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31章 从今天起搬到我

第31章 从今天起搬到我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傅臻没有等待太长的时间, 不过一杯红茶的功夫, 便有侍从进来传话, 说曲径已经来了。
        “那就请进来。”傅臻撂下茶杯, 语气中终于多了丝不甚真心的笑意。
        他终于等到了。
        ---------------------
        曲径是一个人来的,好像十分匆忙, 他连衣服都没有换的很整齐。偏舒适的棉质衬衫和长裤虽然并不失礼,可到底缺了几分郑重。与其说是外出访客, 不如说像刚刚在家中花园里喝过下午茶。
        “是你做的。”陈述句,开门见山的询问没有丝毫的客套。
        曲径的语气很肯定,神色也并不焦急。可傅臻却已经明白如何从他外表伪装的镇定中找到那么一丝心急如焚的痕迹。
        不过傅臻明白,这并不代表着自己已经能够将曲径看穿,只能说明陆明渊对曲径影响甚大, 让他无法保持面上的无动于衷。
        这样的认知让傅臻的恨意再次被勾起,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曲径, 只说了两个字:“求我。”
        “求你, 放了陆明渊。”曲径十分顺从,连想都不想就满足了他的要求。可这般顺从,却让傅臻觉得越发空虚。
        因为这都证明了曲径心里深爱着另外一个人。
        傅臻闭了闭眼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描述自己现在的感觉。
        他找曲径过来不过是为了利用陆明渊而折辱他, 然而关心则乱,即便曲径知道,他也心甘情愿的跳了陷阱。
        还真的,是纯粹到不行的爱情。
        傅臻面上微笑,内心却痛的不能自已。他看着曲径面无表情的摸样, 强忍住怒火,扔下一纸契约在曲径的脚下。
        “签了他,我就答应你。”
        “好。”曲径想也不想的便在上面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你就不看看内容?”傅臻故意提醒他。
        “有必要吗?”曲径冷笑:“对于你这种只会用肮脏手段威胁的小人来说,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
        “好,你很好,千万别后悔。”曲径的冷漠和鄙夷终于让傅臻终于压不住怒意,他故意将契约拿起放在曲径的面前,一字一句的念着上面的内容:“从契约生效开始,你必须搬来傅家和我同住。另外,我要你成年后的初夜权。”
        这句话侮辱至极。曲径不动声色的眯起眼。
        在大陆,初夜权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含义,即为“统治者”与“奴隶”。
        只有统治者才能够向奴隶提出这样的要求。傅臻提出这种交换条件,就跟强行要求曲径跪在他脚下成为他独属的奴隶没有任何区别,并且这个奴隶的深层含义还是充满了低贱情欲意味的那种类型。
        还真的是不作不死,曲径在心里暗自琢磨,要如何在未来给傅臻一段终身难忘的回忆。
        “没问题,只要你放了陆明渊。”曲径的回答十分干脆,不管心里如何,面上依旧装的滴水不漏。因此傅臻也自然发现了他身侧捏得死紧的手指和瞬间褪去血色的脸的小细节。
        曲径之前一直因为心里陆明渊的存在而不愿意和其他人有肢体接触,即便是有婚约存在的傅臻也不能逾越半分。如今却也因为陆明渊不得不拿自己当做交易。
        傅臻的心里终于升起一丝凌虐的痛快,他以为自己赢了。
        “可以。我会放了陆明渊,按照约定,你从今天起,就必须入住傅家。”
        “一言为定。”曲径口上答应,心里却暗自嗤笑。求之不得,住在一起才方便更好的虐你!
