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8章 和哥哥的约定

第8章 和哥哥的约定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报仇。”曲径回答的干脆利落,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
        曲谦昭却皱起眉:“能用的方式很多,这是最迂回的。”
        “不。”曲径摇头:“身败名裂,失去权势,这些对于傅臻来说,都不算什么惩罚。傅臻本就是私生子,在外流落到十几岁才被接回傅家,现在的地位名气亦是靠钻营所得。即便失去,也不过是回到最初一无所有的状态。可他欠我的,却无法还清。”
        “所以你的意思……”曲径的语气太过平静,可曲谦昭却从中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欠一段情,便要偿这个果。”况且时间已经不多,他的灵魂附着在这个身体之后,就开始产生影响。如果不能迅速斩断第一条因果线达到初步融合,恐怕这个壳子将无法继续承受他过于庞大的精神力。
        瞬间的决然让曲谦昭心里一震,他看了曲径良久,才突然开口试探:“你哭的瞬间,我以为你是真的爱傅臻。”
        “怎么可能?”曲径把他推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语气极为嘲弄:“爱他的那个,早就死了。所以,你要不要跟我合作?咱们可以一起来玩一个名为复仇的勾心游戏。”
        殷红的唇吐出暧昧的气息,原本的纯稚一点一点褪去,换成蚀骨的诱惑,尤其是那双眼,昳丽而潋滟,流转间便能轻而易举的勾魂引魄。曲谦昭依旧沉默,可他的心跳却不由自主的开始失序。
        不容置喙,在这一秒,他的确被曲径蛊惑,并且还想继续沉沦。
        “好。”曲谦昭点头,但他接下来的话却充满了危险的独占欲:“不过你也要遵循游戏规则。我有洁癖,如果你被弄脏,我会亲手将你了结。”
        “这,不是玩笑。”
        ----------------------------
        曲径卧室中,曲径和曲谦昭达成了交易,至于另一边的继母和原身父亲却是如御大敌,满脸焦急。
        原身父亲埋怨继母手脚不利落,如今老爷子要调查,肯定逃不过去,更何况还有皇室横插一脚。现在整个贵族圈子,讨论的皆是有ss+天赋雌性出现的话题。虽然出于对曲径的保护,他的名字尚未昭告天下。可之前曲家为了将退婚事宜推到傅臻身上,曲径在今天接受测试的事在帝国贵族圈子里人尽皆知,因此对于有心人来说,这个新出现的ss+雌性到底是谁,并非是什么难以猜测的秘密。
        如今曲径人在风口浪尖,之前被暗害的事定然会受到多方面关注,现在再企图浑水摸鱼,那就是痴心妄想。
        至于继母也同样着急,药剂的事情是她一手操纵,若是细查,她定然无法脱开干系。
        “现在怎么办?”原身父亲脸色阴霾。
        继母沉默以对,良久才低声劝道:“别急,我还有其他办法。你还记得之前我母家那边送来准备过继给咱们的雌性吗?”
        “你是说……”
        “嗯。”继母肯定了他的猜想。
        事到如今,只能断腕自救,舍掉这枚培养了许久的棋子。至于母家那边,她也并不担心。毕竟,唯有保住她在曲家的地位,她的母家才有希望继续绑在曲家的大船上。
        ---------------------------------
        清晨,曲径起床。
        一夜好眠,他刚洗漱完毕,便听见有人敲门。在得到他的应答后,一个面容清秀的年轻雌性在一个中年雌性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二少爷。”中年雌性一进门便拉着人跪在曲径脚下。略微解释了几句,便开始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曲径冷眼看着他们演戏。不过听了个开头,便知晓了他们的全部来意。
        原来这两个是继母弄来的替罪羊。
        根据中年雌性的说法,年轻雌性是继母从母家找来打算过继给原身父亲的。继母和原身父亲一直没有孩子,而曲家家主又做了将曲径流放的决定。因此他们打算过继一个养子以备未来联姻之需。
        原本具体手续已经全部齐全,只等曲径离开,他便可以上位。可偏偏曲家家主突然要让曲径再次参与精神力测试。他怕发生变故,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打算毁掉曲径的精神力,让他彻底没有翻身之力。
        “总之,这孩子并非心存恶意,只是一时按捺不住贪念,所以才出此下策,二少爷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他一命吧。”中年雌性哭得不能自已,而那个年轻雌性也低着头一语不发,好像十分害怕。
        “所以依着你们的意思,一切都是无心之失?”
