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1章 教教他主人面前的规矩

第41章 教教他主人面前的规矩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此刻的陆明渊, 浑身赤裸的躺在床上, 虽然腰际以下盖着被子, 勉强能够遮掩, 可裸露在空气外面的上半身,下半身敏感位置直接接触滑腻绸缎的诡异感觉, 以及被子上刺鼻的熏香气息都让他浑身不舒服。
        重点是,他的手脚都被某种特殊材料的绳子绑着在床柱之上, 他试着挣脱,可却徒劳无功。似乎跟之前那个雌性男孩捆住他的鞭子是同种材质,这些捆住他手脚的绳子能够限制住雄性兽人的异能启动。
        对于天性喜欢争夺和掌控的雄性兽人来说,这无疑是巨大的屈辱。而陆明渊本身便是掌控欲极强的类型,这种沦为阶下囚的感觉更是让他愤怒。
        然而他的愤怒没有停留太久, 很快门便打开,之前强行将他绑走的男孩走了进来。
        已经换过了衣服, 他头上零碎的羽毛都摘了下来, 可却换成了手脚带着的金银铃铛。
        至于跟在他身后的侍从,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摆满了不靠谱的小玩意。
        陆明渊脸色有些发白, 还没等他说话, 腹部便是一沉,那男孩竟然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身上,将托盘中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带到了他的头上。
        “雄性,给主子我笑一个。”男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之前的鞭子依旧拿在手中。骄纵的语气不带半分尊重, 好像在逗弄着什么新得的玩意。
        “请您自重。”陆明渊被他的语气气得不轻,但却偏偏没有半分反抗能力。
        “呦!还挺三贞九烈。怎么的,是不服气还是心里有人?”
        “……”典型的贵族老爷强迫贫民雌性的话语,现在竟然会用到他的身上。陆明渊被刺激的一口气窝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可男孩接下来的话更加直白也更加难听。
        “那也没用。”用鞭子末端拍了拍他的脸,男孩笑的十分恣意:“到了我这就的听我的,我不过看你颜好想艹,所以你也别妄想恃宠而骄,不老实有你好果子吃。”
        “叫卢比斯一会过来,好好教教他规矩。”从陆明渊腰上站起身,男孩分开脚站在他身体两边,用极不符合年龄的动作捏住他的下巴打量他的脸:“别打歪主意,从今天晚上起你就给主子我侍寝。”
        说完,他还故意用鞭子将陆明渊下身盖着的被子挑开,然后才跑出房间。
        被他一连串动作气得七窍生烟的陆明渊终于按捺不住胸口处的愤懑,一口血喷了出来,再次晕了过去。
        ----------------------------------------------
        门外,曲径刚一关门就换了脸上顽劣的表情,笑倒在身边由曲谦昭伪装的侍从怀里。曲谦昭将他接住,脸上的神色也有些微妙。
        “你这么折腾,确定他会爱上你而不是被你气死?”
        “要的就是他生气。”曲径眨眨眼,眉宇间那抹狡黠越发明显。
        陆明渊当初上位手段不够光明磊落,又是出身落魄世家。陆家直到现在也亦是曲家的附庸家族,所以他最厌恶别人利用身份说事。他最早对原身有所轻视也同样有身份这个原因含在里面。
        陆明渊觉得原身不过是一个废物,但就凭着曲家嫡系的血脉,就能立于人前,即便是个废物,也有大把人想要讨好,甚至就连他自己同样也如此。
        不过占着一个和曲家嫡系联姻的名号,进入议会的过程便十分平坦。
        对于陆明渊来说,虽然这种上位方式让他感到难堪,也因此对原身深恶痛绝,可若是时间倒流,因果逆转,他还会选择走同样的路。
        毕竟,从陆明渊的角度来看,一切有利于未来的东西都可以当做利用的筹码,包括他的自尊。
        说白了,就是又当又立,做婊子还想要牌坊。不过就是要这样才好,曲径想罢凑到曲谦昭耳边悄声说道:“这样才方便往事重现,让我好好在追求陆明渊一次,给他一份独一无二的真爱。”
        怀里的男孩笑的明艳,虽然依旧是不伦不类的打扮,可褪去伪装之后,原本沉淀在骨子里的优雅也慢慢释放出来,反而更显极致的美丽。曲谦昭忍不住低下头,想要在那双眼上落下一吻。然而,却又好似想到其他什么,而意外停住。
        “怎么了?”
