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20章 傅臻,你必须和我订婚

第20章 傅臻,你必须和我订婚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我知道洛特公爵府雄性暴动的秘密。”西洛的音调很轻,带着喘息的气音还有几分阴柔。可正是因此,才更觉毛骨悚然。
        傅臻眯起眼和他对视,良久才缓下神色,疑惑的问道:“宝贝儿,你在说什么?”
        “你很清楚,不是吗?”西洛微笑,伸手入怀,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水晶瓶,里面有微弱的荧光闪动,似曾相识。
        “你的目的。”傅臻敛起神色。
        “和我订婚,并且从今以后,只能看我一个人。注意我的重点,独我一人,你明白我说的含义。”
        “为什么?”傅臻皱起眉:“你并不爱我。”
        “那又有什么关系?”西洛抬起头看着他,眼中有恨意一闪而过。
        傅臻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的情绪变化,可却并不明白到底为何。按照西洛的性格,若真将自己恨之入骨,定会用更暴戾直接的手段,除非他这样做另有所图。突然回想起补考时学院院长隐藏的恨意,傅臻死死盯住西洛的眼追问道:“你是为了曲径?”
        曲径两个字让西洛下意识失神一秒,而后肯定道:“没错,所以我不会允许你们有机会在一起。以前不行,现在更不可以。”
        看似合理的解释却让傅臻敏感的察觉到话语之中细微的违和。
        西洛在听到曲径名字时的表情不对,非但不似恨之入骨,反而好像有些许甜蜜。
        一种怪诞的猜测自傅臻脑海中生出,他下意识开口试探:“可是曲径爱我,我也爱他。”
        “那又如何,这些都跟我无关。”西洛当然知道曲径爱着傅臻,可被这样直接揭穿依旧让他的心泛起难言的酸涩。
        午休的钟声响起,不远处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时间到了,西洛突然勾起唇角,他的笑容纯洁无垢,但却让人莫名觉得畏惧。
        慢慢退后一步,他脱离傅臻的掌控,突然捏碎了手中的水晶瓶。
        “你疯了!”傅臻立刻将他制住,另一只手迅速将自瓶中飞出的莹虫抓住。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傅臻无法理解西洛的想法。莹虫碰到雌性会立刻死亡化作灰烬,散发出让周围雄性异能暴动的味道。虽然现在楼中没有其他人在,可即便只有他一个,也足矣要了西洛的性命。
        然而西洛却完全不在意,他看着傅臻满缓缓说道:“老师,你抓住莹虫也没有用处,因为你别忘记了,我是一个雌性。”
        精神力瞬间喷薄而出,傅臻的手一松,莹虫飞出接触到西洛的身体化作灰烬,而后他便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傅臻感觉自己的灵魂好似被分裂成两半,一半冷眼旁观,一半受西洛所控。而这时,转角处出来的人让他彻底明白了西洛的打算。也知晓了西洛话语中为详尽的内容是什么。西洛早就将一切算计好了,什么和他订婚,什么仇恨,什么知道他的秘密,不过是为了最后精神力一击做的铺垫。
        他根本就不是为了斩断自己和曲径之间的联系,西洛要的是彻底将他毁掉,甚至杀死。可这一切,都为时已晚……
        “老师,再见吧!”西洛冷静的看着傅臻的变化,眼中疯狂之色更甚。
        雄性兽人暴怒的气息近在咫尺,锋锐的利爪也即将划破他颈部脆弱的肌肤。命悬一线,和洛特庄园那晚完全相同,可是这一次,西洛却没有任何惧怕。
        转角处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强,他的闭上了眼安静等待。
        ---------------------------
        上古学术教学楼
        曲径和艾希尔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惨烈的场面。
        纤细的少年被暴怒之中的雄性压倒在地,颈部的肌理已被划破,殷红的血液沿着雪白的颈子滴落,映衬着地板上摔散的花瓣愈发凄惨。
