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8章 用生命来证明的真爱

第38章 用生命来证明的真爱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帝国第一学院, 培育室
        往常最清冷的地方, 今天却显得格外热闹, 虽然现场不过只有四个人。
        气氛格外安静, 曲径一边侍弄着手边培养皿中的植株,一边冷眼观察着自己面前站着的三个人的表情。
        容千凌依旧是一副天真的模样, 可眼底残忍的凌虐之意根本不加掩饰。至于陆明渊,则是饶有兴致的看戏。他很想看到曲径会如何完成他们的约定, 让傅臻悔不当初,也很想看到当傅臻梦境破碎的瞬间,会是什么摸样。
        至于傅臻,他却是三个人当中唯一一个神情不太正常的,他像是想的太多有些精神恍惚, 又像是什么都没琢磨,只是因为太过贪恋的看着曲径的脸, 而有些眼神发直。
        “都来了?”曲径放下手里的东西, 走到三人面前。他没有看容千凌和陆明渊,而是单独和傅臻对视。
        而傅臻也下意识上前一步,想要让他们的之间的距离变得更近。
        没有躲开的意思, 曲径轻轻询问傅臻:“兰斯洛特之花的种子是你找来的, 所以你知道这种植物是做什么的吗?”
        “知道。”傅臻点头,是梦魇药剂的重要材料之一,然而他却不能再这个时候让曲径知晓。
        而曲径在听到他的回答之后,眼神也多了些哀伤:“所以你仍旧确定要我为你摘下?”
        “没错。”只有这样你才能和我真正在一起。此刻的傅臻已经魔障,他完全没有看出曲径诡异的神色, 和眼中盈满的哀伤。
        “好的,我知道了。”曲径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晦暗,然后他认真的看了一眼傅臻,走道陆明渊面前:“答应你的事,我马上就会办到,所以你也千万记得你的誓言,否则曲家不会放过你。”
        “可以。”陆明渊爽快的点头,可心里却有种微妙的预感。他觉得曲径的话有些不对劲,什么叫曲家不会放过他?不应该是我不会放过他?
        然而曲径没有给他任何提出问题的机会,他接着走到容千凌的面前。
        拿出一枚储物晶石,曲径将它放到容千凌的手中:“你要的草药已经培育好,以后我和你两不相欠。”
        说完曲径再次看了傅臻一眼,这是他在傅臻进到培育室后,他看他的第三眼,然后便决然抬手,按下了培育室中的防御晶石。
        巨大的铭文法阵将培育室的培育台整个笼罩在内,把傅臻三人拦在外面。
        陆明渊敏感的皱了皱眉,试探的开启异能触碰了一下,结果却犹如石沉大海,没有半点波动。陆明渊的这一次试探,让三人皆察觉到异样,就连已经被恨意冲昏了头脑的傅臻也看出了不对,然而为时已晚。
        此刻,防御法阵内的曲径,已经站在培育台前,将培育着兰斯洛特之花的培养皿打开。
        他没有在抬头看傅臻三人,而是冷静的解开了身上外套的扣子,把外套脱下,叠放在一边。接着,他又在三人诧异的眼神中,将衬衫袖口的袖扣解开,把袖子一点一点挽上去。
        瘦,真的是太瘦了。那截露出来的手腕几乎不盈一握。而更让人触目惊心的,还是衣袖挽起后,露出的伤痕交错的肌肤。
        “曲径!”傅臻忍不住出声喊住他,而陆明渊和容千凌也同样因为他们所看到的震惊。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听到傅臻的声音,曲径抬起头,不解的看着他:“兰斯洛特之花,传闻中献给挚爱之人最后的礼物。要用满怀真情的血液才能养大。并且,若想让他盛开,也同样需要血液。”
        曲径边说着,边拿起放在旁边的一把锋锐的匕首。
        勉强勾起唇角,他朝着傅臻笑笑,澄澈的眼瞳透出一丝难言的爱意和依恋。然后他便闭上眼,狠狠划破了自己左手处的动脉。
        血液的甜腥味道盈满了整个实验室。
        苍白的肌肤、猩红的血、逐渐怒放的花朵。妖异而旖旎,那种甜腻腻的味道,一刻不停的侵蚀着人的神经,让人不知今夕是何夕。
        由于失血过多,曲径的脸色已经惨白如纸。面前的兰斯洛特之花,花朵已经绽放一半,雪白的花瓣沾染了殷红的血液之后,变得更加娇媚。
        曲径抬起头,定定的看向傅臻。此时此刻,傅臻已经预料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的眼神满是绝望。
        然而他的绝望和哀求却得不到曲径的半分怜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缓缓开口,曲径准备给予傅臻真正的最后一击。
        “其实,想要摘下这花,最后还需要一样。”
        “是什么?”傅臻语气讷然的询问。
        “是我的命。”曲径笑得艳丽:“傅臻,你放心,我会为你让兰斯洛特之花盛开。”
        随着曲径话落,锐利的匕首再次扬起,只是这次,刀尖的朝向不再是小臂,而是胸口心脏的位置。
        “不,不要……”傅臻大喊出声,而后,他的异能瞬间开启,化成兽形,用尽全身力气想要冲破防御法阵的桎梏,试图拦住曲径,然而不过都是徒劳。
        “曲径,你住手,我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你住手。”嘶哑的声音满是绝望和焦急,傅臻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害怕过。然而曲径接下来的话,却让他原本就支离破碎的心脏再次被碾碎成尘。
        曲径说:“老师,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什么移情药剂。也没有什么替身,在我眼中,你就是你,从来不是任何人。然而,我们之间却没有任何可能,因为从失去兽神庇佑之后,我就失去了和你在一起的资格。对不起,骗了你,但是,我真的爱你。”
        什么?曲径最后的话语宛若惊雷传进傅臻的耳朵,打破了他以往的所有认知。然而他想要问清楚,却没有机会。
        一切都结束了,兰斯洛特之花已经盛开,它带走了曲径身体中最后一丝能够流动的血液。
        傅臻就这样亲眼看着曲径倒在地上,失掉了所有的生气。
        傅臻瞬间明白了一切,为什么曲径在答应替他养大植物的时候会有一丝顾虑,为何留在实验室不回家,为何三番五次询问是不是要亲手摘下。
        他懂了,他什么都懂了。
        心存挚爱才能养大,曲径能够养成证明他心无旁骛,只钟情一人。而那个人不是陆明渊,也不是容千凌,而是他傅臻!
