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5章 听说你爱他爱得无法自拔

第25章 听说你爱他爱得无法自拔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突如其来的反转让方才还胜券在握的学院院长大惊失色, 而陡然被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继母亦同样白了张脸。
        在场诸人也皆被吓了一跳, 看向学院院长和继母两人的眼神也变得异常怪异。
        “之前的话都是假的, 他们喂我吃了一种叫傀儡药剂的毒药,强行控制了我的身体, 叫我出庭作证,说西洛是曲径和傅臻老师合谋害死。其实根本不是。”
        他转头看向继母,眼神充满恨意, 咬牙切齿的接着说道:“都是这个恶毒雌性搞得鬼,她为了谋害曲径,不知用了多少见不得人的法子。屈莱顿家族又为了能够靠着她的裙带关系攀上曲家不得不无限制的向她提供棋子, 受她掌控。”
        随着艾德里安的叙述,一个长达十五年的阴谋被尽数揭开, 继母这些年对曲径的每一次明辱暗害都被巨细无遗的揭发出来。
        “还有学院院长也同样不干净, 他才是真正想害死西洛的人。”艾德里安似乎有些害怕, 他顿了顿才又复开口:“我在被囚禁的期间,好多次听到学院院长命令属下, 说抓到西洛, 格杀勿论!”
        全场哗然!
        傀儡药剂,从名字上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 还是继母不动声色的谋财害命以及学院院长连亲生儿子都不愿放过的恶毒心思。
        一时间,谩骂声四起,场面有些失控, 那些坐在继母周边的人也满脸厌恶的远离。
        观审台上乱成一片,维持秩序的守卫不得不开启异能威压, 试图用武力来维持秩序。
        气氛十分微妙,危机一触即发。
        直到继母在陆明渊的命令下,被守卫强行带上审讯庭,观审台上才重新安静下来。
        继母深感大势已去,脸色已经惨白到了极点。而学院院长却是恨意不减,他赤红着双眼大声喊道:“这都是污蔑!一派胡言!”
        他的神色几近疯狂,指着曲径试图强行颠倒黑白:“什么傀儡药剂,我连听都没有听过。就算如他所云,我当真有药方,可我是研究上古遗迹的学者,如何能调配出来?况且,说道调配药剂的行家,我想现场就有一个吧!谁知道就不是曲清岚为了帮助曲径瞒天过海而给这个艾德里安吃了什么?”
        看似有理有据的指控却让众人嗤之以鼻,而曲清岚自己也同样毫不在意,可他幽深的眼底,却慢慢染上阴森的戾色,就连眼瞳的颜色也变得愈发深沉。
        他直接起身走到学院院长面前,拿出一个药瓶放在诉讼席的桌子上。透明的药瓶中,浅蓝色的药液缓缓移动,好似碧海蓝天,美轮美奂。可却让场内诸人再次惊诧出声:“真言药剂!”
        “的确是真言药剂。”曲清岚肯定了众人的猜想,而后对学院院长说道:“我敢喝下去接受仲裁庭的问话,可你敢吗?”
