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1章 先收点小利息

第21章 先收点小利息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空落的走廊上,阳光透过洁净的玻璃折射进来,在地面形成温暖的光影。可空气中血液的腥甜却为这份静谧增添了一丝诡谲和妖异。
        遍布在地面上的藤蔓,仿若童话中属于王子城堡外的美丽妆点,晶莹而充满生命的盎然,但间隙处零散着的残花落叶却充满了绝望的阴森与悲凉。
        傅臻刚一恢复意识,便是发现自己被藤蔓所束,气力全无的跪在荆棘之上。而腹部剧烈的疼痛更让他觉得十分茫然。他艰难的转头想要审视自己周遭的环境,却发现西洛正昏迷着靠在墙边,颈子上的伤经过包扎后,流血已经止住。
        到底怎么了?
        记忆的缺失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而后他便对上了曲径饶有兴致的眼。
        逆着光,他无法将曲径的面容完全看清,但那双眼却是同他记忆中截然不同的风景,仿佛换了一个人。
        墨色的眼眸清透而冷漠,介于青年和少年之间的身材修长宛若翠竹。温润的五官格外昳丽,精致到让人怀疑不是真的。
        可藏匿在神色中的深沉恨意好似来自地狱的火焰,几欲将人吞噬,就连灵魂也一并燃烧成灰烬。
        曲径的情绪让傅臻心生颤栗,竟忘记了开口,然后藤蔓缠绕的鞭子便狠狠地抽打在他胸口。
        “咳……”胸口的重击让平素惯会养尊处优的傅臻险些呕出一口血来,彻骨的痛楚却让他的意识变得愈发清晰。
        而曲径接下来的动作更是毫不留情,每一下都打在不致命却可以让人痛不欲生的位置。
        “为什么……呜……”傅臻想要反抗,但却无法将异能聚集,他心中的疑问太多,可身上落下的鞭子便将他未出口的话语打断变成痛意的呻吟。
        “这一鞭子,是为了被你利用的西洛。”清越的声音极其悦耳,可鞭子每一次的落下给傅臻躯体带来的都是鲜血淋漓。
        “这一鞭子,是为了那些因为你一己私利受到处罚的洛特庄园侍卫。”
        “这一鞭子,是为了……”
        “而最后一下,是为了祭奠死去的曲径。”
        夺人心魂的容貌,宛若恶魔的眼神,残酷暴虐的手段。这是此刻傅臻眼中的真实场景,所作所为皆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大相径庭,但却偏偏长着同样的脸。
        “你到底要做什么?”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如神衹般高贵优雅的少年一步一步向自己走近,踏过血污的鞋子却纤尘不染,身上的气息亦是矛盾的温暖平和,好似刚刚痛下狠手的并不是他。
        “你不用知道。”用藤蔓的末端挑起傅臻的下颌,曲径的眼神满是薄凉的寒意。“人为刀俎,你为鱼肉。你应该明白,受制于人的时候就应该多识时务。”
        “……”傅臻心下一片混乱,西洛的莫名算计,曲径的意外出现,还有周围谜一般的空无一人,这些违和之处好像可以串起,却又让他完全想不明白。
        “你猜?”曲径冷漠的看着他悲惨的情状,心中不起一丝波澜。
        因为就像傅臻这种猪狗不如的东西,纵使现在立即打死,也毫不为过!
        原身和西洛,不论哪一个,傅臻都不曾爱过他们分毫,但却始终恣意挥霍利用这他们的情谊,视作自己向上爬的手段。尤其是对原身,他不仅对他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并且还刻意践踏他的人格尊严,就连他心中最后的信仰,也要另其付之一炬。
        况且,傅臻心中明明清楚。曲径的悲剧就是他前三任未婚夫的无耻利用和曲家对他的忽略一手造成,可他却依然将导致退婚的所有过错都推给原身,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害他无法扛过心灵的煎熬而丧命。
        利益之上,竟然能让人连最基本的良知都罔顾。这是何等的无耻!
