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9章 往事

第49章 往事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小容哥哥?”似乎还沉浸在思绪里出不来, 小王子看到突然出现的容千凌也吓了一跳。但在见到他身边没有侍从跟着, 又连忙从窗台上下来, 跑到他身后, 推着他进屋。
        “这些下人都怎么伺候的,居然把你自己一个人留在这?”小王子皱起眉, 难得有些不高兴。容千凌腿脚不便,容家又大, 若真不小心滑倒,就算地上铺着地毯,那也不是闹着玩的。尤其是楼梯台阶这种地方,小王子想着,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以后可不能这样, 身边必须带着个人。”
        “知道了,你别着急。”容千凌嘴上这么说, 心里却对小王子的唠叨十分受用。不过他并没有忘记来这里的重点, 试探的询问道:“今天玩得还高兴吗?”
        “嗯……”小王子的语气有些迟疑:“我也不知道,感觉有点奇怪。”
        “哪里奇怪?”
        “就是清岚哥哥。”将手中的发带捏的更紧,小王子顿了顿, 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继续说:“虽然是第一次见面, 可他却对我很好……不,应该说是特别好,所以我有点不踏实。”
        小王子这段话说得犹豫,可容千凌却明白其实他用的形容词还是委婉了很多。
        曲清岚对他可不是普通照顾两个字可以形容,面面俱到且万事以小王子的意愿为主, 与其说是对合眼缘的弟弟,不如说是在伺候主子。
        等等,伺候主子?容千凌的心里突然生出警觉。他当初是见过曲清岚如何侍奉曲径的,仔细想想,当时的情景同他对小王子的态度对比起来,的确十分相似。
        于是,容千凌盯着小王子的眼神多了几分不明显的审视,可小王子的脸上只有迷茫,疑惑和不知所措。并且在提到曲清岚的名字时,他的眼底深处还有惊艳一闪而过。看起来的确是像初相识的模样。
        所以小王子的身份到底存不存在问题?容千凌想了一会再次试探的问道:“橙橙,你对你小时候的事情有记忆吗?”
        “有啊,还很清楚。”对容千凌突然转移话题有些不解,他好奇的反问:“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难不成你不记得吗?”
        “不是。”小王子的反应太过自然,容千凌一时间无法分辨。并且他也没有什么更确切的证据,只能随意在跟小王子说几句,看时间差不多了,便叫管家推他回屋。
        就在他即将出门的时候,小王子却突然叫住他。
        “小容哥哥你明天在家吗?我想请清岚哥哥过来一趟。”
        “可以啊。”这是……容千凌心里一动,眯起眼。可接下来小王子的解释却让他十分诧异,心里也五味陈杂泛起各种说不出的滋味。
        因为他听见小王子解释说:“清岚哥哥是有名的药剂师,我晚上的时候和他说好了,明天过来容家给你瞧瞧。”
        “谢谢,那明天晚上我会在家里等你们。”容千凌说完,便暗示管家赶紧送他回自己的卧室。小王子同他太过熟悉的对话勾起过往的回忆,他突然不敢回头看那孩子澄澈的双眼。
        “家主。”管家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关切的叫了容千凌一声。
        “没事,继续查。”容千凌摇摇头,然后便挥手让管家先退下。
        --------------------------
        容千凌的卧室
        容千凌靠坐在床头发呆。方才小王子的话语让他突然想起了一些原本早该遗忘的记忆。
        七年前,他曾经被人救过,而保住他性命的,就是曲径。
        当时他在容家的情况十分危急。生母早逝,身边又没有可靠的心腹,偏偏继母的儿子同他年龄相仿,在加上父亲的一味偏颇,让他在容家寸步难行。若不是在术法上天资不俗,恐怕早就被扔出主宅,养在分支任由他自生自灭了。
        可即便这样,继母也不愿放过他,暗中设计,为他同当时被称作帝国废物的曲径订婚,让他在帝都同龄人中成为笑柄。而后订婚宴上,又下了重药,毁了他的身体,彻底断了他的前途。
        毕竟术法高深那又如何?一个朝不保夕的身体谁知道容千凌还能活多久?
        可即便这样,容千凌还是不甘心。身为嫡子,却受尽侮辱,被人用这种手段剥夺了未来。因此他想要报复。于是他选择了利用曲径。
        十岁的孩子能看出什么多余的算计?
