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 第4章 闭眼别看!

第4章 闭眼别看!

书籍名:《被四个未婚夫退婚后,我成了帝国太子妃》    作者:小猫不爱叫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晚饭时间,精致的餐点已经准备齐全,桌前也坐满了人。可唯独下手处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空了一个位置。原本那里十分隐蔽,但今天却意外备受关注,因为那个座位是曲径的。
        曲家家主的脸色十分不好。白天曲径和管家之间的冲突他一清二楚,打狗尚要看主人,曲径指桑骂槐真正恨的是谁根本无需细想。
        “这孩子也真是……”继母见状故意煽风点火:“父亲您别急,我叫人催催。许是白天累了,睡迷了才耽误。”
        累了?不过是送还个订婚信物就没法下楼吃饭,可不就是摆明心怀怨恨。这般不识抬举,看来也不必留着。
        曲家家主沉默不语,眼底透出几分阴蛰。
        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闷,桌前的人也皆没有动筷。就在这时,有侍从报:“家主,二少爷来了。”
        “那就让他进来,难不成还要我亲自请吗?”
        “是。”侍从不明就里,赶紧将门打开,曲径走进厅内。
        换下了下午时的艳丽夺目,曲径一身简单素净。他周身上下没有任何装饰,就连及膝的长发也只是随意的别在耳后,没有用发带束起。
        一种清新平和的舒适感将压抑的静谧淡化,就连曲家家主的火气也奇妙的消弭了干净。
        “坐下吃饭。”
        “是。”曲径应声。他的脸色和下午比起来苍白了不少,神色沉静,但那双眼,却满是疏离和冷凝。
        可这一次,没有人在多说他一句。
        不知为何,曲家这些早已习惯利用和算计的当权者们竟在这一瞬间生出一种愧疚感。毕竟,曲家并不是必须要靠断绝曲径的未来才能保住家族名誉,只不过是为了省力罢了。
        以前这般作为也并不罕见,可现下在曲径清冷的目光下,竟莫名心虚。
        沉默的一顿饭过去,曲径提前离开餐桌,碗里的饭不过略动了几口。
        曲家家主见状皱眉,冷淡的嘱咐:“明天的检测尽力而为。”
        “定不会堕了曲家威名。”曲径低声回应,而后便转身上楼。
        在这个世界,雌性本体等级是按照对雄性兽形影响力来分,那么还有什么植物会比猫薄荷的影响力还大?
        就是不知道,对于曲家这些掌权人来说,毁掉一个天赋绝佳雌性会是何种心情?
        -----------------------
        而另一边傅家,始终监视着曲家一举一动的傅臻,听着属下报告唇角也勾起一抹了然的笑意。
        果然曲家没有真正的蠢货,看来自己这个前未婚夫在被曲家彻底舍弃之后也准备反击,只是不知道第一个被打脸的是谁。
        看来弄不好他们这次都会走眼,在属下送上来的一份交易记录上画了个圈,傅臻的眼神变得愈发意味深长。
        -----------------------
        兽人世界的晚上能够用来消遣的方式不少,可对于现在的曲径来说,似乎都不合适。慵懒的靠在飘窗边,曲径看着夜空有些百无聊赖。这时,重重的脚步声从门外传来,然后便是十分熟悉的暴力开门方式。
        “把你的剩饭吃完,浪费粮食是最恶劣的做法。”
        曲径回头,果不其然,曲慕离冷着脸站在门外,身后跟着的侍从手里还捧着装宵夜的托盘。
        曲径略看了一眼便招手叫小孩过来。
        “怎么?担心我?”
        “自作多情。”曲慕离说的斩钉截铁,可侍从放在桌上的夜宵却暴露了他的心思。
        熬得软绵的白粥,两三样精致的点心,还有一盘蒸的色香味俱全的鱼,鲜香扑鼻,鱼肉入口即化,十分适合晚餐没有吃好的人。
        “陪我一起吃。”曲径也不点破,拉着他坐在桌边。
        纤长的手指握着银质的餐刀,不过几下便娴熟利落的将鱼刺分离。
        曲慕离诧异的睁大眼,然而就这么一晃神,盛满鱼肉的勺子就递到了唇边,更重要的是面前人那双温润缱绻的眼,和里面不经意间露出的宠溺,丝丝缕缕,萦绕在心间。
        “尝尝?”
        “不!”曲慕离下意识别过头拒绝:“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知道。”曲径的声音很轻,眼底却有狡黠一闪而过:“你确实不是小孩子,但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
        “够了,随你。孩子有什么好,弱小又哭闹,还麻烦……”想起曲径断绝情爱的事实,曲慕离连忙打断了他的话语,顺从的张嘴吃掉。而后,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又看了曲径一会,皱起眉有些别扭的站起身命令:“闭上眼,先不要看我!”
        “什么?”
