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3章 你想痛,我就成全你

第53章 你想痛,我就成全你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容千凌的病情来的很急, 并且还伴随着不明原因的异能暴动。
        各种繁复的铭文在容千凌无意识的情况之下被一个个画出, 巨大的法阵直接布满了整个卧室。
        医师对此束手无策, 甚至连靠近都做不到, 唯有试图用精神力对容千凌进行安抚。然而容千凌本身的异能等级和天赋都太过强势,根本无法成功梳理。
        “容家主本身的等级太高, 这样的雄性异能发生暴动想要安抚,唯有找天赋高于他的雌性才行。”医师无奈的对管家说道。
        “这节骨眼上要去哪里找?”管家听完也变了脸色。容千凌的天赋等级是稀有的s+, 若是比他还高的雌性那就是要ss以上的了。
        管家急得不行。
        医师却突然灵光一闪:“之前住在你们这里的多萝西娅小王子不就是ss的雌性吗?”
        “对,还有小殿下!”管家眼神一亮,然后便立刻叫人准备马车。他打算立刻去曲家请人。
        至于卧室中,原本昏迷的容千凌唇角却勾起一丝不甚明显的笑意。
        没有什么比近水楼台更容易成功狩猎,他会用最合理的方式让曲径离不开自己。
        -------------------
        曲家
        曲径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 原本睡在身边的两只大猫都已经起床离开。直到他洗漱完了,又换好了衣服, 卧室的门才被敲响。
        曲径开门, 等着他的是端着早晨的曲清岚和手中拿着两张帖子的曲谦昭。
        “如你所愿。”将手中两张帖子放在曲径面前:“容千凌和陆明渊都有所行动。不过目前看起来,容千凌的手段更高杆些,听侍从回复, 说容家的管家从昨天半夜起就守在曲家大门外了, 现在这会估计是急疯了,很得不直接冲进来。。”
        “若是真急,他才不会闹得满城风雨。容家是什么地方,若容千凌真有个三长两短,早就翻了天了。如今连生命垂危这话都传出来了, 分支那边却没有一点反应,这就说明了他根本没事,不过……”曲径顿了顿,语气中的不屑又增加了不少:“我会如他所愿,只希望他以后不要后悔。”
        话落,曲径专心把饭吃完,然后带着曲清岚下楼,准备回容家。至于陆明渊的拜帖,既然身份有别,陆明渊总要拿出自己的诚意,这样才算不失身份。
        ----------------------
        曲径带着曲清岚回到容家的时候,容家上下已经乱成一团。此刻所有人都聚集在一楼的大厅中,连二楼都上不去。
        “这是什么回事?”曲径故作紧张的询问管家。
        “您昏倒被曲清岚少爷抱走之后,家主就担心的一宿没睡,再加上晚饭前吹了点冷风,夜里就突然不好了。并且这次旧疾复发还引发了异能暴动。现在整个二楼都是家主在无意识间画出的法阵,医师跟本进不去。强闯有可能让法阵触发,到时候非但家主,进去的人也会有生命危险。医师说,现在最好的方式就是有天赋强于家主的雌性进行安抚,先把异能暴动平息下来。”管家恳求着跪在曲径面前:“小殿下,求求您救救家主……”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身边的曲径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长鞭被骤然从腰间抽出,有精神力附着其上,轻而易举的将一屋子人束手无策的法阵破开。
        鞭梢顺势缠绕在楼梯的扶手上,曲径借力飘然而上,很快就上了二楼。在他上楼之后,楼梯口处的法阵皆消散于无形。
        “这……”几个医师面面相觑,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见。倒是曲清岚紧随其后,难得开口解释了一句:“多萝西娅之城的雌性有自己的修炼方式,出生成长在诸神之战的古战场遗迹之上,没有人会比他们更清楚术法的破解方式。”
        曲清岚说完,便上了楼,而其他人也回过神来,跟着一并上去。
        至于此刻的曲径已经到了容千凌的卧室,他破开法阵的动作依旧游刃有余,可额头却隐约见了汗意。
