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4章 真正的操纵人心

第24章 真正的操纵人心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学院院长恭敬朝那行血字叩拜, 每一下都是额头触地, 发出沉闷的响声。
        然后他直起上身, 将左边的袖子挽起,露出下面赤裸的小臂。令人诧异的是, 整个小臂的肌肤上,竟然都是密密麻麻的伤疤。有些颜色很深,明显时日久远, 有些还不过刚刚愈合,覆盖着丑陋的血痂。
        这样的情状,足以让人因为恐惧而不寒而栗。可院长却神色如常, 他拿起一旁的银制小刀,在层层伤疤积累的肌肤上又复割下新的伤痕。
        鲜血流出, 将雕像侵染。
        “愿神实现吾之夙愿, 曲家早日灭亡, 血脉斩断,无法传承。”学院院长口中念念有词, 不停的诅咒着。与此同时, 一种死灵之气也慢慢从雕像溢出,沿着流血的伤口侵染他的整个身体。
        若是曲清岚在这, 定能看出这个雕像的来历。这是上古众神中最为邪恶的恶罗之神的化身,若信奉于他,即为堕落, 学院院长也是无意中得到。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信奉恶罗之神能够让人逃脱天赋的桎梏,让异能修炼变得一帆风顺, 但却必须用血来喂养,一旦开始,非死不能停止,否则便回受到反噬,灵魂消陨。
        血液越流越多,院长的神色也越来越疯狂。往日他不会这般疯狂的献祭,可上次曲清岚的等级压迫让他再也无法忍耐。
        早在第一次被曲家拒之门外的时候,学院院长就甘愿堕落成为恶罗之神的信徒,而后才得到今天的位置。也注定了和终生侍奉兽神与皇室的曲家不死不休。
        多年下来,学院院长的身体已经被死灵之气尽数腐蚀,若不是穿着层层的学术服,腐臭的气息根本无法隐藏。至于西洛,那也不是他的亲生儿子,因为他早就失去了生育能力。
        “曲径,曲清岚,曲家……都要死!”院长的神色越来越疯狂。
        直到伤口因为流血过多而开始发白,他才站起身来,将伤口包扎好,走出密室。
        ------------------------------
        而另一边曲家,继母也正在缜密的盘算。
        “西洛找到了吗?”间暗卫回来,继母问出她最关心的问题。
        “没有。很奇怪,一个没有任何个人势力的普通雌性,却好像凭空从帝都消失不见了。”
        “仔细盯紧了,还有三天庭审,我要你保证他一定不会出现。”
        “这个您放心,而且不希望他出现的,还有其他人。”
        “谁?”继母十分疑惑。
        暗卫也皱起眉,似乎不能理解:“他的父亲,帝国第一学院院长。”
        “嗯……不必管这些。”意料之外的名字让继母同样摸不清头脑。虎毒尚且不食子,难不成帝国第一学院院长为了弄死曲径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能一并舍弃?