        容千凌只要稍微露出些晦暗的表情,便能轻而易举的获得曲径的同情。
        再不得宠,曲径也是曲家嫡系唯一的雌性,容千凌利用曲家未来联姻者这个身份获得不少便利。
        毕竟在外人眼中,曲家这个帝国第一权贵的名头,就足以成为震慑他们的资本。
        两年的时间让容千凌羽翼渐丰,他不着痕迹的将父亲手中的权利架空,并且设计异母弟弟丧命,最终逼疯了继母,成为容家幕后真正的掌权人。
        只可惜好景不长,当年的他还太过稚嫩,不明白斩草除根的重要性,所以才有了他父亲为了替人报仇而策划的暗杀。
        容千凌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
        他所有的侍卫都死在血泊之中,空气里到处弥漫着的都是腥臭的味道。他的法阵已经画好了大半,只要完成便能一举反转,然而却已经没有时间。
        守护在身前的防御法阵已经变得支离破碎,身后是已经被吓呆了的年幼雌性,敌人的脚步已经近在眼前,只再需要一击,便能让他立刻身死魂灭。
        容千凌的手还在机械的画着法阵,心里却已经完全不抱任何希望,他甚至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可就在这时,一个瘦弱的身体颤抖着挡在他的面前,然后他听见一句带着哭音的话:“小容哥哥,我会保护你的。”
        细微的音量,若不是距离太近,几乎都听不清楚。而曲径手无缚鸡之力的模样,又哪里能够派上用场。容千凌不过把这当做戏言。可当带着草木香气的血液溅到他的脸上时,他才明白,这并不是笑话。他一直利用的孩子,在危机时刻,试图用自己的命来保护他的命。
        容千凌的脑子一片空白,而繁复的法阵也终于在这一瞬间完成。
        千钧一发,容千凌终究是顺利脱险。
        可从那以后,他却再也没有见过曲径,只是叫心腹下人送了一份被撕毁的订婚契约。
        在后来,容千凌从别人口中听说,曲径醒来后的第一句话,便是问他好不好。接下来还说自己有位兄长,师从大陆第一药剂师,虽然平时没有说过话,但是他会努力争取,让他为容千凌瞧瞧旧疾。
        容千凌没有问曲径在听到自己同他退婚后是什么心情,一方面是觉得没有必要,另外一方面是不敢。因为他怕自己问了之后,仅有的良知会让他无法布下后续的局。
        因为接下来,他要利用和曲径订婚的事情做为噱头,以“父不仁,母不慈”为名彻底将生父和继母斩草除根。
        容千凌生父本就已经不堪一击,能够策划谋杀不过是抱着背水一战的想法。因此,容千凌没过多久,便成功掌控容家,即便是靠着杀父弑母上位,却也依旧被众人理解接受。可代价却是曲径的废柴之名被彻底坐实。甚至还有人刻意曲解遇险时的状况,说容千凌都是为了保护曲径才被逼到绝境。
        “曲径……”低哑的声调用复杂的语气念出简单的两个字,容千凌下意识按住胸口,强迫自己从回忆中脱离。
        什么都是假的,连血脉相承的亲生父亲都能够将他至于死地,更何况是别人?这个世界本就是强者生存的地方,人也好,感情也好,都是可以利用的武器。就连曲径本人不也是这样,最后为了保住傅臻的性命,毫不犹豫的玩弄了自己和陆明渊。包括现在自己身边的小王子也没有什么不同。
        他对自己好,不过是因为自己能够让他得偿所愿。
        所以,从来都没有人真心爱过自己。不,或许有,但是被自己毁掉了。
        容千凌突然觉得有点冷,他拿起旁边的被子给自己盖上,然后便闭上了眼睛。在睡着之前,他提醒着自己,明天和曲清岚的见面,一定要想法子试探出小王子的真实身份。
        第二根因果线剧烈的颤动,终于裂开一个缺口。
        -------------------------------
        而另一边的曲家,曲清岚正站在衣柜前仔细的翻找。
        晚宴时候,他和曲径约好明天会见面,所以他想要挑选一件更合适的衣服。可找来找去,却都是千篇一律的颜色。
        摸了摸发尾上浅粉色的缎带,是分开时曲径为他带上的。而他原本系着的发绳现在再曲径手里。
        指尖柔软的丝带还染着曲径身上特有的香气,曲清岚的耳朵不由自主的染上些艳色。可随后,他又意外的阴沉下了脸。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之前在宴会时曲径和容千凌穿了件一模一样的礼服。妒意瞬间笼上心头,让曲清岚的心情也变得阴霾起来。
        就在这时,旁边桌上的通讯晶石意外亮起,他犹豫了一会,才拿起来点开。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