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4章 穷途末路

第34章 穷途末路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陌生的笔迹, 亦没有标注名字。可曲清岚却已经清楚的知晓这封信是谁寄来的。
        冷哼了一声, 他将信函撕碎, 打算扔到一旁的垃圾桶中。就在即将松手之极, 他却又跟好似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停住了手里的动作。
        于是, 等曲径到研究室的时候,正巧看见, 便是曲清岚坐在桌边冷着脸拼东西的模样。
        “这是在干嘛?”曲径走过去倾身看了一眼。
        “陆明渊。”曲清岚的声音很低。他平日的语调就比常人要慵懒些,现下心情不好,嗓音更是压得很沉,倒有几分像是撒娇的味道。
        曲径一听名字便猜到了始末,多半是陆明渊打算试探, 用他威胁了曲清岚。
        坐在曲清岚的身边,曲径把他的手从纸片堆中拿开。
        在看见他指尖沾染上的一小点粘合剂时, 曲径低低叹息了一声, 拿出手帕,为他细细擦拭干净。至于那堆废纸,自然也被曲径亲手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撕了便撕了, 还拼他做什么?”曲径拿话逗着曲清岚。
        “不是很重要吗?”突然被握住双手, 曲清岚还好像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呆呆的看着曲径,清冷的眼眸也带出些懵懂,倒和他兽形时的模样有些重合。
        曲径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发,低声安抚:“不,对我来说, 你要更重要。”
        “嗯。”曲清岚的眼底闪过一丝喜悦,而后便微微合上了眼。
        顺着曲径在他头顶的动作,淡淡的光芒闪过。银色的长毛大猫出现,它温顺的靠在曲径的身边,任由他抚摸着自己身上柔软的毛发。
        只是在注意到曲径手上的陌生戒指时,它烟灰色的眼眸泛起一丝隐忍的戾色。
        -------------------
        帝国第一学院,花园茶室
        陆明渊正安静的坐在茶室一角。他选的位置十分隐蔽,若不仔细寻找,还真没有办法一眼看到他。不过这种低调在曲清岚到了以后,便立刻不复存在。
        铂金色的长发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犹似晨曦般耀眼,而曲清岚昳丽圣洁的五官也无时无刻不吸引着众人追随的目光。
        走到陆明渊的面前,曲清岚拉开椅子坐在他的对面,开门见山的询问道:“你想知道什么?”
        “不,只是和你聊聊。毕竟……”陆明渊顿了顿,然后故意倾身在曲清岚的耳边说道:“你也和我一样厌恶傅臻吧。”
        “和你无关。”曲清岚滴水不漏,一个无关紧要的字眼都不愿意说出口。
        陆明渊沉默了一会,又百般暗示,然而皆以曲清岚单方面的拒绝交流告终。再能言巧辩的说客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毕竟对方并不配合。
        转眼已经过去很长时间,而曲清岚的脸色也明显变得比之前更冷。陆明渊明白,若他再不拿出撒手锏,曲清岚立刻便会转身离开。之后在想骗他出来看,定是难于登天。
        放下手中的茶杯,陆明渊叹了口气,拿出了一张纸放在曲清岚面前。
        “看看吧,我估计你还不知道。”
        曲清岚先是不解,而后在看见上面的字迹时,平素收敛的气势立刻散发开来。
        “傅臻要走了曲径的初夜权。”终于找到了突破点。见曲清岚的情绪终于有了波动,陆明渊眼神一亮,不怕死的继续挑拨。
        “他找死!”曲清岚彻底被他激怒,而后浓重的杀意也瞬间扑面而来。
        SS级天赋者的异能爆发不是常人所能抗住,更何况陆明渊不过是一个从政为生武力值极其普通的一般雄性。在如此近距离的情况下,他连反抗能力都没有,就被曲清岚的强大气场逼得胸口闷痛,竟吐出一口血来。
        而就在这时,不远处有一声惊呼传来,而后,一个熟悉的人影冲到他的面前,将他拦在身后:“清岚!不行。”
        竟然是曲径!
        神侍必须遵从主人的命令,曲清岚立刻收手,但神色依旧冷戾骇人。盯着陆明渊的眼神恨不得立刻将他斩首与法阵之下。
        “这是怎么了?”曲径不解,然后他顺势将陆明渊扶起,关切的询问道:“先生,您要紧吗?”
