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3章 无法消除的替身印记【捉虫】

第33章 无法消除的替身印记【捉虫】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法尼亚餐厅
        帝都贵族们最喜欢的去处之一。同帝都贵族们平素崇尚的繁复烹饪手法不同, 法尼亚餐厅汇聚了来自各个不同城市风格的美食, 口味多变, 种类繁多。而其典雅又不是温馨的用餐环境, 更是十分轻而易举的吸引了不少人的好感。
        在一楼大厅最显眼的地方。傅臻正坐在主位享受美食,而曲径就坐在他身边忙忙碌碌。
        精致的青花白瓷餐盘, 在经过特殊的冰冻之后,显得愈发精致, 曲径拿起一旁装着鱼子酱的小碟,将这种被称为“黑色黄金”的美味均匀的撒在上面。
        “微酸的树莓果汁和鱼子酱这种味道醇厚的油脂感最为搭配。作为午餐的前菜再合适不过。”曲径一边忙碌,一边小声和傅臻解释。看似繁琐而麻烦的搭配在曲径的手里,却显示出另一种迷人的韵味。
        傅臻揉揉额头,看似对曲径的一板一眼十分无奈, 实则眼里却透着纵容和宠溺:“我以为米朵酒才是最好的。”
        “那也不行,”曲径直截了当的拒绝:“你这两天总是休息的不好, 暂时断掉酒精是必须的。这是为了身体健康。”
        曲径边说着, 边细心的在各式各样的餐盘中帮傅臻挑出他不喜欢的和不适合他身体情况的。挑剔到后来,更是恨不得自己亲自下厨,来操持傅臻的饭食
        高大斯文的青年用宠溺纵容的眼神看着身边有着可爱心思的少年, 两人并肩坐在一处吃饭的模样十分亲密, 着实让人艳慕。
        陆明渊一走进大堂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曲径脸上过于纯粹的笑容,和眼中那抹炙热的情谊,让陆明渊尝到了似曾相识的味道。
        陆明渊的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因为此刻的曲径看起来,并不像是在跟傅臻演戏敷衍。
        “陆议员最近不错?”陆明渊过于专注的视线引起了傅臻的注意, 他打了个招呼,身体却依旧坐在椅子上没有起身。
        “还好。”陆明渊点点头,可疑惑的眼神依旧停留在曲径身上没有离开。因为他实在觉得太过奇怪。
        于是,在傅臻别有用心的邀请下,三人很快便坐到了一起。餐桌上的位次排序也变得有些微妙,傅臻坐在首位,然后是曲径,最后是陆明渊。
        愉快的午餐时间还在继续。
        傅臻和曲径同之前一样,亲昵的互动旁若无人。而曲径也一如既往的照顾着傅臻的饮食,即便有陆明渊这个外人在,他的眼光也依旧全然放在放在傅臻身上。
        陆明渊皱起眉,随便夹了口菜。
        难以入口。
        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感觉,陆明渊把餐具放到一旁。
        而傅臻却冷眼看着他的反应,惬意的享受着曲径的服务。
        随着傅臻越皱越紧的眉头,傅臻感觉,自己阴霾了这么多天的心终于见了一丝阳光。
        恍惚之下,陆明渊顺手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一口茶。由于心不在焉,他没有发现里面不适合自己饮用的食材。
        清润的茶液入喉,他还没有品尝出个中滋味,胃部瞬间泛起的绞痛便让他无法自控的皱起了眉头。
        “唔……”陆明渊抿紧的唇间泄出一丝痛楚的呻吟。
        而坐在他身边的曲径也敏感的注意到这一点。
        一开始曲径的表情还很淡漠,并没有什么反应。可在为傅臻拿一道较远的菜品时,他不小心对上了陆明渊的眼神,而后神色就突然开始变得恍惚起来。
        “你……”唇齿开合,曲径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却无法发出声音,竟急的眼圈都红了。
        “怎么了?”傅臻和陆明渊几乎异口同声的的问出这句话,但各自含义却全然不同。傅臻是紧张,而陆明渊则是发现端倪之后的试探。
        而后,在他们诧异的目光下,曲径无法顺利表达自己想法的情况,干脆直接起身走道陆明渊身边,从随身带着的储物晶石里拿出药剂,帮他料理突发的胃痛。
        同样的餐桌,场景却陡然调换,而这次被排斥在外的,却是傅臻。
        虽然没有关切的话语,可曲径脸上焦急的情绪以及眼中真切的担忧却都足以说明了他无法说出口的想法。而陆明渊理所应当的接受也同样暗示了他早就习惯了和曲径之间的这种相处模式。
        真的是好执着的爱意。
        即便被移情,也会本能的为他担心。纵使忘记了过往,也会本能的被他吸引。所以说,偷来的终究不会是永恒。
        傅臻的脸色变得苍白,眼底布满了阴霾。
        面前精致的餐点依旧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可傅臻却已经除了苦涩以外再也尝不到其他味道。
        毕竟是做习惯了的事情,曲径的应急手法十分利落。陆明渊的胃痛很快缓解,脸色也不在那么难看。曲径见他好了很多,这才安心的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可是这次,他没有在忽略陆明渊,而是帮他选择了最合适的食物。
