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0章 首席禁脔

第40章 首席禁脔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个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正是曲径。
        在诈死报复傅臻之后, 他对陆明渊便有了新的想法。
        陆明渊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永不满足。他之所以会因为曲径的死而断掉半根因果线, 并不是真正的爱情, 而是缘着他对这种无私奉献的渴望。
        因此, 若曲径依旧用原来的身份去攻略陆明渊,非但不会有任何效果, 反而会让他原本那点动心也消失殆尽。
        所以,曲径在和曲谦昭商量以后, 决定换个身份送给陆明渊一份独一无二的爱情。而这个多萝西娅之城小王子的身份就是他们找到的最合适的攻略陆明渊的开始点。
        原本曲径没打算这么大张旗鼓,可曲清岚却意外提出这样更容易引起陆明渊的注意,并且曲清岚说,多萝西娅之城城主曾经有求与他,答应过一个条件, 这种身份上的小事自然不算什么。
        况且多萝西娅之城距离帝都十分遥远,即便陆明渊想要调查也没有办法将手伸得那么长, 自然是万无一失。
        于是在百般权衡之下, 曲径点头同意。至于他之所以会变成孩童模样,还得归功于曲清岚的反童药剂。
        和伪装成侍从的曲谦昭对视一眼,曲径晃了晃一脑袋五颜六色的装饰, 唇角的笑意变得更加明媚。
        他万分期待着和陆明渊的见面。
        ----------------------------------
        帝都
        陆明渊和他的手下已经在城门口等了许久。今天的太阳格外炎热, 让他的额头也渗出些汗意。看了看身上的怀表,距离约定时间已经过了整整三个小时。
        皱起眉,陆明渊有些烦躁,他最厌恶的便是浪费时间,可偏偏今天要等的人却得罪不起。
        多萝西娅之城的小王子, 皇室都视作贵客的人,并不是他一个小小议员能够有资格恣意评判的。
        时间慢慢流逝,转眼又是一个小时过去,正午的太阳十分猛烈,这让向来养尊处优的陆明渊越发烦躁,就在他即将无法忍耐之时,城门外终于传来了马车行驶的声音。陆明渊抬起头,而后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一下。
        井然有序的车队、铁血彪悍的侍卫、以及马车上处处可见的多萝西娅之城的标记,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都是彰显身份的代表。可偏偏那些装饰,却违和得让人瞠目结舌。各种刺目颜色的彩缎布满了车厢上下,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宝石,也被胡乱串成珠串,挂在车辕四周。
        这便是传说中神秘而强大的多萝西娅之城?不光是陆明渊,就连跟他一起的手下也忍不住张大了嘴,满脸诧异。
        然而更让他们惊呆的,还是那个被护在队伍中间的男孩。
        看长相似乎是个雌性,五官精致至极,一双漂亮的大眼睛更是十分可人。可那身打扮却让人不忍恭维。大红色的上衣,绿色的短裤,还穿了一双艳粉色的高筒靴。在往上看,半长的头发被绑成许多发辫,而每个辫子的末尾都系着不同颜色的羽毛。
        众人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然后在他们呆滞的眼光下,多萝西娅之城的车队很快来到他们面前。
        接着他们就看着那个穿的乱七八糟的男孩从车上下来,连蹦带跳的走到陆明渊面前。
        “喂,你谁?”他抬起头看着陆明渊,稚嫩的童声却掩不住话语中的痞气,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也一直不停的上下打量着陆明渊。
        真的是毫无规矩可言。陆明渊十分嫌恶的皱起眉,勉强开口说道:“多萝西娅之城的贵客您好,我是负责这次接待各位的陆明渊,来自帝国议会。”
        然而让他诧异的是,那个男孩不知是没有听懂,还是故意,非但没有按照流程出示能够表明身份的信物。反而转过头和自己的侍从交头接耳。
        他们的语速很快,语调和用词也跟帝国有些不同,可因为他们的声音太大,个别的几个词还是足以让众人明白他们话中的意思。
        陆明渊的脸色迅速变得阴沉,可还没等他开口,那个男孩便结束了和侍从之间的简短交谈,走到了他的面前。
        抽出腰间挂着的长鞭,他灵巧的挽了个花样,将陆明渊的身体缠住,而后用力一甩,将他扔到身后那个侍从的怀里。
        “就他了!”男孩明亮的眼中满是笑意,对着侍从命令:“叫母亲和西泽叔叔说一声,我看他长得好看,要带回多萝西娅。就当……就当做我的首席禁脔。”
        “是。”侍从点头,然后便命令几个侍卫过来,将陆明渊抬起,送到身后的马车里。然后他们便再次启程,朝着皇宫所在的方位行进。
        至于留在原地的陆明渊的手下及慕名围观的人已经都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刚刚是不是听错了?这个来自多萝西娅不明身份的雌性男孩似乎说要将他们的议员大人抓走,变成禁脔?
        而此刻正被捆在马车里的陆明渊更是快要被气疯了。
        他一辈子都没有丢过这么大的人,当街被一个身高不过腰际的雌性强行掳走不说,还被人冠上了最具有侮辱性的低贱称呼。最重要的是,即便他被如此对待,也不能报复回去,因为身份的差距他根本得罪不起。
        深呼吸了几口气,陆明渊努力压下胸口的怒气想要冷静下来,可却被扑鼻而来的香气差点呛得吐了出来。
        这辆马车里,到处弥漫着不明味道的熏香,虽然每一种价格都是昂贵至极,可偏偏混在一起就变成了庸俗。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灵巧的身影出现在他面前,然后铺面而来的便是更加刺鼻的香味。
        陆明渊再也忍受不了,直接吐了出来。并且由于姿势太过不好,他的呕吐物,直接沾到了他的衣服上。
        素来有洁癖的陆明渊脸色一白,竟然直接晕了过去。而在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还听到另外一句让他羞愤欲死的话。
        “啧。果然是银样镴枪头,姐姐说的没错,长得好看的,身子骨都太虚。”
        ---------------------------------
        而此时的皇宫里,西泽大帝正和太子面对面坐在一起喝茶。看着手中厚厚的卷宗,西泽大帝的表情有些微妙,倒是平素喜怒不形于色的太子殿下,唇角多了不少笑意。
        “就这么由着他?”西泽大帝有些同情的看了儿子一眼。
        “嗯。”太子点了点头:“他喜欢就好。”
        -------------------------------------
        另一边,华爵公馆。刚刚睁开眼睛的陆明渊再次被眼前的场景所惊呆,恨不得永远昏迷,不要醒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