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6章 疑似被ntr的渣攻

第26章 疑似被ntr的渣攻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来曲家名义上的贴身护卫, 就是这种含义?这着实也是闻所未闻。”
        熟悉的声音让曲径瞬间知晓了来人是谁, 他微微眯了眯眼, 没有任何动作,可心里却已经有了盘算。
        是傅臻。
        眼下, 识海中的第四根因果线已经有了裂纹, 证明傅臻对他已经意动, 现在正是攻略他的最佳时机。
        而曲谦昭也同样没有松开曲径的意思。他随意的对傅臻点了点头算作招呼,好似完全没有听出方才他语气中的嘲讽之意。
        高大的青年怀抱温暖而宠溺, 将身量较小的少年完全笼罩。老式的书架下面, 二人执手相拥的景致惬意而美好, 甚至还有些若有似无的暧昧情愫缠绕其中。
        曲径和曲谦昭坦然的亲密模样深深的刺痛了傅臻的眼, 也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心脏因为别人而酸涩难耐。
        在傅臻看来,曲径就应该是他的所有物。这个念头早就在他的心里根深蒂固,在兼之那些被小意讨好的过往,越发让他觉得曲径就应该像只讨食的小狗般乖乖的匐在自己膝下,语气卑微的恳求自己的爱怜。纵使以后不要了, 想要毁掉了,也容不得别人来捡。
        就犹如传言那样, 即便曲径是众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帝国瑰宝, 在他面前,也不过是个渴求爱怜的普通少年,对他情深似海,真心一片。
        思及至此,傅臻原本就不踏实的心, 因为这些细节而变得更加浮躁。与此同时,曲谦昭和曲径相处的摸样,又让他联想起平时曲清岚照顾曲径时的情景,不得不说,这两个人,即便是曲径的兄长,那样子也太过暧昧。
        再加上那个立场未定的陆明渊,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曲径的身边竟多了这么多人。并且每一个,都和他或多或少有些暧昧关系。
        莫名的怒意将傅臻笼罩。
        他大步走到两人面前,一把抓住曲径的手,试图把人拉开。
        “你找我有事?”似乎对他的出现并不惊讶,曲径没有躲闪的意思,可眼中素有的温柔却逐渐褪去,化作一抹冰寒,差别对待的态度十分明显。
        而傅臻的神色在和曲径肢体接触的瞬间,也变得有些恍惚。
        隔着单薄的棉质布料,曲径纤细的腕骨不过合起手掌,便能轻而易举的控制在手心。至于手腕和袖扣间露出的那一点肌肤,更是温润细腻,如玉如瓷。稍微用力,便添了一抹红痕。
        傅臻的心脏因这些微的碰触而剧烈的跳动,而随即压抑的怒火便被曲径冷若寒冰的眼神点燃。
        好,很好。傅臻忍不住收紧握着曲径手腕的手掌,眉宇之间也多了些暴戾。
        “你每天就在做这些?”
        傅臻面带讥诮,眼神嘲讽至极,可话语间暗藏的嫉妒味道,却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请您自重。”曲径皱起眉,挣脱了开来。心里却琢磨着如何在给他加一把刺激。
        傅臻这种人就是你说爱他的时候,他不屑一顾,当你不愿意理他以后,他就会上赶着凑过来犯贱。
        而曲谦昭也看出他的打算配合着将人拦住,把曲径挡在身后:“不好意思,我曲家的私事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插手。”
        “的确。”傅臻冷笑,然后他绕过曲谦昭死死的盯住曲径:“可作为曲径的老师却不得不提醒他一句,招惹自己的兄长,也未免太饥不择食。”
        这便是直言讽刺曲径淫荡,在帝国,这样的诋毁对于遵从神明的兽人来说便是最大的羞辱。
        傅臻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可尚未想出合适的弥补,曲径就突然笑了。
        “就算我饥不择食,又与阁下何干?”这次曲径对傅臻的称呼连老师都不是,直接换成了最为冷淡的阁下。
        原本的澄澈的眼也被潋滟氤氲,变得魅惑诱人。曲径踮起脚,主动环住曲谦昭的脖子,微微仰头吻住了他的唇。
        而后,他故意回头看着傅臻一字一句的说道:“看够了吗?看够了就滚!”
