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0章 曲径果然没死

第50章 曲径果然没死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是曲径的信息。
        “清岚哥哥, 我明天上午来曲家接你。小容哥哥晚上才在家, 所以咱们白天去个别的地方。对了, 穿的简单低调些, 我有惊喜给你!”
        似乎是怕容千凌起疑,曲径的语气还是小王子那种有点天真的感觉, 但透过神之契约,曲清岚却能感受到他在发这条信息时的宠溺和温柔。
        心情突然好了许多, 曲清岚小心翼翼的拿着通讯晶石又看了几遍,然后才放到床上。淡淡的光芒闪过,银色的长毛大猫轻盈的跳到床上,将那枚没有关掉的通讯晶石圈在怀里。
        一夜好眠。
        ------------------------
        陆家
        陆明渊也同样因为曲清岚在宴会上对小王子的特别做法而心生疑惑。
        由于陆家是曲家的附属世家,而他又是陆家继承人, 因此对曲家的事情也知道些内幕。
        例如,曲家曲家真正的第三代, 只有曲径一个。至于对外宣称的三代掌权者, 曲谦昭,曲清岚和曲慕离,其实都是凭空出现在曲家的父不详。
        只是曲家家主一直模糊处理, 而这三个天赋能力又皆是数一数二, 越发让人忽略了他们真正的出身。
        然而陆明渊却清楚的知道底细,这三人并不是曲径嫡系二代的孩子,并且,当初把他们抱回曲家的是皇室的人。
        《法典》中有记载,皇室血脉是最接近兽神的存在, 而《神使录》中对“神侍”的定义又是最接近神明的圣者。因此陆明渊很早就猜测曲清岚三人并非曲家人,很有可能和皇室有关。而这一猜测,在他进入议会接近权利高层之后,越发得到肯定。
        所以他对曲清岚本身的情况也十分了解。“神侍”终身侍奉其主,若曲径死了,曲清岚定然不会独自存活,更不论对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雌性如此纵容。
        陆明渊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他招来心腹,小声耳语了几句,然后便彻底沉下了脸。
        如果这个来自多萝西娅的小王子真的就是已经死去的曲径,那么还真是一场大戏。他若是没有记错,曲径还欠他一个约定。
        不过在讨还自己应得的之前,他还得按捺住心思,因为他要先肯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金橙……”陆明渊低声念出小王子的名字,只是那个语气十分令人毛骨悚然。
        第三根因果线震动了一下,虽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可已经断掉一半的连接处,却变得松动了不少。
        --------------------------
        一夜无话,不管容千凌和陆明渊是如何度过,曲径和曲清岚却都睡得很好。曲径很早就起了床,跟管家打了声招呼便命人套了马车出去。
        很快,马车到了曲家附近,曲清岚也已经提前等在那里。小王子马车一到,他便上了车。
        而在他们之后,暗处有两拨人也悄悄跟在后面。他们一半是陆明渊派来的探子,一半是容千凌家的暗卫。然而他们都颇为精通跟踪的技巧,又都藏得小心谨慎,互相间倒也相安无事。
        马车越走越远,最后停在伊迪萨街区附近。
        伊迪萨街区是帝都最热闹的地方,帝国最大的跳蚤市场就在这里。
        众多商贩带着他们地域独产的商品从四面八方汇聚于此,而其活泼随性却不低俗的气氛也很容易吸引人们的目光。就连许多老牌贵族,也热衷于来这边逛逛。
        在马车停稳之后,曲径和曲清岚也从车上下来。他们的打扮低调寻常,可身上清贵优雅的气质以及太过耀眼的容貌却依旧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但曲径和曲清岚两人却没有任何不习惯的感觉,自顾自的走进去,沿街逛了起来。
        得到属下禀报的陆明渊也及时赶到,眼见为实,他要亲手找出曲清岚隐藏的秘密。
        跟在他们身后,陆明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小王子和曲清岚之间的互动。可越观察,他心中的疑惑越深。
        曲清岚看小王子的表情不对,那种炙热仿若侍奉神明的表情是之前面对曲径特有的。若他没有记错,神侍不会对主人意外地人表示亲近之意或者好感,因此从曲清岚的态度来看,这个多萝西娅小王子的身份几乎可以立刻确定,就是死去的曲径本人没错。只是这个小王子本人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谁,而他看曲清岚的眼神也十分陌生。
        是不是曲清岚动了什么手脚,才会让曲径变成现在的模样?
