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9章 死生不再相见

第39章 死生不再相见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曲径死了……
        这四个字瞬间在傅臻脑海中炸裂开来, 紧接着, 无法言说的痛楚从心口开始, 迅速蔓延到五脏六腑。
        “不, 不会的,你在说谎。假的, 都是假的,曲谦昭, 我求求你,你让我见见他……”傅臻死死抓住曲谦昭的裤脚哀求道。他嘶哑嗓音说出来的话也是支离破碎,要不是看他的口型,几乎没人听得清楚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傅臻不敢相信,明明不久前还陪在他身边的人, 怎么会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失去了生命。可曲径微笑着用匕首刺进胸口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好似梦魇一般死死的萦绕在他的脑海。
        而曲谦昭却没有丝毫同情之意, 他冷声开口给予傅臻更深刻的打击:“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将兰斯洛特之花交到曲径手里的时候, 你就该明白代表了什么。你亲手逼死了他,现在却来求我,傅臻你不觉得自己太可笑吗?”
        “而且, 你是不是以为, 他是为了把你当做陆明渊的替身才跟你在一起?”
        “是不是以为,当初他是故意报复才挑拨傅朗出手杀你?”
        “是不是以为,他在意容千凌才没有因为你和容千凌之间的买卖契约而对你质问?”
        “傅臻,你真是愚蠢之极!”
        曲谦昭的语气局促,每一句质问的话语都是锋锐的刀子, 狠狠地捅进傅臻的心脏,刺得一片鲜血淋漓。而随着曲谦昭的叙述,那些被曲径巧妙掩盖的真相,也一并大白于世。
        曲径深爱傅臻,所以在退婚之后,万念俱灰,断绝了情爱。可偏偏傅臻却因此对他产生了兴趣。
        曲径自认失去兽神庇护,无法在和傅臻匹配,因此才有了后面的一系列做法希望傅臻死心。至于挑拨傅朗,是怕傅臻多年谋划因皇室一纸檄文毁于一旦。配合陆明渊演戏,是因为陆明渊手中掌控者傅臻的把柄。至于容千凌……
        曲谦昭冷笑着看向傅臻:“一个十五岁就懂得如何将人玩弄于股掌之上,架空生父权利、囚禁继母、弄死庶弟的人,你觉得你斗得过他吗?”
        狠狠将梦魇药剂的配方甩在傅臻脸色,曲谦昭的声音变得越发冷戾:“想用一具空壳玩弄容千凌,简直就是笑话,容千凌根本不会生气,他会直接灭了傅家。至于曲径卖给他的那株药材,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什么意思……”
        “容千凌很快就站不起来了,因此你不用担心他会找你麻烦,只要提防陆明渊即可。不过如果这次你斗不过,曲家不会再有一个曲径站出来挡在你的身前。好自为之。”说完,曲谦昭便将傅臻拉住他裤脚的手甩开,转身走了。
        “不……”傅臻瘫软在地上,泪流满面。
        曲谦昭的话让他如梦方醒,可又有什么用?一切都已经晚了。
        真是可悲,可怜又可笑。他最渴望的东西其实早就捧在手心,却被他一点一点亲手毁了。
        此时此刻,傅臻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曲径更爱他,也不会有人能比曲径更波动他的心弦。
        可那又如何,他们已经阴阳两隔没有结局。纵使曲径活着,在做了这么多错事以后,也唯有生人离散。
        更何况,曲径已经死了……
        傅臻无力的合上眼。现下,心脏的疼痛,四肢的冰冷,这些都已经不算什么。在彻底失去曲径以后,他的灵魂也跟着离开了大半,剩余的,不过是支撑着这具行尸走肉的躯体,连表面的体面都维持不住。
        这辈子,他再也没有资格去触碰心中挚爱。
        良久,他才踉跄着从地上站起。
        傅臻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医院的。可等他返回自己家时,却看见傅家大乱。他守着曲径这三天,完全和外面断了联系,因此也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
        -----------------
        要知道曲径的死,不仅仅让傅臻生无可恋,同时也引起了另外一个人疯狂的恨意,那便是陆明渊。
        陆明渊因为曲径之前的利用而提出报复条件,可曲径却宁愿用死来解脱他的束缚。就因为他深爱傅臻。
        可偏偏这样执着的心思却让陆明渊心口的怒火越发旺盛,同时他也意识到,曲径其实早就心怀死志,否则不会毫不犹豫的签下那么多对他不利的契约。毕竟只要他一死,那些要求都变成一堆废纸,可偏偏他和容千凌两个活着的,还要遵守约定,放过傅臻。
        哪里就有这么两全其美的好事?嫉妒在陆明渊的心里迅速滋生,而这时傅臻因为听到曲径死亡而不理世事的消息也同时传到了陆明渊耳朵里。
        呵呵,冷笑在陆明渊的唇角浮起,他不能动傅臻,难道别人还不能动吗?