        就像刚刚为傅臻做的那样。不,比面对傅臻时,还要多了几分熟稔和自然。
        傅臻看在眼里,心里的空洞也变得越来越大,几乎连呼吸都会让他疼痛难当,握着餐具的手越来越紧。
        白象牙雕琢的勺子质地十分坚硬,但却依旧无法抵过傅臻的力气,被生生捏断。
        勺子碎裂的细微声响在相对安静的餐桌上显得格外明显,而傅臻的手也因为过于用力而受伤,鲜血一滴一滴从伤口处流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傅臻的异样表现终于让曲径回神。他立刻将陆明渊撇在一边,着急的对餐厅的侍从说道:“去找些干净的纱步来。”
        然后,他便立刻将傅臻从座位上拉起,去一边处理手上的伤。而陆明渊,则是被他们选择性的忽略了,一个人留在了餐桌旁。
        让看着不远处傅臻却曲径的亲密模样,过往的回忆再次被勾起。陆明渊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和曲径在一起时,身上穿的一针一线都是曲径亲手侍奉。而如今在看见他为了别人随意把自己抛弃,这让陆明渊的心情很微妙,而后一种疑似嫉妒的感觉也随之升起。
        至于傅臻那边也并不好过。
        曲径一直就没有停止过的嘱咐他,只是说出来的每一句饱含情意的话,都像是尖锐的刀子,一刀一刀狠狠的捅着他的心窝。
        “都不是小孩子,怎么还这样不小心?分明十几岁的时候就老成的跟个大人一样,天天嘲笑我幼稚,结果现在反倒越大越不省心了。”
        “那勺子不喜欢,换一把也就是了。真的是……”
        曲径抱怨的语气中透着心疼的味道,手上包扎伤口的动作也轻柔无比。然而这般十分温馨的场面,对于傅臻来说,却等于煎熬和折磨。
        什么十几岁的时候就老成的像个大人,曲径根本就没有见过那个时候的他!
        傅臻比曲径足足大了十五岁,第一次见面是在帝国第一学院。所以曲径口中说的人是谁,他在面对傅臻的时候想的是谁,这份爱意的真正所有人是谁,根本不需要仔细去想。
        疲惫的闭上眼,傅臻听着耳边曲径温柔甜蜜的声音,吞下的糖越甜,心脏被刮开的伤口就越深。
        -------------------
        好好地一顿饭就这样不欢而散,不管是傅臻还是陆明渊,此刻的心情都十分阴霾。
        傅臻带着曲径先走一步,而陆明渊则留下来继续用餐。
        可就在他们即将走出餐厅大门的时候,曲径却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了陆明渊一眼。
        在法尼亚餐厅温馨的灯光下,陆明渊面无表情的脸线条也变得柔和许多,尤其是他低头用餐的认真模样,到透着几分熟悉的斯文优雅。
        曲径犹豫了一下,抬头开口询问傅臻:“老师,刚刚那个是你兄弟吗?从某个角度来说,你们真的好像。”
        “好像”两个字曲径说的有些含糊,可听在傅臻耳中,却像是凭空炸响了惊雷,震得他说不出来。而他的心脏,也因为曲径这一句话,被彻底碾得粉碎
        实,实在是太疼了。
        傅臻的身体不能自控的开始颤抖。他忍无可忍的伸手一把将曲径抱在怀里。然而怀中少年温暖的体温却反而让他的心更加飘忽不定。
        捏住曲径的下颌,傅臻强迫他看着自己:“曲径,你爱我吗?”
        “当然啊。”曲径回答的十分痛快,见傅臻神色痛苦,他又再次强调了一次:“我当然爱你,老师你突然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理所应当的答案看似可信度极高,实则不过是移情药剂之下伪装的骗局。可即便这样,傅臻也不得不承认,他依旧从中得到了一丝安抚。
        真的是卑微,又可怜。
        傅臻摇摇头,神色恍惚的松开手将曲径放开,感觉胸口几乎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温度。
        --------------------
        在回去的马车上,傅臻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而曲径也看出他的心情不佳,体贴的保持安静,陪伴在他身边。
        小巧的铜制手炉中,被放入了一把新鲜的薄荷草。带着些凉意的味道很容易将人的疲惫和倦意驱走,就连凌乱的思绪也能在这种清新的味道中,慢慢平复。
        这样贴心的小细节,只有曲径能够做到。傅臻看着他侍弄着手炉的模样,眼神越发开始放空。
        直到良久,他才神色恍惚的拿出一枚戒指。
        “送给你,要不要?”傅臻的语气很轻,可其中的感情却十分复杂。这枚戒指他准备了许久,独一无二,花尽了心思。他本来想找个气氛好的时候送给曲径,可不为何,却在这样的情况下忍不住拿了出来。
        而曲径也十分高兴,他主动将手递到傅臻面前,让他帮自己戴上。而后又珍惜的低头吻了吻。
        原本澄澈清透的眼眸因为单纯的喜悦变得更加纯粹,那种由内而外生出的幸福感让傅臻也忍不住一并勾起唇角。然而下一秒,曲径带着疑惑的问话就将他稍稍平复的思绪再次打破,推向更加绝望的深渊。
        “傅臻……哥哥,你以前是不是也送过我戒指?”
