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5章 会洗白的人渣不止一个

第55章 会洗白的人渣不止一个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温热的水滋润了喉咙, 让容千凌干渴的嗓子舒服了许多, 接着脑子也一并恢复清醒。他睁开眼, 正对上一张熟悉万分的脸, 而后,他便立刻愣住,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灯光下,曲径穿着简单的家居服, 柔顺的头发披散在身上,没有像往常那样扎起来。柔和的光线将他身上原本属于多萝西娅雌性的英气弱化,此刻优雅柔和的模样,简直和当年十岁的原身一模一样。
        容千凌心里一动,伸手想要将他抱住, 可由于身体太过虚弱,他的手还没抬起就已经无力的落下, 只堪堪牵住一片衣角。
        “小容哥哥, 你好点了没有?”见他这幅激动的模样,曲径心里冷嗤,可脸上还是万分关切。
        而容千凌也因为他这一声呼唤彻底清醒, 点点头, 用嘶哑的嗓音说道:“对不起,是我的错,让你难受了。”
        曲径一愣,而后眼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丝水气。他明白,容千凌再为食物准备不周害他发热的事情道歉, 但同时也听出另外一种悲戚,容千凌在透过他的脸,像记忆中的那个人做迟来的道歉。
        帮他盖上被子,曲径的声音也有些暗哑,他看着容千凌,一字一句的认真说道:“小容哥哥,我会一直在,你不要难过。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温柔的眼神,和记忆中重合的脸勾起了容千凌往日的回忆。他的神情再次恍惚,盯着曲径的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后,他点了点头,合上眼好像睡着了。但眼角不停溢出的泪水却将枕头打湿了一片。
        柔软的丝帕轻轻擦拭着湿润的脸,有些笨拙的动作和肌肤上偶尔的刺痛都显出了照顾之人的生涩。
        不是他记忆里的那个人,但是却能够替代那个人给他宽慰,给他救赎。
        “不要走……”容千凌呓语着,捏紧曲径的衣角,好似落水之人攀住浮木。直到良久,他才真正睡着。
        曲径将衣角从容千凌手中抽出,又为他仔细盖好被子才从卧室中离开。在转身过后,他的眼神渐渐变冷,讽刺之意也慢慢显露出来。
        容千凌是个好演员,搭上半条性命,哭的情真意切,可识海中的因果线并不动摇半分。
        不过不要紧,自己既然敢入了容千凌的局,自然有的是办法让他沦陷。而现在,他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去做,例如顺着容千凌事情再给陆明渊一点不痛快。都是人渣,他总不能厚此薄彼。
        从怀中掏出另外一张请帖,曲径看着上面陆家的家族徽记,唇角的笑容又变得深刻了三分。然后,他走到容千凌的书房,仔细翻了一会,从一个暗盒中找到一本厚厚的资料。他大致翻开看了看,然后便拿着卷宗独自跑出了容家。
        -------------------------------------
        陆家,书房内
        陆明渊听着属下的回复,脸上的神情变得越发严肃。
        “下去吧。”陆明渊挥手示心腹属下离开,然而在人临出门之前,他又特意多嘱咐了一句:“容家的探子不能再用,直接抹杀。”
        “是。”属下有些诧异陆明渊的果决,但并没有多问,应了一声便下去办事。
        属下走后,书房内只留下陆明渊一个人。他将手中的资料都重新翻了一遍,不放过任何一个细枝末叶。然后,他的眉头便皱的更紧。
        太详细了,这份资料中对于容千凌生病始末的记载实在太过详细,就连管家带着曲径进了一个神秘密室,敲的哪块砖都写的清清楚楚。容千凌为人陆明渊心知肚明,纵然常年病者足不出户,也能将帝都动态掌握得通透,更别说他自己每日住着的容家老宅。他安插进去的这个探子在容家已经有大半年,之前连主宅十米内都无法接近,怎么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就能查到这么多东西?
        除非是容千凌有意为之。不过他为什么这么做?陆明渊敏感的察觉到这是一个局,但是他却琢磨不透。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糟糕,但是他却没有任何办法去解决。
        就在这时,老管家突然急忙跑进来,对陆明渊说道:“家主,多萝西娅之城小王子造访。”
        “什么?”陆明渊一愣,而后连忙对他说道:“赶紧请进来。”
        不是说容千凌病着一时一刻都离不了人,曲径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过来?陆明渊越发疑惑,可很快他便明白了原因。
        来者不善,曲径是来教训他的,为了容千凌。
        熟悉的长鞭狠狠地抽在他身上,不过这次和往常截然不同,曲径动了真怒,力道十足。剧烈的疼痛瞬间侵袭了陆明渊的神经,而后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绑在了椅子上。
        “你该死!”熟悉的嗓音尚存稚嫩,可周身的寒意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一切都是你设计的对吗?”
