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19章 西洛的算计

第19章 西洛的算计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然而他的手尚未落下,就被曲径轻松抓着腕子拦住。
        “请问你是?”将骂人的雌性放开,曲径后退一步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举止间的优雅自持好似刚刚不过跟许久不见的好友打了个招呼。
        “你少装傻……”那个雌性本能想要在骂,可在对上曲径的脸时又不由自主的失去了语言。
        面前的少年有着一双极温柔的眼,脸颊上淡淡的笑容也充满着独特的知性气质。尤其是在他眯着眼睛看人的时候,墨色的瞳仁中会稍微露出一点促狭的味道,但却恰到好处的让人觉得亲昵。
        这样的曲径让骂人的雌性觉得有些无从开口,而他身后的同伴也赶紧站出来主动解释:“你就是曲径吧!不要怪艾利尔,他是因为太过担心西洛所以才这样。”
        “西洛?”曲径不解:“这似乎和我没有关系。”
        “怎么会和你没有关系!”这句话再次将艾利尔的怒意点燃,他盯着曲径的眼神也像要喷火:“老师就是因为你的原因要和西洛解除婚约。之前西洛许过愿,终身非老师不嫁。如今老师毁约,他就只能孤独终生。曲径你就这么卑鄙?自己失去兽神庇护不算,还要让其他人也为你一起陪葬?”
        “等等。”从艾利尔激动的叙述中,曲径大致听懂了他的意思。他上下打量了他一会,问出最重要的问题:“我和傅臻在退婚之后就在没有过任何联系,所以到底是谁告诉你,他会因为我和西洛退婚?”
        “你还狡辩。”艾利尔怒不可歇,狠狠的将手里的信摔在曲径面前:“这是就是证据,老师亲笔书写,上面清清楚楚标着吾爱曲径亲启。结果刚刚却被人误送到西洛手上,还怂恿西洛当着全班的面拆开,丢尽了脸面。你敢说这和你没有关系?”
        将信函拿到手上,曲径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丝微妙。上面有卡罗尔之花的味道。
        这是最常见的熏染方式,但却鲜少有人使用。
        虽然卡罗尔之花的香气十分清甜,可却十分麻烦。因为当它碰到西蛇果的时候,会发生药性变化,引起雌性精神力亢奋。虽然不是什么致命的效果,可对于精神力敏感的雌性来说却并非是舒适的体验。所以使用的人很少,可偏偏却在这里出现,更重要的是,刚刚结束的课程恰巧是西蛇果的培育方式。
        很微妙的细节,看似没有什么用,却透着阴谋的气息。曲径看了看信函上的内容,而后便用审视的眼光看着面前的几个人。
        他的眼神太过冷静澄澈,乍一看没有任何威胁,但却莫名给人一种从里自外都被尽数看透的感觉,仿佛阴谋诡计皆无法遁藏。
        艾利尔毫无畏惧的和他对视,可之前缓和气氛的雌性悄悄向后退了一步,然而这一步让曲径看出了端倪。
        这个雌性有点眼熟,曲径仔细的搜索着原身的记忆,终于找到了一丝破绽。他是继母母家的人。
        若是这样……
        傅臻、西洛、退婚还有药物相互作用引起的精神力亢奋,曲径勾起唇角,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他们心里存着什么打算。
        看来某个贪心的人渣打算狗急跳墙,只是西洛有没有参一脚,他也不好说。从上次的事情来看,西洛为人高傲至极,他看自己不惯,也不过是因为傅臻的原因被人不断对比而产生的迁怒。而且西洛本身对傅臻似乎并没有那么深感情。可偏偏学院院长又对曲家有些旧仇。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曲径长时间的沉默让艾利尔更加不满,他挣脱开同伴拉住自己的手,走到曲径面前拽着他的腕子就往教室外走:“不管了,时间来不及了,你必须跟我去找老师和西洛说清楚!”
        曲径没有反抗任由他拉扯着自己,他反手握住艾利尔,轻声说道:“好我跟你一起去。”
        清越的声音带着天然的宠溺,肌肤相接处的温热触感也让艾利尔有些失神。
        据说ss+雌性天生便会引起人的好感,艾利尔想起自己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传言,不由自主的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跟他他后面的曲径也没再说话,而是利用神之契约召唤了曲清岚。
        他打算将计就计。
        有人费尽心思给他设下圈套,他自然要好好应对才不枉费她的良苦用心。至于傅臻那边,距离第一根因果线断裂还需要些铺垫,但不妨碍他先收些利息。
        “清岚,现在帮我去办件事。”曲径开口命令。
        “是,我的主人。”很快便有清冷的声音回应。
        教室内再次恢复安静,角落里,银色的长毛大猫从中慢慢走出,烟灰色的眼眸中满是森冷的寒意。
        -----------------------------
        傅臻办公室门外,西洛正神色迷茫的站在那里。
        他的脸色苍白,眼圈隐隐发红,好似哭过。就连一向梳理得十分整齐的头发也变得凌乱,唯有怀里抱着的花还显出些艳丽的颜色。
        傅臻打开门,见他在这也很惊讶,可不过一瞬便镇定下来。
        “你怎么来了?”
        “老师……我们,我们一定要退婚吗?”西洛的声音很轻,不符往日的娇纵和高傲。见傅臻开门,他主动上前一步拉住傅臻的衣袖,小心翼翼的模样好似容易受惊的小动物可怜又无害。然而他抱着花的另一只手却悄然捏紧。透明色的液体沿着花茎慢慢滴落下来,一接触到空气便化作无色的气体。
        暧昧的味道瞬间弥漫了整个走廊,西洛手中的花束落地,攀着傅臻衣袖的手指也慢慢上移,带着些诱惑的色气,然而半敛着的眼里却只有诡谲和算计。
        “西洛,你要做什么?”
        傅臻也敏感的察觉出不对。可西洛却故意更加紧密的贴近他,而后在他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正是这句话,让傅臻脸色骤然改变,看着他的眼神也多了一丝杀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