        “叫你别看!”曲慕离的声音大了些,伸手捂住曲径的眼。
        耀眼的银芒穿透指缝,然而很快,还不等曲径反应过来,眼睛上原本肌肤的触感就变成了柔软的绒毛。而后一只手掌大小的白色长毛奶猫悄无声息的落在他的膝盖上。
        它碧色的猫儿眼睁得极大,似乎还因为羞耻而带了几分水汽,可偏那仰着头看人的模样十分骄傲,反而更加招人。
        “这是你的兽形?”曲径原本就喜欢猫,尤其对这般大小的奶猫欲罢不能,忍不住一把将曲慕离抱在怀里,狠狠的揉了一把他头上软绵绵的绒毛。
        “这不是重点。”一爪子糊在曲径的脸上,曲慕离奋力从他怀中挣脱,蹲坐在桌上:“不是要伺候我用餐?现在来吧!”
        “好,这就来。”一本满足的曲径低头亲了亲他的鼻尖,再次拿起勺子。
        至于曲慕离,粉色的耳廓早已变成了鲜艳的红色。
        因为他刚刚发现,自己似乎和曲径用了同一套餐具……
        一人一猫之间的气氛十分和谐,就连屋子里也平添了不少暖意。不只过了多久,曲慕离悄然开口对曲径说道:“明天……”
        “嗯?”曲径笑问。
        “没事。”曲慕离不在言语,把后面半句话藏在了心里。
        明天,不用担心。
        ------------------------
        一夜无话,转眼便到了第二天测试的时间。
        清早,继母派来的侍从便拿着一身正式衣物送到曲径的房间。
        “夫人说了,今儿是大日子,要守些规矩。”
        曲径接过来看了一眼,顿时明白了继母的打算。
        她在衣物上动了手脚,这衣物上的扣子都是天耀宝石所制。看似具有帮助雌性稳定精神力的效果,可实际上却是对于识海受损的雌性调动精神力却有阻隔效果。若是他昨天喝了那补药,今儿在这宝石的作用下,就算识海尚存,也无法调用一丝精神力。
        这便是打算彻底毁掉自己了。一个识海破碎无法调用精神力的雌性,简直就是废物中的废物。再加上对家族明目张胆的心声不满,曲家那些当权者自然会加快舍弃他的步调。
        而只要他离开曲家,生死便失去了保障,一旦出了什么意外,原身生母留下的遗产就能顺势易主。
        真真是好算计,只可惜,毫无卵用。曲径不动声色的换上衣服,心里有了想法。
        ---------------------
        大厅内,负责鉴定的人已经到了,然而曲家派来观礼的却只有曲径的一个堂兄和继母。
        这个堂兄名叫曲谦昭,是未来曲家备选继承人。手握重权,掌管着曲家最见不得人的阴暗权势。看着温文尔雅,实际连骨髓都是黑的。让他来观礼,曲家的态度显然易见,这便是打算要放弃。
        别人家的雌性都是在万众瞩目之下觉醒,而曲径则不然。历经四次尴尬和难堪,那种耻辱感已经深入骨髓,无法靠词语来形容。对于曲家如此,可对于曲径,伤害却要更大。
        年长的检测员眼中闪过一丝同情,而年轻些的却只有轻蔑和嘲讽。至于负责招待的继母,更是满脸的不屑一顾。
        在这样的氛围下,曲径走进大厅。没有什么说明,也没有所谓的沟通,他在极度的冷漠中将手放在测试仪上。
        纤长的指尖肌肤白的几乎透明,指腹轻轻在测试用的晶石上按下,指甲泛起淡淡的绯色,越发让人移不开眼。而卷翘的睫毛下,那双沉静自持的眼,温润镇定,宠辱不惊。脆弱而骄傲,敏感却不自怜,这样矛盾的性格完美的糅杂成了眼前这个优雅少年。
        只可惜,强者为尊的地方,出色的容貌气质也会变成他被人诟病的理由。
        “装腔作势!”年轻的检测员小声嘟嚷,也不等曲径准备,就开始了测试。
        晶石慢慢的发出亮光,看起来十分微弱,在曲家宽敞的前厅里越发显得如萤火一般渺小。   这是精神力无法调用的代表。
        继母眼中有得色一闪而过,而那个年长的检测员也忍不住小声叹了口气。
        “该死……让我进去!”厅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测试被暂时打断。曲慕离一边闯一边撂倒了拦着他的侍从。
        他看了一眼站在机器旁边的曲径,开口便骂:“那些老不死的都是蠢货?明知道结果如何,干嘛还要让这废物出来丢人?带着你们的东西滚回去,曲径再不济,也轮不到几个外人来看我曲家的笑话!”
        “这……”侍从迟疑着不敢上前,求助的看向负责的曲谦昭。
        似乎对曲慕离的反应很感兴趣,曲谦昭示意不用拦着,挑眉询问:“你似乎很在意?”
        “谁会关心那种蠢货!”曲慕离开口反驳,但在看到曲径艰难的释放着精神力的模样,又忍不住低声补了一句:“好歹有血缘关系。”
        “那就更不必了!”曲谦昭笑得温柔,眼底却是一片幽暗:“曲家不需要废物。”
        “你!”曲慕离大怒,可还没等他动手,大厅内的景致便骤然改变。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