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2章 容千凌,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未来?

第62章 容千凌,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未来?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小殿下……”管家张了张口, 但却半晌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化作一声叹息。
        “嗯。”曲径停下脚步, 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唇角。虽然管家还没有说出请求,但他已经能大致猜出容千凌的打算。毕竟容千凌和傅臻一样,本质都是人渣, 纵然表面用出的手段不同, 私下里的阴谋也差不了多少。
        更何况, 依照容千凌的性格,他方才在窗边看了那么久,却始终不发一词,想必是心里早有算计。
        果不其然,管家在沉默了半晌之后,还是犹豫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小殿下, 家主醒了, 您……您能不能陪陪他?”
        管家话音方落, 气氛顿时变得微妙起来。曲清岚微微敛起的眉宇和周身上下的冷然,不用开口便能感受到他的不满。而童攸的沉默和眼中的黯然也暗示了他目前复杂的心情。
        直到良久, 曲径在慢慢点头,轻声说了一句:“好。”
        管家顿时心里一松,立刻为曲径带路, 就连脚步也轻巧了许多。然而可惜的是, 他却没有发现,此刻跟在他身后的曲径,眼底深处藏着的狡黠和诡谲。
        又一场好戏即将上演, 而这次的主角,就是容千凌。
        ---------------------
        跟着管家走过长长的走廊,曲径又一次来到之前容千凌为洗白自己而建造的花房。这里看起来似乎比上次来的时候更茂盛一些,生命之气也更浓厚。应该是容千凌在清醒后又让人重新修整过。至于那些告白卡片,却已经全部消失,就好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可这不过是为了显示他隐晦心思而刻意做出的小细节。
        眼下,重伤未愈的容千凌,正艰难的操纵着轮椅,为其中一株植物浇水。价值千金的营养液,就跟普通清水一样注入植物的培养皿。若是被别人看见,定然会惊讶到目瞪口呆,认为容千凌是在暴殄天物。
        但是在曲径眼中,都是他做戏的一部分。
        毕竟依照容家的财力,莫说这点营养液,就算是金子,也不过如此。曲径挑了挑眉,主动上前,扣住了容千凌手中的水晶瓶。
        “日中则昃,月满则亏。植物,不是这样照顾的。”他说着,手中掐起一个玄妙的法诀,然后原本培养皿中的营养液突然化作漫天细雨,均衡的落在花房中的每株植物身上。
        淡淡的草木清香萦绕了整个花房,温柔的精神力也随之附着其上。花房中的所有植物,都在曲径柔和的精神力滋养下,缓缓生长。就连容千凌,也因为他精神力的独特属性而感觉病痛减轻了许多。
        做完这一切,曲径就安静的坐在容千凌身旁。他没有主动说话,但是对容千凌的照顾,却是极为仔细的,他甚至还主动用精神力帮助容千凌疏导识海内暴动的异能,试图减轻他的身体负担。
        温柔精致的少年,在百花的衬托下,越发明丽可爱,而他身上独有的温柔,又将多余的靡丽变作现世安然的岁月静好。
        似曾相似的画面再一次出现,容千凌背对着曲径,心里的疼痛却变得更加清晰。曲径这样下意识的小动作,已经足够让他明白曲径现在的情况。
        容千凌明白,曲径已经完全恢复了记忆,而曾经依赖自己的那个多萝西娅小皇子,也彻底变成了曲径永远回不去的过去。
        至于他现在对待自己的态度,只能说,他还留有旧情,会因为自己的可怜而退步。
        “回去吧。”不知过了多久,曲径主动开口对容千凌说道。
        而容千凌却按住他的手,固执的询问:“这样的地方,你喜欢吗?”
        “喜欢,堪比圣地,有哪个雌性会不喜欢。”曲径点头,答应的干脆利落。
        然而容千凌的眼神却变得更加黯然:“那曲径,咱们谈谈好吗?”
        “好,你说吧。”
        “你是不是都想起来了?”
        “没有,只有一部分。但是剩余的部分,我也借由其他途径弄清。”提到过往,曲径眼中的温柔之意终于消散,化作淡淡的嘲讽:“所以,你现在想要谈什么?说你爱我不变?”
        “不。”容千凌摇头:“我想和你谈未来。”
        容千凌平素就是好模样,这样艳丽甜蜜的容貌,任谁都会情不自禁的对他温柔。可这里面却不包括曲径。
        此刻,识海中的姻缘线依旧还剩下一丝未断,证明容千凌即便已经爱上他,却还未自己留着一份底线。当初原身为了他,可以连性命都不顾,可最终还被辜负。如今他情债情偿,如果不能像原身那样甘愿献出一切,又如何能祭奠原身怨恨的灵魂?
        只可惜,像容千凌这种最爱自己的人,纵然嘴上说爱,心里也不过如此。曲径想着,眼神又冷了三分。而脑海中不停闪过的些许陌生画面也让他的情绪变得不太稳定。
        第一次不想演戏,曲径忍不住冷笑的讽刺道:“可我并不想和你谈未来。”
        “容千凌,你第一次和我谈未来,我赔上性命也不过换来一纸撕毁的婚契。你第二次和我谈未来,却是带了一张卖身契把我视作商品,能够恣意买卖。至于第三次……”曲径的语气变得更冷:“第三次,你把我看成棋子,训练成能够被你当成对付他人的筹码。”
        “所以这次,你又想做什么?让我牵制曲清岚,然后成为你能够身体复原的灵丹妙药吗?容千凌,你不觉得自己太过无耻吗?”
        曲径的问题尖锐非常,重点是他句句站理,说的都是容千凌曾经造下的不可饶恕的罪孽。因此,即便巧言善辩如容千凌,也并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沉默让原本就尴尬的氛围变得越发难堪。而容千凌闭口不答与其说是哑口无言不如说是默认了曲径的控诉。
        又过了一会,好似无法习惯这种氛围一样,曲径率先告辞,准备离开。然而在他走出花房之前,却转头面无表情的对容千凌说了一句话:“我会让清岚治好你。”
        然后,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不欢而散。
        容千凌合眼靠在轮椅上,带着些痛苦之意的脸让他看起来格外脆弱。而他这样的表情并没有维持很久,因为很快便有人推门进来,正是管家。
        “家主,小殿下让我来看看您。”管家说着,将一个香瓶放在容千凌手里:“这是小殿下让我交给你的,说是神侍大人吩咐,要您随身携带。”
        “知道了。”容千凌懒懒的点头,然后将香瓶接过手里。然而在闻到其中的香味之后,容千凌原本的黯然顿时变成疑惑的怔楞。
        是曲径身上的味道,或者说,着香瓶是曲径亲手所造,而不是曲清岚的医嘱。而且算算时间,管家进来的也很快,多半是曲径一离开就找到了管家,并把东西交给他。
        所以,这是还在意自己的意思对吧?
        小心翼翼的摩挲着手上的药瓶,平素最擅长玩弄人心的容千凌,第一次明白什么叫患得患失。
        然而另一边,离开花房的曲径直接回房,换了衣服之后,便陪着曲清岚去药师协会取一样东西。
        站在药师协会的大门口,曲径笑着目送曲清岚进去,然后便独自靠在马车边,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过往的行人,结果却正巧撞上了另外一张熟悉的面孔。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