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7章 恢复记忆

第57章 恢复记忆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
        屋内一片寂静。
        容千凌的反应要比陆明渊快一些, 他指尖滑动,繁复的法阵瞬间画成。
        炽烈的光芒爆发, 门外的侍卫们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而后便纷纷失去意识。陆明渊的暗卫也配合着将书房的门关死, 把里面的具体情况挡住。
        “曲径?”陆明渊试着开口叫他,可下一句话还没有说出, 就被突然出现的藤蔓制住。
        “陆明渊我以为我们之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傅臻呢?”问完这句话, 曲径同时转头,看向身边轮椅上的人。
        “你是?”没有放松对陆明渊的控制,他用陌生而诧异的眼神打量了一会, 然后才迟疑的叫出记忆中的名字:“容千凌?”
        随着这三个字的念出, 曲径眼中迷惑再起。好似受到巨大的冲击, 他原本凝聚起来的精神力也溃散开来。
        曲径抱住头蹲在地上, 好似在忍受着剧烈的疼痛。
        容千凌动作不便, 这次是傅臻抢了先, 先一步走到曲径面前。
        “你怎么了, 要不要紧?”陆明渊关切的询问。
        然而事情的变化再一次让他们错愕非常。
        淡淡的银色光芒将曲径包裹起来, 而后曲径睁开眼看着陆明渊的眼神变得十分柔和,甚至还有几分天真之意:“陆明渊,你回来了啊!”
        “……”陆明渊完全不知道要如何应对,曲径却已经站起身好奇的打量四周,在看到容千凌虚弱的模样以后,他立刻离开陆明渊的身边, 跑到容千凌面前:“千凌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看着曲径这幅模样,陆明渊和容千凌两个都明白了。一定是刚刚的刺激让曲清岚给曲径服用的药剂失效,导致他恢复了原本的记忆。
        然而他似乎并没有完全想起来,只是想起来十岁之前的事情。而且从曲径说的两句话和对他们的称呼来看,曲径的记忆应该正巧恢复到陆明渊离开帝都上学,容千凌和他刚刚订婚的时候。
        带着体温的外套搭在容千凌的身上,接着曲径从随身带着的储物晶石中取出了容千凌常吃的药给他服下。
        “好点了吗?”关切的眼神里满是最纯质的担忧,容千凌看着眼前的曲径心里五味陈杂,一时间有些愣神。
        他原本设好了局,又不惜搭上半条命,不过是为了算计得到曲径的心,让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可却不想,幸运来的如此之快,药物失效竟然让曲径的记忆停留在他们关系最亲密的时候。
        这时候的曲径还没有经历过退婚的难堪与屈辱,也没有后来因为傅臻仇恨而同自己结下的化不开的怨恨。
        重点是,现在的曲径是爱着自己的,并且爱到了可以随时为自己舍掉性命。
        喜悦瞬间萦绕上容千凌的心头,然而陆明渊却不甘心让他如此得意,他走到两人面前对曲径说道:“不必关心他,他已经和你退婚了。”
        “退婚?”曲径惊讶的看着陆明渊,然后又看了看容千凌,脸上的表情越发茫然:“陆明渊你在开玩笑?我怎么不记得。”
        “不信你问容千凌。”
        “我可以解释。”容千凌并不惊慌,他拉住曲径的手慢慢的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跟我回家。”
        “好。”曲径乖顺的点点头,他又看了陆明渊一眼,神色有些复杂,然后还是跟着容千凌一起离开了。
        至于为什么他会突然出现在陆明渊的书房,为什么自己身上的打扮和记忆中不同,他都没有问。
        这便是曲径性格中最温柔乖巧的地方。他从来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所以不该多话的时候,他什么都不会说。
        可陆明渊却不可能让他们就这么离开。因为他明白,凭容千凌颠倒黑白的手段,这一走,自己便定然要落得满盘皆输。
        更何况曲径重情,容千凌这副病病歪歪的模样,即便有八分是装的,也足以勾起曲径的怜悯之心,进而接受他的洗脑。
        眼角余光扫到一旁掉落在地上的记忆晶石,陆明渊心里一动,觉得有了办法。他嘴上没有阻拦的意思,却对身后的暗卫做了个隐蔽的攻击命令。
        如果曲径现在的记忆恢复,是因为看到了他之前为傅臻而死的场面,那么更多似曾相识的情景也定然能够让他想起更多。
        陆明渊不能确地接下来的刺激会让曲径的记忆恢复到哪里,但是对他来说,只要不是现在的情况,他就还有胜算赢过容千凌。
        震耳的兽吼声瞬间响彻整个陆家老宅,书房的墙壁也无法承担这份压力开始颤抖。
        巨大的凶兽们快速朝着容千凌和曲径逼近,锋锐的利爪和嘴边阴森的利齿都暗示着想让他们命丧此地的决然。
