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4章 人渣的自我洗白

第54章 人渣的自我洗白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站在曲径和曲清岚面前的雌性侍从身量十分瘦小, 神情也是一味的懦弱。可他熟悉的面容还是让曲径一眼认出他的身份。
        正是当初被傅臻误认之后春宵一夜的替身。他似乎过的很不好, 眼睛下面满是青黑, 连眼神都有些呆滞。
        果不其然, 没过多久便失手摔了茶杯。
        “对不起,对不起, 求小殿下赎罪。”他低着头跪在曲径面前,颤抖的语气满是害怕。
        曲径见状, 忙伸手扶了他一把。那侍从却跟见了鬼一样,大声喊道:“不是我害死你的,我不是故意害死你的,和我没关系,没有关系。”
        仿佛被吓破了胆, 那侍从的脸色变得越发青白。他慌忙的夺路而逃,连撞了人都不管不顾, 甚至把自己的身份也一并遗忘。
        作为一个下人, 他是没有资格在主子面前大呼小叫的。更别提像现在这样,没有得到主子同意就起身跑了。
        曲径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愣神。
        另一边管家听到这边的骚动, 也连忙跑过来查看。
        在见到地上摔碎的杯子和曲径疑惑的脸, 赶紧跪下请罪。管家这一跪,其实很有些真意在里面,他的确觉得愧对曲径,但为了容家,有些事, 他必须要做。该演的戏,也一定要演。至于这些愧疚,在曲径和容千凌结婚之后,他会倾尽所有弥补这个孩子。
        “没事,不要紧。家里乱,我也不是外人,管家伯伯不用这么担心。”曲径将他扶起,语气十分温和。
        “殿下……”管家的眼泪刷的一下盈满了眼眶。
        “这是怎么了?”管家突如其来的反应让曲径也有点慌了,再加上刚才那个跑掉的侍从,他只觉得今天的容家上下整个气氛都怪怪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殿下……”管家哑着嗓子摇摇头,然后便命人重新将这里收拾好,再次告退。在他起身告辞的时候,身上掉下来一块怀表。
        黄铜造的表壳十分光滑,一看便有些年头,并且经常被人爱惜的抚摸。
        “管家伯伯,您的表掉了。”曲径低下身子帮他捡起。说来也巧,那怀表的表壳很松,不知道他按到哪个键,竟然一下子弹开了,表盖后面嵌着的老照片也一并显现出来。可曲径在看到这张照片时,却骤然变了脸色。
        照片上面是个十岁左右的男孩,模样和他十分相似,只是气质完全不同,要更安静温柔。而在照片的角落上有两行小字。一行是永别了,吾爱,另外一行是等等我,我很快就去陪你。
        两行字墨水的深浅不同,但字体却格外熟悉,是容千凌的。而更让曲径动容的,还是藏在字里面那种浓重的绝望之情。
        如果说前一句里面,容千凌只是伤心,但并不绝望,那么后一句相对温和的等等我却是真正的心存死志。
        再加上容千凌现在的状态,所有一切都暗示着一件事,他不想活了。
        “为什么?”这一次曲径的语气变得严厉许多,也带了质问。
        管家低着头沉默不语。他明白,眼前的这个小王子只是年龄小,并不傻,而且在被曲清岚注入了多萝西娅之城皇室生活的记忆再加上潜意识中原本坎坷的生活阅历,这个孩子要比任何同龄人都通透也聪明。
        然而,这些却都在容千凌的计算之中。管家收起思绪,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他装作顾虑的看了曲清岚一眼,然后将曲径单独带出容千凌的卧室。
        “这是要去哪里?”识海中安抚了一下担心的曲清岚,曲径开口问管家。
        “等等您就知道了。”管家的声音很低,也没有回头,似乎害怕和曲径对视。