        叫过下属,陆明渊对他说:“把傅臻的过往,原原本本的发给傅家分支那几个不安分的对象,我想他们会知道怎么做。”
        曲径想要保住傅臻,他偏不让他如意!
        -----------------------
        在陆明渊的策划下,傅家分支几个对家主之位心生觊觎的很快便联起手来。而傅臻单方面的不作为,也让他们的举动谋划变得更加顺利。
        很快,傅家家主再次易位的消息传来,紧接着,便是傅臻被捕下狱。理由是利用贵族权势,勾结盗贼,涉嫌走私。而傅臻本人,也对此供认不讳,竟连一点反抗求生的想法都没有。
        帝国皇室原本就对盗贼和走私厌恶至极,然而意外地是,傅臻却并没有被判处死刑,只是剥夺贵族身份,流放恶谷,好似保住了性命。
        然而在众人眼中,流放恶谷恐怕比死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恶谷,是一个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地方。里面土地贫瘠,缺少资源,可偏偏缘着一个上古法阵的存在,导致恶谷中人能够得到永生,即便日日忍受饥饿,天灾,无尽的伤害,也无法死亡。
        这才是真正的流放,不限于躯体,亦包括灵魂。
        -------------------------
        恶谷
        傅臻抱着怀中的兰斯洛特之花站在龟裂的土地上。从进入恶谷的瞬间,他身上的异能便消失得一干二净。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良久没有动弹。
        原本,被捕入狱的时候,他便一心求死。可曲清岚却将这盆花并曲径生前留给他的一封信一起交到他手中,让他改了主意。
        看似温和优雅的字体却是傲骨暗藏,就跟曲径本人一样决绝,宁折不弯。只是信上的内容,却是和曲谦昭所说的完全相反的答案。
        曲径说自己一直都在耍他,最后一刻却忍不住留下了他的命,也只是为了惩罚而已。并要傅臻不用觉得对不起他,因为他们之间的恩怨早已两清。
        “傅臻,我们死生不再相见。”这是曲径信中的最后一句话。而正是这一句话,彻底将他们之间的关系盖章定论。看似无情,末尾处不甚明显的泪痕却让傅臻明白了曲径的言不由衷和苦心一片。
        这是曲径最后的心愿,也将是傅臻一生的束缚。
        傅臻的眼睛熬得通红,却没有任何泪水流出。
        他已经知道自己今后的日子要如何去过。他一定会听曲径的话活下去,因为只有活着才能不辜负曲径的苦心,才能为他之前做下的孽赎罪。
        即便活得狼狈,苟延残喘,比蝼蚁还不如,他也要长命百岁,因为曲径说了,死生不再相见。
        曲径死了,他就必须活着。
        第四条姻缘线彻底断裂,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识海。
        ------------------------
        傅家
        曲径的死轰动了整个帝国,曲家上下亦是一片阴霾。
        谁也无法想到,帝国史上唯一一个ss+雌性,竟会用这样的方式了结了自己的生命。于此同时,曲径对傅臻的爱,也被世人艳慕。
        曲径的葬礼十分郑重,皇室也派了人参加。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曲家三代内定掌权人中,只有曲慕离一个人来了。曲谦昭和曲清岚都没有出现。
        据说,曲谦昭是因为伤心过度,而曲清岚身为神侍则因为主人的去世而一心求死,已经被严加看管起来。
        沉着脸站在曲径的墓前,曲慕离好似一夜之间长大。原本骄矜高傲褪去变作冷漠沉稳的模样。
        他有条不紊的支撑起了整个葬礼,至始至终没有一点失礼的地方。然而在告别仪式结束,观礼人陆续离开后,他却一个人留在了曲家陵园。
        “骗子……你说过会好好从傅家回来的。”曲慕离念叨着,声音开始不稳,而后,他碧色的眼迅速被水气淹没,泪水沿着脸颊留下,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不同于往日的隐忍,此刻的曲慕离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凄然的哽咽声回荡在空旷的墓园,哀伤到了极点。
