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8章 为我生个孩子

第28章 为我生个孩子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其实陆明渊出现在此并非是什么意外。
        自从接手西洛的案子之后, 他就一直在明里暗地的调查曲径。虽然出于对曲谦昭和曲清岚的忌惮, 他不敢查的太深, 但依旧能从众多细枝末节中发现端倪。
        他发现曲径对傅臻的感情和表现出来的完全不同。曲径做的每一件事看似都是从傅臻的角度出发,死心塌地奉献一切, 可陆明渊却依旧从中察觉到一丝违和。
        因为曲径表现的实在太完美了, 正是这份完美, 才显出他的不甚真心。
        在陆明渊眼中,人都自私的。即便是因为爱情, 也绝对没可能做到这种地步。
        而后, 接下来的调查中, 陆明渊也的确察觉到了曲径的意图。果不其然, 曲径恨傅臻入骨,并且想要报复,甚至不着痕迹的利用到自己身上。
        有意思,陆明渊觉得他可以和曲径做个交易。不过前提是,他要确定自己没有猜错。而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
        陆明渊想着, 走进办公室。
        “日安,打扰了。”同前几次一样, 陆明渊依旧是公事公办的冷淡模样, 对曲径和傅臻之间诡异的气场也仿佛视而不见。
        他拿出一份文书放在桌子上,然后对傅臻说道:“这是之前庭审的结案陈词,傅先生看过以后签个字,案子的收尾工作也就彻底结束了。”
        傅臻没动也没说话,他的身体依旧被曲径的藤蔓束缚,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他的状态并不是适合谈论这些,更别提处事向来八面玲珑的议会议员。可偏偏陆明渊却好像视而不见一样,这何尝不是另外一种高高在上?
        而更让他在意的还是曲径的表情。自从陆明渊出现后,曲径的眼神就没有从他身上离开过。那是和面对自己时截然不同的神色,虽然同样压抑在眼底,可那种炽热和渴望被回应的程度却截然不同。
        勉强维持着表面的礼仪,傅臻看陆明渊的眼神已经不善到了极点,开口就是恶意的讽刺:“善后的进度这么慢,看来仲裁庭养的狗也没什么本事。”
        然而陆明渊却并没有接他这句话,或者说,他干脆高傲的将傅臻无视了。他环视了办公室一圈,随意的坐在了主位上。接着,他给了曲径一个命令:“去泡杯茶。”
        “是。”好像没有预料到陆明渊会突然和他说话,曲径愣了一下才点头答应。然后便立刻走到架子旁,拿出另外一套茶具。
        之前束缚着傅臻的藤蔓由于主人的松懈慢慢消散,而曲径也没有在多看傅臻一眼。因为此刻,他的心思都放在眼前为陆明渊泡的这一壶红茶上面。
        就好像在做着什么最令身心愉快的事情,曲径的眼神格外柔和,唇角也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甜蜜笑意。
        但看在傅臻眼中,却全然化作无法用语言描述的滔天怒意。
        刚刚说什么都不会的人,摔了他最心爱的茶壶的人,因为言语冒犯就恨不得杀掉他的人,现在却好似没有原则的忠仆一般殷勤的伺候在别人身边。
        要知道之前曲径于傅臻,即便是在最狼狈的时候,也没有放弃最后那么一点世家的骨气与骄傲。
        可如今,在陆明渊面前,他却全都舍弃了。
        孰高孰低,已经分明。
        很快红茶泡好,曲径小心翼翼的奉到陆明渊的面前。他的眼中满是紧张和期待,生怕做的不好,让陆明渊不够满意。
        然而陆明渊却连接过来的意思都没有。他示意曲径把茶杯放在桌上,皱起眉抱怨了一句“这里太乱,换个地方说话”,而后就转身先行离开。
        至于曲径,当然是跟在他身后一并走了。
        办公室内,只留下了傅臻一人。他呆滞的站在原地许久都没有移动。
        空气中,艾爵红茶醇厚的香味一刻不停的诱惑着人的味蕾,可于傅臻来说,却尽是苦涩。
        良久,他才好似真正缓过神来一般走到桌案前。
        颤抖的手将茶杯端起,傅臻尝了尝那杯曲径亲手所泡陆明渊却连一口没有喝过的红茶。
        味道恰到好处,然而傅臻的心里却已经满是挫败的凄凉。
        真相彻底大白。
        就像他之前担心的那样,自己对于曲径而言,不过是怀念陆明渊的一个替身。即便所有人都认为曲径爱他入骨,可他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这所有一切让人沉醉的情愫,都尽数属于另外一人。
        可笑的是,他之前还自认为能够操纵曲径。
