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4章 愿爱神庇佑

第44章 愿爱神庇佑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随着曲径的话落, 恰巧有风吹起车帘。月光顺势照射进来, 映衬着曲径含笑的眼。温柔之中带着狡黠, 灵动的让人沉醉。曲谦昭看着便有些出神, 直到曲径对他的沉默产生疑惑,他才缓缓点头, 语气格外认真:“好,咱们找遍全帝都。”
        这一夜, 曲径在曲谦昭的陪伴下,换了身装束尝遍了深巷之中的小店,赏遍了高塔和明灯,最后停在最有名的莉迪娅喷泉面前。
        “莉迪亚之泉,帝都最有名的上古建筑。传说中爱神莉迪亚在参加诸神战役前, 将自己的最珍惜的权杖留在这里。而后爱神陨落,残魂却不愿离开她最爱的大陆, 最终附着在权杖上, 化成了一汪泉眼。诸神之战结束后,兽神为了怀念这个温柔的女神,为她修葺了这座喷泉。”
        此刻天色已经发白, 些许晨曦映照在萦绕着莉迪亚之泉的水气上, 折射出七彩的光芒,如梦似幻。而曲谦昭低沉磁性的嗓音在这样的背景下也显得格外温柔。他拿出一枚硬币放在曲径手中:“要不要试试?据说要是能够投进莉迪亚女神手中托着的水瓶里,女神会满足你一个愿望。”
        “真的?”许是被气氛所感,曲径顺手将那枚硬币接了过来。
        和平时里使用的钱币不一样,这枚硬币的材质十分怪异, 似金似玉,但上面雕刻着的迪莉娅女神的样貌却格外清晰,栩栩如生。曲径好奇的看了一会,然后抬头询问曲谦昭:“你好像对这里十分熟悉,那你有扔进去过吗?”
        “没有。”曲谦昭摇头,眼神里有些遗憾:“可能是我心不诚,每次都失败。”
        “是这样?那我知道要许什么愿望了。”曲径笑着把玩着手上的硬币,然后抬起手将它抛出。
        金色的弧线划破空间,稳稳的朝着女神手中的水瓶的方向,而后叮咚一声脆响,却是正巧落入瓶中。
        似乎触动了什么机关,那硬币落下之后,四周各色法阵骤然亮起,映衬着地面上铺就的玻璃晶石,将小巧的喷泉包裹其中好似神域降临。而美妙的歌声也随之响起,飘飘袅袅,满载着对爱的向往,好似海妖的魅惑,婉转而迷离。
        曲谦昭的眼中划过些许诧异。
        因为据传言,爱神只会对最纯粹的感情有所回应,因此自迪莉娅之泉建成起,便没有人真正能将硬币投进。纵使是传说之中感情极为甜蜜的第一任帝国大帝与其王后也没能办到,而今天,曲径却能轻而易举。
        而接下来,曲径的话却让他明白了原因。
        “愿爱神庇佑,让曲谦昭得偿所愿。”
        清越的嗓温和而包容,让曲谦昭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得到了真正的救赎。胸口处有炙热的感情喷薄而出,他无法按捺,低下身子将曲径抱在怀里,在神明的注视下说了一句极其大逆不道的话。
        “能够让我得偿所愿的,永远都不是神,而是你。”
        ------------------------
        曲谦昭和曲径玩的开心,而正在陆家的陆明渊却是生不如死。
        之前曲径的两个侍女给他喂的那种诡异符纸终于发挥了作用。可这却不是什么解毒或者是止痛的良药,反倒有维持陆明渊的意识始终是清醒的奇葩效果。
        从胃部开始的灼热的痛感,随着血液传遍全身,沁入骨髓。每过一秒,都是煎熬。陆明渊只感觉自己一辈子都没有遭过这样的罪,可他却必须隐忍。
        在忍忍,陆明渊在心里劝慰自己,等到医师过来,一切就结束了。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医师一直等到天亮才姗姗来迟。而此刻,陆明渊已经因为痛楚,几乎熬掉了半条命。
        不过让他欣慰的是,缘着曲径的大张旗鼓,现下全帝都的人都知晓他突发重病,而他后面的计策也能顺利成章。
        殊不知,这一切都在曲径的预料之内,就连陆明渊的打算和反应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在曲径看来,陆明渊既然打算用身体做赌注,那么他大可顺势而为。
        他不是原身,会把陆明渊捧在手心上,损耗一根头发都因为在意而牵连得己身一并伤筋动骨。既然陆明渊想痛,他就成全他,让他痛个彻底。
        ------------------------
        在医师的照顾下,陆明渊的胃痛很快好转。于此同时,缘着曲径的这次折腾,全帝都都知晓这个来自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有多娇纵任性。陆议员照顾他不过几天,便被折腾的起不来床。纷纷感叹陆明渊为了帝国真的是十分不容易。
        而刚刚到达帝都的多萝西娅之城城主也恰巧得到消息,连忙向西泽大帝告罪,并且打算亲自登门,拜访陆明渊。