        长长的走廊走道尽头是一道封死的墙,管家在墙壁上拍了几下,一道暗门出现。
        “小殿下,我给您带路。”他说着先行一步下去。
        曲径没有犹豫,跟在管家身后。在走过一小段路以后,眼前的情景便豁然开朗。
        是一座人造花房。
        不同于帝都贵族们崇尚的巴洛特和洛可可式华丽的风格,这座花房素雅至极,没有一丝多余装饰。可里面种着的花草却皆价值不菲,非但有大陆鲜少见到的珍奇种类,甚至还有传闻中来自上古遗迹的品种。
        “这是……”曲径面露诧异,他看了老管家一眼,见他眼中满是鼓励,下意识便走了进去。而后,他彻底明白了老管家带他来这里的原因。
        这里的每一颗植物,都绑着作为礼物的缎带,而缎带下面的卡片上,都有容千凌亲手写的情话。
        一句一句我爱你,情真意切,盈满在字里行间,让人不得不为之动容。然而可惜的是,容千凌没有送出去的意思,而他的爱,也同样没有办法传到对方心里。
        越走越深,里面的植株也越来越珍惜,有一些甚至加了特殊的法阵来保证其对生态地域的特殊要求。
        而这些植株上卡片的内容也和最开始大不相同,因为容千凌的语气开始变得迟疑和担忧,他不在说爱这个字,可那种厚重的深情却盈满了每道笔划。
        曲径翻到倒数第三张,上面写着:“如果他不能让你幸福,那我带你离开。”
        倒数第二张:“那种人渣不值得你付出深情,我会让你明白。”
        而最后一张却是:“我错了,求你不要离开。”
        绝望和足以灭顶的哀戚让曲径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曲径回过头看向身后的老管家,张了张唇,却没有说出来一句话。
        “这是少爷的爱人……”老管家的眼角流出泪水:“但是他在一年前,永远的离开了。昨天是他的忌日。”
        在老管家的叙述下,曲径听到了一个和原身记忆完全不同的版本,亦是一个始乱终弃的人渣为了洗白自己而编造的童话故事。
        老管家说,当年容千凌对原身是真心喜欢,可现实却让他不敢前进。
        毕竟容千凌当时不过是个备受打压身体又垮了大半的落魄嫡子,可原身却是曲家嫡系唯一的小少爷,再加上原身只有十岁,正是懵懂的年龄,哪里能懂得什么叫爱情。因此容千凌的心十分不安。
        可后来遇险,原身甘愿挡在容千凌面前,用性命相护的举动却让容千凌明白,自己守着宠着的小孩,已经能够明白他的感情,并且愿意付出同样的爱。
        可这时,容千凌却不敢了。
        因为遇袭过后,容千凌的身体情况变得比之前更糟,本源更是受到了不可逆转的重创,终其一生本体都无法成年。
        医师诊断,能好好养着,不继续恶化便是好事,若是恶化,寿命根本无法保证。
        容千凌明白,原身并不会在意这些,可他不能用这样的身体去耽误原身。因为他害怕,害怕自己一旦早逝,留下原身孤独一人。
        他不允许自己喜欢的小孩有一丝一毫的不幸福。
        所以容千凌选择了退婚,并且用了最绝情的方式。
        他成功了,原身在伤心过后,确实将他完全忘记。可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他越来越无法忍耐。
        陆明渊和傅臻接二连三的利用,原身的越来越糟糕的处境,甚至被逼得不得不当众断绝情爱。
        原身的举步维艰让容千凌终于忍不了了。
        他千娇万宠的小孩怎么能由着别人这样糟蹋?如果是这样,那还不如把他抢回自己身边,即便原身恨他,他也甘之如饴。
        管家说道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而听得入迷的曲径却继续追问道:“然后呢?”
