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5章 我,我分明这么喜欢你

第35章 我,我分明这么喜欢你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良久, 曲谦昭那边都没有回应。
        真是极为少见的情况。曲径终于发现了奇异之处, 再加上刚刚他和曲谦昭交代事情的时候, 曲谦昭的态度也是难得的平淡, 愈发让他心里生疑。
        这是怎么了?
        曲径拿出通讯晶石,琢磨着要不要和他联系一下。而后一个熟悉的怀抱就出现在他身后。紧接着, 从身侧伸过来的手扣住了他的腰,并且将一团白色毛球准确的扔到了曲径怀里。
        “什么兰斯洛特之花, 曲径我不答应。”白色的毛球一落地便立刻蹦起来朝着曲径炸开了毛:“以前还只是蠢,现在是疯了吗?”
        “……”带着傲娇意味的话语里装着十成十的言不由心,炸了毛的小奶猫看起来越发蓬松。曲径伸手将他搂住,捏了捏他的小耳朵问道:“慕离,怎么是你来了?”
        “哼!”曲慕离余怒未消, 一爪子糊在曲径的脸上:“我不来,谁来管你?曲谦昭就是个废物。”
        “……”曲径无语的回头看向曲谦昭, 用眼神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这可不是我的错, 你叫我的时候太凑巧,他正好找我有事。”把头凑在曲径的耳边,曲谦昭小声的和他解释:“慕离的脾气你也知道, 可不是我能拦住的。要不带他来, 估计他连夜就能强拆了傅家。”
        “不许串通。”见曲径和曲谦昭说起了悄悄话,曲慕离不满意的攀上曲径的肩膀,伸出爪子把曲谦昭的脸推开:“曲径,你到底怎么想的?兰斯洛特之花必须要心有所爱才能培育成功,难道……”曲慕离说着, 声音变得低落下来:“你还念着傅臻那种人渣不成?”
        下意识垂落的猫耳和因为不安不停左右晃动的尾巴勾起了曲径逗弄的心情,他转头和曲慕离对视,眼神里也多了些深沉:“如果是呢?”
        整,整只猫都僵住了。
        曲慕离死死盯住曲径,满眼的不敢相信,直到良久他才讷讷的开口说道:“那怎么可以?分明我这么喜欢你……”
        碧色的猫眼瞪得极大,里面有晶莹的水气闪动。而那句下意识脱口而出的喜欢更是饱含心意,令人动容。
        曲径没有想到自己一句玩笑,曲慕离竟然当真,连忙把小孩抱在怀里安抚:“我是开玩笑的,冷静点慕离。”
        愤愤的拍开他的手,曲慕离自觉失态,抱着尾巴背对着曲径不说话。
        曲径叹了口气,把他抱在怀里,仔细解释:“兰斯洛特之花的培育方式有很多种,爱人之血只是其中一种,我还有别的办法。”
        见小孩还不相信,曲径干脆亲了亲他的鼻尖继续说道:“要不然我对傅臻没有感情,哪里能成功种出?”
        “那你的方法是什么?”
        “两生花。”曲径从身上的储物晶石中拿出一个小巧的木盒:“这是之前在洛特庄园得到的那颗两生花的种子。原本我还不知道能用来干嘛,如今却正好排上用场。”
        “什么意思?”曲慕离不明白。
        “两生花,映照人生两面,能够模拟出来和本体截然不同的情绪。因此,我可以用两生花的汁液来浇灌兰斯洛特之花,不会伤害到自己。”曲径耐心的低声解释。
        “那也不是血液,真的能够成功吗?”曲慕离不依不饶。
        “当然。”曲径肯定的点头:“在兰斯洛特之花的成长过程中,血液一直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藏在里面的情绪,所以肯定不会有问题的。”
        “那,那就算你过关。”在知道曲径不会发生危险之后,曲慕离的心情好了许多,方才一直塌着的小耳朵也恢复精神,立了起来。
        曲径见他这幅样子,戏谑之心又复升起,揉了揉他的小脑袋问了一句:“所以兰斯洛特之花的问题结束了,咱们是不是该聊聊别的?”
        “什么别的?”