        -----------------------
        契约已成,傅臻遵守约定带着曲径去见陆明渊。
        仲裁庭监狱
        这是帝国最为森冷严酷的地方。阴森昏暗的牢房里充满了血液干涸后的腥臭味,一旁尚未清理的刑具上,还挂着之前受刑人身上的衣服残片和失禁后留下的秽物。而向来养尊处优的陆明渊正半倚在冰冷肮脏的墙角,浑身是血,狼狈不堪。
        曲径看着他这幅凄惨模样,下意识咬住了唇,眼睛也跟着染上了水气。
        “心疼了?”傅臻故意贴近他背后,在他耳边说道。
        “与你无关。”曲径没有躲开,可看向他的眼却充满了怨恨。
        傅臻粲然一笑,点到为止,没有继续说话。可他的心里,却因为曲径也同样痛苦而生出些许快意。
        他得不到,那便谁也别想得到。他绝对不允许只有自己一个人这样难过。
        很快,接到命令走过来的守卫将狱门打开,曲径不在理会傅臻,悄声走了进去。
        此时,陆明渊似乎正处于昏迷当中,曲径快步走道他身边,也不避嫌,伸手就解开了他的外衣查看他的伤势。
        染满血迹的衣物早就跟伤口粘在一起,曲径这一动作,也让陆明渊因为痛处而睁开眼。
        昏暗的牢狱中,曲径半低着头的模样看不清他的脸,不过陆明渊却明白他到底为何而来。他勉强坐起身来对曲径说道:“不需要管我,我只是为了他自己。”
        陆明渊这话说的深情,看似不要曲径有过多的想法,可实则却是字字挟恩图报。曲径心下了然,十分不屑。可脸上却依旧配合着演戏。
        “我知道。”曲径的声音很低:“你总是这么坦荡,从不隐瞒。”
        曲径边说着,边手脚利落的帮陆明渊包扎伤口。他的精神力凝聚成丝,安抚着陆明渊紧绷许久的情绪,而温柔的手指和珍稀的伤药也为陆明渊的伤口带去一抹清凉,缓解了痛楚。
        相顾无言。可气氛却莫名变得温馨而熟悉起来,就和从前他们在一起时一模一样。
        曲径的手脚很利落,替陆明渊处理好伤口之后,他便起身离开。至于他跟傅臻的交易,却一句都没有说过。
        然而陆明渊却忍不住开口问了他一句:“为什么?”
        他这一句问话深意颇多,陈杂着的五味情愫几乎让百般滋味一起浮上心头。他们之间除了利益和利用便再无其他,而陆明渊在入狱之后的闭口不答也不过是为了自身的未来。
        这个道理,他懂,曲径自然也懂。可即便这样,曲径依旧是来了。
        停住脚步,曲径没有转头。他似乎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因此沉默了一会才缓缓开口:“我恨你入骨,所以你的命只有我能拿。当初你和我求婚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利用我,但是因为爱你,所以我甘愿。现在我恨你,想要你的命,也同样不会允许别人抢走我的猎物。”
        曲径说的决绝,可陆明渊却莫名的从中嗅到的其他的味道。
        而在曲径走出狱门的最后一刻,他左手中指处的一道清晰的痕迹也引起了陆明渊的注意。
        这好像是常年带戒指留下的痕迹。
        陆明渊努力回忆,发现之前每次见到曲径的时候,他的手指那里都有这个痕迹。
        若他没有记错,曲径只带过一枚订婚戒指,就是他给的,作为订婚信物。因为是随意买来用作敷衍,因此退婚之后他也没有再向曲径索要回来。而曲径也习惯了,所以一直带着?
        一种荒谬的想法突然笼上陆明渊的心头,也许曲径之前在说谎,他不是恨自己,而是真的还没忘记。而选择和傅臻订婚,可能就是单纯的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为了寻找一个替身。
        除非真相如此,否则便无法解释曲径这种做法到底是为了什么?要知道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纯可欺的少年。单看他之前对傅臻的设计便可知晓一二。
        或许,这是一个机会。陆明渊陷入沉思,而与此同时,第三条因果线也因为他微妙的心情转变而轻轻颤抖了一下。
        --------------------
        与此同时,等在门外的傅臻也把狱中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陆明渊注意到的地方是什么,他也同样熟悉。甚至他比陆明渊想的还要深很多。
        那枚戒指,曲径从来没有离过身。只有在见到陆明渊的时候才会刻意摘下来。
        之前傅臻在命人调查曲径的时候,就翻过所有和曲径有关系的照片。果然,他找到所有能找到的曲径的照片中,那枚戒指他始终没有摘下来过。
        预料之中的结果,可疼痛却依旧无法避免。傅臻盯着牢门,听着里面的每一句对话,感受着曲径藏在每一个口不对心的字下的缠绵情意。越发感受到了心伤的绝望。
        曲径,他始终深爱着陆明渊,并且从来都没有爱上过自己。
        很快,狱门打开,曲径从里面走了出来。在看见等在外面的傅臻以后,他微微皱了皱眉,立刻回复了冷淡的样子。
        “你怎么还在这里?”曲径一开口,话中的厌恶便丝毫不加掩饰。在已经撕破脸的现在,他根本无须在傅臻面前伪装。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远离我?”