        曲径眼中显而易见的厌恶让傅臻在瞬间失去了方寸,而曲径和曲谦昭突如其来的亲密更是让他难以自控的瞠大了双眼。
        因为曲径在和他订婚期间,连一根手指都没让他碰到过,如今却轻而易举的吻住了另外一个人。
        这一定是故意的。
        如果说他之前对曲径是言语上的轻蔑,那么曲径现在就是再用实际行动狠狠打他的脸。甚至将他的自尊脸面一并生踩到地上。
        气氛开始变得紧张,傅臻死死盯着曲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而曲径却像是彻底腻歪了他一样,往曲谦昭怀里蹭了蹭,做了个暗示。
        曲谦昭心领神会的将他抱起,然后向傅臻扬起一模挑衅的微笑,带着曲径离开了培育室。
        培育室内只留下傅臻一人。巨大的愤怒和难以言说的羞辱感让傅臻思绪汹涌,连呼吸都透着压抑和愤懑。
        无法在保持平素伪装的温和,他抬起脚,狠狠地将方才曲径与曲谦昭坐着的椅子踹到在地。
        木质躺椅四分五裂的声响稍微缓解了他内心的破坏欲。
        傅臻喘着气,站在了原地。
        直到良久,他才终于冷静下来。沉默的将之前折腾的满地狼藉收拾好准备离开。突然,地上一抹快要消失的圆形水痕引起了傅臻的注意。
        他心下一动,找到了培育室内的记忆晶石。
        不只出于什么心里,傅臻犹豫了一会,才用颤抖的指尖将晶石点亮。
        场景回放。
        同样的情景,换了一个角度,就变得大相径庭。
        被他极具讽刺意味的话语所伤,曲径背对着他之后的表情满是屈辱,而眼中那抹氤氲也并非是什么勾人的手段而是无法隐忍的泪意。
        重要的是,曲径并没有真的吻上曲谦昭,他做这样的动作,不过是为了找个体面的理由可以从傅臻面前逃离。
        决绝而执拗,又从不愿示弱弯下脊梁,这的确是他熟悉的那个少年。傅臻的眼中神色极其复杂,以往曲径最容易引起他欲望的模样如今却变成尖锐的针,狠狠的扎在他的心尖上。
        记忆晶石依旧在慢慢回放,回到傅臻进门之前他和曲谦昭笑闹时的场景。
        少年的笑容温柔而美好,眼角眉梢皆透着犹如蜜糖般的甜腻味道。
        可傅臻的内心却因此泛起隐约的刺痛感。因为他发觉,曲径在他面前,一次这样的笑容都没有出现过。
        低下头,傅臻的心里五味陈杂。这段回放让他再次坚定了一个信念,那便是曲径确实是爱他。然而这样的感觉却不像以前那样让他满足且试图利用和支配,反而感同身受的体会到了曲径的难过和心伤。
        他第一次感觉,自己似乎应该对曲径好一些,不,要更好一些。
        第四条因果线微微颤抖,上面的裂痕又加深了几分。
        ----------------------------
        另一边,离开了培育室之后,曲谦昭便按着曲径的意思把他送回到曲清岚的研究室。
        可能缘着都有事,研究室内空无一人,只有摆在窗台上的培养皿中的绿植还有些生机勃勃。
        曲径走到自己的位置,曲谦昭也一并跟上,黏在他的背后看他收拾桌面上的东西。
        “你最近好像很闲,曲家都没有事要你去处理吗?”
        “你的事总是最重要的,更何况……”拦住曲径忙碌的手,曲谦昭强行让他转过身来面对自己:“我刚才那么配合有奖励吗?”
        “你想要什么?”
