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2章 惩处

第22章 惩处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敲门的是曲清岚,似乎碍于西洛在场,他只是暗示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关上门。
        “我要出去一下,你先休息。”将西洛扶到床上躺着,又帮他把被子盖好,曲径才转身离开。
        西洛看着他走,心理越发不是滋味。
        什么爱别人之前先爱自己,看似很有道理,可曲径分明从来都没有先爱过他自己,他所爱的只是傅臻。
        之前西洛根本没有昏迷,虽然没有睁眼,可周遭的响动也自然让他明白曲径并不像旁人猜测的那般发生精神力暴动。
        现场都是伪造的,曲径至始至终皆十分游刃有余,傅臻在他面前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不过都是他单方面的屠戮。
        可在西洛眼中,曲径的这种做法不过是为了保住傅臻而已。
        若是傅臻安然无事,他伤害自己的罪名势必当场坐实。可现在不一样,傅臻重伤,和他们同样变成受害者,最后曲径便可以将一切过错推到挑拨离间之人身上,能够完美的保住傅臻得性命。
        想到曲径末了那句“傅臻,你要记得曲径爱你。”,西洛的心底便有难以自控的戾气滋生。
        初遇时的那朵盈满甜香的山茶花,遇险时抱住自己温暖而强大的怀抱。曲径的温柔,曲径的安抚,一幅幅,一幕幕,都化成甜蜜的默剧,然而却都是噬心的毒药,终究变作求而不得。
        之前几次百转于心的念头再次升起,最终变得坚定。西洛点亮通讯晶石,通往一个陌生的地方。
        他沉默良久,才和对面郑重其事的说道:“老师,您的要求我答应了,我会跟你走。”
        而后他从怀中拿出一方精致的玉佩,正是订婚时会作为信物交换的那枚。西洛慢慢地摩挲着上面的纹理,似乎在体悟又似在告别。最终,指尖过后,纤细如丝的绿植将玉佩寸寸包裹,收紧,变作随风飘逝的粉末。
        或许当初曲径在背弃兽神庇护之时,也是这样的心境。
        不,他应该要更绝望,毕竟他将永失所爱,而自己却完全不同,自己还有未来。
        用现有的姿态不能得到所爱,但换个身份,他便能名正言顺的将曲径禁锢。同样是叛神堕落,西洛自认比任何人都有资格站在曲径身边。
        手中的通讯晶闪动三下,这是离开的暗号,西洛掀开被子下床。
        在离开之前,他最后环视了一圈这个自己曾经和曲径待过的屋子,接着将一块拿记忆晶石放在曲径的床边。
        “下次再见面,你一定要认出我来,否则……”
        末尾的话语模糊在风里无法分辨,西洛顺手拿走了曲径放在床头的外套,而后便悄无声息的从窗户离开。
        -----------------------------
        另一边,跟着曲清岚一起出门的曲径,先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开口询问:“你找我有事?”
        “碰到一个人,你应该很眼熟。”曲清岚简单的说了情况,便扬声让外面的侍从带了一个雌性进来,正是之前和艾希尔一起去教室找曲径的那个。
        他看见曲径面色如常的坐在椅子上,下意识的问出一句:“你竟然没事?”
        “是啊,不过你好像很诧异。”曲径拿起旁边的茶杯抿了一小口:“怎么,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应该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不,怎么会,你和西洛没事我很高兴。”冷汗瞬间布满了那个雌性的额头,他觉得自己之前似乎估算有误。
        “艾德里安·屈莱顿。”曲径看了一眼他学院制服上的名牌,开门见山的问话:“谁叫你来的?”
        “我听不懂你再说什么,我是西洛的朋友,听说他出事肯定要来看看。”艾德里安勉强稳定心神应对。
        “不说实话?没关系。”曲径微微一笑:“我脾气不好,只对美人和猫有些耐心,可惜了,你两样都不沾。”
        “要不要看点有意思的?”他回头询问曲清岚,清透的眼神不似往日柔和,有种旖旎的魅惑藏在里面。
        曲清岚看着他的模样也有瞬间的愣神,他烟灰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兴味,点头说道:“好。”
        繁复的铭文组成神秘的法阵,曲径的手指隔空指向艾德里安的额头。没有造成半点伤痕,却有一滴殷红的血液从中慢慢渗出,浮空飘落在曲径的掌心之上。
        “本体菟丝花,的确附和你的人品。”曲径不过看了一眼,便立刻清楚的念出艾德里安的本体植株形态。
        而后,他再次虚空画下法阵,只是这一次的法阵,阵心的铭文不再是大陆特有的那种,但蕴藏其中的威能同样不凡,甚至还要更为神秘。
        随着精神力的慢慢注入,法阵中间有绿苗慢慢长出,而那滴血液也慢慢消失。
        竟,竟能凭空造物?