        “现在的这张脸,不是我,是别人。”曲谦昭的声音有些低沉。时至今天,他发现自己对曲径越来越在意,甚至到了无法接受自己用另外一张脸和他亲近。
        “笨。”失落的大猫很值得人安慰,曲谦昭的突然低落,让曲径在瞬间脑补出他兽形时低着头塌下耳朵的模样,于是忍不住伸手捧住曲谦昭的脸,亲昵的蹭了蹭他的鼻尖:“不要在意这种小事,对于我来说,你就是你。这里一样,外表是什么都没有关系。”
        放在心口处的手带着安定人心的温暖,澄澈的眼神也格外温柔,盈溢在里面的宠溺足以让任何人不由自主的沉浸在其中。
        曲谦昭看着面前的曲径半晌,心中五味陈杂。良久他才更用力的把人抱在自己怀里,把下颌搭在曲径的肩膀上。
        “这是你说的,以后可千万不能反悔。”曲谦昭半阖起的眼帘,遮住了眼底深处的贪婪。
        “好。”曲径也点点头,声音越发温和:“咱们一言为定。”
        ----------------------------------------------------
        皇宫
        距离陆明渊被当街强行绑走,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
        期间,陆明渊的属下一直试图和多萝西娅之城的侍卫交涉,然而却并卵用。似乎是真的语言不通,他们之间根本无法进行交流。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来到皇宫,求见西泽大帝,试图找到解决办法。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他们见到的并非西泽大帝,而是太子身边一个近卫。
        “小王子的事情太子殿下已经听说了,刚刚也命人找了熟悉多萝西娅之城的大臣和你们一起去同多萝西娅之城的人交涉。至于陆明渊被绑走的事,殿下十分生气。那小王子不过是个孩子,陆明渊却被他一招制服,简直丢人至极。堂堂议会,竟然连个小孩也照顾不利落吗?告诉陆明渊,伺候不好,就可以卸下议员的身份回家好好琢磨琢磨自己的不足之处。”
        “是。”陆明渊的心腹连忙跪下请罪,然后便立刻带人返回多萝西娅之城在帝都的落脚地,连原本想要告状的心思都歇了大半。
        眼下太子殿下已经震怒,陆明渊自身难保,他们这个做属下的,更是生怕受到连累。
        ----------------------------
        多萝西娅之城帝都住处,华爵公馆
        奢华的房间内到处挂着艳丽的彩色丝绦,各色宝石和金子雕琢的摆件更是杂乱无序的折腾了一屋子。唯一好的一点,就是房间内的熏香不在那么刺鼻,虽然依旧浓郁,但是可以忍耐。
        陆明渊靠坐在床头,原本就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冷戾。他的手脚已经被松开,但是身体还是疲软无力。缘着现在房间内无人,他勉强可以冷静下来试图将事情理顺,在配合之前隐约听到的侍从谈话,他终于把眼前的状况弄清,并且明白了那个男孩话里话外的含义。
        和帝国雄性为王的继承方式不同,多萝西娅之城由雌性掌权。并且多萝西娅之城雌性地位极高,尤其是王族,他们可以同时拥有几个伴侣。
        就像一些游记中记载的那样,在被诸神遗弃之地,多萝西娅之城人的信仰也荡然无存。他们生活在尚未开化的领域,淫荡,糜乱,野蛮,不知廉耻为何物。
        而之前把他抓到这里来的那个自称主子的小男孩,目的也十分明确,多半是打算强行让他委身,就像多萝西娅那些废物雄性一样雌伏。
        真真是异想天开!陆明渊的眼中闪过一丝戾色,但心里却依旧有几分焦急。距离他被抓走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为什么还没有人来找他?