        陆家
        陆明渊靠在床头,听着西泽大帝派来的使者传话,唇角勾起一抹不甚明显的弧度。这次的苦头没有白挨,他终于有机会接近多萝西娅之城城主这个手握重权却没有爱情滋润的雌性。
        其实在小王子说看他长得不错,要带回多萝西娅之城的时候,陆明渊的心里就隐约有了种想法。他想通过接待多萝西娅之城的这个机会,让自己在议会的地位变得更高。
        但是他却并不打算和这个小王子发生什么,他相中的是小王子的母亲,多萝西娅之城的城主。
        毕竟小孩子的感情哪里做的了数,今儿钟意了捧在手上,明天厌烦了便会抛到一边。
        不,也许是有例外的……陆明渊突然开始出神,因为他想到当初为了保住傅臻,连自己的性命也能毅然舍了的曲径。
        很可惜……傅臻是个蠢货,竟然自我放逐。
        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萦绕在陆明渊的心头,带着些苦涩,亦有些怅然。其实,这样的感情他也想要。
        只是很可惜,这个世界上,曲径只有一个,而他已经为了傅臻死了。
        第三根姻缘线突然震动,原本破碎了一半的裂痕那里,又有新的缝隙慢慢裂开。
        ------------------------
        许是多萝西娅之城的雌性都是行动派,多萝西娅之城城主很快便造访了陆家,并且带着诸多礼物。
        陆家,待客大厅
        主位上的雌性面容艳丽,气场强大。虽然她的神色之间不够温婉,但那种独一无二的英气却为他增添了一种特殊的美丽韵致。
        重点是,这位雌性并不像小王子那样,品味奇葩且性格恶劣。她的举止十分优雅,并且带着皇族特有的雍容华贵,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对不起,金橙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了。”多萝西娅之城城主一面吩咐身边的执事将带来的礼物递到陆明渊面前,一边诚恳且不损身份的道歉。
        “不,小王子活泼可爱,陆家冷清惯了,这段时间也热闹不少。”陆明渊言不由衷的说着场面话,可却故意整了整衣袖,将他因为这段日子突然消瘦而变得宽大不少的袖口显露出来。
        再配上大执事之前讲述的小王子做下的事情,果不其然,多萝西娅之城的眼中,歉意又加深了许多。
        陆明渊平素最能言巧辩,接着机会,竟在短短时间内,将多萝西娅城主的好感度刷高了不少。
        然而他们的笑语晏晏,却全都透过门缝,落在另外一个人的眼中,正是小王子。
        此刻,小王子的脸色同样十分不好。从他母亲进入陆家开始,他便一直在偷偷观察,然而越看,他内心的酸楚就越严重。
        俊朗高大的雄性和高贵雍容的雌性,他们站在一起的模样十分登对宛若璧人。而陆明渊脸上温和的笑意以及他对母亲诚心的恭维也是小王子从来没有见过的。
        真的是失落极了。
        小王子忍不住从门边跑开。他的动作十分隐蔽,因此多萝西娅城主并没有发现,但是身为雄性的陆明渊却敏感的发觉了,但是他并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因为小王子眼中的难过而感到痛快。
        这才刚刚开始,陆明渊在心里恶劣的想着,真正痛苦的还在后面。
        -------------------------
        陆家大门外
        难过的小王子漫无目的的走在庭院里,他的身后难得没有贴身侍卫的跟随,而他走得方向也越来越偏僻,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陆家的后门。而令他惊讶的是,这里居然停着一辆陌生的马车,马车下还摆着一架轮椅,一只幼兽正趴在上面昏昏欲睡。
        和大陆的其他雄性不同,这只幼兽长得格外可爱,小巧的耳朵并不能直立,而是向下弯折在头顶,显得原本就蓬松的脑袋越发圆滚,那双海蓝色的猫儿眼也格外的大。
        这个雄性不是别人,正是得到消息的容千凌。
        多萝西娅之城商机无限,只是有些排外,极难打入。因此容千凌这次来,就是希望能够得到机会,为容家注入新的商机。
        和陆明渊的想法不同,容千凌的注意力都盯在了小王子的身上。他早就听闻多萝西娅之城城主十分疼爱这个儿子,况且小王子又是未来多萝西娅之城的继承人,想要长远发展,小王子才是最好的选择对象。
        只可惜,小王子一直待在陆家,直到今天,他才终于找到机会,买通陆家的侍从,安排了这个巧遇。
        “你好,要一起玩吗?”容千凌轻声开口,带着些稚气的少年音轻而易举的让人放下心防。而小王子年级尚小,又天真浪漫,自然不会多做怀疑。
        他点点头,走到容千凌的身边。
