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3章 奖赏

第63章 奖赏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冷肃的气质和得体的议会制服将男人的身形勾勒得更加俊挺, 只是帅气的脸却因为眉宇间的郁色而显得有点苍白。眼底的青色十分明显, 嘴唇也有些泛白。但是他的步子依旧很稳, 身上的气场也岿然不动。
        是刚刚结束议会会议的陆明渊。至于他为何出现在这里,自然是为了曲径而来。
        自从上次在曲家匆匆一面之后,陆明渊便再也没有找到机会见到曲径。倒不是曲家和容千凌护的多紧, 而是因为曲径在进了容家宅院之后, 便再也没有出来过。因此, 纵然陆明渊心里想要见到曲径,可眼下他和容千凌之间水火不容的关系,他也没有可能登门拜访。而这一次,他一得到属下传来的消息,就赶紧出来找到曲径。
        看着眼前数日不见的少年,陆明渊的眼底也不由自主的多了几分惊艳。
        不得不说, 不论是容千凌还是曲清岚, 都太会养人。曲径原本模样就足够引人瞩目, 如今又多了分独有的矜贵,越发像磁石一般吸引着路人眼光。
        眼看着他饶有兴致四处打量, 殊不知,他自己就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关于迟钝这一点,曲径还真的是无论经历了什么, 都没有半分改变。陆明渊冷肃的脸不由自主的变得柔和了几分。他主动走上前和曲径打招呼。
        “容千凌的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没有抬头看他, 曲径的眼神依旧落在别处。
        看似是因为距离过近而而羞涩。可陆明渊却能够轻而易举的在他眼底看到不耐和嘲讽。与此同时,他也通过曲径这个微不足道的小表情,将自己心中所想一一验证。
        果不其然, 曲径的记忆已经全部恢复。之前在曲家果然是故意利用他做戏给他看,意图应该是在容千凌。就是不知道,他这次的最终目的到底为何。
        “其实,我觉得你对我不太公平?”陆明渊斟酌着距离,倾身在曲径耳边小声问了一句。
        “这不是你想要的?”然而曲径脸上的嘲弄之色却变得更深:“对你而言,利益才是最值得依靠的东西,感情不过是争夺利益的筹码。”
        “可你却重来没有给我争夺的机会。”陆明渊的声音带了几分委屈的示弱:“你为了傅臻算尽心机,甘愿一死也要将他保全。对于容千凌更是宽容到不可思议。其实我猜,你的记忆已经完全恢复了对吧?曲清岚的药物虽然有效,但你的精神力太高,一旦冲破冰山一角,后面的也会同时浮现,这也是你那天为何头疼。可纵然如此,你也没有放弃容千凌,甚至还住进容家,要曲清岚给他治病。曲径,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对容千凌还留有旧情?”
        “那又如何?”曲径的声音很轻:“有没有旧情都和你无关,左右我都不会喜欢你,你对我,也是一样。”
        “所以我才说不公平。”陆明渊摇头:“在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你看我,比看陌生人还要冷漠。可对于容千凌,你的眼神却十分温柔。”
        这样一句满含酸意的话一说出口,陆明渊自己也吓了一跳。而曲径却像是听到什么让人捧腹的笑话一般,笑的直不起腰来。
        直到良久,曲径才直起身子,反问道:“所以陆明渊,你现在是在吃醋吗?”
        “如果我说是呢?”陆明渊反问。
        “那我只能说是笑话。”曲径冷嘲了一句便不再说话。而没过多久,曲清岚也终于拿全了东西冲药剂师协会出来。连告别的意思都没有,曲径和曲清岚一起上了马车。只是曲清岚在路过陆明渊的时候,意外多看了他一眼,然后才面无表情的上了马车。
        马车很快开走,但是陆明渊的心情却变得极为不安。他总觉得,曲径最后的笑和曲清岚眼神中的意味深长,仿佛都藏着什么惊天计划。并且最重要的是,这个计划很危险,稍有失误,便会粉身碎骨。
        而后,他突然看见自己的腰间似乎多了什么东西。陆明渊拿出来看了一眼,竟然是一个药剂瓶。标签简单明了——傀儡药剂。
        其实在看到药剂的瞬间,陆明渊便明白曲径的意思。在曲家的时候,曲径利用和他的见面,好让容千凌误以为他没有完全恢复记忆,而眼下这瓶傀儡药剂,就是曲径作为利用之后分给他的利益。
        在经过傅臻的事情之后,傀儡药剂的神奇,陆明渊比任何人都心知肚明。而且这种药剂对于目前的他来说,比什么金钱权势都来的有用。议会内部党羽拍戏争斗不休,而这瓶傀儡药剂就能帮助他至少在一个死对头身边安排一个属于自己的眼线。
        不,或许他可以更狠一点,可以直接将后台不够硬的竞争对手,直接变成属于自己的棋子。
        “呵呵……还真的是还不错的奖赏。”陆明渊喃喃自语,不怒反笑。
        好一个曲径。这样的弥补果然让他说不出一个不字,甚至按照陆明渊原本的个性,还会不由自主的期待下一次的良性合作。可不知为何,这一次,他却觉得有些莫名的酸涩。而过往一切,却又让这种酸涩变得更加难以言表。
        退婚前的曲径,对待傅臻也好,容千凌也罢,都是真心爱过。唯独他,恐怕只是从小到大的亲情居多。至于现在也是同样,同样对曲径造成过无法弥补的伤害,曲径对另外两个人却都是一副旧情难忘的样子,偏偏碰上他就是全然冷静的利用。偶尔的柔软,也是为了凭此去演戏给另外的人看。
        不,也许这次对容千凌不是。
        陆明渊暗自琢磨。他自认为恢复记忆的曲径应该对他和容千凌同时恨之入骨。眼下看似对容千凌亲密,不过是钝刀子拉肉,等到容千凌痛不欲生之后,才会彻底给他定罪。
        毕竟曲径最后之所以会跟傅臻死生不再相见,都是他们二人为了一己私欲、一力促成。
        所以,依照时间推算,恐怕容千凌的死期,马上便会来临。
        无意义的勾了勾唇角,陆明渊突然觉得容千凌的的境遇也许比自己更凄惨。毕竟曲径现在喂他吃下的每一颗糖,都可能藏着最锋锐的玻璃渣。只可惜,他看容千凌的状态,怕是连命都算计进去也在所不惜。
        冷笑一声,陆明渊转身上了来接自己的树下的马车。却不料,他刚上马车,就从心腹口中听到了一个让他十分意外地消息。而正是这个消息,让陆明渊的怒意瞬间燃起,就连胸口也因此泛起了无法言说的痛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