        “……”他当然不敢,学院院长涨红了脸哑口无言,可随后曲径说出来的话更是将3他的后路尽数堵死。
        “阁下,我有话说,西洛不是学院院长亲生的。”
        “什么?”这下连陆明渊也跟着露出惊诧之色。
        “我是在洛特公爵的晚宴上认识的西洛。”曲径的声音有些低哑:“那次西洛遇袭,就是有人刻意而为。之后傅臻的事情也一样。因为他知道了些不该知道的事情。”
        “第一学院院长利用职务与黑市发生幕后交易,不仅有违禁植物,还包括帝国第一学院的入校名额。西洛会逃跑,也是因为害怕,怕学院院长不放过他,也怕自己再连累旁人。”曲径说着,从口袋中拿出一枚记忆晶石:“这是西洛最后留给我的礼物,我原本不想拿出来。可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在帮他隐瞒,否则就是助纣为虐。”
        似乎难过到了极点,曲径的眼中泛起一丝水气,可墨色的眼眸却在这份氤氲之下,显得越发澄澈清透。
        而随着记忆晶石的点亮,属于院长的罪恶也被慢慢揭发。
        一开始的画面有些许模糊和跳跃,明显是慌忙之中录下的场景。可即便是这样,学院院长数次利用学院资源与黑市交易的模样亦被完整的记录下来。
        这个记忆晶石记录的时间跨度很长,几乎有十余年之久,而记录视角也在慢慢拉高,明显是随着孩童渐渐长大而不断变化。
        而在记忆晶石的最后,西洛充满恐惧的声音也一并传出:“曲径,我必须要走了,否则父亲定然不会放过我。另外,我走了以后,可能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烦,这个留给你防身。谢谢你救了我,还有替我像傅臻老师说声对不起,因为我不是院长的亲生儿子。”
        真相终于完整的浮出水面,若说艾德里安的证词还不足以为学院院长定罪,那么西洛留下的这枚记忆晶石便定能够让他的后半生再也无法逃脱律法的制裁。
        帝国第一学院是为帝国培养精英的摇篮,可学院院长却滥用职权将这片圣地折腾得乌烟瘴气。在兼之为了杀人灭口,就连养育多年的儿子都不愿放过。如此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根本不值得被人原谅。
        “杀人偿命,犯法伏诛!”观审台上有人大声喊道。而后仲裁庭的守卫也在陆明渊的示意下将重重的镣铐带在学院院长的手腕上。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不服气,曲径这是污蔑!”学院院长还想反抗,却被无情的堵住了嘴。至于继母那边也彻底再无翻盘之法。她所有的方法都已经用尽,可依旧还是落了个满盘皆输。
        她绝望的抬起头,正巧对上曲径的眼。而曲径也好似有所感应,他不疾不徐的抬起头,神色淡然的和她对视。
        曲径的这份平静化作无声的嘲讽,刺痛了继母的心。继母按捺不住,可却再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曲径!”继母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喊出他的名字,恨不得以生命为祭,诅咒曲径生生世世。
        可面对她怨毒的眼神,曲径却毫不在乎,薄唇微启,无声的说了一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欠的该还了……”
        随着话落,曲径垂在身侧的手指再次掐起指诀,只是这次的铭文不同于前几次那般繁复,反而简单至极。可正是这种极致的单纯,更显得诡谲而危险。
        一丝冰冷的寒气沿着继母的脊背爬了上来,她突然发觉自己的身体不再受控。而后,黑色的雾气弥漫在她周遭,让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完全像是一个盲人,和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
        灼热的火焰燃起,灼烧着她的心脏,就连灵魂也一并承受着难以承受的痛楚。
        眼前的景物开始发生变化,自她出生以来,每一次经历都尽数演绎在眼前。
        而学院院长也同样被曲径所控,继母经历的所有煎熬他也一并身受。
        谋财害命、堕落叛神,用血液换取邪恶秘法把自己变得人不人鬼不鬼。一桩桩、一幕幕,没有任何夸大,完全以旁观者的视角在学院院长眼前呈现。
        卑劣的品行被刺裸裸的披露,而身体承受的痛楚更让他生不如死。
        可即便这般苦不堪言,他们面上却全然不显,只是眼神比之前有些许的呆滞。好似真的认罪伏法一般被仲裁庭的守卫带出审判厅。
        这是曲径替原身给他们的小小惩罚,一个无伤大雅的幻术,却能够让他们做过的亏心事永无休止的在脑海中回放,那些被他们害过的,杀死的无辜灵魂都会变作怨灵,不停歇的纠缠他们,直到他们生命消逝,走到尽头。
        西洛一案基本告一段落,接下来需要仲裁的,便是学院院长和继母恶意残害曲径的案子。这是真正的谋害人命,毋庸置疑,未来等待他们的,将是永无止境的牢狱之灾。
        结局看似十分圆满,观审诸人也觉心满意足。可对于某些人来说,却代表着更大的疑惑和煎熬。比如说傅臻。