        可这些都已经毫无用处,因为曲径死了。
        傅臻僵直着身体,神色呆滞的模样仿佛失去了人类的知觉,陆明渊和容千凌也被眼前的情景震惊的说不出话。
        于此同时,防御法阵的束缚终于解除。
        傅臻踉跄的走到曲径面前,把曲径带着余温的身体紧紧抱在怀里,而稍微还有些理智的陆明渊则是用最快的速度联系了学院的医师。
        唯有容千凌,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冷眼看着眼前所发生的的一切。
        很快,接到通知的医师便赶到了培育室。和上一次西洛出事的时候一样,这次带人过来的同样是曲清岚。
        似乎被曲径的模样吓到,曲清岚二话不说,便将人从傅臻的怀里抢了过来,而后拿出一种从未见过的药剂喂到曲径的口中。
        “救救他,求求你救救他……”知道曲清岚是目前帝都最好的医师,傅臻拉住他的胳膊死命哀求。
        “这不用你废话!”曲清岚对傅臻厌恶到了极点,连多一眼都不想看到。将曲径抱起,曲清岚迅速离开了培育室。
        曲径的情况十分严重,必须立刻接受治疗。
        傅臻和陆明渊一起尾随着他去往医疗室,而容千凌却独自一人留了下来。
        培育台上,那朵兰斯洛特之花依旧在怒放,容千凌低下头用手指沾了点那花瓣上的血,放在唇边尝了尝,然后他突然笑了。
        染上艳色的素白指尖按在弯着甜蜜弧度的唇上,格外的艳丽。
        ----------------------
        医疗室
        曲清岚对曲径的救治已经延续了三天三夜,而傅臻也守了三天三夜,连口水都没有喝。
        每一个从里面出来的医师,都面色凝重,疲惫至极,甚至身上带着令人胆颤心惊的血腥味道。
        他们看傅臻的眼神都满是鄙夷,可在听到傅臻狼狈的恳求之时,又变作同情的叹息。
        然而病房内,却并非像外面那般形势紧张。原本应该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曲径,正惬意的靠在窗边的软榻上看书,曲清岚和曲谦昭也一并陪在他身边。
        原来曲径并没有真的受伤,培育室中的情景不过是他早就布好的幻术,至于真正让那株兰斯洛特之花盛开的,也不是他的血液,而是两生花的花蜜。
        惬意的喝了一口茶,曲径的心情十分愉快。而曲谦昭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开口提醒:“外面那位可已经守了三天。”
        “已经这么久了?”曲径有些诧异的反问,然后便随口说道:“那你把当初扣下的檄文送去给他看。”
        曲径没心没肺的模样实在太过招人,曲谦昭忍不住低下头狠狠地揉了揉他的头发。
        三天前,他刚得到下属消息的时候,几乎被吓掉了半条命,差点错手直接拆了傅家。幸好曲径又立刻发了信息给他报了平安,这才让他勉强冷静下来。
        直到现在,他都有些心有余悸,就连一早就知晓计划的曲清岚也同样还心存不安,偏偏曲径跟没事人一样,理直气壮的支持人干活。
        “为什么又是我?”曲谦昭故作不满的指了指曲清岚:“你也可以让他去。比起我,他这个神侍说出口的话更有说服力吧!”
        “那可不行。”曲径摸了摸曲清岚的垂下的长发:“我舍不得他变得跟你一样黑。”
        曲径对曲清岚明显的亲昵让曲谦昭忍不住皱起眉,然而这一次他却意外地没有继续挑衅,而是玩味的挑了挑眉毛,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这个理由还还真不错。”而后,便起身离开。
        至于留在曲径身边的曲清岚,则是半低下头,敛住眼眸中的那一抹晦暗。
        ----------------------
        医疗室外
        曲谦昭走出医疗室,傅臻依旧等在原地。
        三天的精神折磨已经让这个男人彻底失去了往日的斯文优雅。他赤红着双眼,满面泪痕,脏乱狼狈的模样比贫民窟出来的下等奴仆还要不堪。
        然而曲谦昭对他却没有任何怜悯之意,他将手中的檄文仍在傅臻脚下,冷声说道:“你满意了吗?曲径已经死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