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9章 曲径,我们重新开始吧

第59章 曲径,我们重新开始吧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曲家
        曲清岚回来的时候, 身后还带着一串尾巴。
        虽然跟随的马车十分低调,但藏在周围的护卫, 和马车车帘上的家族徽记却清楚的表明了身份。是容家。
        至于什么人在上面不言而喻。
        还真的是不知死活。
        曲清岚的眼中多了一丝冷意,他的手中也悄无声息的多了一个药剂瓶。
        透明的液体随着马车的行驶在瓶中微微流动, 阳光透过瓶身折射进水里,好似泛起细碎的星光, 可瓶口的标着的药剂名称却让人不寒而栗。
        “海妖的梦境”, 见血封喉的剧毒, 能够让人无声无息的死在梦境之中。
        “还不行……”曲清岚在心里警告着自己。可一想到曲径对容千凌的在意,即便是装的,他也无法忍耐。
        马车很快在曲家门口停下, 曲清岚下车, 曲径正在前厅等他。见他神色疲惫, 曲径担心的询问:“太累了吗?要不要回去睡一会?”
        “我没事。”曲清岚摇头, 可语气却比往日都慵懒许多。
        没有上楼换衣服, 曲清岚径直走到曲径身边, 坐在他脚边的地上。
        他的身体靠在曲径的腿上, 头也不经意间搭在曲径的膝盖上, 缓缓合上眼。
        “容千凌醒了?”曲径的手顺势抚摸上曲清岚的头发,不过一小会,铂金色的发间便有一双毛茸茸的猫耳慢慢直立起来,可刚一幻化完全,就软软的搭在头顶。
        而曲清岚也好似要睡着了一样,低声回答了一句:“嗯。”
        带着些暗哑的嗓音不复往日清冽, 含糊的尾音到有些像是在撒娇。难得见到曲清岚这幅柔软的模样,曲家的语气忍不住多了些宠溺:“那你也睡一会,容千凌既然醒了,还不知道要怎么折腾。”
        “好。”曲清岚抬起头看着曲径,见他眼神温柔,便犹豫了一会,然后试探的蹭了蹭曲径的手,看他没有反对,然后才变成兽形轻巧的跳上曲径的膝盖。
        曲径把他搂在怀里,一边为他梳理着毛发,一边想着心思。
        时间已经差不多,是时候可以收网。
        -----------------------------
        陆家
        陆明渊终于完成了所有的善后工作,然而看着手中属下的调查记录,他却不由自主的皱起眉。
        容千凌的苦肉计到底还是成功了。
        即便自己刻意给曲径刺激,让曲径回忆起容千凌之前的恶劣行径,也是为时已晚。
        曲径本性柔软,容千凌为了他不惜闹掉一条命。因此即便曲径明白他是装的,也无法对他视而不见。
        眼下,曲清岚会出面救人,就足以说明了情况。
        如果任由事态发展,等到容千凌得手,他便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因此,他不能坐以待毙。
        “家主。”有心腹手下敲门进来对陆明渊说道:“容千凌那边已经有动静了。”
        “知道了。”陆明渊听完也立刻起身,命令道:“收拾东西,咱们去曲家。”
        -----------------------------
        正是临近傍晚的时候,路上匆忙赶着马车回家或采买的人不少。
        陆家是曲家的附庸世家,两家之间相隔距离并不遥远,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路程。因此,即便比容千凌出门的时间晚上不少,陆明渊到曲家的时间竟然比容千凌到的时候还要早。
        原本陆明渊以为自己想要见到曲径十分困难,但却没有想到在侍从回应了之后,曲径没说什么就见了他。
        将侍从留在门外,陆明渊独自一人进了曲家。
        穿过前厅,上了二楼,陆明渊站在曲径的卧室前,一时间竟有几分恍惚。
        这里是曲家陆明渊最熟悉的地方。小的时候他作为曲径的护卫,最常出入的就是这里,并且当时他的房间就被安排在隔壁。
        而后来和曲径订婚,他每次来找曲径,曲径也是在这里亲自招待他。如今过了几年,再次重临旧地,陆明渊的内心也不由自主的泛起一丝波澜。
        他抬起手敲门,在得到回应之后才开门进屋。
        坐在窗边安静品茶的少年,举止优雅,眼神温柔。和他印象中的却懦软弱的模样已经大不相同。可陆明渊心里却十分明白,这孩子一点都没有变。尤其藏在外表下那颗能够为爱人付出一切的心,依旧澄澈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掠夺变为己有。
        “好久不见。”陆明渊率先开口。
        “却是好久不见。”曲径冷淡的点头。
        “可你这里还是一点没变,你到底还是个念旧的人。”敏感的察觉到曲径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陆明渊便明白他多半是什么都想起来了。
        好的说客总是能够清楚的辨别出最好的插入话题的角度。陆明渊没有坐下,而是在曲径的房间中走了一圈。在一个隐秘的墙角处,他蹲下身子,轻轻敲了敲墙面。
        随着他手指的力道,有砖块随着移动,而后在哪里出现了一个小洞。
        “果然还在。还真的是有些怀念。”陆明渊的语气带了几分难得的笑意,向来冷戾的脸上也多了些柔和:“你小时候怕黑,却又不敢告诉别人,总是自己强行忍耐,怕给别人添麻烦。那会我睡在你隔壁,不小心发现了这个秘密。后来我想了个办法,在这里掏了个洞。晚上你睡不着,敲敲墙,我就变成兽形钻过来哄你。现在一晃也过去十多年了。”
        “所以你今天来是有什么事?”