        厚厚的卷宗被扔到陆明渊身上,摊开的页面上面清晰的记录着陆明渊最近每一次行动。包括他往容家送人,包括他派人对曲径的暗中跟踪,也包括他找人调查曲清岚。只是微妙的是,这其中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可有些顺序被打乱了。陆明渊瞬间就明白了容千凌的打算。他打算将所有的锅都扔给自己。甚至让曲径以为,容千凌的发病不是一场意外,而是自己刻意策划。
        他明白了一切,但却为时已晚,因为所有的证据都完美的指向了他,让他百口莫辩,并且此刻,曲径的鞭子也狠狠地勒住了他的脖子。
        “一切都是你设计好的。”曲径的声音透出一丝恨意:“你知道我的天赋能力鉴定结果,也知道我和什么植物属性相克会引发高热。然后你利用了曲清岚,将我的画像送去曲家勾着他来参加贝尔行宫晚宴和我相识。小容哥哥身怀旧疾,曲清岚是现在帝都最厉害的药剂师,若是可以交好,我肯定会邀请他给小容哥哥看病。然后你便趁着小容哥哥招待曲清岚的机会,将两种既符合神侍身份又能代表主人重视的食物送到容家负责食材购买的人面前,成功引起他的注意力。最后又派人跟踪我和曲清岚,在我们即将从跳蚤市场出来的时候弄脏我的衣服,就是为了让我还上和小容哥哥爱人一样的衣服,在小容哥哥爱人的忌日往事重现,让他发病身亡。”
        “陆明渊,你不觉得自己太卑鄙了些吗?害死小容哥哥的爱人还不够,现在还想连他也一并害死?”收紧勒在陆明渊脖子的长鞭,曲径的语气十分激动。
        “殿下!”门外赶来的管家和侍卫也同样紧张到了极点,生怕曲径错手将陆明渊勒死。
        然而陆明渊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意思,他冷静的和曲径对视,脑子却在快速的运转,思考着如何在这个无解的局面中找出一丝破绽反败为胜。突然他灵光一闪,有了法子,然后便故意对门外追着进来的管家说道:“都出去,不用管我。”
        “怎么,你是觉得我不敢动你吗?”
        “不。”陆明渊摇头,勾起唇角,声音里也满是苦涩:“因为无所谓,毕竟我现在一无所有,想在乎的不在了,也没有人在意我。”
        “什么意思?”曲径不解。
        陆明渊看了他一会,然后才缓缓开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处心积虑想要弄死容千凌的原因就不是因为我恨他?”
        在陆明渊的叙述中,曲径听到了一个和容千凌所说完全不同的故事版本。
        在陆明渊的故事里,他和原身竹马竹马一起长大,感情亲密至极。
        陆家是傅家的附属世家,因此在原身很小的时候,他便一直以侍卫的身份陪伴在他的身边。
        原身是个性格温柔又容易害羞的孩子,怕黑也怕孤单,可身边却没有什么朋友。陆明渊自己又是个不拘言笑的,只能沉默的陪伴。
        这样一晃就是五年,少年期的感觉总是朦胧中带着些梦幻,他隐隐对原身有了超越主仆之外的想法,原身对他的依赖也逐渐增加。
        可身份有别,他一个落魄世家的嫡子,根本没有机会同原身匹配。因此,为了找到出路,陆明渊远走求学。可正是因为他的离开,让后面的所有事情都变得无法控制。
        两次退婚让原身的性格变得更加懦弱,而肆无忌惮的流言也让他无法承担,变得阴郁。陆明渊忍无可忍,决定将原身护在自己身边,于是他义无反顾的订了婚。
        一开始,他们真的十分甜蜜,可随着陆明渊接手家族事宜,真正被曲家接纳,事情再次发生了变化,
        “曲家家主怀疑那孩子不是曲家真正的血脉。”陆明渊的声音满是凄然:“你知道如果我和他继续在一起,结婚后的接到的第一个任务会是什么吗?就是想出法子,让他不着痕迹的病逝。”
        “我怎么可能亲手害死我最爱的小孩?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一个能够帮助他脱离曲家的办法,就是傅臻。事实上我的计划很成功,曲家家主也的确打算利用四次退婚的丑闻将他流放。我什么准备都做好了,只要他一离开曲家,我就把人接走,偷偷藏起来,之后在为他换个新的身份,和他结婚,永远在一起。”
        “然而造化弄人,谁能想到他的精神力会突然觉醒?ss+的雌性啊,整个大陆史也就只有这么一个。”陆明渊冷笑:“而最讽刺的是,他真的爱上了傅臻,还愿意为了傅臻付出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
        后面的故事就跟容千凌说的差不多。
        “我的确暗恨容千凌,因为他是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若不是因为容千凌,那孩子又怎么会做出这般惨烈的决定?对,我是卑鄙,我要求他为我生个孩子。可那也不过是我为了留住他的一点小心思。我心里想着,如果我是第一个跟他有孩子的人,是不是就能够靠着这个孩子把人留住?可容千凌呢?他用了最侮辱人的方式把他逼到了绝路,你知道是什么吗?”
        “……”过大的信息量已经让曲径说不出话来。
        “他花钱把那孩子从傅臻的手里像奴隶一样买了下来,然后将卖身契当面送到了他面前,彻底断绝了他最后一丝希望生机。这件事,容家上下都没有人告诉过你对吧?”陆明渊的声音有些颤抖,嗓子更是哑的说不出话。
        “你胡说,小容哥哥不会。”
        “怎么不会?”傅臻的声音中带了几分讥诮:“容千凌的身体常年需要用药,其中最重要的主药却极难培养。但是ss+天赋的雌性却能轻而易举的培育出来。所以只要他活着,容千凌就能活。”
        “怎么会这样?”曲径已经完全无法判断对错,脑子也混成一团。
        “所以不要相信容千凌。商人重利,拔屌无情,他……”陆明渊想要顺势洗脑曲径,却被门口传来的虚弱声音打断。
        “那你呢?你逼迫曲径为你生子,原因就真的像你说的那么简单?陆家人才凋零,在你之后若没有天资卓越者,便会彻底退出帝都的权利舞台。你的交换条件根本无关感情,只是为了利益。陆明渊,你果然不亏是议会最能言善辩的说客,是非黑白从你嘴里说出来都是一个意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