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5章 小王子的蜕变

第45章 小王子的蜕变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另一边, 小王子在找到自己的侍从以后, 第一件事就是让他们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他要立刻离开陆家。
        几个侍从在听到命令之后, 也立刻行动起来。
        多萝西娅之城的人效率总是这么高,就跟来的时候一样快, 小王子放在陆家的东西瞬间就被整理齐全,并且搬到了他们自己的马车上。
        陆明渊的管家听到声响后赶到, 看他们的举措也吓了一跳,可还没来得及阻拦,就被小王子的侍从拦住了。
        “你去告诉陆明渊,他不待见我,我也腻歪了他。不用他忍着, 我自己走。”说完,小王子便出了房间门。
        管家见事不好, 连忙想要去前面悄悄告诉陆明渊, 却不料,小王子的侍从比他动作要快,先一步赶到前厅。
        此刻多萝西娅之城城主和陆明渊正在愉快的谈话。
        “城主。”侍从进到前厅, 先是单独给多萝西娅城主行了个礼, 然后便干脆利落的将小王子的话一字不落的重复出来。
        什么“他不待见我,我也腻歪了他”,什么“不用他忍,我自己走”,这便是真真正正的孩子话。
        丢掉陆明渊的样子好像是丢掉一个玩絮烦了的玩具。陆明渊下意识皱紧眉头, 可顾念着多萝西娅城主在场,他也依旧不动声色。而多萝西娅城主看着陆明渊的眼神也多了些隐晦的琢磨。
        后面的对话变得十分潦草并冷淡起来,同时陆明渊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策。
        多萝西娅城主很快便结束这次探望,并且迅速离开,她没有给陆明渊什么有用的承诺,甚至连多看他一眼都没有,同最开始的热情大相径庭。
        毕竟儿子不喜欢,那母亲也自然不需要在跟陆明渊有什么关系。
        ------------------------
        “到底怎么回事?”在将多萝西娅城主送走之后,陆明渊怒气难挡,直接摔了手边的杯子。
        几个回话的侍从也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努力斟酌着合适的语言希望自己不被陆明渊的怒气淹没。
        在侍从的复述下,陆明渊基本明白了小王子突然离开的真实原因,竟然是容千凌搞得鬼。
        “呵。”陆明渊冷笑一声,狠狠地将手边另外一个杯子也砸了。
        原来舍了面子往尾巴上绑几根羽毛加上甜言蜜语就能把人哄走,容千凌还真是好手段。之前的万般隐忍谋算皆付之东流,陆明渊这次是要被气疯了。
        而随后心腹属下传来的,小王子已经入住容家的消息,更是让他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
        -------------------------
        容家
        和陆家那种自许底蕴深厚的清贵世家不同,容家大宅的装饰要更合乎多萝西娅人的审美。而容千凌本人也是个爱好奢华的,就连一块墙纸,一方地砖,也有个特别的说法。
        小王子第一次到这样的地方,很快便被吸引了目光,连伤心也一并忘记了。至于容千凌也故意分散他的心神,带着他到处游玩。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吃过了晚饭,他们各自回到房间休息。
        是夜,容千凌还在书房忙碌,这时,管家敲门进来。
        “什么事?”容千凌开口询问。
        “是小殿下的事。”管家恭敬的回答:“小殿下房间的灯一直亮着,好像有些不习惯。”
        “我知道了。”容千凌放下手中的卷宗,“叫厨房准备些有助睡眠的茶点,我和你去看看。
        --------------------------
        容千凌为小王子安排的房间就在他自己的隔壁。走廊上铺着厚厚的地毯,即便是在悄无声息的深夜,轮椅滑动的声音也并不扰人。
        轻轻敲响小王子卧室的方面,在等到应答之后,容千凌走进屋内。
        他第一眼看见的,便是小王子郁郁寡欢,抱着枕头坐在飘窗窗台上的模样。
        因为刚刚洗了澡,他的头上没有在绑那些乱七八糟的辫子,而是柔顺的垂落下来,衬着精致的五官越发昳丽。
        多萝西娅出美人,果然名不虚传。容千凌在心里暗自感叹了一句,而后便收回了眼神温柔询问:“怎么还没睡?是住的不习惯吗?”