        曲径想着,神色愈发凌厉,可唇角的微笑却温柔至极。尖锐的藤蔓再次将傅臻的身体刺穿,这次不再是简单的皮肉之伤,而是真正伤及内里的重创。
        仿若万蚁噬心的痛让傅臻无法思考,这一刻他甚至觉得曲径要亲手杀了他。
        而曲径只是冷眼旁观,直到傅臻即将失去意识之时才再次开口:“傅臻,你需要记住一件事,曲径爱你。别的……都可以暂时遗忘。”
        这不过是先收个利息,身体上的伤痛不足以让他还清欠下的罪孽,情债终究要靠情来偿。
        一个玄妙的符文出现在傅臻的面前,让他心神迅速沉迷其中。
        这不是大陆常用的铭文,而是另外一种玄妙的秘术,属于草木花妖的法术。虽然曲径的灵魂还不能完全和这个躯体相容,但是这种比较小的法术已经能够逐渐开始使用。
        傅臻的眼神慢慢迷离,最终闭上,他的脑子里越来越空,就连身体上的痛处也变得平凡无奇,唯有一个信念在他心里越发加重,那便是,曲径爱他……
        而另一边,原本昏倒的艾希尔突然诡异的睁开眼,迷茫的站起身开启了防御法阵,于此同时,学院内警铃声大作。
        ------------------------
        等到学院护卫队到的时候,事情似乎已经全部结束。
        满地的血迹斑斑,墙角处,靠着两个昏迷的少年。一个脸色惨白,毫无血色,而被他护在怀里的另外一个也同样呼吸微弱,脖子上包扎着的白色丝帕下隐约有血液的腥气传来。是曲径和西洛。
        至于傅臻,正浑身是血的倒在由藤蔓缠绕而成的囚笼内生死不明。
        “我要先带他俩离开,剩余的事情你们来处理。”跟随着护卫队一起出现的曲清岚命令简洁不容置喙,而后他便亲手将曲径抱起,并让自己的随从将西洛一并带走。而学院守卫们也将傅臻抬到担架上,送去给医师治疗。
        这看起来像是雄性恶意袭击,雌性自救却意外导致精神力暴动,错手伤人的情景。然而让人诧异的是,伤人的雄性竟然是素来温柔体贴的傅臻老师。可更让人惊讶的,两个受伤雌性却是傅臻的前后两人议婚对象,曲径和西洛。
        人群中一时议论纷纷,之前和艾希尔一起来的那个雌性混在外围。在看到曲径和西洛的惨状以后,他悄悄走道没有人的地方,打开了通讯晶石。
        “姨母,已经全部办好了。和您预料的一样,西洛那个蠢货为了得到傅臻也是拼了,泽卡赖亚果实的汁液用的很足,现场现在还能闻到遗留的味道。不用想也知道傅臻一定被这种气味刺激疯了。”
        “那曲径呢?”
        “嗯……不好说。”雌性斟酌了一下形容词:“看起来没有外伤,但曲清岚的脸色十分凝重,情况应当不会很好。”
        “知道了。你想办法去看看他们,确定具体状态,然后进行下一步。”
        “是。”雌性点头,而后挂断了通话。
        ------------------------
        医务室
        没有预料当中的紧张气氛,也没有医生来为他们检查,曲清岚只是简单的将他们放在床上安置好,便转身离开。
        而在他离开之后,曲径便率先从床上下来,走到西洛的床边。
        “醒了就不要在装睡了。”捏了捏西洛的脸,曲径的指尖柔软而温暖。
        “你都猜到了?”西洛也睁开眼。
        “当然。帝都年级最小的大种植师的人怎么可能连泽卡赖亚果实的用处的辨别不出来?不过我们得谈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曲径的声音很温和,有种天然的包容,让人觉得不论是什么样的难过都可以就此平息。可却让西洛更加绝望。
        因为这种温柔是天生的,而不是只对他一人。
        “得不到。”他才开口回答曲径的问题,在看到曲径有些不解的神色之后又哑声重复了一次:“我得不到。”
        “所以你就想和他同归于尽?趁着我继母找上你的机会?”西洛的答案让曲径十分诧异。他原本以为西洛和傅臻不过是普通的联姻关系,却不成想西洛竟然用情至深。
        “嗯,我死了,非但傅臻要为我偿命,同时也能攀扯出你的继母,为你除去一个隐患,就当偿还了你在洛特庄园那晚舍身救我的人情。”见曲径误会,西洛索性点头让他继续这样以为,同时从身上拿出一封信递给他,正式当时曲径继母给他的那封。
        然而他却不会告诉曲径,他的确是假意和曲径的继母合作。但加大泽卡赖亚果实的计量不是为了寻死,只是为了造成危机的景象,让傅臻故意伤害雌性的罪名变得更名副其实。
        这的确有一点冒险,可是他的内心却很平静,因为他莫名的坚信,曲径一定会让他安然无恙。
        纤瘦的少年面无血色的脸显得眼睛极大,而他求而不得的难过也格外可怜。曲径低低叹了口气,将他抱在怀里:“西洛,这样不值得。听我说,爱别人之前,你要先爱自己。”
        温暖的体温让人格外有安全感,而曲径身上特有的草木花香也让人沉醉其中。西洛忍不住伸手环住了曲径的腰,让自己更加贴近在他的怀抱。
        曲径以为他依旧在惊吓之中,反而安抚的拍了拍他的后背。就在他想说些什么安慰西洛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