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2章 移情药剂【捉虫】

第32章 移情药剂【捉虫】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就在这时, 曲清岚手中的通信晶石突然开始闪动。他低下头打开, 是曲径。
        “清岚。”曲径清越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亲昵的嘱咐他道:“我这两天可能不去学院。曲家那边我也都安排好了, 不用担心。另外,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按时吃饭。”
        “嗯。”曲清岚点头答应,十分乖顺。
        曲径简单交代了两句之后, 便挂断了通话,可曲清岚却呆立在原地没有动弹。
        直到良久,他才缓缓的眨了眨眼睛,好似突然惊醒一般,立刻散掉身上恐怖的气场, 茫然的神情好似做错事情的孩子。只是他手中不知何时多出的药瓶却到底没有收回去。
        透明的水晶瓶中,金色的药液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出瑰丽夺目的色泽, 可瓶口处的标签上的名字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傀儡药剂。
        这不是当初继母和学院院长弄出来的那种残次品, 而是真正能够操纵人心的剧毒。
        ----------------------
        另一边,去往傅家的马车上。
        曲径在交代完曲清岚之后便将通讯晶石收起,却被曲谦昭拦住。
        伸长的胳膊从身侧握上他的手腕, 曲谦昭这样的姿势几乎是将曲径半抱在了怀里。
        “要做什么?”曲径偏过头看他。
        曲谦昭却暧昧的勾起唇角顺势把下颌搭在他的肩膀上。
        车厢里的气氛开始变得微妙, 而他们之间比情人远又比亲人近的亲昵距离也变得十分危险,似乎只要挪动一点就会打破那条禁忌的界限。
        “我这两天可能不去学院。曲家那边我也都安排好了,不用担心。另外,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按时吃饭。”低沉磁性的嗓音将之前曲径给曲清岚的回复一字一句的念出来, 因为过于压低音量而发出的气音,吐出的每一个字眼都带着纯男性的勾引。曲谦昭死死的盯着曲径的脸:“你好像很喜欢曲清岚。”
        “没错。”曲径点头承认:“我喜欢纯粹的东西。”
        曲谦昭搂住他的手微微收紧。曲径的直接让他的心里泛起一丝异样,而心里滋生的微妙情愫也隐隐泛起酸意。
        然而还没等这份酸涩蔓延开来,他的额头就被轻轻拍了一下。曲谦昭不解的转头,正对上曲径带着作弄意味的笑脸。
        “其实你也很纯粹,纯粹的黑。”
        少年笑的温柔,澄澈的双眼也透着喜欢意味的纯粹。曲谦昭瞬间愣住,而后悄悄的红了耳朵。
        他,他刚才好像是说很喜欢我……
        ----------------------
        傅家
        曲径和曲谦昭之间的亲密举措,被傅臻安排接人的暗卫一五一十的汇报给傅臻。
        在听到曲径几乎一路都被曲谦昭护在怀里的时候,傅臻原本可以勉强按捺住的心再次变得焦躁。
        他费尽心思也不过靠着威胁强行把人留在身边,并且还十分不招待见。曲径对他简直厌恶到了极点,连多看一眼都觉得玷污了视线。
        可偏偏除了他,每个人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曲径的真心,即便无关情爱,曲径也着实把他们放在了心里。
        到底为什么会这样?
        傅臻狠狠地将桌案上的东西摔落在地,而后颓然的靠在椅子上疲惫的合上眼睛。
        -----------------------
        不得不说,曲径的确是个完美的演员。
        自从搬到傅家之后,曲径便主动行使了契约上的所有条款。就像以前刚订婚那会一样,曲径每天都围在傅臻身边,好像眼中只有他,心里也只想着他。
        可傅臻却意外地冷漠了下来。他用一种好似面对透明人的姿态对待曲径。不关曲径如何表现,他都视而不见。像是在一味索取。
        然而,他这样的态度并没有让曲径感到尴尬。曲径依旧坚持的遵守着他们之间的约定。只是很多相处细节都让傅臻感觉十分挫败。
        傅臻感觉自己都在做无用功,他所谓对曲径的侮辱和轻谩,在曲径看来,都是一场笑话,一场尴尬的默剧。
        傅臻发现,他每次和曲径冷眼相对时,曲径的神色都带着一丝怀念,而后他的语气便会变得更加真诚一些。很明显,他在通过他去怀念别人。
        而且另外一件事,让傅臻更加确认了自己的猜想,他发现那枚不离身的戒指不带了。
        一开始,傅臻还有些疑惑,可后来他就明白了。曲径并不是对他有所忌惮,而是因为他觉得自己没资格。
        在同他签订了那样的契约之后,他便没资格再触碰陆明渊留给他的东西。
        还有,曲径始终不愿意给傅臻做饭,也从不会像伺候陆明渊那样陪伴他左右。即便寄人篱下,也不不肯放弃最后的骨气。纵使傅臻强迫,宁愿玉石俱焚也不松口。
        越是亲近,就越得不到。越是顺从,就越代表着更大的欺瞒。
        在知道曲径曾经如何深爱过陆明渊之后,傅臻那种对于独占的渴望、求而不得的痛楚以及被当做替身的恨意将他的心搅得粉碎。
        傅臻终于忍无可忍。
        书房里,满地的狼藉意味着这边刚刚发生了剧烈的争执。侍女轻手轻脚的收拾着地上碎了一地的茶具碎片,恨不得立刻便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曲径站在窗边,神色平静。而傅臻却要被他的模样气疯了。
        第三套茶具。
        他不过要曲径给他泡一壶红茶,曲径便故意将茶壶摔落在地上。一开始还稍微用手滑掩饰,最后一次,干脆当着他的面将茶壶砸在墙上。
        “别忘了你的身份!”傅臻咬牙切齿的看着他。
        “对不起。”似乎被他的模样吓到,曲径半低着头小声说:“我不会泡茶,所以不小心才摔了杯子。”
        去他妈的不会!这根本就是在拿刀捅他的心窝,傅臻暴怒的起身走道曲径面前,伸手捏住他的下颌:“你别忘了陆明渊还被关着。”
        “……”曲径沉默不语,陆明渊三个字让他收起了之前故意伪装的懦弱,眼神也变得冰冷而凛冽:“所以你想要什么?”