        和陆明渊冰冷的态度截然不同,容千凌十分有耐心,并且也足够包容。虽然外形看起来是幼崽模样,但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十分可靠。
        小王子很喜欢他,忍不住将自己发辫上的羽毛饰品摘下绑在了容千凌的尾巴上。
        周围的几个侍从都忍不住别过了头掩住唇角的笑。而小王子似乎也发现了他们嘲弄的意味,竟意外红了脸。
        他天生就喜欢这些亮丽的颜色,原本在多萝西娅,这种喜好十分平常,可到了帝都,却变成粗鄙和庸俗。
        “其实很好看。”看出他的拘谨,容千凌开口安抚。然后轻轻咬住他的衣角晃了晃,用诚恳的语气说道:“你很漂亮,是我见过这个年纪里最漂亮的雌性。”
        “真的吗?”小王子吃惊的睁大眼。
        “真的。”容千凌点头,满眼皆是赞许。
        人在委屈的时候,若是得到安慰,便会越发不能隐忍。而容千凌的语气又太过温柔,之前在陆明渊那里备受委屈的小王子,一个隐忍不住,便放声大哭起来。然而他却没有看到在容千凌眼中,有一抹算计的眼神一闪而过。
        和外表截然不同,商人出身的容千凌不过看起来天真浪漫,像个孩子。实则内里早就黑透了。
        他会找上小王子是利益唆使,配合他的逗弄是为了夺取好感,可与此同时,他也揣着些别的目的,他想挑拨小王子和陆明渊之间的关系。
        之前曲径的事情让他吃了大亏,虽然后来他查到了些端倪,可却苦于没有证据,反而糟了算计,让原本就不好的身体变得更为残破,甚至连行走都成了问题。反观陆明渊却在扳倒傅臻之后着坐收了渔翁之利。
        虽然陆明渊瞒得很好,但还是没有逃出他的探查。在傅臻倒台后,傅臻手中的钱势看似被议会仲裁庭收缴,可实际上却全都一丝不落的落在了陆明渊的手里。
        因此容千凌早就心存报复,但却没有找到机会。而现在这个多萝西娅之城小王子的出现,让他嗅到了对自己有利的味道。
        他不会在让陆明渊如愿。陆明渊想玩弄这对母子,他就干脆点拨这孩子,让他成为自己对付陆明渊的最大利器。
        容千凌想着,看向小王子的眼神变得越发温柔。
        时间过了良久,小王子终于哭累了也彻底将胸中的愤懑发泄完毕。他红着脸接过容千凌给他的手帕,擦干脸上的泪水终于冷静下来。
        “其实我们是初见,你并不喜欢我,可你为什么能够忍耐且不加以反抗?”毕竟是皇族出身,冷静下来的小王子也恢复了原本的傲慢。
        而容千凌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变化,反到十分直接:“因为我有求与你。我是容家家主,想要和多萝西娅之城谈笔生意,和你交好可以带来巨大的利益,所以你对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而且你有一点说的不对,你的游戏在我看来并不需要忍耐。我很喜欢你,和你在一起的时间对我来说,是种幸福的享受。”
        太,太直接了!
        被容千凌专注的神色看得面颊发红,小王子不自在的别开了头,刚才生出的怀疑也立刻消散不见。然而很快,他又想起了新的问题,神情也变得低落不少。
        “那如果地位不如我,但却依旧对我反抗无视,是因为他心性高洁吗?”
        容千凌摇头:“不,也有可能是他厌恶你。”
        “……”小王子瞬间沉默了下来,眼圈也再次泛起湿润。
        容千凌的这句话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心上,让他格外难受。然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其实这段日子以来,陆明渊的态度已经十分明显。
        陆明渊讨厌他,而且是十分讨厌,还有可能是最最讨厌。
        即便是对着第一次见面的母亲,他都能露出自然地笑容,可却一次都没有对自己有过好脸色。
        既然这样,那他也不要再继续喜欢他了。狠狠咬住下唇,小王子忍住眼中的泪水,下定决心。
        没错,从现在开始,他也要讨厌陆明渊。
        他想着,丢下容千凌去寻找自己的贴身侍从。他要立刻收拾东西离开陆家。
        而独自留在后门的容千凌,则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小孩子啊,就是这么容易挑拨。
        缓缓开口,他慢条斯理的命令自己的属下:“扶我上车,然后停到陆家前面的小路上。并且传话到家里,让管家收拾好屋子。既然是贵客,咱们也合该邀请这位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去容家坐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