        “没事。”陆明渊偷眼看了看曲清岚的脸色,故作虚弱之态把大部分体重靠在曲径身上。
        果然,他这般不着痕迹的示弱让曲径越发担心。
        将陆明渊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好,曲径低下身子,伸手隔空按在他的前额上。温柔的精神力凝聚成丝安抚着陆明渊之前受创的五脏六腑。而曲清岚虽然不情愿,也配合的拿出了治疗药剂递给他。
        然而陆明渊的关注点却已经转移到了别的地方。他的眼神却全然落在了曲径的手指上。
        他看到了曲径手上不一样的戒指。
        陆明渊的瞳孔紧张的缩了一下,然后又立刻恢复正常。因为他透过曲径的领口,看见了另外一枚熟悉的戒指的存在。
        银色的链子上,有些陈旧的指环被小心翼翼的固定在上面,虽然跟曲径手上那枚比起来,不够珍贵,也逊色不少,但却更被他珍惜。
        陆明渊的心情瞬间变得明媚许多,虽然傅臻哄着曲径将戒指戴在了左手,可他的却依旧被曲径戴在身上。
        左手也许比右手贴近心脏,可那又如何,还是他赢了。因为他随意糊弄送给曲径的戒指,此刻正悬在曲径胸前,贴在曲径的心脏处的皮肤上
        不远处,傅臻也同样看着眼前一幕,心里五味陈杂。
        他和曲径是意外经过,可却不想,就这么恰巧的撞上曲清岚对陆明渊出手。
        一个是被药物控制才能说出爱语,一个无意识下也要舍命保护。孰轻孰重,孰真孰假,根本不需要再多做评判。
        这是第二次曲径抛下他站到了陆明渊身边。而傅臻却感觉自己仿佛已经习惯了,就连心底的伤口都不似以往那般疼痛难耐。
        不,其实也可能是因为更撕心裂肺的难过他都已经经历过了,所以现在开始变得麻木。
        “曲径。”傅臻走到曲径身边,轻声叫住他。这次,他没有像上次那般失态,反而平静许多。
        陆明渊看到他到来,也抬眼对视,故意无声的挑衅:“低劣的替身。”
        傅臻好似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一样,径自站到了曲径的身旁。
        “啊~老师,对不起,我刚才一着急就把你给忘了。”曲径从陆明渊身边站起来,主动拉住傅臻的手,神色间满是歉意:“下次不会了,老师你不要生气。”
        “我没有。”傅臻的声音很温和,然后他礼貌的和陆明渊曲清岚点点头,便将曲径带走。
        曲清岚身上原本平复的怒意也又复燃起了几分。而陆明渊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意味深长。
        两人的身影渐渐远离。
        直到离开花园茶室许久,傅臻才开口询问曲径:“你似乎对陆明渊很感兴趣?”
        “他叫陆明渊?名字好像有些熟悉。”曲径的回答十分随意:“不过我会在意,只是因为他和你有点像,所以我舍不得。”
        曲径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澄澈而专注,似乎因为过于直接的剖白心意而害羞,他的脸颊也染上了些许可爱的艳色。
        傅臻看了一会,而后轻轻地笑了。
        其实现在,陆明渊才是替身。傅臻安慰着自己,好似这样能够忘却一切。然而心脏正中已经腐烂坏死的伤口却时刻提醒着他,一切不过是骗局。
        ------------------
        傅家
        是夜,曲径已经睡着,而他的卧室门却被悄无声息的打开。
        一个高大的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是傅臻。
        他看着曲径安静而美好的睡颜,莫名回忆起白天他保护陆明渊的摸样。如果这样的感情是给自己的那要多好?傅臻的深深的吸了口气,按住了一直翻腾的胸口。
        捏了捏口袋中写着梦魇配方的羊皮卷,他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
        失去精神力也好,变成傻子也好,破坏得多彻底也好。无论曲径变成什么样,只要是他的,怎么都好。
        第四条因果线剧烈的颤动,进而开始崩塌,最终只留下微不可见的一丝连接。
        -------------------
        傅臻走后不久,曲径便从床上坐起来。而在他起身之后,曲谦昭也从窗帘后面走了出来。
        “傅臻的打算。”曲谦昭拿出一张药剂配方递给曲径。正是傅臻准备调配出来以后给曲径服用的梦魇。
        “呵,还真是不死心。”曲径看了看,转手又还给了曲谦昭:“拿去给清岚吧,估计他对这些会很感兴趣。”
        “嗯。”曲谦昭点了点头,而后便从卧室内消失。他走的很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去办,所以才没有像往常一样要和曲径腻歪一会才离开。
        至于独自留下的曲径,也没有注意到曲谦昭的反常,因为他正在琢磨着如何利用这张配方给傅臻真正的最后一击,让他终生难忘。
        略微思索了一会,他大概有了想法。
        兰斯洛特之花,梦魇药剂中最重要的一种药草。
        要靠爱人的血浇灌,用挚爱之心采摘。说白了,就是靠生命才能培育出来的品种。也是上古遗迹中,最险毒神秘的植物之一。
        然而培育方式却鲜少有人知道。
        还有什么会比亲手将挚爱送上绝路更让人绝望痛苦?曲径眯起眼,愉快的笑了。他决定,要让傅臻亲身尝尝这种绝妙的滋味。
        打开通讯晶石,他给曲谦昭发了一条讯息:“想办法瞒住傅臻,然后引导他把兰斯洛特之花的培植工作交给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