        “……”傅臻哑口无言。
        傅臻哥哥,多么亲昵而又陌生的称呼。只可惜,曲径向来称呼他老师,他以前也从来没有送过曲径戒指。而被被曲径叫做哥哥,送给过他戒指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陆明渊。
        所以,还是忘不掉吗?
        巨大的痛苦将傅臻整个人都笼罩在内。而随后,曲径的身体也发生了意外的变化。
        在问出刚刚的那这句话之后,曲径的眼神突然开始变得混乱。和餐厅时那种瞬间的茫然不同,这次曲径的失神持续的很久,而他看向傅臻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机械呆滞。
        可渐渐地,这些迷茫逐渐散去,却有一丝恨意慢慢流露出来。
        不多不少,就那么一小点,一闪而过之后,便不再留有一丝痕迹。但却足以让傅臻看清,看清在移情药剂失效之后,他在曲径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心,彻底被摔得粉碎,第四条因果线,也只剩下最后的五分之一。
        ------------------
        是夜,傅臻站在书房里,手中拿着一卷古老的羊皮卷。昏暗的灯光下,羊皮卷映衬着他脸上木然的神情,愈发显得怪异诡谲。
        梦魇药剂。
        上古诸神留下来的神秘配方,能够彻底销毁一个人之前的记忆,并且爱上给他服用药剂之人。
        但如果服用者是雌性,则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傅臻面无表情的摩挲着手中的羊皮卷,上面细致的解释已经让他深刻的意识到,如果使用,带来的后果会是如何。
        曲径的识海会因此破碎,变成真正的废人,就如同他最开始接近时的那副模样,狼狈,弱小,只能被人保护。
        这如果真的变成这样,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曲径以后只能依赖着自己?而他和曲径之间的关系,也能恢复成以往的模样。
        再也没有陆明渊,再也没有什么替身,再也没有什么仇恨,这些过往都会化作云烟,而他和曲径也能重新开始。而这一次,他会好好追求曲径,让他真真正正的爱上自己,回应自己。
        这样美妙的假象让傅臻突然兴奋起来。
        他捏紧了手中的羊皮卷,兴奋的念叨着:“废掉了也好,彻底废掉吧,这样就能完整的拥有……”
        而书房门外,曲径正端着夜宵的托盘站在那里。透过门缝,他清晰的看到傅臻疯狂的模样。他面无表情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过分惨白。好似被眼前的场景吓到了一般,他把托盘放到地上,而后转身就跑。
        然而他的心里想的却是,时间差不多了,可以彻底收网。
        --------------------
        陆家
        从法尼亚餐厅回来之后,陆明渊便叫了心腹手下开始密切的调查。他隐约觉得事情不对,所以想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曲家那里他自然伸不进去手,但是傅家却并非固若金汤。虽然在这样仓促的探访下,得到的消息不过寥寥数言。但是却足以让身为政客的陆明渊从中推断出很多有用的讯息。
        看着手中属下传回来的调查报告。陆明渊拿起笔将几个看似平凡无奇的点重点圈了出来。
        他发现,傅家近期突然毫无缘由的消失了几个下人,有雌性也有雄性。出身,原主人,个人经历,没有任何共同点。
        若说是清除异己,虽然合理,但却依旧有些牵强。因为在这些消失的人里,大多数是连傅家主宅都没有资格进入的下等奴仆。
        所以到底他们为什么会突然消失?
        陆明渊顺势查了下去,果然发现了蹊跷。
        这些死去的下人以前都有深爱多年的恋人,可偏偏在死前突然转了性子,莫名其妙的开始对其他人展开追求,甚至是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这就有点意思了,陆明渊突然联想起了什么,往前翻了几页,找到傅家最近来访人员名单。果不其然,上面有曲清岚的名字。
        一切全都说得通了,傅家的下人消失,曲清岚的意外到访,以及曲径奇怪的反应,这些细节凑在一起,都指向一个结论,那便是傅臻用了某种药物控制了曲径,或者说,强迫曲径爱上他。
        如果真是这样……
        回想起之前在法尼亚餐厅时的情境,陆明渊的心里突然有一丝微妙的满足。
        如果曲径在中了药物的情况下,也没有忘记他,在加上之前他手上不离身的那枚戒指,那是不是说明,曲径对他的爱已经铭刻进灵魂,即便不能自主,也会在见到他的瞬间,找回自我?
        思及至此,傅臻决定要找到曲清岚试探,他弄清楚事情的真相。
        第三根因果线再次颤动,上面的裂纹又增加了许多。
        --------------------
        帝国第一学院
        曲清岚看着手中的邀请函,危险的眯起了眼,因为上面写着:“我知道曲径的秘密,你要不要和我谈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