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3章 什么?有人下毒!

第43章 什么?有人下毒!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刺鼻的焦糊味刺激着人的嗅觉, 而烂七八糟堆叠在一起的东西也都是奇形怪状的模样, 根本无法脑补他们在下锅之后经历了什么才会有这样的味道。
        陆明渊看着面前的盘子, 下意识攥紧了手中的餐具几乎无法维持面上的冷静。经过一天繁杂的工作之后, 他已经特别疲倦 ,早知道回家以后会有这种事情等着他, 他根本就不会选择回来。
        “赏你的,快吃了。”小王子脸上的神情极其高傲, 可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出来眼神中的紧张。重点是他藏在背后的手,指尖还有包扎的纱布。
        然而陆明渊对他只有无尽的厌烦,根本不愿意去看。
        “对不起,我想我不饿。”陆明渊不为所动, 他起身从餐桌边站起来,打算直接去书房。
        这些天的相处已经让他濒临崩溃边缘, 若再不想办法将这尊瘟神送走, 陆明渊感觉自己真心要完。
        这个来自多萝西娅之城的雌性武力值奇高,可偏偏脑子却成反比,举止言谈都粗鄙的很, 这让精致惯了的陆明渊觉得跟他多呆一分钟都想吐, 根本无法保持冷静,甚至连惯有的虚与委蛇的手段都做不到。
        然而小王子却不愿意放过他,拦在他面前质问道:“你在外面吃过了?”
        过近的距离,让小王子身上混合着难闻油烟气味的浓郁香味直接冲入鼻腔,陆明渊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大步后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然而那小王子却好像和他较起劲来一般,陆明渊越反抗,小王子就越要强迫他。他一把抓住陆明渊的衣襟,逼着他低下头和自己对视:“我在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
        “没有,殿下,我只是不饿。”陆明渊勉强开口。
        “是吗?”小王子再次凑近了仔细看,似乎想要分辨出他是真心还是敷衍。只是那动作却让人不敢恭维,微微耸动着鼻翼的模样简直猥琐至极。
        “您是不是先放开我。”陆明渊垂在身侧的手捏的死紧。
        “不要!我就喜欢看你这幅隐忍不敢反抗的模样。”小王子凑得更近:“啧,陆明渊,你知道吗?每次看见你这么倔强,我都忍不住想要狠狠欺负你,让你可爱的哭出声来……”
        滑腻的语气,极具侮辱性的内容,以及耳边湿润的气息,陆明渊脑子中属于理智的那根弦瞬间崩断,他异能开启,竟然打算强行用武力反抗。
        很可惜,并无卵用,因为他打不过。
        随着清脆的铃铛声响,小王子手中的长鞭再次出手。而后,在陆明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绑在凳子上。
        压倒性的胜利。
        “……”再次被束缚已经让陆明渊气红了眼,萦绕在胸口处的恨意更深。
        小王子却视而不见,并且向身后的侍从比了个手势:“喂他吃饭。”
        “是。”侍从从善如流的端起盘子,然后走到陆明渊面前,强硬的掰开陆明渊的嘴,将盘子里的东西塞进去。
        入口的味道实在太过惊悚,自味蕾升起的恶心味觉让陆明渊感觉自己几乎进了地狱。而那个侍从似乎根本不考虑他的承受能力,只是单方面机械的执行着小王子的命令。
        诡异的刺激味道让陆明渊的眼角留下生理性的泪水,而被大力掐住的下颌也因为挣扎生出青色的指痕,狼狈不堪。
        不知过了多久,这种炼狱般的折磨才算彻底结束。小王子欣赏着他的凄惨模样,高傲的总结道:“哼,这般不识抬举,也就我会这么宠着你。主子赏的也敢拒绝,你以为你算什么?”