        “把刚刚的动作继续怎么样?”磁性的语气带着暧昧的低哑,曲谦昭低下头和曲径鼻尖相抵,平素不带真意的温柔眼眸也多了认真的执拗。
        “……”曲径皱起眉,一时分辨不出曲谦昭的意思。
        距离越来越近,暧昧的气氛萦绕在他们周围,就连呼吸也因为近在咫尺的交融变得色气而缠绵。
        双唇越来越接近,曲径皱起眉,眼中露出些不赞同的意味。而曲谦昭却突然扣住他的脑后,再一次拉进了他们之间的距离。
        “你……”曲径刚想询问,可话未出口就被开门声打断。
        与此同时,无形的屏障也突然出现在他和曲谦昭之间,而后银色的长毛大猫凌空站在他们中间,对着曲谦昭发出危险的警告低吼。
        “啧,你怎么会在这种时候回来?”曲谦昭语气淡淡的,可无形之中却故意透出好像好事被打断的懊恼。然而看在曲清岚的眼里,全然等同于炫耀。
        被他这样的态度激怒,曲清岚足下的法阵开始聚集,身上的杀机也变得凛冽。
        然而曲谦昭却好似完全察觉不到危险,他故意凑近曲清岚,幽暗的眼眸也变得危险至极。
        他缓缓开口,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对曲清岚说道:“何必动怒,你的心思也同样不纯。”
        “可你没有资格。”曲清岚的态度十分笃定。
        “那你就有?”曲谦昭嗤之以鼻:“穿了张圣洁的表皮就假装自己纯白无暇?”
        “更何况,”他顿了顿,声音变得愈发讽刺:“你敢告诉曲径你是个什么神的神侍吗?”
        “你找死!”曲清岚彻底被激怒,烟灰色的眸子盈满了阴森的寒意,他看向曲谦昭的表情仿佛是在看个死人。
        这一刻,曲清岚是真的打算将曲谦昭干掉。
        然而法阵聚集了一半就被迫中断,因为他突然被人抱在了怀里。
        熟悉的体温和带着好闻草木香气的怀抱,是属于曲径的。
        曲清岚的身体瞬间变得僵直,刚刚的怒气和杀意也尽数散尽。
        “好了,清岚。他只是在开玩笑。”将曲清岚抱在怀里,曲径安抚的从他的头顶沿着脊背一寸一寸抚摸下来,就连因为生气而炸开了毛的尾巴也一并抚平。
        游走在身体上的手掌让曲清岚不知所措,可他的心却又因此而享受并且难以自控的泛起甜意。
        见他终于回复平静,曲径抬起头看向曲谦昭:“不要在欺负清岚,你在这的时间也够长了,要是闲着无聊,我还有个忙要你帮一把。”
        “可以。”曲谦昭答应的痛快,可他的眼却始终盯在曲径抱着曲清岚的手上。
        没有注意到他细微的变化,曲径像往常一样凑到曲谦昭的身边和他耳语。
        曲谦昭听后挑了挑眉表示同意。在临走之前,他又看了一眼曲清岚在曲径怀中的模样,不只出于什么心里,他伸手将曲径拉进,而后不轻不重的咬住了曲径脖子侧面的肌肤。
        尖锐的齿尖把细腻的肌肤划破,舌尖又故意将血液舔舐,留下些许刺痛的痒意。曲径偏了偏头,到并不奇怪他突然的小动作。
        喜怒不定的大猫总会幼稚的用这种方式来为想要独占的人或物,留下属于自己气味的标记。
        而曲径的这种纵容也让曲谦昭的脸色好看了许多,他再次看了曲清岚一眼,而后留下一句“别忘了你之前说的话”,便心满意足的离开。
        而在曲谦昭走后,曲清岚也沉默的变回人形,找出药箱沉着脸打算给曲径脖子上的伤口上药。
        “不用这么夸张。”曲径啼笑皆非的看着他。
        曲清岚沉默不语,可手上的动作却依旧十分坚定,不容拒绝。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生气?”曲径有些无奈。曲清岚的性格有些执拗,虽然平日里不言不语,可一旦触及底线,很难扭转他的情绪。
        轻轻叹了口气,曲径干脆由着曲清岚折腾。
        在曲径眼里,曲清岚的不满多半是因为曲谦昭在自己身上留下的气味太过厚重。看着他连纱布都找出来的慎重模样,曲径无奈的再次拦住他的动作,半开玩笑的逗弄道:“要不你也舔一下?”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