        “没有。”小王子摇头,主动走到容千凌身后,接过管家推着的轮椅,他挥挥手示意管家出去。
        很快,房间内便只留下小王子和容千凌两人。
        随性的盘膝坐在地毯上,小王子把头靠在轮椅的扶手上,不是很有精神。容千凌支起前爪,用毛绒绒的脑袋蹭了蹭他的脸颊。
        温暖柔软的毛绒触感很快便分散了小王子的凌乱的思绪,他忍不住回蹭了两下,而后好似突然想起什么一样看着容千凌:“小容哥哥你为什么一直都是兽型?”
        “因为我身上有旧疾,兽形的消耗会小一些。”容千凌耐心的解释。
        “这样啊。”小王子会意,而后下意识将床上的毯子拿起来,盖在他的身上,但却还是忍不住好心:“那你的人形是什么样?”
        “就是比正常雄性要小一些的样子,你想看?”
        “嗯。”小王子用力的点头。
        “好。”容千凌说着,身上有淡淡的光芒闪过。而后小巧的折耳猫身体慢慢拉长,变成一个漂亮少年的模样。
        碧蓝色的眼眸比初雪后的晴空还要纯净,可正是这份纯净,越发能映照出人的真实心情。
        小王子下意识看痴了。而容千凌也并不回避他的目光。
        不知过了多久,小王子才终于回神,他站起身,弯下腰捧住容千凌的脸,复杂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迷茫:“其实你也特别好看,我能不能喜欢你?”
        “可以,我将荣幸之极。”容千凌答应的痛快,眉眼处的温柔也越发深刻。
        可小王子却失落摇摇头:“但是我做不到。”
        “没关系。”容千凌抬起手,摸了摸他的头发:“我可以帮你,让你在意的人也喜欢你。”
        “真的吗?”
        “嗯。”
        “谢谢你。”小王子终于恢复了些精神,眼中皆是对容千凌的信服。然而在他的眼底,却有意味深长一闪而过。
        很好,容千凌终于上钩了。
        --------------------------
        蜕变
        容千凌虽然是商人,但调教人的手段却比任何人都厉害。
        礼仪,学识,见解,能力,他一样一样交给小王子,并且言传身教,让小王子明白什么是真正的奢华。
        一个丝带做的蝴蝶结是侮辱,可镶金缀玉的蝴蝶结就是表达宠爱的赏赐。
        就像他最开始面对陆明渊时,陆明渊之所以不尊重,便是因为小王子的态度不够明确。
        容千凌告诉小王子,他们是主子,何须顾虑别人的心情?像陆明渊这种人,作为奴才,又有什么资格反抗?
