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7章 爱演戏的小骗子

第7章 爱演戏的小骗子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这样暧昧的情景让傅臻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视讯。而另一边的曲径却并未因为身后突然出现的人而产生惊讶。
        来的正是曲谦昭。
        维持着刚刚被傅臻蛊惑的摸样,曲径转头和他对视,看似迷茫眼底却满是邪恶的蛊惑,好似在询问他,要不要一起演戏?
        看懂了他的暗示,曲谦昭挑眉,不动声色的反问,有什么好处?别忘了,刚刚我们还在对立。
        有什么关系,你肯定喜欢。
        曲径的眼中有戏谑一闪而过,之后一株纤细的藤蔓便带着令人迷醉的诱惑缠上曲谦昭的脚腕,甚至钻进裤脚,攀住肌理,蜿蜒而上。
        “你不是想知道我的秘密?”
        很好,曲谦昭低低的笑了。他手上用力,将曲径的身体和自己贴的更紧密,而后才结束他们之间无声的沟通,面带讥诮的在曲径耳边询问:“你就这么蠢?”
        “和你没关系。”曲径皱起眉,动了动身体,看似因为不习惯而挣扎,实际上却将自己和曲谦昭的位置更清晰的暴露在水晶木马上傅臻布下的监控的范围下。
        根据原身的记忆,曲径知道傅臻在这里动过手脚。面对面的情深似海不足以让傅臻彻底上钩,而偷窥得来的快感却能够让他更深度的沉迷。
        曲谦昭来的恰到好处。
        而此刻看着视讯的傅臻也已经下意识的屏住呼吸。位置的更换让他能够更清晰的看到曲径的厌恶,也同时将他和曲谦昭的亲密尽收眼底。
        “可你是我弟弟。”曲谦昭的声音从视讯中清晰的传了出来,低沉而动听。而他的手,却从桌边放下,其中一只扣住曲径将人搂在怀里,另外一只手,却绕过曲径腰间顺势抓住他的腕子。
        修长的指尖漫不经心的划过藏在肌肤下的血管,留下暧昧的痕迹,曲谦昭的语气更是前所未有的亲昵:“傻孩子,咱们这里留着相同的血,我又怎么会舍得害你?”
        “不会吗?”曲谦昭的气息本能的引起曲径的警戒,在兼之回想起刚刚傅臻说过的话,越发不能忍耐,甚至被触碰都觉得恶心。
        他开始挣扎,试图脱离束缚,而眉宇间也多了几份怒意,冲淡了原本的凄凉,越发显得生动锐利。
        可曲谦昭却并不为之所动,他冷眼看着他无谓的折腾,开口便是冰冷的打击。
        “我当然不会,因为傅臻才是真正的狼子野心。不是你自己当初亲眼所见?他在办公室和院长家小少爷海誓山盟,字字恳切,句句情真。那会子,你不就料到会有今天?而家主也不过是发现傅臻并非良配而已。”
        “你胡说,我什么不知道。”曲径眼中有慌乱一闪而过。
        “是吗?是不知道傅臻为了前程,先做出的背叛,还是不知道傅臻口中说着曲家背后作梗,实际上是正中他的下怀?”
        “你!”曲径的怒火彻底被点燃,然曲谦昭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傅臻缘何找上你,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过是你曲家嫡出的身份能够让他得到好处。而后的退婚,也不过是发现你并不被家族重视。”
        “我最亲爱的弟弟,傅臻那句我爱你,到底有多无耻,你难道不是心知肚明?”
        一针见血。曲谦昭的话将曲径和傅臻之间感情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掀开,把他藏在最深处几乎已经溃烂泛着腐朽味道的伤口彻底挖出扔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种高高在上的侵犯姿态让曲径无法在继续隐忍,他不假辞色反唇相讥:“我只看得出来你的这句不会真的害我要更加不要脸面。”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脸面又值个什么?”曲径的冷嘲热讽并不能让曲谦昭退缩,反而让他的话语变得更加薄凉:“你连傅臻这种利用人心的渣滓都可以原谅,难不成还真会和生你养你的曲家结下心结?更何况,家主是为了你好。”
        这便是真正恶劣的轻视了!
