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7章 最后的疯狂

第37章 最后的疯狂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前厅内空无一人, 自餐桌前到楼梯口, 散落了一地的衣物和空气中隐隐弥漫的暧昧味道都证明了这里刚刚发生了多么激烈的缠绵。
        曲径瞬间便明白了陆明渊要他回来的目的, 说白了就是强逼着他玩一次所谓的抓奸戏码。
        兽人世界中, 爱情是最贞洁的东西,容不得背叛。若他果真深爱着傅臻, 眼前的一幕便足以让他彻底崩溃。这就是陆明渊,得不到就毁掉, 真真是卑劣至极的人品。
        面无表情的走到楼上,站在卧室门边,曲径深吸了一口气才将房间门打开。果不其然,一片狼藉。
        傅臻和一个男孩正抱在一起抵死缠绵,淫靡放荡的呻吟和傅臻嘴里模糊不清的爱语混在一起。
        曲径的开门声并没有让沉迷于感官享受的傅臻察觉, 但是却惊动了他身下的男孩。似乎是故意惹他发怒,那个男孩用极其挑衅的眼神看着曲径, 一边发出更娇媚的喘息, 一边勾引着傅臻,让他说出来更深情的爱语。
        抱着一个陌生人,却能如此性质高昂, 甚至还能叫出爱人的名字, 说着腻死人的情话。如果这就是傅臻所谓的爱情,那还真的是叫人恶心至极。
        曲径站在门边,看着里面的戏码,原本冷下的脸,变得越发惨白。然而和陆明渊想象中的大受打击不同, 此刻他的内心充满了的反胃感。因为傅臻同那个侍从做爱的地方是在他的床上。
        看见他难看的脸色,男孩脸上的神情越发得意,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曲径并没有打断他们的想法,反而干脆利落的转身就走。
        这种一反常态的套路让男孩有点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可傅臻的索取又让他陷入新一轮的情潮之中。
        ----------------------
        傅家,老宅门外
        曲径刚一走出傅家大门,就正巧对上陆明渊的脸。
        缓缓勾起唇角,曲径冷笑道:“恭喜,你的目的达到了。”
        而陆明渊却没有立刻接话,他似乎欣赏着曲径的怒意,直到他感觉曲径已经无法按捺,才缓缓开口说出更恶略的对白:“并不,我还没有得到你。”
        伸手拉住曲径的手腕,陆明渊第一次用这般强势的态度将曲径桎梏在极为接近的距离内,就连呼吸都近在咫尺。
        “做个交易吗?”他低下头在曲径的耳边轻声私语,语气中藏匿的恶意几乎满的要盈溢出来:“那个男孩是我的人,然后他没有成年。本来以我们傅大家主的身份来说,一个玩物而已,并不算什么。只可惜……”陆明渊顿了顿:“和未成年雌性发生关系,后果你懂。”
        “陆明渊!”带着强烈侵犯意味的威胁让曲径瞬间爆发,精神力释放的同时,曲径的没有被陆明渊控制的左手也顺势隔空画出繁复的铭文。
        脚下骤然生出的藤蔓将陆明渊制住,而后又暴戾的将他摔到地上。
        “做人要适可而止。”
        “如果我不?”没有丝毫反抗的意思,陆明渊死死盯住曲径的脸。
        空气中魅惑的香气早就让陆明渊的血液开始沸腾。
        对占有的渴望,势均力敌的兴奋,令人毛骨悚然的危机,愤怒的曲径将这些繁杂的情绪混合在一起,变成极度的魅惑。他已经被曲径发怒的模样撩得不能自己
        “别找死!”曲径眯起眼,杀机尽显。
        “可你却不敢杀我。”陆明渊笑得痛快。他心里清楚,曲径是真的想要将他就地处决,然而他却不能,或者说他不敢,因为他还有利用价值。
        “提出你的要求。”
        “我要让傅臻在知道你爱他的时候失去你。”
        “……”曲径有点诧异,脸上怒意的伪装也险些支撑不住。这是什么情况?陆明渊吃错药了吗?