        陆明渊喘着气,看着他的眼神好像要吃人。然而看在小王子眼中,却是另外一种炙热的情愫。
        “这么热情,是想求我怜惜吗?可是你刚刚不够乖,所以我不要抱你。”
        又围着他转了一圈,小王子的语气愈发轻佻:“陆明渊,我等着你爱上我,然后跪在我脚下恳求我怜惜。”
        说完他照旧用鞭子拍了拍陆明渊的脸,然后才心满意足的带着侍从上了楼,留下已经基本气疯了的陆明渊独自一人留在餐厅内。
        看着小王子上楼的背景,他急促的喘了口气,强迫自己必须冷静下来。
        阴蛰布满了陆明渊阴沉如水的脸,他已经彻底无法忍耐,今天就必须把小王子弄走。
        看着面前的盘子,和在回家之前听到的属下的报告,陆明渊的心里大致有了算计。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狼狈,陆明渊扬声叫守在门外的管家进来,在他耳边轻声交代了几句,而后也上了二楼。
        至于得到命令的管家,则匆忙的走出主宅,往后面住着陆家医师的地方走去。家主命令,让他现在立刻找个借口,把几个医师并他们的药材一并送走,并且保证,直到明天早晨之前,他们都不会再在陆家出现。
        -----------------------------
        二楼,曲径的卧室
        陆明渊自认隐秘的动作早就落在曲谦昭的监视当中,又被他完整的告诉了曲径。
        “看来陆明渊是忍不了打算行动了。”曲谦昭挥手示意属下离开。
        “这样正好。否则我怕自己失手把他气死。”曲径狡黠的眨了眨眼:“对了,之前让你传出去的消息陆明渊已经知道了吗?”
        “嗯。”曲谦昭点点头:“否则,我估计他也不会选在这种时候动手。”
        早在两天前,曲径便让将一个隐秘的消息传到陆明渊耳中。说是这次多萝西娅之城的造访除了沟通和帝国之间的盟友关系,除外还有另外一层含义,便是多萝西娅女王打算续弦,若有合适的,便同丈夫在帝都定居。反正小王子已经拥有继承多萝西娅城主的权利,早一年晚一年都无所谓。
        而皇室一方也有心帮她撮合,表示只要能够让女王看重,立刻封为公爵。这个消息真假参半,但重要的是,曲径打算用这个来为陆明渊下套。
        并且根据陆明渊的反应来看,他也确实上钩了。
        “即使如此,那就顺便也把消息告诉容千凌。”曲径眯起眼,眼底深处滑过一丝不甚明显的意味深长:“都是旧爱,我总不能厚此薄彼。”
        “好,都听你的。”曲谦昭点了点头,将命令传下去。可他的眼神却因为曲径那句“旧爱”而变得十分幽深。
        --------------------------------
        是夜,陆家二楼突然传出痛苦不堪的呻吟,而后走廊里的木质地板也被慌乱跑动的脚步踩得嘎吱作响。
        被吵醒的小王子从房间中出来,想要一探究竟,却发现出事的竟然是晚饭时间还能和他较劲的陆明渊。
        似乎因为胃痛,陆明渊闭着眼蜷缩着身体侧躺在床上,他的手死死的按在胃部,而脸色也因为剧烈的疼痛和变得惨白。
        “这是怎么了?”小王子满脸疑惑。
        “回殿下的话,家主大人生病了。”管家站出来代为回答。
        “怎么会?”走到陆明渊面前,小王子用手拍了拍他的脸:“不是晚上还好好的吗?”
        小王子的问题让管家觉得不好回答,在看看陆明渊脸颊因为小王子手上力气过大而瞬间浮现的红肿,他沉默了一会才斟酌着说道:“家主大人平时胃也不好,可能是吃了什么不就口的东西,所以才会旧疾复发。殿下不用担心,等医师来了,吃过药便会缓解。”
        “那就快去叫人!”似乎接受了管家的解释,小王子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等待。
        然而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了,之前去叫人的侍女始终没有回来,倒是另外一个侍从着急的闯了进来:“不好了,缘着分家那边的一个雌性突发重病,临时找不到好的大夫,因此几个家庭医生晚饭过后就被人叫走,药物也都一并拿去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那便赶紧驾车把人请回来!”管家也跟着着急。
        “不行啊,现在帝都通往近郊的城门已经关死,只能去找城里的医师。”
        “那还不赶紧去找!”管家用暗示的眼神看着侍从,示意他一会尽量把事情闹大。回话的侍从也看懂了他的意思,但是还没等他走出卧室门,就被小王子的人拦住了。
        “你站住。”把玩着手里的鞭子,小王子的脸上难得有正经的神色:“我问你,平日里陆家的医师也是像这般随意离开?”