        “是,全都是误会一场,所以还请二少爷高抬贵手。”缘着曲径的语气十分温和,似乎并没有怒气,那中年雌性误以为他有原谅之意,继续顺势恭维:“大家平日都说您是最大度好相处的,所以……”
        “所以我若不原谅,便是我为人狠毒?”曲径打断他的话,唇角虽有笑意,但却并不达眼底。
        “这……”中年雌性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至于那个青年雌性更是连头都不敢抬起。
        尴尬的沉默在房间没蔓延开来,跪在地上的两人皆十分不安。在来之前,继母告诉他们曲径平素慵懦软弱,如果哭求,定可蒙混过关。可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这位二少爷看似随和,可内里恐怕容不得沙子。
        “所以,依着您的意思……”中年雌性小心翼翼的询问。
        曲径神色淡然的摇头:“这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昨天测试后我就已经说得很清楚,成年后我便会离开曲家。至于你们的事情,是家主在查。我已经并非曲家人,不会干涉任何曲家决定。至于别的,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偷来的东西,总是要还。”说罢,曲径便开口吩咐侍从送客。
        而在自己房间等待消息的继母,在听到心腹回话后,也瞬间脸色苍白。她明白了曲径的暗示,然而,她却并不想归还。
        当年曲径生母的遗产早就被她据为己有,又经过多年累积,具体金额更是数目庞大。若真完璧归赵,她便会一无所有,这样的结果让她如何能够甘心?
        下意识捏紧垂下的头发,继母认为她需要立刻采取行动,在事态变得彻底无法挽回之前。
        -----------------------------
        帝都,傅家
        没有什么事情是可以密不透风的,曲径的精神力鉴定结果刚刚得到证实,之前退婚的事情便再次被人拿到台面讨论。这次真真是风水轮流转,原本对曲径的讽刺有多不堪入耳,现在对傅家的幸灾乐祸便有多深。
        误把珍珠当鱼目,还拼着得罪曲家也要退婚,换来的结果却是如此得不偿失。还有什么会比跟帝国瑰宝失之交臂更让人悔恨终身的?不过短短几天,傅家便受尽了嘲笑。
        傅夫人因此被傅家家主责罚,傅臻在家族声望也是一落千丈。然而傅臻对此却并不在意,因为眼前的劣势都是为了日后的翻身做铺垫。现在被打压的越狠,等到收网时赢得的筹码便会越多。身为庶子,他最擅长的,就是隐忍。
        招来自己的心腹,傅臻将一块记忆晶石交到他的手里。
        “一切计划如常。”
        “是。”心腹接过晶石应声而下。
        而留在房间中的傅臻却拿起桌上放着曲径照片的相框,照片中,温柔雅致的少年神色决绝,甚至还隐隐藏着恨意,可眼底却隐忍着绝望的水汽,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声来。
        这是上次和曲径通话时,他留下的影像。
        傅臻真的是是爱极了曲径这副濒临崩溃边缘心神皆由他掌控的摸样——独属于自己的人偶,如同昙花瞬间绽放,艳绝无双。
        他回想起前些日子曲径命人带给自己的信件,在看过曲谦昭提供给的自己同院长家雌性暧昧的证据之后,他似乎更加绝望。一句“再不堪,我也不要你的欺骗。”几乎述尽了曲径的全部心情。只可惜,他还不允许曲径如此轻而易举的逃离自己。
        唇角勾起的弧度贪婪和诡谲,傅臻温柔的语气下藏匿着的是极度的危险。他低下头贴近曲径的照片,磁性的嗓音宛若情人间的密语:“曲径宝贝儿,我会让你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会爱你……”
        -----------------------
        傅臻的动作很快,不过短短三天,一个隐秘的消息便在帝国传开。曲傅两家退婚另有内情,似乎是曲家家主从中作梗。
        可而后不久,曲家也有了作为,竟将傅臻私下和院长家雌性暧昧来往的事情曝光,变成退婚的主要缘由之一。
        一时间传言纷纷,到底是傅臻忘恩负义在先,还是曲家从中作梗在前,个中真假,实在无法辨别,但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件事里,受到伤害的人只有一个,就是曲径。
        曲家
        “所以现在外面的传言大概是这样……”侍从仔细的把自己听来的情况向曲径说明,神情恭敬至极。今日不同往昔,如今这位不受宠爱的二少爷是皇室都发话要仔细照顾的对象,家主见了他尚且要退让几分,何况他们这些下人。
        然而曲径却似乎并不在意他的态度,听过之后,便随意命他下去。
        曲径知道,傅臻为人缜密又唯利是图,他不会做亏本的买卖,更不会让自己陷入两难。之前他监视过自己,自然清楚傅家手中有他的真实把柄,所以即便他想陷害曲家家主,也势必会考虑全面。不可能任由曲家如此轻易翻身。
        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他手里还有底牌,并且是能够让他双赢的底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