        直到良久,他才渐渐收了声音,将脸上的泪水擦干。而后便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第二天,曲家家主的桌案上出现了一封书信,是曲慕离的,上面说他为了追求武道更极致的巅峰,打算远游,归期未定。
        曲谦昭在得到消息之后,也第一时间离开曲家,出了帝都。
        -----------------------
        下午的阳光慵懒而温暖,在帝都郊外一栋偏僻的小房子中,素衣青年正在侍弄手边的花草,间歇时,还逗弄两下趴在腿边的银色长毛大猫。
        这个青年便是曲径,第一根因果线断裂之后,他的灵魂便和这具躯体有了基本的融合,因此,他也恢复他原本的外貌。
        虽然这看起来有些匪夷所思,但是对于曲谦昭和曲清岚来说,只要灵魂不变,他是什么模样,并不重要。
        曲谦昭一进庭院,看见的便是这样惬意的场景。
        “曲慕离走了。”他开口说道。
        “嗯,我知道。”曲径点头:“所以我们也可以开始下一步了。”
        “好的。”曲谦昭应了一声,然后将一枚储物晶石递到曲径手里,里面装着曲径需要的所有资料。
        曲径接过,同时轻声叹息。
        让小孩伤心并非是曲径所愿,可毕竟曲慕离阅历太少,若将计划全盘托出,难免演技不够,会让别人发现端倪,前功尽弃。更何况,攻略剩下三个人渣,“曲径”这个已经死掉的人还有大用,因此也只能占时委屈曲慕离,等到日后在做弥补。
        摇摇头,曲径将这些思绪清空,然后将曲谦昭叫到身边,和他商量接下来的计划。
        他下一个打算惩罚的对象是陆明渊,而属于陆明渊的第三条因果线,却已经断开了一半。
        势均力敌的互相利用对于陆明渊来说已经没有用处,想要让剩下的一半断裂,他必须用出新的手段。
        -------------------------------------------
        时光飞逝,转眼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曲家已经平静许多,而傅家却在无休止的内耗中渐渐消亡。然而这不过是众人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罢了。
        对于帝都来说,今年注定是多事的一年。曲径的死讯引起的波澜尚未平歇,另外一件引人瞩目的大事又立刻接上。
        据说多萝西娅之城的城主将会带着小王子一起造访帝都。
        多萝西娅之城是帝国最神秘的地方。虽然听起来是个城市,但实则并不在帝国管辖范围内。那里原本是上古诸神之战时留下的主战场,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和危险的法阵残留,不适合兽人生存。
        可意外的是,多萝西娅之城的先祖们找到了破解危险的技巧,并且利用诸神残余的神力,将战场遗迹填平,建起了宏伟的城墙和巍峨的宫殿,而后便有了多萝西娅之城。
        第一任帝国君王出于敬重,颁下指令,说多萝西娅之城永远属于那里的子民自己。而第一任多萝西娅城主也和帝国签订条约,立下永世之好。
        因此,对于现在的帝国人民来说,多萝西娅之城和帝国皇室一样,代表着无上的荣耀和神明的庇护。所以,多萝西娅之城城主及小王子的造访引起了众人极大的关注。
        于此同时,皇室也下达了指令,将负者招待多萝西娅之城城主及小王子的工作交给了陆明渊。
        帝都郊外
        数辆华贵的马车正朝着帝都的方向前进。
        同帝都贵族们素来推崇的低调雍容不同,这几辆马车颜色明丽奢华至极,尤其是居中那辆最为引人注目,非但奢华程度大大超过其他,就连车辕还有车厢的四角还配有五色宝石串成的珠帘。
        透过半掩的车帘,一个精致可爱的男孩正坐在里面,只是那身打扮着实让人无奈。奇怪的衣服配色加上头发上绑着的乱七八糟的羽毛,若不是那张脸太过惊艳,恐怕早就让人倒尽胃口。
        然而他身边伺候的几个侍从却好像极为习惯,还有一个细心的帮他把发辫上的羽毛又整理了一下。
        “你说,帝都会有美人吗?”童稚的声音满是痞气。
        “当然殿下,帝都可比咱们多萝西娅要大,而且听说人也很多。”
        “那既如此,碰见好的,咱们就抢一个回去好了。”
        “好好好,都听您的安排。”侍从低声应着,眼里却是遮掩不住的笑意。
        而那个男孩也笑得十分开心,凑到那个侍从耳边说道:“谦昭,你猜陆明渊会不会喜欢我现在的样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