        容千凌毕竟是成年雄性,纵然身患旧疾,体质脆弱不堪,可这么多年下来,他在术法上的造诣早已高深无比。曲径一路下来,也会觉得疲惫。
        更何况,现在容千凌卧室中正布下的阵法繁复非常,并且十分危险。然而曲径却觉得很是眼熟。
        “这是……”他手上动作没停,心里却迟疑了一下。原身封存的记忆也在瞬间被启动开来,让曲径明白了容千凌的打算。
        容千凌布下的正是当初原身同他遇险时用命换来的保命阵法。这种攻击阵法极难控制,弄不好便会反噬己身。容千凌选择用他做戏,目的十分明确,多半是打算用旧事搞些噱头,弄不好还会利用这次生病给自己洗白。
        呵,人渣就是人渣,曲径眼底多了些冷意,可不过一闪而过,便恢复了原本焦急的神色。
        艰难的将阵法破解,曲径踉跄着走到容千凌的床边。
        容千凌已经完全失去了神志,虽然眼睛半睁着,不像管家所说的陷入昏迷,但却没有一丝光彩,口中也不停地呓语着什么,倒像是在叫什么人的名字。
        曲径凑近,仔细听了一下。叫的是“曲径”两个字。果然不出所料,很可惜,他不是原身,不会如他所愿的掉进陷阱。
        从口袋中拿出几张写着铭文的符文纸,曲径指尖微动,便将他们四散开来,悬空漂浮在空气中。和大陆雌性的安抚方式不同,多萝西娅之城的雌性惯用阵法当做辅助。
        淡淡的草木香气在房间中四散开来,而后强横的精神力喷薄而出,将容千凌笼罩在内,不管不顾的侵入他的体内,将他身体中暴动的异能压制下来。
        比旧疾复发还要剧烈许多的痛楚瞬间将容千凌仅有的神志完全侵蚀,他大张着嘴,艰难的喘息着,惨白着脸,连痛楚的呻吟都发不出来。
        容千凌本就不是真的旧疾复发导致异能失去控制,不过是打算在曲径面前演一场苦肉戏。然而他千算万算,却忘记了眼前的曲径不是过去那个处处小意妥帖的温顺少年,而是被曲清岚注入旁人记忆被千娇万宠养大多萝西娅之城小王子。
        一时间,苦肉计变成了真苦,强横霸道的精神力在他的体内肆无忌惮的凌虐,可他为了能够将计策继续下去,又不得不暂时忍耐,还要配合曲径的动作,造成异能暴动被一点一点安抚的假象。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容千凌的配合并没有让曲径的动作变得温柔,反而换来更大的痛苦,因为似乎觉得做法很有成效,曲径那边又增加了精神力的释放力度。
        “唔……”超出忍受程度的痛楚让容千凌彻底失去了神志,完全陷入昏迷。而他体内的异能和房间内布下的法阵在失去他的控制之后也彻底消散。
        就在这时,跟在曲清岚身后上楼的管家和几个医师也正巧赶到。
        曲径回头,指了指床上的容千凌,示意医师过去查看,自己却没有说话。
        消耗了过大的精神力,他已经很累,靠在身后曲清岚的怀中微微合上了眼。
        管家见状,连忙安排他回去休息。可曲径却摇摇头,表示自己要留在这里看着容千凌。
        “我不要紧,等小容哥哥没事了,我就回去。”
        “我替家主谢谢殿下关心。”管家看着他苍白的脸,心里突然有些不落忍。作为容千凌的心腹,他自然知晓事情的全部始末。而且当年给曲径送去退婚文书的便是他。
        如今容千凌心有算计,他作为属下虽然没有资格提出异议,可还是有些五味陈杂。
        同样的年龄,同样的不顾己身安危,同样的温柔善解人意。即便是换了记忆,这些本质的东西也没有丢掉。这样好的孩子,真的很让人心疼。可想到容千凌的命令,他还是开口将早就安排好的说辞说出:“您真的很温柔,也难怪家主一直这么在意,就跟当年对曲径一样。”
        “曲径?那是谁?”似乎被这个名字引起了注意,小王子的眼神也多了些疑惑:“我方才进门的时候,小容哥哥似乎也在叫这么个名字。”
        “不,不是谁,是我失言了。殿下您先休息,我去安排剩下的事情。”管家简单的告罪,然后便找来其他侍从伺候曲清岚和曲径两人。
        看着他的背影,靠在曲清岚怀中的曲径用精神力和曲清岚传音道:“还真是忠仆,不过你猜他会找什么人来伺候我们俩?”
        曲清岚没有出声,但眼神却变得冷淡了许多。
        曲径顺着他看着的方向看去,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果然是卑鄙之极的人渣,曲径的唇角勾起一抹不甚明显的浅淡笑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