        更可笑的是,他还在曲径身上付出了真正的感情,并因此体会到了什么叫痛不欲生。
        -----------------------
        另一边,陆明渊和曲径却并非如同傅臻所想那般在哪里幽会,而是走到学院一处隐秘的角落。
        停下脚步,陆明渊转身看向曲径,仔细打量了他半晌方开口说道:“茶的味道变了。”
        “当然,人也变了。”曲径眨眨眼,笑容温和中透着一丝薄凉,左右没有半分真心实意。
        陆明渊看得清楚,心下了然,干脆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目的:“我可以帮你报复傅臻,并且始终让傅臻认为自己就是我的替身。但是我要报酬,否则我就揭穿这一切。”
        “你的想法我大致能够猜出来,多半是打算让傅臻体会一把被玩弄感情的痛苦。但如果傅臻知晓你的所作所为都是在演戏,什么替身也不过是是是而非的欺骗,恐怕你的希望也便会落空。”
        这是明目张胆的利益要挟,也的确十分符合陆明渊自私自利的人设,曲径并不意外他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抿了抿唇,脸上的笑意也收起了几分。
        “你想要什么?”曲径询问。
        “帮我生个孩子。”陆明渊想了想,又补了一句解释:“只要孩子,我不会和你结婚。因为陆家逐渐没落,我需要一个天赋足够惊才绝艳的继承人。”
        陆明渊语气平静,说道生孩子竟跟谈论天气不错的态度一样。曲径定定的看了他一会,答应的十分干脆利落:“没问题。”怕就怕你熬不到索要报酬的时候。后面半句,曲径藏在了心里。
        他这般轻率的应承让陆明渊楞了一下,沉默了一会才感叹道:“你确实变了。”
        “不都是你教我的吗?”
        曲径的笑容优雅而温柔,可陆明渊在这一瞬间清晰的看出了他眼中的恨意,同时明白了一件事。
        曲径的确恨傅臻,但也同时恨着他。如此轻而易举的答应他的要求,不过是因为他还有后手。甚至可能是足以将自己一并毁灭的后手。
        这将会是一场与虎谋皮的博弈。
        他赢了,能得到一个惊才艳绝的继承人。若是输了,恐怕下场不会比现在的傅臻好到哪里去。可即便是这样,陆明渊依旧被诱惑了。他实在太过好奇,这个曾经被自己轻视又随手抛弃的孩子现在会有怎样的成长。
        陆明渊的唇角第一次有了笑意,他看着曲径的脸,认真的点了点头:“的确是我教你的,但愿你青出于蓝。”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于此同时,第三根因果线轻轻地颤动了一下,一条微不可见的细纹,慢慢地出现在最上端。
        对于陆明渊这种利益至上的人,爱情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无法成功将他诱惑。唯有势均力敌的正面交锋谋算才能触动他的心弦。
        -------------------------------
        帝国第一学院
        陆明渊离开了已经有一段时间,可曲径却依旧没有从角落中离开。他随意的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手里还把玩着一片掉落在身上的落叶。悠然惬意的模样好似在等什么人。
        果不其然,身后的灌木丛微微晃动,一个矫健的黑色身影从里面慢条斯理的走了出来。随着他的接近,影子慢慢拉长,变成了优雅俊美的男人。
        正是曲谦昭。
        “你之前要我查的事情都查齐了,这个傅臻果然不是个干净的。”将手中的卷宗递给曲径,曲谦昭习惯性的从后面把他搂在怀里,亲昵的蹭了蹭他的脸颊。
        不理会他粘人的举动,曲径“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而后就将卷宗打开仔细的看了起来。
        里面记录的都是傅臻这些年的所作所为。
        和对外表现出的与世无争醉心科研的模样不同,傅臻的野心极大,并且也极其贪婪。只是他很聪明,又有足够的耐心,将所有肮脏手段藏在内里,外表看起来却是完全无害的模样。
        仔细的翻了一遍,曲径抬手将卷宗又还给了曲谦昭。
        “把这个给傅家嫡子送去,我想他会知道怎么做。总要物尽其用才好。”曲径勾起唇角,笑得格外纯稚美好,仿佛是不谙世事的单纯少年。只是眼瞳中丝丝缕缕的意味深长,让这份纯稚显得格外的魅惑。
        “如你所愿。”曲谦昭答应道,但却没有立刻离开,反而收紧了扣在曲径腰际的手:“你托我办的事情聊完了,现在咱们是不是该谈谈别的?”