        “当然,多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对于活了万年之久的草木花妖,曲径开口便戳人心窝的技能早已满点。
        果不其然,傅臻被他的态度刺激得双眼发红,一直以来隐藏的恨意也一并爆发出来。他无法自控的将手掐在曲径脖子上,愤恨至极。而这时,从不远的狱房中传来的锁链响声却让他改变了主意。
        傅臻转头,正巧对上站在狱门边从窗户往外看的陆明渊的脸。他突然转了心思,松了手,命令道:“说你爱我,在这里!”
        “我爱你。”曲径虽然背对着狱门,可从傅臻的眼神中,他已经知晓了傅臻的目的。他甜蜜的语气宛若初恋,可他的脸上却同傅臻一样充满恨意。
        “我也是。”傅臻笑了,他心满意足的拉起曲径的手,并肩走出仲裁庭的监狱,到了外面。而在牢狱之中目睹一切的陆明渊,心里却愈发变得疑惑。
        曲径那句我爱你虽然不是真心,但却端着十分的情深似海。若非他知晓事情始末,肯定会觉得曲径对傅臻爱入骨髓。所以,他刚刚在自己面前是不是同样在演戏?毕竟之前在帝国第一学院摊牌时,曲径眼中的恨意也同样是那么真实。
        还需要观察,陆明渊在心里暗自告诫自己。可他注视着傅臻和曲径十指相扣的眼神却泄出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妒意。
        -----------------------
        仲裁庭监狱外
        清新的空气将他们在监狱中感受到的沉闷与压抑一并带走,傅臻的神色稍微舒缓了一些,可很快他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因为曲径狠狠地将他的手甩开。
        仿佛是觉得碰了什么脏东西,曲径用丝帕反复的擦拭着手上的肌肤,用力之大几乎让那片瓷白变成充血的艳红。
        傅臻被他这样直接的举动气笑,他抓住曲径的腕子质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看不出来吗?”曲径甩开他的钳制,将手帕扔到一旁的垃圾桶中。拒绝的态度显而易见。
        “认清你的身份!”傅臻提醒他。
        “我当然明白我的身份是什么,认不清楚的是你。”死死盯住傅臻的眼,曲径一字一句对他说道:“傅臻,你是聪明人,自然懂得没有什么是可以完全如愿的这个道理,别对我要求太多,咱们就这样各自演戏不好吗?”
        一句演戏,再次将傅臻过往的不堪回忆勾起。过去的场景和面前的现实混在一起,化作巨大的屈辱,也狠狠的将他支离破碎的心再次碾碎成泥。
        “说的没错。”傅臻哑声开口吗,感觉身上也失去了力气。他深深的看了曲径一眼,说了一句:“我在傅家等你。”而后便转身离开。
        第四条因果线剧烈的震动,原本已经断了一半的缺口再次变大,就像是傅臻被踩得粉碎的那点可怜的真心。
        看着他的背影,曲径不动声色的勾起唇角。果然,对于傅臻这种人渣,求而不得才是攻略的最佳手段。说句糙点的形容,就是犯贱。
        ----------------------
        曲径如约搬进傅臻的家里。没有和曲家家主打招呼,他就跟曲清岚和曲谦昭说了一下。
        而这两人当然不会允许他独自住到傅臻家,更别提还有一个难缠的曲慕离。
        经过激烈的讨论,或者说是曲慕离单方面的折腾。曲径最终还是收拾好了东西准备离开,并且决定这期间由曲谦昭时刻陪在他的身边。
        白色的长毛奶猫愤愤的用粉色的肉垫糊上曲径的脸,而后又担忧的嘱咐道:“如果那个恶心的私生子敢对你怎么样,你就让曲谦昭平了傅家!”
        带着孩子气的嘱咐让曲径不由自主的失笑,他捏了捏曲慕离的耳朵笑着答应:“傅臻才不敢,要是他真动了什么了不得心思,不用谦昭,我们小慕离就先灭了他。”
        “哼。”曲径的恭维让曲慕离十分受用。他想了一会,突然跑出曲径的卧房,叼着一样东西回来,是一颗储物晶石。曲径接过一看,里面满满当当的装着的都是小孩的家底。
        “别再瘦了,否则就可以去贫民窟当难民了。”曲慕离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别过头小声说着不敢和曲径对视。
        这样真切有体贴的小心思让曲径心里一暖。忍不住将曲慕离抱在怀里。又安抚了曲慕离半天,曲径才勉强从曲家走出,上了傅家的马车。
        而另一边的帝国第一学院。同样收到曲径要搬去傅家消息的曲清岚,眼神却变得阴霾至极。至于实验室里的其他人也都因为他气势的变化而呆滞,继而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