        “西洛!”艾希尔惊叫出声,什么都顾不得就要跑上前去,然而却被一株藤蔓控在了原地。他奋力挣扎,却始终无法逃脱,而此刻,傅臻已经高举兽爪,想要给西洛最后一击。
        “放开我,曲径!”艾希尔彻底怒了,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温暖的手掌捂住了唇。
        “嘘,艾希尔,你冷静下来听我说。现在情况很危险,只凭我们两个很难救下西洛。”
        “所以你要劝我看着他死?”误解曲径想要逃跑,之前的一丝微弱好感因此熄灭,艾希尔口不择言的骂道:“你果然是卑鄙小人……”
        “你冷静些!这会子正是午休,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这里除了我们就再无他人。而且你发现没有,空气中有隐约的泽卡赖亚果实汁液的味道。我不知道这个是谁带来的,初始目的又是为何。但你要清楚,傅臻的天赋等级是A,现在又处于狂暴中,在泽卡赖亚果实的加持下,他的实力将会无限接近于S,你去了也救不了西洛。”
        “那要怎么办?”曲径的冷静稍微感染了艾希尔一些,但是话语中有条不紊的分析却让他更加害怕。
        “别哭。”曲径安抚的摸了摸他的头:“这条藤蔓会在三秒后松开,你能动了之后立刻跑到最近的警报地点,将防御晶石打开,并将警报拉响。我和你约定,在这段时间内,西洛一定不会有事,所以不要害怕。”
        “那你呢?”决绝的语气让艾希尔觉得不妙,他忍不住抓紧曲径的衣角。
        “来不及了,不用管我。乖,记住我刚刚说的话。”曲径说完,手上微微用力,将他抓住自己衣角的手松开,而后便朝西洛和傅臻的方向跑去。
        随着他的动作,翠色的藤蔓不断生长,令人心神安定的草木香气也随之弥漫。
        这是雌性动用精神力安抚雄性时特有的效果,而那些藤蔓毫无疑问是为了控制傅臻而释放。可这样纤细的本体,在暴怒中的雄性面前真的有用吗?
        艾希尔的脑子乱成一片,倒在血泊中濒死的西洛和曲径温柔沉静的微笑的画面不停在眼前切换,直到巨大的兽吼声将他震醒。
        “快跑!”脚下束缚着他的藤蔓随之松开。
        艾希尔下意识的听从曲径的命令,机械的转身朝着上走廊尽头跑去。曲径最后的命令和傅臻几乎完全兽化的情景让他心中的畏惧不断增加,空气中血液的腥甜也透着不祥的预兆。
        艾希尔的视线已经变得模糊,可他却没有时间将眼中的水气擦干。
        他很害怕,害怕自己为时太晚,也害怕一切会成覆水难收。
        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样久,警报地点终于近在眼前,艾希尔跨步冲过去想要将防御晶石点亮。可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师服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背后,将他打晕。
        ---------------------------
        此时此刻,另一边的曲径却并非向艾希尔脑补的那样危险,反而十分游刃有余。在艾希尔离开的瞬间,他就换下了焦急的神色,脚下原本纤细孱弱的藤蔓也在瞬间变得柔韧。
        和傅臻一样,在看到现场之后,他也同样看出了西洛的打算。帝国律法有规定,伤害未成年雌性者重罪。西洛恐怕就是打算以此让傅臻身败名裂,继而落狱被处以极刑。
        很可惜,这次不能让他如愿。因果线还没有断裂,曲径必须保证傅臻活下来。不过不要紧,他会先帮着西洛收些利息。
        勾起手指,一根藤蔓驯服的到他手中,曲径抿了抿唇,打算做一件想做了很久的事。
        不同于上次在洛特公爵府温和的安抚,这一次,他用了更直接的手段。
        藤蔓缠缚着傅臻的身体,将他强行从西洛身上离开,隔空画下的铭文法阵出现傅臻的身下,让他的神志彻底迷失。
        而后,曲径抬起脚,狠狠地踹向傅臻。
        作者有话要说:
        西洛:我被两次英雄救美。
        艾希尔:我被主动牵过小手。
        太子:然而并卵,你们是雌性。
        曲慕离:我不是雌性,我也已经有了爱的么么哒。
        曲谦昭:我不是雌性,我也有了爱的抱抱。
        曲清岚:我也不是雌性,我也有了爱的顺毛。
        太子:气哭.jpg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