        “死了。”管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为了保住自己叫傅臻的爱人,他用命算计了家主,然后当着家主的面,自尽了。”
        “……”曲径睁大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都是真的,曲径是曲清岚的弟弟,当时曲径自尽的时候,最后送走他的就是曲清岚,你可以去问他。”
        “那小容哥哥……”
        “家主追悔莫及,承受不住直接晕倒了。等在清醒的时候,得到的便是曲二少爷的死讯。然后他选择了报仇。傅臻那边因为承诺,他不能动手,但是陆明渊却不一样。所以他给了自己一年时间用来报仇,然后便准备随着曲二少一起离开。仇人有两个,一个是陆明渊,一个是他自己。至于刚刚那个失礼的侍从,是陆明渊调教以后送去傅臻身边作为曲二少替身的无辜人。本来家主不想多管闲事,可因为那个雌性和曲二少模样有些相似,所以家主最终不忍看他惨死,救了回来。”
        “那小容哥哥现在为什么没有……”
        “因为他遇见了您。”似乎在斟酌词语,管家想了一会才继续说道:“您和家主的初遇,原本是家主提前计划好的,为的是利用您彻底让陆明渊倒台。容家虽然有钱,但毕竟是商人,议会那边伸不进去手。可当家主见到您第一面,这个计划便彻底失败了。因为您跟曲二少实在太像,除了性子,外表几乎一模一样。”
        “所以他把我当成替身?”
        “不,”管家轻咳嗽了两声:“家主可能把您当成自家可爱的小雌性。就像是他想象中的和曲二少的儿子。”
        管家后面的叙述,便都是曲径经历过的事。不过却偷换了概念,把心存利用变成了真心宠爱。
        “其实我很感激您的出现,您给了家主一个活下去的理由。所以小殿下,求求您,就当是可怜家主,以后也不要离开他。”
        “我知道了,您先起来。”曲径神色复杂的将管家扶起。然后两人一起离开花房。
        在走出暗门的时候,曲径突然问了管家一句话:“小容哥哥这次生病,是因我而起吗?”
        管家迟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是,因为曲二少那时也是被曲清岚少爷抱走,然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他看了一下曲径的表情,又意味深长的说了另外一句:“您和曲清岚少爷游玩回来的时候,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也是当年曲二少喜欢的风格。”
        “……”曲径有些愣住,然后他沉默了一会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接着便率先朝着容千凌的卧室走去。管家跟在他身后,心里清楚,容千凌的安排已经奏效。
        果然,曲径在回去之后,对曲清岚的态度多少有点冷淡。然而管家不知道的是,在二人相连的精神领域中,早就刷满了曲径的吐槽。
        “清岚,今天晚上还一起睡吧,我快要被容千凌恶心吐了,需要治愈。”想到昨天晚上怀里毛绒绒的舒适感觉,曲径拿话逗着曲清岚。
        而从来不会拒绝曲径要求的曲清岚也低声应了一句“好”,只是藏在头发下的耳朵却悄悄红透了。可不过一瞬他的眼睛却突然眯起,闪过一丝危险光芒。
        于此同时,正在曲家的曲谦昭,手中批阅卷宗的笔也顿了一下,接着他便立刻招来心腹手下:“立刻去查,查出曲慕离现在的具体地方。”
        ---------------------------------------------
        上古遗迹
        到处都是残缺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臭。鲜血侵蚀了土壤,为刻在地面上的繁复法阵添上更凶险的印记。
        到处都是死寂,唯有站场正中存留一丝生机。面容精致的少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他周身都被炙热的火焰包围,然而他的神色之中却没有一丝痛楚的味道,反而冷静至极。
        良久,他的身形慢慢抽长,一只雪色长毛大猫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不过须臾,火焰尽褪,少年身影不在,留下的是一个俊美无涛的青年。
        他缓缓睁开眼,碧色的眼眸不复幼时的天真滚圆,变得狭长,其中盈满的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原来如此。”他低声呢喃,然后便化作兽形,快速的从古战场消失。
        -----------------------------------
        容家
        容千凌再次睁开眼,已经是三天后。身体上剧烈的痛楚让他忍不住发出嘶哑的呻吟,可随后,便听到了一句关切的呼唤:“小容哥哥,你清醒了吗?”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