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5章 谁才是耻辱

第5章 谁才是耻辱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原本暗淡的晶石从中心开始爆发出刺目的光芒,而后曲径手中的那抹绿意也开始重新复苏。一种说不出的美妙味道萦绕在空气中,好似甜美的梦境,又似松饼沾染了蜜糖,让人感觉惬意的同时又生出一丝梦幻的欲望。
        距离曲径位置较近的几个雄性皆无法自控的恢复成本体,眼神迷离的朝着曲径靠近。至于离得稍远的曲慕离和曲谦昭也同样受到了影响。
        异能爆发的兽吼声让大厅里的雌性们都惊吓不已。在尝试过安抚无用以后他们纷纷找地方躲避。唯有曲径,始终淡定的站在测试仪前,没有任何移动的想法。
        “自寻死路!”继母冷笑,并且顺手关上大厅一侧紧急避难的门,丝毫不顾曲径还没有进来。
        至于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看法,看着曲径得眼神好似再看一个死人。
        雄性异能暴动之时,毫无理智可言,他们几乎可以脑补出接下来的情景,下一幕,曲径就会被生生撕碎,变成血肉一堆。
        可就在他们嘲讽冷嗤的刹那,事态再度陡然直下,让他们瞠目结舌,脸上满是惊诧和骇然。
        看似平整的地面,有一抹嫩绿出现,自曲径的脚下开始向外延伸。空气中清新的味道也越发浓重,而后那些原本凶悍的雄性们竟收起了獠牙变得温顺起来。
        不,不可能!眼前足以颠覆认知的妖异场景让他们生出毛骨悚然的战栗。
        “乖孩子。”曲径得声音很轻,华丽中带着一丝撩人的低哑。这是猫薄荷的本体,亦是最顶尖的诱惑,没有任何雄性能够避开。
        雄性们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他们摇摇晃晃的走到曲径的脚下,仰头看着他的摸样十分温驯,甚至一些等级低的,还主动跪趴在地表示臣服。
        旁边因为见他危险而焦急的曲慕离早已控制不住变成兽形,雪白的长毛奶猫吧嗒吧嗒跑到曲径的身边,勾着他的衣摆,迅速的爬到了他的肩膀上。
        “嗷呜~”稚嫩中透着狠厉的叫声充满了浓浓的占有欲和警告,但蕴藏在其中上位者威压却足以让人不寒而栗。
        “没事,别担心”捏了捏他爪心柔软的肉垫,曲径安抚着曲慕离的情绪。
        “哼!”才不是担心这种蠢货!曲慕离一巴掌将骚扰自己的手拍开,可接下来就因为抵挡不住诱惑而不着痕迹的蹭了蹭曲径的脸颊。
        脸上柔软的触感让曲径唇角的笑意变得真实些,然而带着寒意的眼神却越过众人直视角落。那里正在努力控制诱惑的曲谦昭,还在勉力支撑,而他看向曲径的眼神却不在是最开始的淡漠,反而变得危险而兴致勃勃。
        曲谦昭其人,最喜欢的便是出乎意料和难以掌控。而现在的曲径,就是最吸引他的那一型。至于曲径,也并没有打算放过他。
        清凌的眼底划过恶劣的笑意,而后曲谦昭的脚下便悄然出现一株绿芽。
        纤长的枝叶抽出,紫色的花苞开放,比之前那些雄性闻到的还要诱人的味道让他的灵魂开始沸腾。
        这到底是什么?曲谦昭下意识对上曲径的眼,然而,他尚且连里面的戏谑都看不清,就模糊了意识,遵从了本能,化作兽形。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缓和下来,甚至变得有些暧昧的迷醉。
        “这,这怎么可能!”继母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景象。而接下来年长测试员说出的话却更让她失态。
        “神佑之体……”
        测试已经结束,测试仪上清晰的显示出曲径的等级。
        帝国雌性体质从S到E划分,但在测试仪上却清晰的写着ss+。
        废材变天才,耻辱柱变成至高荣耀。
        年长的测试员看着曲径,眼光灼热。他已经可以意料到未来盛况。毫无疑问,曲径将会是帝国近期甚至很长时间以后,最引人注目的新星!