        曲径原本就因为记忆混乱而变得有些反应迟钝,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更让他直接呆滞住,完全做不出任何应对。
        而容千凌此刻的思绪也极为混乱,他心里想的都是将曲径带走,却忽略了陆明渊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险。
        淡淡的光芒闪过,小巧的折耳猫出现。而后随着一声凄厉的“喵呜”繁复的铭文隔空漂浮,迅速组成法阵,将那些已经变成兽形准备狩猎的暗卫隔绝在法阵之外。
        “别担心,我会护着你。”事态紧急,容千凌也来不及说什么,只能简单的安慰曲径几句。
        “我,我也是。”曲径还是十分害怕,但却努力让声音显得不那么颤抖。他将容千凌的轮椅往自己身后拉了拉,再次重复道:“我也是。”
        同样的话语,同样不顾一切的心思让容千凌的思绪变得混乱,而面前相似的场景也让他仿佛在这一刻穿越时空,回到当初和曲径遇袭的场面。
        没有变,曲径一直都是这样。不管外在性格受到怎样的影响,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他骨子里对爱人奉献一切的温柔却连一丝一毫都没有转移。
        可为什么自己以前却没有发现?面前纤瘦的背影让他疲惫的精神在这一刻收到了强烈的冲击,容千凌的心脏也开始剧烈的颤动,画了一半的法阵因此散掉,甚至连原本的防御法阵也逐渐失去了效用。
        杀意近在眼前,可曲径护在容千凌前面的身体却没有半分犹豫,甚至连最开始的畏惧都消减了不少。
        清冷的草木香气盈溢而出,曲径往前走了一步,踏出防御法阵的范围,竟是想用一己之力硬撼那些包围他们的暗卫。
        “千凌哥哥,我会保护你的。”清越的声音十分温柔,像是在安慰容千凌,又像是说服自己。
        可容千凌却始终沉默无言。
        太熟悉了,记忆中的画面穿过时光的隧道和眼前的情况重合,下一秒,少年浑身浴血倒在身前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所有和曲径相处过的时光同时涌入脑海。这个孩子幼年时的温柔寂寞,少年时的决然冷淡,还有他作为多萝西娅小王子时的骄傲单纯。
        如果和这样的他失之交臂,那么恐怕穷尽生命也不会再有人会如此爱他。
        “不……”巨大的恐慌将容千凌整个人包裹,这次不是演戏,而是真正的无法控制。他立刻变回人形,想要将曲径拉住,藏在身后。可手伸出去,却只触碰到虚无的空气。
        在容千凌失神的时刻,曲径早已踏出了防御法阵的范围。他吃力的挥动手中的长鞭,笨拙且没有任何杀伤力,但并没有受到伤害。
        毕竟那些暗卫是陆明渊的属下,他们不敢真的伤害曲径分毫,凶狠的举措不过是做做样子。
        陆明渊冷眼看着眼前的场景,觉得时机恰到好处,对自己身后的心腹手下比了个手势。
        心腹心领神会,抽出身上的匕首,朝着容千凌刺去。
        “不要!”容千凌的遇袭让曲径彻底慌了,可偏偏被暗卫缠住无法脱身。
        修习术法的容千凌近身战一向吃力,眼下又是重伤,根本无法抵抗。陆明渊心腹的匕首轻而易举的刺入他的胸口,鲜血流了出来。
        “你们该死!”容千凌的受伤让曲径彻底被激怒。之前随着记忆被一并封存的精神力瞬间突破桎梏,而那些研习多年的铭文阵法也随之完全恢复。
        无数藤蔓自地表滋生,化作坚实的囚笼将他周围的暗卫束缚,而与此同时,他右手处的铭文阵法也迅速完成,变作利刃,压住了容千凌面前陆明渊心腹的咽喉。
        娴熟的阵法和高阶精神力的使用方式,这不是曲径目前记忆停留时刻能领悟的招式。唯一能够解释的,便是曲径在强刺激下恢复了记忆,至少恢复到了被傅臻退婚之后的时间点。
        屋内一片狼藉,曲径低着头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什么。就在这时,一只银色的长毛大猫在屋内凭空出现,化作人形。正是曲清岚。
        他走到曲径面前,将他抱在怀里,然后拿出一个药剂瓶,喂到他的唇边。曲径顺从的喝下,然后便虚弱的靠在曲清岚的怀中疲倦的闭上眼。
        又过了一会,四周躁动的精神力终于舒缓下来,而属于曲径植株本体那种令人目眩神迷的草木香也逐渐消散许多。
        随着曲清岚的出现,混乱的场面终于得到了控制。而冷静下来的容千凌也明白了陆明渊方才突然发起攻击的打算。
        没有和他们交谈的意思,曲清岚将曲径打横抱起,离开陆家。在擦肩而过的时候,容千凌听到一声低哑的询问:“为什么当初要跟我退婚?”
        “我……”容千凌想要解释,可那些原本编的天衣无缝的谎言却无法顺利的说出口。
        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于此同时,曲径识海中的第二根因果线也随即开始瓦解,竟然完全断裂,只剩下最后堪堪一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