        “你不懂?”傅臻反问。
        “我做不到。”看出他的暗示,曲径故意口齿清晰的回答他:“因为我并不爱你。”
        “所以你也不想要陆明渊活命?”毕竟这些天用久了,傅臻的威胁也是随口便来。
        “你到底要什么?”曲径也因他的反复无常而十分暴躁。
        墨色的澄澈而清透,好似能将一切看破,傅臻沉溺于其中,讷讷的开口道:“我只要你爱上我。”
        下意识脱口而出的话意外带着真情实意,而这样的心思一出口,傅臻和曲径也同时愣住了。
        尴尬的沉默在书房中蔓延开来,时间的流逝也随之变得漫长。直到良久,曲径才突然再次开口询问:“若我爱上你,你便彻底放过陆明渊?”
        “没错。”傅臻点头。
        “很好。”曲径深深的看了他一会,然后便转身离开书房。
        “傅臻,我们一言为定。”曲径背对着傅臻,唇角勾起一抹诡谲而又魅人的弧度。
        想要我的爱,那你可千万不要后悔。
        -------------------
        是夜,一个出乎傅臻意料的人拜访了傅家,是曲清岚。
        他没有和傅臻打招呼,而是直接去了曲径的房间,并在里面停留许久,直到第二天天亮才神色疲惫的从傅家离开。
        而让傅臻傅臻诧异的是,在曲清岚离开的当天,他一睁眼,看见的便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曲径。
        “老师,昨天睡得还好吗?要不要吃早餐?”穿着暖色调家居服的少年系着白色的围裙。他的笑容温柔而美好,满是信赖和依恋。
        没有演戏,没有伪装,蕴藏在眉眼之间的炙热爱意几乎将他冰封许久的心烫伤。傅臻呆滞的站在原地,久久无法回过神来。
        而曲径见他不说话也不生气,反而主动拉住他的手将他带到餐厅。
        美味的餐点,充满心意的搭配,每一样都出自曲径手中。
        傅臻坐在桌前,感觉自己放佛像是在做梦。
        他当然不会相信经过短短一夜曲径就真的会转变心意爱上自己,但他这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却不像伪装。
        傅臻觉得十分蹊跷,他仔细想了一会,联系了曲清岚。
        “曲径怎么了?”傅臻的问题十分直接。
        “移情药剂。”曲清岚的声音冷淡中透着一丝不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说完,他便挂断了通话。没过多久,一个自称是曲清岚随身伺候的侍从敲响傅家的大门,将一个密封的小箱子交给傅臻。
        傅臻打开,里面只有一个小巧的药剂瓶。瓶口处的标签写着:移情药剂。
        傅臻瞬间明白了曲径变化的始末。他是真的“爱”上自己了。因为曲径把对陆明渊的感情利用移情药剂完全的移给了他。
        然而到底心里还存着一丝不甘和侥幸,傅臻为了求证曲清岚说的话是不是对的,把移情药剂喂给别人。然后意外发现居然确实有用。
        “呵呵……”傅臻空洞的笑出声来,嘶哑的声音难听至极。
        没错,曲径真的为了陆明渊遵守了约定,可他却感觉更空洞,因为这一切都是假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实际上曲清岚给他的并不是什么移情药剂,而是傀儡药剂。服用药剂的人会变成他的傀儡,完完全全遵循他的意志,因此表面的效果才会如此一致,将他误导。
        至于曲径,他自然也没有吃过什么药。他的表现都是装的,不过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戳痛傅臻的心窝,所以才故意叫曲清岚过来,配合他演这场戏。
        毕竟傅臻也好,陆明渊也好,这两个人渣他哪个都不待见。
        ----------------------
        接下来的日子,便在曲径对傅臻的精心照料下度过了。曲径几乎真的变成独属于傅臻的小蜜糖。他把傅臻视作天神看做信仰。甜蜜的情话不需要思考便能立刻说出,做的每一件事也都是恰到好处。
        然而对于傅臻来说,曲径喂给他的这些糖,看似甜美入口即化,可实际藏着的都是玻璃渣,吞下去,便会将五脏六腑都刺得鲜血淋漓。
        至于他以前被当做替身时那些愤懑,那些郁郁不得,也没有任何被抚慰的感觉,反而变得越发深刻。
        阴霾依旧萦绕,无法退散
        傅臻发现,曲径知道他最喜欢用的香料,知道他最喜欢的食物,知道他最细枝末节的口味。甚至连他细枝末节的小动作,他都能够从中看出他的所需,进而配合他、满足他,真的是完美至极。
        然而曲径确是用了移情药剂的,而且之前他也不爱傅臻,那么这些唯有深爱之人才能看出的细节曲径是如何只晓的?
        很简单,来自另外一个人,因为另外一个人也有同样的喜好。
        陆明渊。
        替身这两个字,好似印在傅臻的灵魂上。而他和曲径之间所有的甜蜜,都是让他堕入更绝望深渊的推手。
        梦幻而甜蜜的日子还在继续,可傅臻却觉得越来越压抑。得到的越多,心里便越空虚,心中的痛苦也就越沉重。
        终于到了陆明渊出狱的那天,傅臻说不好自己什么心理,他竟然想带着这样的曲径去给陆明渊看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