        毕竟当初傅臻拿到的那朵兰斯洛特之花是他亲眼看着绽放的,而曲径的那把匕首也确实插进了心口,当场咽气。除非兽神降临,否则再厉害的医者也没有回天之力。所以会不会是曲清岚在曲径躯体无法救治的情况下,将他的灵魂保存下来,送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并且抹掉曲径之前的记忆,让他变成现在的多萝西娅小王子。
        这种想法虽然有些荒诞,但却是目前最能解释得通的推断。并且陆明渊也发现,小王子的模样和他刚来帝都时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粗鄙褪去以后,他现在的模样和当年曲径十岁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而与此同时,曲清岚也同样注意到了陆明渊的出现。
        “我需要掩饰吗?”他低声询问曲径。
        “当然不,就这样便好。”曲径踮起脚在他耳边悄悄说道:“我就喜欢这样的你。”
        “嗯。”曲径温柔的话语让曲清岚的眼神也亮了起来,耳朵因为这样的亲密泛起了艳色。
        曲径和曲清岚两人在跳蚤市场玩了一圈,最终停在卖饰品的店家门前。拉着曲清岚走进去,曲径四下看了看,然后踮起脚从一个摆着很高的盒子中,拿起一根镶满了宝石的缎带。
        “很漂亮,颜色特别适合你。”曲径边说着,边放在曲清岚的发间比了比。
        “嗯。”曲清岚配合的低下头。
        曲径唇角的笑意变得更加甜蜜,他抬起手放在曲清岚的头发上,纤细的手指灵巧的将他的发绳解开,不过须臾便用发带为曲清岚绑了一个多萝西娅风格的发辫。
        “好看吗?”曲径把镜子举到曲清岚面前。镜子中,曲清岚和他梳着同样的发辫和谐非常。
        “谢谢,我很喜欢。”曲清岚清冽的嗓音染上暖意,唇角也微微勾起,多了笑意。其实这条宝石发带和他眼下的打扮十分不搭,但是曲清岚昳丽圣洁的五官,却足以让这种不搭变成一种独属于他的奇特风情。
        旁边的老板也适时的配合说道:“确实合适,小少爷的眼光一等一的好。”
        “那就买下来。”曲径说着,便掏钱将发带买下,而曲清岚也一直带着那条发带,没有摘下。
        他们之间亲密的模样落在陆明渊眼中,让他越发不是滋味。在肯定了小王子就是曲径本人这种猜测之后,陆明渊的心态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甚至认为,和小王子初见时,他的那些看似侮辱的表现,其实只是在笨拙的表现出喜欢之情。就像最开始的曲径一样。
        半年前和小王子相处的场景在陆明渊脑海中不停浮现,每个细节都那样清晰,带着陆明渊熟悉的味道,让他轻而易举的联想到许多往事。
        陆明渊突然想起,他最初和曲径在一起时,曲径是不会做饭的,但自从发现他的胃不好后,曲径便开始学习厨艺,可学习的过程他从来没有参与过。他只知道曲径第一次送来给他品尝的粥,味道就已经堪比顶级大厨。
        回忆起小王子在陆家时做出的那盘子乌漆墨黑的东西,陆明渊突然忍不住笑出声来。他觉得,也许很久以前,曲径第一次尝试煮饭时,做出来的可能也是这样的东西。毕竟曲径从小就不是一个聪明的小孩,表面上的优秀也都是通过背地里千百次的练习换来。
        “家主。”身边心腹属下的声音将陆明渊的回忆打断,而后他将最新收到的调查报告递给了陆明渊。上面写着小王子的详细身世以及到达帝都后的具体转变。
        陆明渊拿在手中仔细的看着,在看到其中记录的一段容千凌和小王子的对话时,陆明渊终于抓到了重点讯息。
        他发现容千凌多半也发现了小王子的身份有所蹊跷,并且还试图凭此大做文章。贝尔行宫晚宴,小王子故意当中给他难堪,便是被容千凌指示。并且根据他属下的调查,容千凌还妄图利用小王子的身份得到更多的利益。
        呵呵,容千凌,你好样的,陆明渊的唇角勾起一抹阴险的笑容。在不知道小王子真实身份之前,容千凌这样的小动作在他眼中并不算什么。只要不妨碍到他的切身利益,他根本懒得去管。可现在得知小王子就是曲径本人,他却着实不愿放手。
        毕竟依着曲径那个执着性子,只要喜欢便能无条件付出一切。之前他可以为了傅臻舍了性命,现在就也能为了自己做到同样的事情,包括背叛现在教导他的容千凌。
        陆明渊想着,心里有了主意,他对着心腹招了招手,命令道:“回去叫管家准备帖子,咱们去容家给小王子回礼。”
        “是。”属下应声而去。
        可独自留下的陆明渊,却一直站在暗处,下意识盯着小王子脸上甜蜜的笑容无法将眼神移开。
        曲径,我终于还是抓到你了!
        停滞不前的第三根因果线,终于发生了实质性的变化,缺口变得更大。
        ----------------------
        伊迪萨街区的三人皆有各自的打算,而容家上下,却正在为晚上曲清岚的到访而紧张的准备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