        若真是如此,这样的人实在太危险,与他合作不外乎与虎谋皮,谁也猜不出他何时会反咬一口。可惜继母却没有后路。
        曲径的昭然警告已经不在掩饰,证明他不打算在多做容忍。所以她必须率先下手,这样才能保住自己。
        咬了咬下唇,继母对暗卫命令道:“把艾德里安送去给他,还有那张药方。”
        打开床头一个隐秘的暗格,继母从中拿出一张古旧的羊皮卷。
        众多复杂的草药名称占满了羊皮卷三分之二的页面,而后面是则是更为复杂的制药方式。至于最末,还有一条药剂使用的相关说明。
        傀儡药剂:能够暂时控制人的神志,并让人变作提线木偶,完全听从主人的命令。服用后24小时开始生效。毒性会融入血液,无法被人查出。
        缺点:服用了傀儡药剂的人会永远失去自我意识,并在完成主人的命令之后立刻死亡。
        “告诉他,艾德里安是最后见过西洛的人,并且他从医务室出来之后,就变成了白痴。”毫无怜悯之意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侄子,继母的语气冷漠至极:“废物也有最后的利用价值,学院院长会清楚自己应该怎么做。”
        “是。”暗卫领命而去。
        继母在卧室中焦躁的踱着步子。还有三天便是最后的审判,她期待学院院长能够胜诉。
        西洛事件的罪名必须要按在曲径的头上,否则一层一层剥丝抽茧的盘查下来,等待她的将会是无尽的牢狱深渊。
        当年她机关算尽才成功害死曲径生母上位,却不料嫁进曲家多年竟然一无所出。既然如此,那她就更不能失去手中的钱财与权势。
        背水一战,这场庭审,学院院长必须胜诉。
        -------------------------
        继母以为自己策划得天衣无缝,殊不知,她的一举一动早就都清楚的落到曲径眼里。
        看着手中复杂的药房,曲径想了想,便清楚了继母的计划。
        那个艾德里安是送信之人,又是陪着艾希尔来教室找到自己,并且他在事发后,还特意去看过医务室。若由他出面,可以直接指证。
        更何况,艾德里安早就变成了白痴,傀儡药剂也能确保他只说对学院院长有利的证词。并且他们还可以伪造艾德里安当时目睹了西洛遇袭全经过,而他的精神力意外退化便是最佳的辅助证词。
        完美的计策,只可惜,完全没有卵用。
        “你的消息到是灵通。”将手中药方还给曲谦昭,曲径由衷感叹。
        “还好,放在心上总会格外在意。”曲谦昭话里有话,趁着收回药方的姿势故意将曲径的指尖握在手中不让他离开。
        “所以这也归属于你谜一样的恶趣味?”曲径挑了挑眉,完全没有听出来他的言下之意,就连带着暧昧的小动作也一并全然无视。毕竟站在曲径的角度来说,好动的大猫总是习惯性的把玩眼前能看到的一切。
        曲谦昭对此也有几分无奈,索性转移话题道:“我以为你应该更担心庭审。”
        “没什么可担心的。”曲径微笑:“因为我会让他们明白,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不堪一击。”
        的确是时候了,眼看成年在即,这些以前欺辱过原身的也理该尽数剪除,以绝后患。
        曲谦昭没有在说话,但他看着曲径的眼神却透着无言的欣赏。
        冷静、强大而又温柔多变,曲谦昭觉得自己每和曲径多相处一分钟,都会多发现他的一些与众不同,也越发激起了他难言的占有欲。
        然而,他的心里也比任何人都清楚,曲径的温柔多情不过是习惯的伪装,真正的他,并没有心。
        --------------------------
        三天时间转瞬即逝,议会仲裁庭就西洛一案正式开审。
        帝都已经太久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兼之涉及的几位当事人皆是最近风口浪尖上的人物,一时间申请旁听之人众多。
        曲径在曲清岚的陪伴下准时出现在议会仲裁庭门外。
        精致的少年,气质温润如玉。墨色的眼眸澄澈清透,红润的唇角,笑容温柔缱眷。他的一举一动都优雅清贵,宛若贵族礼仪的教科书。至于他身后亦步亦趋侍候在侧的,自然是众所周知的“神侍”曲清岚。
        这样的曲径实在出乎意料,完全不像是帝国第一学院院长口中那个一朝得志便猖狂不已的帝国前废物,更不像是会为了一己之私包庇犯罪害死西洛的穷凶极恶之徒。
        更何况,还有曲清岚的自愿效忠服侍左右。对于信仰至上实力为尊的兽人们来说,神明的认可,本身就是一种人格的肯定。
        人群中有窃窃私语不断传来。
        曲径停在耳里,面上依旧十分淡定,面带微笑的走进仲裁庭。而他的精神力却已经化作无形的丝线,悄悄延伸而出,写下一个个繁复的符文,悄无声息的遍布整个仲裁庭。
        傀儡药剂不过是遥控躯体的低劣手段,他会让他们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操纵人心。
        审判即将开始。傅臻和艾希尔也先后到达,找到自己的位置就坐。学院院长也同样来到仲裁庭,坐在了诉讼席上。
        看着坐在对面的曲径曲清岚,他苍老的脸上散过一丝阴森的嘲讽。傀儡药剂已经奏效,曲径这次定然要栽在他的手里,至于曲清岚,他也会设法将他一并拉下水!