        璞玉总是最容易被雕琢,白纸最容易染上颜色。
        在容千凌的刻意培养下,小王子的模样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虽然他的喜好和习惯依旧没有扭转,但是他却学会了搭配,知道如何让这些东西变成令自己外表更加增色的陪衬。于此同时,随着对帝国贵族们习惯和礼仪了解的加深,小王子的思考方式也越来越圆滑成熟,那种身为皇族,通过血脉相承,沉淀在骨子里的雍容优雅也慢慢显现出来。
        每一个教导过他的老师皆对他的聪颖赞不绝口,而容千凌看在眼里,也忍不住被他的模样所吸引。
        但其实最让他在意的,还是小王子隐藏在骄傲之下的那种体贴和温柔,总让他隐隐觉得熟悉。好似在很久以前,自己也曾经被人用这样的方式捧在手心宠爱过。
        书房内
        容千凌坐在桌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陶瓷摆件。
        是一只小巧的折耳猫。
        碧蓝色的眼睛,滚圆的脑袋,娇小的身体,侧着头看人的模样格外可人,和他的兽形一模一样。
        “听说今儿是您的生日,小殿下昨天便连夜做了这个。又担心您不喜欢,悄悄藏了起来,这会正带着侍从出去想要找更好的。”管家的语气中带了几分笑意,虽然他是容千凌的亲信,但是对小王子的印象却很好。
        虽然一开始看起来有些粗鄙之处,但经过这段时间的打磨,小王子用他的蜕变获得了容家上下所有人的喜欢。
        “嗯,知道了。”容千凌的嗓音也温和下来,而后他想了想,对管家吩咐道:“多派几个人跟着,别再街上出了岔子。另外,吩咐厨房,晚上多做几道橙橙喜欢的菜。”
        “是,您放心。”管家答应了,然后自动退下。
        而独自留在书房中的容千凌,却把玩着手中的摆件发呆。
        金橙……
        他低声念出摆件最下方雕刻的名字,嗓音却是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
        第二根因果线轻轻颤动了一下,有一丝裂纹出现在正中。
        ------------------------
        小王子的变化,让作为母亲的多萝西娅之城城主十分高兴,因此也经常去容家走动。
        容千凌平素便是个做惯场面的人,恰到好处的恭维更是让多萝西娅城主对他印象大好。于此同时,她看陆明渊也越来越不顺眼,甚至在西泽大帝面前,话里话外也有了微辞。
        帝都的风向再次发生改变,原本对小王子极其不利的传言慢慢淡了下来,并且由更多的人尝试着用另外一种眼光去看待那些笑话。
        一个初来乍到,又语言不通的孩子,的确是非常寂寞。
        更何况,小孩子天真浪漫,又从懂事起就没有父亲。见到高大沉稳的陆明渊,生出些渴望也是人之常情。
        并且小王子不过才十岁,哪里就能真正明白禁脔这种词语的真正含义,那些看似无理粗鄙的折腾,不过是想要得到陆明渊注意的幼稚手段罢了。
        说到底还是陆明渊太过冷漠,伤了这孩子的心。
        夏丽舍茶会
        十岁大的男孩正在侍从的陪伴下出现在门边。他的打扮极其艳丽,一身红色的纱衣自一出现起就夺走了众人的目光。
        原本这样亮眼的颜色会让人觉得十分轻浮,可男孩过于精致昳丽的五官却将这份轻浮稳稳压住,变作雍容大气的艳丽。再加上他优雅的举止和高贵的气度,越发让众人无法收回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
        而后,在茶会之中,小王子不经意间秀出的一手好茶技更是让人啧啧惊叹。纷纷在心里感叹,到底是王子出身,哪里就会真的不学无术那般不堪?
        而没过多久,小王子十一周岁的精神力测试结果的爆出越发让人讶异不已。
        ss级,这是即死掉的曲径过后,大陆天赋最完美的雌性,并且这个雌性还只有11岁,习得一手娴熟的好术法。
        怀疑的视线一样一样落在陆明渊身上,所有人都不明白,这样天资优秀,优雅完美的小王子怎么会是刚来帝都那个只会胡闹宛若暴发户一样的土包子?
        而陆明渊听着手下的报告,也自然意识到这是容千凌动的手脚。
        早在曲径死后,他跟容千凌两人便已经是不死不休。
        因为他的棋错一招竟不小心生逼死了曲径,导致容千凌失去了把曲径绑定一生的机会,甚至还病情恶化无法站立。
        而后傅臻倒台,大部分势力又被他收入囊中,让容千凌白忙活一场,因此容千凌自然不会放过他。
        现在看来,容千凌竟是打算用这个多萝西娅来的小王子对付自己呢!
        果然符合他一贯的恶略手段,很可惜,他不打算让他如愿。若是单论玩弄人心,他陆明渊可并不比任何人差。
        扬声叫心腹进来,陆明渊低声吩咐到:“去查查,那个多萝西娅的小王子最近会去哪里参加宴会,顺便在弄一张请帖回来。”
        “是。”侍从应声而下。
        而留在房间内的陆明渊则挑起唇角,心里暗自琢磨,鹿死谁手还尚且未知,容千凌你现在不要太过得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