        而陆明渊说完这句话之后也愣住了。他原本想好的条件并不是这样。然而在看到曲径在极度痛楚之后眼里的那抹欣慰时,这种想法便立刻占据了他的所有理智。
        陆明渊明白,曲径原本就没打算和傅臻真正的在一起。所以即便傅臻真的变心了,曲径也能忍耐,甚至可能希望他变心。而他生气,也不过是因为自己的算计,毕竟曲径为傅臻想的那样面面俱到,连后路都尽数铺好。这般情深似海,又怎会因为强行设计的“误会”而尽数推翻。
        思及至此,之前那种被玩弄的不甘心再次笼罩上陆明渊的心头,他沉声强调:“我要让傅臻在知道你爱他的时候失去你。”
        “没问题。”曲径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便走。
        他才不要给陆明渊反悔的机会。虽然不太清楚陆明渊为何突然发生这般诡异的转变,不过对他来说反倒成为了恰到好处的神助攻。他原本的目的就是要让傅臻悔恨终身求而不得。如今有了陆明渊的帮忙,这个目的将会更容易达到。
        只可惜不作不死,到最后真相揭开的时候,这两个人渣谁也不会有好下场。
        看了看识海中两根支离破碎的因果线,曲径唇角的笑意变得越发温柔。
        ----------------------
        不出所料,傅臻第二天酒醒以后,看见怀里睡着的男孩,第一反应便是叫人悄无声息的处理掉。与此同时,他严加审讯了当天在场的所有侍从,想要弄清楚这个男孩的出现始末。
        毕竟一个刚刚来傅家老宅工作,在还没有接近住宅资格的情况下,竟然会摸上他这个现任家主的床,若是没有猫腻,那可真能称得上帝都目前最大的笑话了。
        果不其然,得出的答案直指陆明渊。而与此同时,男孩和几个侍从们提到的一个小细节也让傅臻瞬间惨白了张脸。
        曲径当晚回来过,甚至亲眼目睹他和那个男孩颠鸾倒凤的全过程。傅臻的身体晃了晃,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向来遇事波澜不惊的人,竟然因此方寸大乱,完全失去了应对的方法。
        而接下来的几天,也变成了傅臻一生之中最难熬的日子。
        从那天以后,曲径一直都没有回到傅家,也没有和任何人联系。按照曲清岚的说法,兰斯洛特之花的培育到了最关键的时刻,曲径每天沉浸在实验室里,守在兰斯洛特之花的幼苗身边。
        这样的解释其实特别牵强,但是傅臻却只能被动的接受。一个是他无法开口自圆其说,解释自己带人在曲径房间偷情的做法,另外一个就是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无法打发的不速之客,曲径的第二任退婚未婚夫,容千凌。
        毋庸置疑,容千凌的目的很简单,他要曲径。
        ----------------------------------
        傅家待客厅
        有些羸弱的少年鸠占鹊巢的坐在主位上,他的身体似乎有些不好,脸色也十分苍白,瘦弱娇小的模样仿佛是有什么先天不足,可偏偏五官长得极为漂亮,很容易引起旁人的怜惜。
        这个长相宛若少年的男人便是容千凌。然而和外表不同,他的年龄与傅臻相仿,只是因为身怀旧疾,所以才维持着少年模样。
        和傅臻这种刚刚掌权的权贵家主不同,容千凌接管容家已有十数年。并且容家掌控帝国半条商业命脉,素有帝国钱口袋的称号,因此即便在爵位上,容千凌和傅臻相差一些,但抡起真正的权势,却是压倒性的碾压。
        在容千凌面前,傅臻除了隐忍,没有任何说不的资格。
        “我家主子身体不好,需要常年服药。可偏偏有一味极为难寻。也是因缘际会,才发现了曲先生的存在。我们稍微调查了一下,知道您和曲先生之间的关系,但是思前想后,还是得来走这一趟。所以傅家主开价吧,只要合理,容家都可以接受。”主位上的容千凌始终没有开口,同傅臻谈判的是他的贴身侍从。
        “对不起,恐怕你对现在的情况有些误会。”傅臻强忍着怒气拒绝。然而令他诧异的是,容千凌并没有很在意,就连他的侍从也没有在多问一句,喝完了茶就离开了。
        傅臻虽然不能理解容千凌的打算,但也没有什么办法。若是陆明渊的身边,他还能试着在边缘安插个暗探,但是面对容千凌,他的确是一筹莫展。毕竟他手中的势力还太弱小,而傅家整体在经过争夺继承权时的血洗后,实力也大为消减。
        当天晚上曲径还是没回来,傅臻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发呆。身边的心腹照旧向他汇报曲径今天一天的行踪,只是内容让傅臻原本就晦暗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容家家主去了帝国第一学院,没有惊动任何人,从侧门进去的。”
        “知道了。”傅臻打断他接下来说的话,让人暂时先出去。
        他已经不想再听到接下来的内容。容千凌去找了谁,不言而喻,定然是曲径。而曲径对他有心,自然会和他见面。
        果然,除了自己,曲径谁都爱过。
        心疼的久了,也就变得麻木。不过好在,这样的麻木很快就会结束,只要曲径正在培育的那株兰斯洛特之花成熟,他就可以永远的得到曲径。
        傅臻边这样想着,边摩挲着手里的药方,憧憬的神情宛若马上便能得到救赎。
        ------------------
        而此时此刻,另一边的实验室里,曲清岚为正在忙碌的曲径添了一件衣裳。
        被他的动作惊动,曲径抬起头看他,在对上曲清岚那双关切的眼时,他突然心血来潮的问了一句:“你说这朵花,傅臻摘得下来吗?”