        曲清岚自然是感受到了对面学院院长的不怀好意。他在识海中轻声对曲径说道:“学院院长有备而来,安德里安不太对劲,应该是已经喝下了傀儡药剂。”
        “不要紧,不过是跳梁小丑而已。”曲径垂下眼帘,全然不做在意。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还是谢谢你,这些天让你担心了。”曲径安抚的捏了捏他的手指,手下柔韧的触感让他回忆起曲清岚兽形时手感良好的小肉垫。
        “我很乐意。”曲清岚低声应着,耳朵却因为曲径亲密的动作略微有些发红。
        他们之间的小动作敏感的引起了对面傅臻关注的目光。而当他发现曲清岚落在曲径身上专注的目光之后,心里越发泛起酸涩难耐的滋味。
        这就好比是从前弃之如敝履的廉价玩具,突然被别人觊觎,并且还变成了享有万千宠爱的瑰宝,反而他自己,变成那个匹配不上的低级货色。
        傅臻烦躁的皱起眉,他决定在仲裁结束之后,一定要找到机会和曲径谈谈。
        与他处处相似的陆明渊也好,时常环绕在曲径身侧的曲清岚也好,还有之前数次打搅他行事的曲谦昭也好,傅臻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无法忍受曲径的视线总是落在他人身上的这种境况。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在众人各不相同的思绪当中,庭审时间终于到了。作为西洛一案的仲裁者,陆明渊在确定相关人员全部到齐后,便宣布开庭。
        随着例行询问的开始,第一个被带上来的是作为学院院长一方证人的艾德里安。多半是这段时间受了不少折磨,艾德里安的身体消瘦了不少。
        他神情呆滞的走道审判席前,一字一顿的交代着自己看见的事发全部过程。
        “是曲径叫我送信给西洛,然后又让我配合他演戏。救人什么的,都是他和傅臻事先安排好的,否则不会那么恰巧……”
        艾德里安的叙述看似有条有理,但却十分牵强。尤其他提到曲径是为了强行逼迫傅臻和西洛接触婚约才出此下策更是让人啼笑皆非。更不论他一脸麻木,照本宣科的模样,就好似在背诵书稿一般,更让人觉得所言非真。
        而陆明渊也觉得艾德里安的表现有些奇怪。为表公正,他命人请来仲裁庭就职的药师当中检查,看看艾德里安是否身体出现问题,或者被用过什么特殊药剂。结论都是没有。只有其中负责检查识海状况的药师给出了一个解释,说艾德里安会看起来精神呆滞是因为他近距离受到曲径精神力爆发的影响,导致识海受损严重。
        陆明渊点头让三位医师离开,同时又谨慎仔细询问几个和细节有关的问题,艾德里安皆是对答如流,且条理清楚。
        这样的情形十分引人疑窦。难道曲径真的将西洛暗中杀害?
        旁听诸人也开始控制不住的窃窃私语。
        变装隐藏在旁听席中的继母勾起唇角,而诉讼席上的学院院长亦得意非常。曲径看着他们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讽刺,而后垂在身侧的手指灵巧的掐出一个繁复的指诀。
        之前他进门时散布在空气中的铭文随之而动,纷纷汇聚在一起,落入艾德里安脚下的地面里,变作一个无形的法阵。
        与此同时,审判席上,艾德里安的目光也突然清明。他神色激动,哭天抢地的喊着:“救命……救救我……是他们,他们要杀我灭口!”
        他一边颠三倒四的哭喊着辩白,一边伸手不停的指向诉讼席和观审台的两个位置,正是学院院长和曲径继母坐着的方向。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