        “你刚刚说的话啊。”曲径逗弄着曲慕离:“我好像听见有人说,我分明这么喜欢你什么的……”
        “胡,胡说八道。”曲径戏谑的语气让曲慕离身上的毛再次炸开,粉色的耳廓也变成了红色,它一边将曲径放在脑袋上的手推开,一边着急的解释:“是你之前说喜欢我,我怕拒绝了你会难过,才勉强喜欢你的!”
        “噗。”牵强的解释让曲径忍不住笑出声来。
        “不许笑!”曲慕离用伸出爪子按住曲径的唇,脑袋却用力别到另一边。
        这个该死的雌性简直坏透了!
        “好好好,不闹你了。”将怀里炸毛的奶猫抱住,曲径又陪着他说了会话,才让曲谦昭把人送走。
        曲慕离走了之后,卧室内又恢复了安静。然而曲径却没有立刻睡着,反而站在窗边看着窗外,像是在等人。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曲谦昭便去而复返。
        “以后不要把慕离牵扯进来,他还太小。”曲径开口对他说道,神色是少有的郑重。
        他知道曲谦昭是故意引着曲慕离来闹,出发点多半是缘着担心,并且,曲谦昭有着他自己的顾虑。
        这些事情,或许换成别人,都可以直接询问,但是曲谦昭却不行。他和曲径一开始便是利用的关系。所以如果由他的口中问出,会让曲径感觉别有用心。所以他选择利用了曲慕离。
        但即便出于善意,这种迂回的方式却让曲径不喜。
        “曲谦昭,没有下次。”曲径的语气很淡,没有多少情绪。
        “所以你这是在警告?”曲谦昭也同样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脸色也变得深沉。
        “不,我只是觉得你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告诉我。”
        “那你会说吗?”
        曲谦昭少有的直白让曲径愣住,一时间竟没有回答出来。
        两人之间的气氛渐渐变得冷凝,由于曲径的沉默,曲谦昭也被燃起了些许怒意。然而曲径却毫不畏惧,依旧和他对峙。
        澄澈的眼眸通透而冷静,而这份冷静也逐渐感染了曲谦昭。良久,他终于缓下了神色,语气复杂再次低声问道:“如果我问了,你会说实话吗?”
        “当然会。”曲谦昭少有的低落让曲径忍不住开口回应,而后他便诧异的睁大了眼。
        月光之下,曲谦昭的身体慢慢拉长,而后变成兽形。不同于曲慕离和曲谦昭的无害模样,曲谦昭的兽形十分巨大,纯黑色的皮毛让他能够完美的和夜色溶于一处,深邃的眼眸也变得更为危险。
        优雅的暗夜猎杀者。
        曲径的脑海中突然浮现起这样一句话。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眼前这只美丽的野兽慢慢的朝着他走来,然后驯服的爬在他脚下,将头靠在他的身上。
        “这句话我记住了。话说我一直很奇怪,曲径,你宠着曲慕离,又哄着曲清岚,为什么就从来不见你多注意我?”
        “还要怎么注意你?不是每天都待在一起吗?”吃醋的大猫总是格外可爱,曲径忍不住伸出手,缓缓的抚摸着曲谦昭的头顶。
        不知道为何,他突然觉得,曲谦昭的兽形有种莫名的眼熟之感,也正是因为这种感觉,让他忽略了很多违和之处。例如曲谦昭和曲慕离是纯粹的武者,却意外地对上古遗迹里的东西十分了解。
        ---------------------
        一夜无话。曲谦昭的办事效率一直很高,没过多久,便成功的让傅臻将主意打到了曲径身上,而傅家那颗流传了许久的兰斯洛特之花种子也顺势出现在了曲径的手中。
        “你真的有其他办法培育?”曲谦昭认真的询问道。
        “放心,没问题。”曲径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脑袋,而后便将兰斯洛特之花的种子扔到培养皿中。“还有三个没有惩罚,我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把命玩掉。”
        小心翼翼的将培养皿的盖子盖上,曲径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许多。兰斯洛特之花已经到手,接下来,傅臻这里可以缓缓,倒是陆明渊那边也该动一下了。
        两个都是人渣,他总不能厚此薄彼。
        ----------------------
