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8章 容千凌的猜想

第48章 容千凌的猜想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一个穿着皇室执事服饰的侍从手捧锦盒朝着陆明渊的方向走了过来。他站在陆明渊面前, 用不大不小的音量对他说道:“陆议员您好, 这是多萝西娅小王子赠送给您的礼物。小王子说, 谢谢您之前的照顾和接待, 和您相处的时间让他很愉悦。”
        陆明渊脸上的表情随着执事的话落而变得僵硬。但在众目睽睽之前,他却不能失态。唯有按照规矩, 单膝跪在地上,用双手接过锦盒。
        手中的锦盒沉甸甸的, 不用看便知道里面一定放着稀世珍宝,可陆明渊却感受不到分毫的喜意。
        因为这是小王子给的。小王子地位高于他,这个赏赐又极为得体诚恳,没有任何失礼之处,给了他极大的尊重。可实际上却是在众怒睽睽之下硬生生打了他的脸, 甚至隐隐还带着一种暗示。
        好像在告诫他,让他认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靠着裙带关系上位的小小议员, 在主子面前不要不知好歹。
        “谢, 谢谢小王子的抬爱。”陆明渊咬牙将这句话说出口,然后便在众人微妙的眼神中起身离开。
        他需要找个隐蔽的地方冷静一下,这是皇室召开的晚宴, 不容他出现任何失态或者差错。
        而另一边的小王子, 在看到陆明渊脸上无法掩饰的怒气时,原本雀跃的眼神也变得沉寂起来。
        “他不喜欢我。”小王子咬住下唇,低声对身边的容千凌说道。
        “是他有眼无珠。”男孩眼中压抑的水气太过明显,让容千凌的心也跟着颤动了一下。他下意识握住小王子的手安慰他,然后便立刻愣住了。因为容千凌突然发现, 小王子对他的影响力,比他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抿了抿唇,容千凌想要说点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宴会后面的时间,就变得无聊起来。陆明渊再也没有出现在会场上,小王子看不到他,有些意兴阑珊。而容千凌也因为心里出现的莫名感情变得极其沉默。
        就在这时,门口处的侍从突然发出惊讶的呼声,而后人群也跟着开始骚动。
        小王子和容千凌同时转头,正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宴会厅门口。
        男人容貌昳丽气质却是淡漠非常。铂金色的长发松松的编成一束,发尾用同色系的丝带系着。身上的礼服繁复而华丽,和俊美的五官十分相称,然而眼中的冰冷和扣到最上面的扣子却硬生生让这份华丽多出了一份禁欲的诱惑。
        “这是曲清岚?”有见过的人讷讷的自言自语道,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周所周知,曲清岚醉心药剂一道,又是神明最忠实的信徒,鲜少出现在人前。自曲径死后,曲清岚也跟着一并沉寂,甚至有传闻说他因为太过伤痛而意图轻生。后来被曲谦昭抓回来囚禁在曲家严加看管才没有发生惨案。
        因此,曲清岚今天的盛装出现便足以让众人惊奇。
        所有人都在看他,而曲清岚的目标却十分明确。他的眼神自一进门起,便放在了角落中站在容千凌身边的小王子身上。
        冷淡的谢绝了侍从的伺候,曲清岚径自分开人群走到小王子面前,弯下腰和他对视。
        曲清岚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场合,小王子从来没有见过他。乍一接触,便有些发愣,接着便好似迷失在曲清岚那双清冽的烟灰色的眼眸中。
        “你,你长得好漂亮……”他呓语着,伸手摸了摸曲清岚的头发,像是想要确认眼前存在的是真实的人还是幻影中的镜像。
        而曲清岚似乎也十分喜欢他,微笑着说道:“你喜欢就好。”
        瞬间冰雪消融。
        ----------------------
        曲清岚和小王子的意外亲密难免让人心中生出疑惑,可联想到曲清岚的身份,又很快释然。
        据传闻,神侍只接近纯洁通透的对象。小王子天真无邪,自然会一见如故。
        可这样的举动被容千凌看在眼里,却是另外一种想法。因为从他的角度,能够清楚的看到曲清岚眼中那抹不甚明显的眷恋。
        微妙的违和感让容千凌下意识皱起眉,而后他悄然从小王子的身边离开,对心腹侍从小声耳语了几句。
        “去查查曲清岚今儿为什么来。”
        另一边,和曲清岚说话的小王子,在容千凌走后,眼中的激动之色略微淡了一些,唇角的弧度却变得更加生动。
        他攀住曲清岚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说道:“清岚,好久不见,我很想你。”
        “我也是。”曲清岚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清冽的嗓音格外温暖。
        ----------------------------
        容家
        贝尔行宫的宴会终于结束。小王子和容千凌返回容家,简单的聊了几句,便分别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
        小王子的卧室
        已经洗过澡换下晚宴那套正式礼服的小王子坐在飘窗边的窗台上琢磨心事,手里还把玩着一根铂金色的发带。
        卧室内的灯光照在发带上,越发显得那颜色亮眼,正是曲清岚之前系着的那根。
        容千凌敲门进来的时候,正巧看到这一幕。没有立刻出声,他先是仔细观察了一会小王子的的神情,在看他到眼中的疑惑和不解时,皱起的眉头却变得跟紧。
        之前容千凌派去调查的人回来禀报说,曲清岚的出现着实是个意外,并且其中也的确有很多令人匪夷所思的蹊跷之处。
        原本曲家收到邀请函时,由于曲谦昭有事不能出席所以便推拒了。可就在宴会开场没多久,曲清岚却意外出现在会场外。
        跟着曲清岚的侍从说曲清岚是为了找人而来。可整个宴会席间,他就只跟小王子说了话,难不成小王子就是他要找的人?
        这样的回话愈发加深了容千凌心中的疑惑。他想起曾经和曲径联姻时对曲家的调查。
        “神侍”终其一生只服侍一位主人,甚至有的传说传记中还特意提到主死仆亡这样的话。
        若这种说法为真,那么他之前的猜测可能是正确的,曲径并没有死。而眼前这个小王子,很有可能就是曲清岚做了什么手脚,才会出现。否则多萝西娅之城数百年间都没有城主亲自带着继承人拜访帝都,怎么就在曲径去世没多久这个节骨眼上突然出现?
        再加上小王子的性格……容千凌的唇抿得更紧了些,他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以来,他的确从小王子身上,看到许多曲径当年的影子。
        如果是这样的话,容千凌眯起眼,决定进一步试探。而小王子可能和曲径是同一个人的这种推论也让他变得兴奋起来。
        没有人会比他更希望曲径活着,因为只有曲径活着,他的旧疾才有可能治愈。更何况,曲径那种为了爱人能够付出一切的性格,恐怕没有人能够逃出这种诱惑。
        所以,他现在迫切的想要弄清楚小王子的真实身份。
        容千凌想着,故意把身下的轮椅弄出更大的响动,打断了坐在飘窗窗台上的小王子的沉思。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