        曲谦昭脸上笑意依旧,而在那其中的鄙夷已经盈满。他在暗示什么,根本不言而喻,无外乎是在讽刺曲径不顾身份的倒贴。可他又有什么资格说出这样的话?毕竟从小到大,他都没有给过曲径一个正眼,如今却妄想用可笑的亲情来将曲径束缚。
        “滚出去!”精神力再度爆发,一种暧昧而危险的气势以曲径为中心蔓延开来。看似柔和实则凶险万分。
        纤细的藤蔓瞬间游走在曲径周遭,一些化作囚笼将他背后的曲谦昭笼罩,另一些却安静的蛰伏在曲径的脚下,好似丛林间藏匿着的毒蛇,纤细却有见血封喉的狠辣手段。
        透过监视看到这一幕的傅臻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就是这样,强悍却又脆弱,宁折不弯,纵然身居下位亦能爆发出摄人心魂的魄力。
        而这样的曲径,却偏偏只对他柔软,也只,受他的操控。这种感觉,真的是太棒了!
        傅臻捏在晶石上的手指略微用了些力道,他看向屏幕中曲径的眼也变得愈发诡谲和晦暗。他知道这场对决曲径必输,但他却忍不住想要看到曲径输掉的那一幕,想要看到他被弄坏,被折辱,被伤的伤痕遍体却依旧不肯屈服的隐忍摸样。他相信,那一定会是最顶级的视觉盛宴。
        视讯中,曲径已经被曲谦昭逼到了绝境,纤细的藤蔓被锋锐的利刃轻而易举的割裂。
        残缺的枝,破败的叶,散落了一地,而曲径也被他仰面按在桌上动弹不得。
        “想不想看看更有意思的东西?”维持着压制曲径的姿势,曲谦昭捏碎手中的记忆晶石,擒住他的下颌,强迫他面对那些会让他屈辱不堪的画面。
        “所以老师,您觉得我漂亮吗?”院长家雌性的声音好似含了蜜糖。
        “当然。”傅臻眉目之间皆是宠溺:“你怎么样都漂亮。”
        “比起你那个未婚夫呢?”院长家雌性不依不饶。
        “当然是你。”傅臻回答的毫不犹豫:“我和他就快退婚了。”
        画面戛然而止,可二人亲吻相拥的画面却依旧停留,狠狠刺痛着曲径的眼。
        “曲谦昭!”胸口剧烈起伏,曲径因精神力消耗过大而变得苍白的脸因愤怒而染上艳色,尽数化作对曲谦昭的迁怒。
        傅臻和院长家雌性的身影近在咫尺,每一句对话,每一个细节经过场景回放,都让曲径感觉身临其境。
        刚刚被安抚的心脏彻底被击碎,但他却固执的维持着最后的自尊不愿散去。
        如此的悲凉和孤独无依。
        然而曲谦昭却看到了他眼底深处另外一种算计和暗示。
        “嘘,别生气,我还有别的忙可以帮你。”心领神会的将桌边的水晶拿起,曲谦昭漫不经心的在曲径的眼前把玩。
        “你要做什么?”曲径的眸子瞬间睁大,而他的脸色也随之灰败了几分。
        “你猜?”好似大猫戏弄走投无路的猎物一般,曲谦昭用最恶劣残忍的方式,挑拨着曲径绷紧的神经。而后他手指用力,一点一点,将曲径对傅臻最后的一点念想碾碎。
        “不该存在的东西,就应该直接毁掉。”
        “你!”
        画面瞬间切断,傅臻下意识从桌边站起。他看到的最后一个情景,便是曲径眼神放空,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的模样。
        他沾染了泪意的眼眸像是浸在冰水中的琉璃玉,澄澈得不带一丝杂质。而绝望也同样清晰的在其中印出。因为挣扎而散乱的领口,露出瓷白的肌肤,让人遐思不断。
        不经意的勾引才最触动人心,而天然的魅惑更是极为难得。
        心口的跳动不受控制的加速,进而失序。傅臻合上眼,勉力平息着激动的心情。
        太完美了,这样的曲径简直是兽神为他量身打造的人偶,如果不能彻底得到,他必定会遗憾终身。
        所以,他必须开始行动。把玩着手中的通讯晶石,傅臻陷入了沉思。
        ---------------------
        而曲径的卧室,原本剑拔弩张的氛围在水晶木马破碎的瞬间便恢复了平静。至于对峙着的两个人,也不约而同的缓和了脸色,不在针锋相对。
        没有立刻从曲径的身上离开,曲谦昭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他,良久,才开口评价:“爱演戏的小骗子。”
        “可我们彼此彼此。”曲径轻笑,他勾起唇角,音色暧昧而色气:“爱看戏的小猫咪。”
        殷红的唇开合,诱人的舌尖在齿间若隐若现。曲谦昭的气息微微凌乱,甚至指尖也情不自禁的触碰到那抹艳丽的颜色上。
        可不过一瞬间,他便迅速恢复清明,询问他最想知道的问题答案。
        “你在勾引傅臻,为什么?”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