        “不,不是。今天情况特殊。”
        “那像这样特殊的情况发生过几次?”
        “仅此一次。”
        “即是这样,那便有些奇怪了。”小王子沉思了一会,突然爆出来一句令人诧异的话:“母亲曾经说过,任何凑巧的事情,都有人为的因素在里面。由此看来,定是有人恶意想要害死陆明渊。”
        “这……应该不会吧!”小王子的结论让管家目瞪口呆,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就更加不在他的控制之内。
        坚持认为陆明渊的胃痛是中毒,小王子命令自己的侍从会他们的房间去取多萝西娅最有用的解毒药草。可并不像大家认知中的液体药剂,而是一些用植物汁液为墨,勾画出来的符文纸。
        小王子在里面翻腾了一圈,随便挑了几张,让人喂给陆明渊吃。见他处于半昏迷状态,干脆把符文纸烧成灰烬,混在茶水中强迫他饮下。
        于此同时,两个做特殊打扮的侍女也走进房间。她们将怀中装着不明液体的大碗放在地上,拿起手里的树枝蘸着液体在陆明渊床前的地毯上画下一个奇异的法阵。等到法阵完成后,她们便把碗里剩余的液体泼到了陆明渊的身上。
        “这……这似乎不太对症。”如此匪夷所思的治疗方式,管家从未见过。他试图阻拦,却被小王子的侍从拦住。
        “殿下说了,现在陆家除了我们以外,其余人等皆是有可能谋害陆先生的嫌疑人。你给我老实点,要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管家无法反抗,只能亲眼看着小王子调来的多萝西娅的侍卫将陆家包围的严严实实。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陆明渊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越发严重。而小王子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治疗手段没用,决定去找医师。
        “唔……”低低的呻吟从陆明渊的喉咙中逸出,而他已经开始泛青的脸色更是暗示着他的身体情况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小王子毕竟年纪还小,又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之前一直拿着不放的骄矜霸道也纷纷消失,到有点像个普通人家的小孩那样开始变得慌乱。
        “怎么办,怎么办,医师怎么还不来?”小王子的嗓音中开始带了些哭腔,他慌忙的又指了几个侍从出去。
        数驾马车从陆家老宅出发,疯狂且漫无目的的奔跑在帝都的大道上。
        事情辗转发展,最终回到了原本的轨迹。老管家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其实此刻距离陆家最近的医师就在皇宫,但是他却不打算开口提示。
        原本陆明渊的意思,是让他命人把事情闹大,可不料这个小王子果然是个蠢的,竟然自己主动跳进陷阱。
        帝都道路错综复杂,现下又是深夜,哪里是这些来自多萝西娅的粗鄙之人能够走得明白的。那几辆马车明天早晨能够回来就已经不错。
        果不其然,又过了一个钟头,出去的人就跟消失了一般始终没有回信。而小王子也终于按捺不住,他拉起身边的贴身侍从,快速朝着门外走去,打算自己亲自去找医师。
        床上原本处于昏迷状态的陆明渊,在听到小王子离开的声音之后,唇角也浮现了一抹不甚明显的笑意。
        不枉费他吃了这么多苦,计划可算是成功了。
        -------------------------
        而另一边,载着小王子出了陆家大门的马车上,曲径和曲谦昭对视一眼,然后便忍不住一起爆笑出声。
        直到良久,曲径才笑累了靠在曲谦昭的身上,一本正经的对他说道:“陆明渊中毒颇深,殿下我实在很担心。但是帝都的道路实在太过复杂,所以为了找到帝都最好的医师,我们明早再回陆家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