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8章 容千凌还不能死

第58章 容千凌还不能死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容家
        容千凌的房间站满了人。
        没有人知道容千凌在陆家经历了什么, 他带去陆家的人在送容千凌回到容家之后便全部暴毙,气绝身亡, 而容千凌本身也昏迷不醒,连一句交代一句都来不及。
        这次不是苦肉计, 是真正病重。
        原本在刻意引发旧疾之后,容千凌不怎么健壮的底子就已经残破不堪, 刚刚好了一点, 又强行下床带人硬闯陆家, 并且透支了异能。
        这次是真正的九死一生。帝都最有名的的医师都被请到陆家,甚至连皇室御用的医师都不例外。
        可经过诊断之后,他们的神情皆十分凝重, 并且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给出确切的答案。
        容千凌一倒下, 容家顿时乱成一团。一开始碍于容千凌的余威, 尚无人敢动。可渐渐地, 人心便散了。甚至还有人试探的派出探子试图弄清楚容家老宅现在的真实情况。
        “现在要怎么办?”老管家已经彻底没有了办法。
        “不行就去请曲清岚。”一个就职于皇室的医师皱起眉:“曲清岚虽然是药剂师, 但是在医术上的造诣, 大陆已经无人能出其左右。现在除了想办法请他出马, 别人恐怕都是回天无力。”
        “哎。”老管家叹了口气, 点点头没有在说话。他也知道帝都现在最好的医师便是曲清岚,但是想要把人请到是实在太难。更何况,隔着一层曲径的关系在里面,曲清岚更加不会出手。也许对于曲清岚来说,容千凌就这么死了,才是最好的结局。
        可就在他们束手无策之时, 一个侍从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曲清岚大人……曲清岚大人来了!”
        “什么?”管家诧异的的反问,还没等那侍从回话,门口处便多了一个人。
        铂金色的长发,淡漠的神情,圣洁禁欲的容貌,正是方才他们讨论的曲清岚。
        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曲清岚自顾自的走进容千凌的卧房。
        站在容千凌的床边,曲清岚厌恶的眯了眯眼,然后从储物晶石中拿出药箱为他医治。
        容千凌的病情确实凶险,可对于曲清岚来说,不过是小麻烦。不过小半天的时间,让数位医师都束手无策的病情便已经缓解大半。
        管家千恩万谢,而曲清岚却只冷淡的说了一句:“不用谢我,我只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说完,他便离开了容家。
        而屋内刚刚清醒的容千凌恰巧将这句话停在耳中,眼神变得愈发晦暗。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用查也知道是谁。整个帝国,能够让曲清岚完全服从的,唯有一个曲径。
        所以到底还是舍不得自己死吗?
        可曲径自己不过来,只让曲清岚来也是侧面说明了他的态度。他不想在跟自己再有任何接触。
        容千凌猜测,经过陆明渊那么一闹,曲径多半会将事情尽数回想起来。那他现在对自己恐怕也是恨之入骨。
        眼角的余光看着摆在床头的陶瓷摆件,是之前他生日时候曲径做了送他的。
        容千凌费力的把它拿在手里,疲倦的阖起眼,心脏突然泛起剧烈的痛楚。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否则等待他的,将会是永远的失去。
        勉强喘了几口气,容千凌命人把管家叫过来,和他耳语了几句。
        “家主……”管家欲言又止。
        “按我说的做。”容千凌的声音很轻但却不容置喙。
        -------------------------------------------------
        曲家
        曲径正和曲谦昭喝下午茶。自从在陆明渊哪里发生冲突之后,曲清岚便借口修养把他带回曲家。
        由于容千凌病重,陆明渊需要善后的事情也很多,因此曲径难得清闲了一阵子。
        “为什么让曲清岚去救容千凌?”曲谦昭一边整理着手里的资料,一边询问曲径。
        “因为我失忆了,只记得自己爱他爱的不得了。”曲径这话说的神情,可眼中的寒意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曲谦昭看着他,半晌才评价了一句:“没心没肺。”
        而曲径却笑着起身从后面捏了捏曲谦昭头上的兽耳:“我对你有心又肺不就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不能反悔。”曲谦昭的话带着几分意味深长,他反手把人抱在怀里,带着曲径上了楼。
        最近天气有些冷,下午的阳光虽然好,但待久了还是容易着凉。曲径没有反抗,任由他带着自己,只是手却没有从曲谦昭的耳朵上离开。
        而另一边,在他们离开之后,花园里凭空出现了诡异的空间波动,而后一直长毛白色奶猫从扭曲的空间缝隙中出现,落在曲径停留过的椅子上。
        “因为失忆所以爱他爱的不得了?”奶猫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而后他抖了抖毛,再次消失。
        从来到走,无声无息。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