        曲径这里和曲谦昭自有安排,而另一边,陆明渊也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因为他最近实在是太顺了。
        自从出狱后,陆明渊的仕途便平坦了许多。原本找他麻烦的道尔议员被意外弹劾,革除了议员身份。而他包养的那个小情人儿也带着孩子闹上家门,使他的正妻闹得要同他离婚。
        陆明渊调查了一下,然后发现,这是有人在刻意做的,幕后的主事人,便是曲谦昭。
        若真是这样,那定然是跟曲径有关,所以他到底想做什么?是因为之前道尔议员意图谋害曲径,所以曲谦昭出手报复?陆明渊想不明白。
        而后,他跟曲径越来越频繁的偶遇让他终于发现了一丝端倪。
        ----------------------
        希尔庄园
        陆明渊受邀来这参加酒会,却意外在门口遇见了和曲谦昭站在一起的曲径。
        这种酒会按理说不会邀请曲径这种未成年的雌性,因此,曲径的出现就显得有些突兀。
        “陆先生,好久不见。”曲径的态度十分热情。在注意到陆明渊眼中的疑惑以后,他主动解释道:“别误会,我可不是来参加酒会,是谦昭忘了东西,我顺路帮他送过来。一会还要回去的。”
        “嗯。”陆明渊点头表示明白,他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被曲径接下来的动作打断。纤长好看的手指攀住了他的领口,为他仔细整理了领结。
        “这下好了。”歪着头仔细的看了看,曲径感叹了一句“很帅。”然后便挥挥手转身离开。
        他走的干脆,可陆明渊却一头雾水,而这时不远处的阴蛰眼神也引起他的注意,是傅臻。
        而与此同时,刚刚曲径接近他时,脖子上戴着的戒指也让他产生了另外一种灵感。
        陆明渊发现,他和曲径的每一次偶遇,似乎都在曲径的意料之中,而且也定然会被傅臻撞见。虽然曲径每次的态度都十分镇定,但他对自己那种莫名的殷勤却极为明显。
        另外,他刚刚发觉,曲径脖子上一直带着的他的那颗戒指,里面镶嵌着一颗压制精神力等级的晶石。
        里面藏着压制精神力的晶石,已经很小很小了,证明已经用了很长时间。
        一切都连上了,傅臻恍然大悟。
        原来曲谦昭之所以会意外照顾他不过是曲径作为单方面利用的弥补。至于曲径,可能也并没有吃什么移情药剂。而且曲径也许不像他之前想的那样怨恨傅臻,准确的说,曲径依旧还深爱着他。
        这是一个从很久之前就布好了的局。严格算起来,从曲径发现傅臻准备追回他的时候,就开始谋划。
        而自己送的那枚戒指,曲径之所以在同傅臻订婚之后依旧带着,也并非是喜爱,只是想靠着里面压制精神力的晶石和傅臻多待一阵子刻意压制精神力留级。
        实际上,早在和傅臻在一起时,曲径的精神力便已经觉醒,并且等级很高。否则便无法解释他为何在退婚之后便突然变得博学多识。
        至于布局的原因和十分简单,曲径想要让傅臻对他彻底死心。在被曲家家主威胁断绝情爱以后,他觉得没有资格在陪伴在傅臻身边,所以故意演戏。
        而陆明渊这个前未婚夫,就是最合适的利用对象。
        曲径并不爱他,甚至一退婚就忘了他,还把他当成可以恣意利用的对象。
        呵呵,真真是好细致的心思。早早的向庄园主人告辞,陆明渊返回家中的书房将之前查到的曲径和傅臻之间的契约放在桌子上。
        果然,曲径前脚答应给他生个孩子,后脚就紧接着把初夜权给了傅臻。这暗示着什么,不言而喻。可笑的是,他还并没有发觉。
        翻出抽屉里面曲径的照片,陆明渊轻轻的摸了摸他的脸。
        这样一个心机深沉,又隐忍自持,演技满点,为了达到目的能把人心算计到骨子里的灵魂,真的是太漂亮了,然而却不是他的。
        更遗憾的是,曾经这个人,只属于他。
        莫名的怒火突然将陆明渊席卷,他开始觉得无法忍耐。没有人能在耍过他以后安然无恙,因此,他打算让曲径藏到后悔的滋味,他想让曲径和傅臻之间再无可能。
        第三根因果线,开始断裂。
        -------------------------------
        傅家
        同样早早从希尔庄园离开的傅臻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他一个小时前就已经回到家中,然而却发现应该比他先回来的曲径人并不在家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