        曲清岚的声音很低:“我不知道,但是我定能为你摘下。”
        “我可舍不得。”摇摇头,曲径低低的笑了,他顺势靠在曲清岚的怀里缓解一下站久了的劳累,而后便指着兰斯洛特之花说道:“清岚,等他开花,咱们就能彻底收网。”
        兰斯洛特之花,必须用爱人的生命才能摘下。他会给傅臻一个毕生难忘的回忆。
        ------------------------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曲径始终没有回到傅家,也没有在跟傅臻见面。而傅臻也处于某种原因不在找他。
        二人之间的关系重新降到冰点,这让傅臻十分痛苦。而陆明渊和容千凌同曲径接触的消息却又接连不断传入傅臻的耳朵,这让他越发难以忍受。
        任何感情压抑久了都会爆发,感觉自己被曲径抛弃的傅臻决定报复。他的报复对象十分明确,便是容千凌和陆明渊。
        在傅臻眼中,他们两人想要的和自己不同。他因为爱,所以渴望曲径的心。而陆明渊和容千凌,所求的不过是曲径绝佳的天赋,若曲径天赋不在,他们也定然会放弃。
        曲径是一定会服下梦魇,天赋不在。但是在这之前,傅臻打算先像他们所要一些利息。他想让陆明渊和容千凌也尝尝自己今天这种万千努力皆化作流水的绝望。
        于是,傅臻命令心腹分别找了容千凌和陆明渊。在二人面前,傅臻直接了当的开口表示,曲径就是他的玩物,可有可无。二位既都有意,那便价高者得。
        没有人会跟帝国钱口袋之称的容千凌较劲,再加上傅臻这般作死,对于陆明渊来说,简直就是正中下怀。
        因此契约很快达成,傅臻将曲径明码标价的卖给了容千凌,而后便干脆利落的送客。
        站在窗边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傅臻的内心稍微有了一丝扭曲的快感。
        我得不到的,你们谁也别想得到!
        -------------------------
        帝国第一学院,培育室
        兰斯洛特之花的幼苗已经长成,枝头也结出了细小的花苞,正是最关键的时候,一刻都离不开人。曲径小心翼翼的将新配置好的培养液倒入其中,就在这时,开门声将他的动作打断。
        曲径撂下培养皿,顺着声音回头看去,容千凌正出现在门边看着他。
        “找我有事?”曲径的脸色十分冷淡。
        “当然。”容千凌笑容甜蜜,眼角眉梢都带着浓浓的邀宠意味,好似当年他们在一起时的摸样。可他接下来说出口的话,却字字如刀,轻而易举的将人心桶得鲜血淋漓。
        “你知道吗?傅臻把你卖给我了。”容千凌边说着,边把手中的契约展示给曲径看。然而让他失望的是,曲径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或者说,自从亲眼目睹傅臻和人偷情的场面以后,曲径就一直是这幅面无表情的模样。
        大略将契约上的内容看了看,曲径缓缓开口:“事情我知道了。既然傅臻答应了你,我也会照办。你今天先回去吧,之后也不用来找我。等到兰斯洛特之花成熟以后,我会履行我应该履行的义务。”
        “没问题。”容千凌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带着下属离开。
        -------------------
        另一边,在得知容千凌去找过曲径以后,傅臻便一直焦虑的在书房踱步。他等着曲径来质问他,但是却没有任何消息。就好像完全不知道一样,对于他的所作所为,曲径那里没有传来任何只言片语。
        而与此同时,傅臻注意到曲径的账户上流动资金多了不少,来源就是容千凌。
        明白了,彻底都懂了。不是不知道,而是不在乎。曲径根本就不在意他做了什么,有在打算什么,因为不爱。
        更何况,他最在意的、能够付出生命去保护的容千凌,和让他念念不忘多年,就连移情之后也能再次恋上的陆明渊都在身边,曲径哪里还能想到他傅臻的存在?
        毕竟那两个才是曲径真正放在心尖上的人。
        彻骨的痛让傅臻不能自已,然而他的心却在一直自欺欺人的劝慰着他,在等等,等到兰斯洛特之花盛开,梦魇药剂制成,一切就都会好了。
        曲径会是他的,一定会是他的……
        ----------------------
        转眼三天后,花期将近,傅臻终于得到了曲径的消息。只有短短一句话:“兰斯洛特之花今天便能开放。”
        傅臻欣喜若狂,他将手中只差兰斯洛特之花花蜜便能配成的梦魇药剂准备好。同时让心腹叫了陆明渊和容千凌。
        时至今天,他终于不用再忍。并且报复的最佳时机也已经到来,他要让陆明渊和容千凌亲眼看着,看着他将他们想要争夺的宝物变成废物。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