        妖异的手段让艾德里安十分害怕,他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站在曲径身边的曲清岚,却发现曲清岚的神色如常,甚至眼神中还满是好奇。
        “你……你要做什么!”
        曲径没有回答。他将法阵移动到面前,仔细端详起那株刚刚催生出来的菟丝花起来,好似能从里面看到什么具体画面。而艾德里安心里的畏惧也越来越明显。此时此刻,他感觉自己所有的秘密在曲径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沉默让屋内的氛围变得愈发紧张,就连时间也过的格外漫长。
        “啧。”良久,曲径才抬起头来,轻叹了一声。他的唇角依旧含着笑意,可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帝国历256454年1月15日,帝国第一学院入学测试,你被人收买,故意找人给我一杯加了料的饮用水,害我在面试时说不出话,险些无法入学。”
        “第二年的5月,种植课上,你故意将我的东西藏在有毒植物当中,害我差点在花房遇难。”
        “之后,你还……”
        “另外,上次期末考试,斯力达安的种子,也是你买通教研室的老师趁机换掉的对吗?这么多年的精心照拂真的是辛苦你了。”
        “我没有。”艾德里安嘴上拼命的否认,可慌乱的神色已经将他完全出卖。
        他做过的每一件事,曲径都说对了,非但连细枝末节都巨细无遗,甚至有些他自己都已经遗忘的事情曲径也能清晰的说出。
        这到底是什么秘法?居然连人心都能窥探。艾德里安充满了恐惧,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
        然而曲径对他的回答并不在意。他勾起唇角,笑容泛起一丝诡谲。轻轻将那株菟丝花扔在地上,曲径抬起脚狠狠地踩了上去。
        “我不需要你的承认,因为对我来说都没有关系。人总要为他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好似骨头都被生生踩断的痛楚让雌性涕泪横流,偏偏他的口中发不出一丝声响。最恐怖的,还是他的身体完好无损。
        安德里安已经明白,曲径用的一种特殊幻术,对他的身体不会造成半点伤害,折磨的唯有他的精神。
        不,不仅是折磨,还有消减。
        “什么天才世家,什么贵族出身,不过是个精神力体质双E的垃圾,就应该被流放到米洛岛那种荒野和野兽一起生活,有什么资格留在帝都苟延残喘占用贵族的名头?”
        “终于在班级有了职务,这真的是太好了,会更方便我孤立曲径。想必姨母一定会很开心。”曲径低声念出艾德里安以前对原身的嘲弄和阴谋。每说一句,他脚下的力气便加大一分,而艾德里安感受到的疼痛也加深了一分。可更让他崩溃的,还是不断下降的精神力等级。
        B+,B,B-,C……艾德里安的精神力等级在迅速的下降着。
        “求,求求你,不要,我错了,我什么都告诉你。”艾德里安已经绝望到了极点。他无比后悔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然而一切都为时已晚。因为曲径根本不需要他在说什么,他在他面前,犹如白纸一张。
        兽人世界实力为尊,失去赖以生存的精神力之后,他连基本生存都成问题。至于家族那边更不会对他存有什么怜惜,而他那个好姨母,恐怕也会将他视作弃子。他未来的路,已经彻底被斩断,唯有一片黑暗。
        极度的恐慌和剧痛之下,艾德里安的神情越来越茫然、麻木,最终完全失去意识,瘫倒在地。
        似乎觉得惩罚已经够了,曲径捏了个法诀,那株折磨了半晌的菟丝花散去。曲清岚也极为默契的命人进来将艾德里安拖走,送到该去的地方。
        房间内又恢复了安静。曲清岚回到曲径的身边,为他添了杯新茶。
        “姿势不错,只是不太熟练。”端起茶杯啜了一口,曲径自然而然的靠在身后的曲清岚怀里说道:“无关人员已经解决完毕,现在就剩下咱们俩个,是不是该轮到谈谈你的恶趣味,我的变态小猫咪?”
        “主人,您说什么?”曲清岚面上不解,可环住曲径腰的手却不着痕迹的扣紧了些。
        “伪装play有趣吗?”曲径抬手捏住他的下颌让他和自己对视,而后缓缓开口,清楚的叫出面前人的名字:“曲谦昭。”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