        “可以重新开始吗?”陆明渊的话说的很是深情:“咱们之间一直都有很多误会,我曾经也确实对你不好。我不愿意否认我过去的做法,但我也确定现在对你的心意。所以曲径,可以给我一个留在你身边的机会吗?”
        “我要是说不同意呢?”曲径讽刺道:“你是不是又要用什么手段逼我跟你签下契约?陆明渊,你觉得现在的你有什么资格让我回头?”
        曲径这话说的十分绝情,可陆明渊却从中敏感的察觉出一丝违和。他没有立刻回答曲径的问题,而是安静的和他对视了半晌。
        似乎被他专注的眼神刺伤,曲径别扭的转过头去,而陆明渊却突然笑了。
        “你果然没有完全恢复记忆。”陆明渊十分肯定,但是他的话却依旧是不着痕迹的暗示:“你知道的都是曲清岚告诉你的,或者是借有神之契约看到的,对吗?”
        “你说什么?”曲径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慌乱。
        陆明渊走到他面前,弯下腰看着他的脸。曲径下意识的想要躲开,却被陆明渊接下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因为陆明渊突然出手,将曲径脑后束发的丝带抽出。
        “所以你想做什么?”似乎有些慌乱,曲径放在腰间的手紧了紧。
        陆明渊适时的后退了一步,推到了安全的距离。因为他明白,曲径那里放着鞭子,若他不安分,恐怕下一秒就会被绑起来放到椅子上。
        试探到了这里,已经有了结果。坐在他面前的依旧是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金橙。曲清岚的药下的很重,非但磨灭了曲径原本的记忆,就连他的个性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至于他即便想起一些过往,也没有办法完全感同身受,反而像个局外人。
        所以说,曲清岚到底是为了别人做嫁衣。药师的手段再厉害,也不过时能够洗掉记忆,却不能蛊惑人心。
        “曲径不会用这种颜色,只有金橙才会。”摩挲这手中的发带,陆明渊的语气变得低了些,而唇角微微勾起的笑容也换成了曲径作为小王子时最喜欢的哪一款:“橙橙,告诉我,你都看到了什么?”
        “很多……”曲径低下头:“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恨你。”
        “那就恨我。”陆明渊的眼中闪过一丝狡猾:“你已经不是以前的你,而我在经过那么多事情以后,也深刻的反悔过,所以现在的我们,不是最好的时候吗?你可以讨厌我,甚至可以厌恶我。但是这不妨碍你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追求你。”
        陆明渊的话带着强烈的暗示性,而曲径也好似迷惑在这种虚假的暗示中,可不过一瞬,他就冷静下来。
        “对不起,请你回去吧!”曲径看着陆明渊:“你说的对,我现在是金橙,而不是曲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我也同样背负着曲径的记忆,所以,在看过你过去所谓对待真爱的手段,不好意思,我没有办法接受你。”
        “我觉得,我们以后都不用再见面了。”曲径说完,命令侍从送客,甚至不给他任何解释的机会。
        而陆明渊却敏感的察觉到曲径转身前最后的神情,似乎藏着什么深意在里面。
        而这时的曲家老宅门口,一架轮椅摆在后门处十分不起眼的角落,上面趴着一只奄奄一息的折耳猫。那只猫实在太小,还是幼崽的形状,若不仔细看,几乎无法发现。
        眼下帝都已经是春天,虽然气温回暖,可那幼崽的皮毛却依旧无法承受冷风的侵袭,因此那小巧的折耳猫缩成一团,越发显得孱弱可怜。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