        就在这时,开门声将他的思绪打断。陆明渊转头,只见几个侍从端着托盘走了进来。而之前那个男孩也一并慢慢悠悠的晃荡进来。
        “醒啦,睡得可好?”还是那种油腻腻的带着痞气的稚气嗓音,曲径看了看陆明渊难看脸色,唇角天真的笑容变得越发真实了许多。
        “啧!”他故意围着陆明渊走了几圈,用评估的眼神打量半晌,嫌弃的说道:“瞧着还算高大,结果却这么娇气,动不动就吐血昏倒。算了,看在你醒来及时的份上,今儿就不罚你了。”
        带着浓浓口音的话语尽是乡土气息,让陆明渊无法忍耐,而他赤裸裸的眼神更让陆明渊觉得屈辱至极。
        “殿下,我觉得我们可以谈谈。”勉强按捺住火气,陆明渊试图开口说服。
        “哦?谈什么,赏赐吗?”曲径故意曲解他的意思,大度的打了个响指,命令那几个端着托盘的侍从将东西送到陆明渊面前。
        珠宝、古画、锦缎、各式各样价值连城的物件摆了一床。
        这其中,无论是哪个单独拿出去都是无法估价的珍宝,而现在却被曲径当做可以随手赏赐的小玩意送到陆明渊面前。饶是见过几分大场面,陆明渊也难免为此震惊,可随后而来的,便是巨大的侮辱感。
        “还满意吗?”将陆明渊的眼神变化尽收眼底,曲径的表情越发得意,他随意挑了一个头饰往陆明渊的头顶比了比:“你要是乖乖听话,这都不算什么,后面还有更大的好处。”
        曲径这话说的亲切,可陆明渊却敏感的听出了其中的威胁之意。
        作为主子,这个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表示自己已经放低了姿态,如果他接受了,这便是赏赐,但是如果不接受,那便是给脸不要脸,恐怕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巨大的恨意瞬间盈满陆明渊的胸口,他看向曲径的眼神也多了几分很戾。
        “谢谢您的赏赐。”陆明渊勉强冷静开口:“可您别忘了,我是议会议员,隶属于帝国皇室。您用这种方式请我来,已经不符合礼节。传出去,对多萝西娅之城的名声也多少有碍。我建议,殿下应该先放开我,然后咱们在好好……”
        “噗,所以你这是要跟我谈条件?”
        “你觉得你有资格吗?”
        陆明渊话未说完就被嗤笑声打断,而后便有侍从将他从床上拉起,强横的逼他跪倒在地。
        “殿下!”陆明渊恼怒的声音脱口而出。
        他是真的被气急了。此时此刻,他身上不着寸缕,却被一屋子的雌性恣意围观。这无疑是巨大的屈辱,对于自小便作为家主人选培养长大的陆明渊来说,完全不能容忍。即便是前途最为艰难的阶段,他都没有轻易跟人低过头,纵使跟曲家联姻,攀附裙带关系,他和曲径之间也依旧是以他为主。更不论进入议会后,随着手中的权势增加,不论是谁看见他都要恭敬的叫一声议员大人。而今天,却被一个不过十岁的孩子给恣意玩弄,并且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教教他主人面前的规矩。”完全无视他的愤怒,曲径的语气也冷了下来。他抬起脚,用足尖逼迫陆明渊抬起下颌,然后对身后的侍从发下了下一条命令:“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我需要他的服从,并且今天晚上,我要让他侍寝,穿着这个!”
        拿起一件挂着铃铛的透明纱衣,曲径的语气越发恶劣:“别在我面前装贞洁,我刚刚有叫属下调查过你。你眼下的身份不就是靠着曲家那个死掉的雌性得到的吗?如今跟着我,我会给你更好的。”
        说完,曲径转身离开,将陆明渊一个人留下。
        --------------------------
        另一边,陆明渊的手下也终于姗姗来迟的到达了华爵公馆外面。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