终于还是叹了口气。
        “容千凌,你的命是我当初用命换回来的。而你能站起来,也是我舍掉了情爱作为代价,所以,你现在就打算这么糟蹋?”曲径温柔的帮他包扎着伤口。令人沉醉的草木清香也不停地萦绕在容千凌周围。容千凌贪恋的看着曲径,可却再也无法从他眼中得到任何和感情有关的东西。
        “不是这样……”容千凌伸手抱住曲径,他用的力气很大,曲径也没有挣扎,反而安静的待在他的怀里,但是那种无论如何都挽留不住的感觉却越发强烈。就像是细沙自指缝间倾泻而下。
        直到良久,曲径见容千凌的情绪稍微稳定了以后,他才站起身来。
        “容千凌,命只有一条。我已经没有任何可以给你的东西了。”说完,这次曲径真的走了,并且再也没有回头。就连路过曲清岚的时候,他也没有再多看一眼,而是慢条斯理的越过他。平静的脸上无悲无喜,好似将一切看空。
        守在门口的侍从和管家想要阻拦,可在对上曲径可以称之为淡漠的眼神之后,却皆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至于留在原地的容千凌,也没有办法在开口说任何一句话。
        刚才曲径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没错,曲径是主动出手给他包扎,不过是习惯,而不是喜欢。
        看着曲径走远的背影,容千凌终于崩溃。他沉默的站在原地,但手中的匕首,却再也没有落下。因为他明白,自己和曲径之间再也不会产生任何瓜葛。就算他死了,曲径也不会有半分波动。
        他的苦肉计彻底不可能在奏效。甚至他根本连用都不敢在用出。因为唯有好好活着,还有可能和曲径有所交集,如果死了,不会在爱人的曲径,就连怀念,都不会给他留下分毫。
        最真挚的爱情曾经就放在他手上,最终却依旧还是失去了。容千凌转身上楼,整个人好像都失去了灵魂。与此同时,第二根因果线,留下的那一丝,终于断裂。
        一语成牢,容千凌终其一生求而不得,虽然站在距离曲径最近的地方,却再也没有资格开口说爱他。
        -----------------------
        而另一边离开容家的曲径,没有走出多远,就被另外一个人拦住了去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