        “什么?”曲径不解。
        “陆明渊。”曲谦昭语气温和的提示,可周遭的温度却随着陆明渊名字的出现而骤然寒冷了下来。“你和他的交易,太过了。”
        “放心。”曲径拍了拍曲谦昭的手背:“不过是引诱他入局的借口。”
        “最好是这样。”曲径语气中对陆明渊的厌恶让让曲谦昭的心情稍稍被安抚了一些,但依旧无法彻底平息。
        毋庸置疑,当他在暗处听到陆明渊和曲径之间的交易时,即便知道不能作数,也依旧激起了他心中的杀意。
        怀中的少年实在让他太过着迷,恨不得将藏起来连一片衣角都不让人看到。纵使是口头上的玩笑也让他无法忍耐。
        曲谦昭忍不住低声开口警告道:“别忘了我和你的约定。你可以报仇,但如果被别人弄脏,我会亲手清理门户。纵使成为千古罪人,也在所不惜。”
        抚弄喉结的手指带着森冷的杀气,虽没有真的用力,但那种生命被人捏在手上的感觉却始终萦绕在心尖,危险中夹杂着一种让灵魂都为之战栗的色气。
        而这样霸道的强迫姿态也让曲径不喜,他没有反抗,只是安静的偏过头看着曲谦昭,可于此同时一根尖锐的藤蔓也突然出现,隔空对准了曲谦昭的心脏。
        “这似乎不符合你的风格。”恶意挑衅的大猫不能过度纵容,曲径的语气也激起一丝怒意:“第一次听说,你对玩具还有这样偏执的占有欲。”
        “玩具”两个字咬的很深,曲径澄澈的眸子好似能一眼望到心底。曲谦昭也微微一愣,像是被看到了灵魂最深处藏着的秘密一般,神色有瞬间的不自然。可不过一会,他便又恢复了往日的如沐春风的模样,语气也软了下来:“所以你就不要违背和我约定。”
        说完,他低下头,轻轻咬住曲径的脖子的侧面,在留下了一个清晰的痕迹。而他墨色的发间也突然多出了一双黑色猫耳,身后长长的尾巴也讨好般的在曲径小腿的腿腹上磨蹭。
        曲谦昭恰到好处的示弱让曲径怒意尽消,他捏了捏曲谦昭柔软的毛耳朵,终于点头答应道:“放心,我答应你,不会违背。”
        -------------------------------------
        曲谦昭离开之后,曲径有些无聊,决定去培育室一趟。可偏偏无独有偶,却在路上遇见了之前被抛弃在办公室的傅臻。
        不过也有可能并不是巧遇,想到傅臻从前惯用的手段,曲径在心里冷淡的嗤笑了一声。
        “找我有事?”曲径一开口便是疏离。
        而之前本来就怒意难消的傅臻被他的态度刺激的更为愤怒。因为他看到了曲径脖子侧面不经意露出的红痕。这种位置,又是这般暧昧的形状,因何而来不言而喻。
        陆明渊……
        傅臻在心底狠狠地将这三个字咬碎嚼烂的念了几次,几乎要被气疯。
        之前傅臻和曲径交往的时候,曲径连一根手指都没让他碰过。而他也打着不愿唐突的名头小心守护曲径的这份青涩。如今开来,不过都是做戏。不过是缘着他只是微不足道的替身,曲径要为陆明渊守节而已。
        傅臻的胸口剧烈的起伏,怒火自心底烧起,瞬间燃遍了全身。
        他觉得自己从一开始就被曲径玩弄了。
        思及至此,傅臻再也忍无可忍,他抓住曲径的腕子将他带入培育室中,决定要彻彻底底的问个明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