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60章 人都是贱骨头

第60章 人都是贱骨头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是陆明渊走出曲家之后第一眼看到的情景。他立刻就认出来那是容千凌, 脸上的神情也多了几分阴蛰。
        啧,刚捡回一条命, 就敢这么折腾。在旁人看来, 容千凌也的确像是个情深似海的模样, 然而却骗不了他。
        都是唯利是图的人,所谓性命,也不过是关键时刻能够拿来使用的筹码。容千凌比谁都明白, 曲径对他有情, 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死掉。况且这里就是曲家,纵然他连一丝活气都没有, 曲清岚也有法子将他救活。
        只可惜, 自己并不想让他这么顺利。陆明渊想着, 率先走到容千凌面前。
        “又见面了。”陆明渊率先开口。
        可容千凌没有说话也没有睁眼, 依旧缩在哪里发抖,看起来十分可怜。
        “别装,你的底细, 我们都很清楚。苦肉计用一次就够了, 你以为曲径会傻到被你再玩弄第二次?”陆明渊语气冰冷,一针见血的道出了容千凌的目的。然而令他诧异的是,容千凌竟然依旧没有回答。
        与此同时,突然从曲家出来的曲清岚也引起了他的注意。
        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曲清岚径自走到容千凌的面前。
        拿出一个药瓶,曲清岚用一种让人十分难受的方式,强行将药灌进容千凌的嘴里, 然后又叫一旁的管家过来。
        “继续看着,先不要动他,一会醒了把剩余的药让他喝下。”曲清岚说完转身就走。
        而轮椅上的容千凌也在剧烈的咳嗽之后睁开了眼睛。原来他方才之所以不回答陆明渊,是因为他真的昏迷了。
        不是苦肉计,是真的濒死。容千凌的情况瞬间让陆明渊十分惊讶,但与此同时,他也在瞬间想通了些事情。包括方才在书房中的一些细节。
        莫名的怒火瞬间自心里燃起,陆明渊猛地抬头,正对上楼上窗边曲径的脸。雄性兽人敏感的视觉让他准确的捕捉到了曲径眼中的那抹冰冷和讽刺。与此同时,他也明白了最后曲径那些莫名两可的话中真意。
        说到底,还是利用。而且,他又一次被曲径骗了,还是彻彻底底被骗。曲径不是从神之契约那里得到的记忆,而是真的回复了记忆。重点是,他心里还恨着自己和容千凌,甚至想要出手报复。
        他找曲清岚给容千凌治病,多半是打算留着他一条性命让他生不如死。至于自己,很可能就是刺激容千凌的最后的手段。
        就像当初他对傅臻做的一样。可惜的是,曲径对于傅臻,所有的算计都是因为爱他。可现在对于容千凌,却是因为恨。
        然而不管是爱还是恨,至少证明了曲径对他们的在意。反观自己,只有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利用。就好似什么顺手拎来的工具。
        好,好一个曲径!他一定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
        陆明渊瞬间恨得咬牙切齿,在看到容千凌的时候,心里也不由自主的多了一份算计。再次低头和容千凌对视,陆明渊的语气里也多了几分得意:“苦肉计不错,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赢定了?”
        容千凌没有说话,只是喘息的趴在椅子上,小小一团的模样显得愈发可怜。
        见他滴水不漏,陆明渊也不在逼问。他微微眯起眼,又看了一会,才直起身子离开。
        可他没有想到的是,在他转身的瞬间,却听到容千凌用极其冰冷的音调说了一句:“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赢,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会输。”
        “什么意思?”陆明渊回头,而就在这时,从后门出来一个侍从。似乎因为陆明渊在场十分诧异,他礼貌的说了声:“贵安。”然后便走到容千凌面前,恭敬的说道:“容家主请回吧,殿下答应您明天会去赴约。”
        “谢……谢谢。”容千凌的声音很低,然后他身后的管家便出来把他抱到马车上。
        陆明渊皱起眉,心里隐约觉得不对,但这里是曲家大门口,并非是他能说话的地方,所以他决定暂时离开。
        ----------------
        而眼下的曲家楼上,曲谦昭站在曲径身边看着陆明渊背影,有些担忧的开口说道:“他似乎发现了。”
        “要的就是他发现。”摩挲着耳侧垂落的发丝,曲径脸上的笑容透着一丝残忍之意:“陆明渊是根贱骨头。你爱他,他会不屑一顾。可如果他明白你无论如何也不会爱他的时候,他反而会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得不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普通人尚且抵挡不了这种诱惑,更何况是人渣!”说完,曲径便转身离开。
        不知道是不是受原身的影响,曲径总觉得自己最近的情绪有些难以控制,并且还有一些特别的画面不停的在脑海中显现。
        至于落后他一步的曲谦昭,看着他背影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忧伤之色。直到曲径出门,他才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枚硬币,正是当初曲径在喷泉边许愿说,希望他的愿望可以实现的那枚。
        低头吻上硬币,一种说不出的哀戚将曲谦昭的周身上下尽数环绕。同时,刚刚出现在门口的曲清岚,竟然也露出了同样的眼神。
        “他,是不是快想起来了……”曲清岚的音调是少有的紧张。
        “不知道。”曲谦昭摇摇头,然后便走出了房间,在跟曲清岚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如果当年,当年我们在强一些,曲径他会不会……”
        “然而可惜的是,并没有如果。”
        “是,没有如果。谢谢你提醒我。”难得温和的拍了拍曲清岚的肩膀,曲谦昭头也不回的走了。
        --------------------
        一夜时间很快过去,就像曲径之前答应的那样,他真的在第二天的一早,便带人去了容家。
        还是多萝西娅之城小王子习惯的盛大阵仗,热闹又夸张。只是这一次,侍奉在曲径身边的,却不再是普通的侍从,而是曲清岚。而曲径的打扮也和以往大相径庭。不再是夸张的多萝西娅的装扮,而是更符合帝都贵族雌性习惯的优雅简洁。
        顾不得身体上的不适,容千凌主动带人迎接。而曲径也像往常一样,主动护在他身侧,对他关心至极。
        可这种表面上的相安无事,反而更加微妙,让人心生不安。
        “橙橙……”容千凌拉住曲径的手,欲言又止。
        “对不起。”可曲径却敏感的避开,然后带着曲清岚上了二楼。
        看着他的背景,容千凌没有说话,可他眼中的难过却浓烈的几乎要化作实。他的小孩,到底还是跟他生分了。即便有这样的心里准备,容千凌却依旧觉得自己的心痛得无法喘息。
        而此刻在二楼的曲径,冷眼看着这一切,却只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意。因为这不过还只是个开始,还有更大的惊喜,在后面等着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