        因为他发觉,曲径用一种极为巧妙的方式不着痕迹的帮他洗脱了罪名。原本不论起因为何,他弄伤西洛都是事实,理应受到惩处。可曲径却利用学院院长和继母的罪大恶极将他的事情掩盖了过去,让他毫发无损。而西洛留下的记忆晶石中的证词则是要更为直接,竟然把洛特庄园的意外也推到了学院院长身上。
        西洛是清楚事情的全过程的,并且他狠自己入骨,宁愿同归于尽也不想让他好过。如今愿意为自己辩白,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为了曲径。
        想到最后一次对峙时,西洛眼中不经意透露出的讯息,傅臻越琢磨越觉得是这样。
        曲径果然是爱着自己,否则不会如此不遗余力。
        傅臻在心里这样总结,可是这次他却不像从前那般笃定。因为他发现,从庭审开始,陆明渊走进仲裁大厅之后,曲径的眼神便再也没有从他脸上移开过。
        这是他时隔多日以后再次见到陆明渊,然而之前那种隐约的既视感却变得越发严重。
        因为这次他发现,陆明渊是真的和他十分类似,就连走路的姿势,都和他一模一样。
        不,在曲径眼中,可能是他同陆明渊一模一样。
        真相昭然若揭,可曲径令人琢磨不透的态度却让傅臻无从判断。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找曲径好好谈谈了。即便这次又曲清岚在场,他也要问个明白。
        ------------------------------------
        自从西洛事件过后,学院院长离职,皇室派议会仲裁庭暂时介入学院内部管理高层,开始进行彻查。
        而曲径在学院中的人气则再次飙升,隐隐成为学员之首。
        毕竟一个天赋ss+又是神佑之体的雌性,即便爱情贞洁不被兽神守护,就凭借他在种植一道上的成就,就足以让人不敢小觑。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曲清岚也趁着这个机会,将曲径带进他所在的小组,来完成曲径今年的研究项目。
        这一次,曲径名正言顺,再无其他反对声响。
        曲清岚这个团队,在整个学术派系中有享有盛名。每一个成员都是天赋异禀,唯独缺少一个合适的种植师。因此他们对曲径的到来十分欢迎。
        曲清岚不过简单介绍了几句,队伍中的其他人便立刻接纳了曲径。非但无比热情,而且语气之间还十分恭敬,并隐隐有把他奉为首位的意思。
        这般郑重其事,难免让曲径觉得有些违和。但他联想到曲清岚平日处处周全的行事做派,还以为是他事先打过招呼,所以也便没有多加注意。也因此没有发现,这些人看似灵动的外表下,那些不自然的呆滞感。
        直到在所有事情都彻底结束的许多年后,曲径再次回忆起这个场景,才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若当时足够警惕,后面的许多事情都不会发生。
        -----------------------------------
        随着课题的进行,曲径的身边逐渐聚集了很多慕名的同学。而他淡然优雅的气质也让这些人甘愿俯首。
        另外值得一提的还是曲径在课题研究中提出的观点,那绝对不是一个初学者能够想到的。可偏偏之前帝国第一废物的名头太过深入人心,让人无法不为之惊叹,并且开始怀疑,曲径是在何时有了这般扎实的基础和渊博的知识储备。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一个隐秘流言在学院中悄悄传开,说曲径之前是故意藏拙,一直留级不过是因为不想太早毕业,贪恋和傅臻一起的甜蜜时光。所以在继母算计他时,他便顺理成章的踏入陷阱之中。
        原本这个有些荒唐的传言并不让人觉得真实,可渐渐的,大家似乎都相信了。
        因为除了这个理由,再没有任何其他原因能够解释,曲径是如何从一个一窍不通的废物,变成一个惊才艳绝的天才。
        毕竟天赋可以改变,但学识却需要积年累月的积累。
        ---------------------------------
        培育室中,曲径正在仔细翻找着古代文献。而曲谦昭却突然出现,顺便把沿途听到的传闻当笑话一样说给曲径听。
        “为了傅臻你竟然连学都不正经上了。”曲谦昭戏谑的调侃他:“真没想到你还能如此痴情。”
        曲径被他闹得没办法,也只好放下手里的书配合:“是啊,我爱他爱得不行。”
        温柔的语气看似缱绻,却不带一丝温度,可那双清透的眸子却端着十分的情深似海,诱惑着人沉溺其中无法自拔。曲径的这一句回答,竟无法让人分辨是真心还是假意。
        曲谦昭看着曲径,最终还是被他那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摸样诱惑,忍不住低下身子把他抱在怀里:“可我记得你之前说过最爱我。”
        含糊的语气带着一丝柔软的呢哝,这样的曲谦昭意外地让曲径联想起邀宠的大猫,于是忍不住身后摸了摸他的头发顺势说道:“是是是,我最爱你。”
        然而他的话音未落,培育室的门就被突然打开,紧接着是一个薄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