        大厅中的警报继续在鸣响,曲家家主也很快带着人赶到了大厅。一进厅门,他便看到了眼前这令人惊诧的景象。
        曲径独自站在测试台前,四周或匍匐或跪拜许多雄性。他们看着曲径的眼神都皆充满了虔诚的痴迷,好似在面对神祗般顶礼膜拜。
        年长的测试员连忙起身走到家主面前,严肃的对家主说了曲径的情况:“根据鉴定,二少爷的识海似乎受到过严重伤害,以至于精神力觉醒困难。因此本体植株等级无法评判,只能等完全恢复后,再进行更精确的评判。另外,这样的大事,按照规定,我必须上报皇室,所以曲家主页做好心理准备。”
        毕竟ss+的雌性,穷尽整个帝国史也找不出一个,堪称传说中的瑰宝。而眼前的曲径,就是活生生的瑰宝。重要的是,这个瑰宝,差一点,便会折陨在曲家。
        测试员说完就带人离开。至于那些沉迷在曲径脚下,尚且不能保持清醒的雄性们,只能先暂时留下。
        大厅恢复了平静,只剩下曲家诸人。
        曾经的污点耻辱摇身一变,变成帝国荣耀,更是曲家更进一步的绝佳底牌。然而却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曲径已经和他们离了心,冷了情。
        曲家家主看着沉默的曲径,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曲径也没有主动打破沉默,只是将衣服上的袖扣拆下连着昨天侍从送来的药剂瓶一并交给家主,并意味深长的扫了继母一眼。
        罗厄药剂和天耀晶石这两样东西作何用途不言而喻,而曲径一个ss+精神力的雌性缘何会被压制这么多年被称为废物的原因也被尽数解开。
        “幸不堕家族名望,也算是我在离开前最后的贡献。”
        在开口时,曲径的脸上已经换好了受到惊吓的模样。他的声音带着些许颤抖,暗藏其中的委屈和心有余辜的恐惧更是难以掩饰。只是脊背依旧挺得笔直,带着决绝之意。
        方才的场面,对于一个尚未成年的雌性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也太可怕。若不是他的精神力突然爆发,可能现在留下的只有尸体。
        那些化形的雄性被人拉下去,个别反抗的还不得不打晕才能挪动。
        因为愤怒而震耳的兽吼让曲家大厅的柱子都跟着晃动。气场强劲的碰撞也让人呼吸困难。
        消耗了太多精神力,曲径的脸色十分苍白,唇上的齿痕也渗出血迹。可偏偏这幅有些狼狈的姿态却依旧优雅如斯,美的让人移不开眼。
        十几年的隐忍和折磨,十几年的忽视和谩骂。宝珠蒙尘,美玉藏匣。直到今天,才终于分明。
        “……”众人皆沉默不语,甚至不知道要怎么打破这种难堪的尴尬。
        而曲径也懒得理会他们,径自转身上楼。他的背影,依旧是那副决绝受伤的摸样,可背对人的脸上却十分沉静,甚至还隐隐露出一丝鄙夷。
        当初的曲家人对原身爱答不理,现在风水轮回换他们追悔莫及。不过这还只是开始,更打这帮狗眼看人低的脸的事,还在后面!
        ----------------
        曲径上楼以后,曲家家主的脸色难看至极,他狠狠将两样东西扔到地上,看着继母的眼神亦是极其阴蜇,可嘴上却对身边的心腹说道:“查,始作俑者,直接绞杀!”
        然而这时,曲家大厅的角落里,一只银黑色虎斑纹的奶猫正蹲在那里神色十分严肃,烟灰色眼瞳冷漠中带着一丝疑惑。
        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曲径离开的方向,眼神意味深长,然后便叼住之前曲径留下的的叶子转身消失。
        没人知道他何时来的,也没有人看到他怎么离开。
        而另一边,曲径上楼之后,却再楼梯口被已经脱离控制的曲谦昭拦住。
        -----------------------
        曲谦昭站在楼梯上,原本就高大的身形带着居高临下的傲慢。缘着背光,俊美绝伦的脸也显得霸道而深沉,充满了慑人的压迫感,不复平日的体贴温和。
        然而,这才是他微笑之下真正的本性。
        可对于曲径来说,不过是只气弱虚张声势的大猫。
        曲谦昭,曲家第三代最有可能继承家主之位的人。天赋异禀,手段诡谲。有着最如沐春风的微笑,最恰到好处的温柔,被称作“帝国情人”。
        只可惜,在这幅完美面具下,隐藏的却是最低级恶劣的趣味——他把所有人看做可供把玩提供乐趣的玩偶,恣意享受着别人的迷恋于沉沦。凡是被他看中的,都会落入他设好的网中。
        没有人会反抗,也没有人可以反抗。
        但是就在刚刚,他却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戏弄了。
        继承了原身的记忆,曲径对这位堂兄可谓了解甚深。他低着头好似不堪曲谦昭势的压迫,可平静的眼眸深处却压抑着一丝嘲弄的笑意。
        看似被束缚,但并不落低谷。
        “你在演戏!”见他依旧是那副沉默受伤的模样,曲谦昭伸出两根手指擒住他的下颌,逼迫他同自己对视。
        雪色肌肤触手温润,好似最上等的白瓷般细腻无暇,稍微用力便留下红痕。正是这种脆弱易碎的姿态,更容易引起人的破坏欲望。
        曲谦昭眼中的阴蛰加重了几分,再次开口重复道:“你在演戏!”
        “那又怎样?”曲径看着他,模样十分认真:“你不是也很兴奋?”
        一阵见血。
        眼前的少年,墨色的眼眸深邃如潭,沉静而通透,好似能将人一眼看穿,而他也确实将曲谦昭看穿。
        此刻映在曲径眼瞳中的男人,阴蛰而危险,唇角恶劣的弧度更是清晰可现,宛若将人诱入地狱的魔君,泛着玩弄人心的味道。
        嘲讽之意一闪而过,随后便归于沉寂。
        他在逗弄自己!
        这样的认知让曲谦昭生出些许怒意,他指尖用力,深陷肌理,而另一只手却抚上曲径的面颊,蜿蜒而下,停在他最危险的颈项上。修长的手指不轻不重的抚弄着精致小巧的喉结,一下又一下,看似暧昧,实则杀机暗藏。
        “告诉我,刚刚大厅里那些雄性都被你操纵,这不是简单的神佑体质便能解释。你有秘密对吗?”
        孱弱又不堪一击的雌性,只需稍微用力就能将他碾碎。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