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102章

第102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网络喷狗的“阴谋论”还折腾出各种后续番外——
        @揠苗助长的插秧汉:Warning!NC粉勿进,进了勿喷,言论自由,希望你们看得懂这句人话 :)
        针对HQLM对自己男朋友的过度保护,对此提出三点怀疑:1.HQLM口中的“男神”可能长得不尽人意;2.网爆的路透小粉丝可能是HQLM找的三无群演,造势造谣;3.“男神”并不像HQLM操的高宠人设那样疼爱他,否则“男神”为什么不肯为他出柜?
        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是因为好奇“男神”的长相才关注HQLM的,可以说,高富帅男朋友这个设定是HQLM操得最成功的一个火爆卖点,秀恩爱增加直播观赏性,既能圈粉一大拨小女生,又能吊足路人的胃口,保证追播热度。
        ……
        网络暴力就如同置身于一个无规则乱斗场,不分青红皂白,一杆子把你撂倒在地,众人口水和稀泥糊得你翻不过身子来。你呸一口,他踩一脚,要是局势出现大反转,众人也就一哄而散,隔着网络一层纱,人人身披精分马甲,谁也认不出是谁。
        加害者说不定一扭头就摆出真爱粉的虚伪嘴脸,唉声叹气地指责黑粉真素没人性。
        造谣的成本太低廉,人人都是大评论家。真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艾朗安慰陈炎:“宝贝儿,relax,你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咱们都是见过世面的可人儿,网络上的黑粉和喷子见怪不怪,蛮不讲理,道德沦丧,满脑是屎,满嘴喷粪。
        “可你要明白,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你喷到心态崩溃,气到弃号退网,而他们就坐在键盘前面拍着手哈哈笑——所以,你现在先深呼吸,保持微笑。”
        陈炎整张小脸儿皱巴巴的,口气很冲地应道:“笑不出来!”
        艾朗隔着屏幕幽幽叹气儿,尽心尽力地给陈炎出主意:“这事的确不好办,哎……你应该跟男神商量商量,说不准他愿意出柜呢?这事儿可不瞬间就摆平啦。”
        陈炎抿紧薄唇,不语。
        艾朗等了半响没见陈炎回复,心里琢磨着是不是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忍不住又补充一句:“就算男神不愿意出柜……也没关系,咳,我了解你,咱们作为少数人当中已出柜的极少数人,谈感情本就不容易。”
        在他们圈子里,愿意谈感情的深柜GAY其实不算少,但是要和一个透明柜或出柜GAY扯上关系,基本上就是坐实了自己是GAY的事实,就跟传染病一样,总会让人退避三分。
        “你如果爱他,就一定会愿意为他出柜”这种言论,换个说法就是“你只有为他出柜才有资格说爱他”——这无异于感情绑架。
        比起“等你有了房子才有资格娶她”这种物质绑架,前者更是不可理喻,却又被大部分人猖狂地认作理所当然。
        出柜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就如同陈炎出柜,要破釜沉舟的决心,更是一次浴火重生的决定。
        换句话说,若非万不得已,他也用不着公开出柜。
        陈炎对着新动态的编辑页皱着眉,他烦躁不已地删掉一长串语气过激的话,跟挤牙膏似的,磨磨蹭蹭地编出几句声明——
        关于某参团购事件:无论是开团方还是参团者,一律开除我的粉丝籍贯再也不见谢谢,不要打着任何‘不打扰我’的响亮口号,干着这些严重干扰到我的生活的勾当。
        参团购如果把我的警告当广告,那咱们就走法律程序。猪精女孩请停止作妖 :)
        陈炎把这段警告声明分别挂在微薄置顶和晋江直播平台上面的主播动态页面,发完之后他斜身一歪,表情木讷地倒在床上发呆。
        艾朗给他发来一个“摸摸头”的表情包,权当安慰。
        陈炎胸口闷得发慌,把脸埋在被子里磨蹭了一会,他最终还是忍不住翻身坐起,抓着手机,下床趿拉着室内拖鞋,抱着枕头就“哒哒哒”地打开门跑出去。
        曹艺卉坐在客厅里叠衣服,见陈炎走得很急,问:“怎么了你?”
        陈炎皱着脸说:“心情不好睡不着,我去程溪那里睡。”
        曹艺卉:“……”
        陈炎这话的前后关系不明,听起来略微别扭,却又让她无话反驳。
        当陈炎抱着枕头,踩着软绵绵的室内拖鞋按响程溪的门铃——房门一开,程溪的发梢还淌着晶莹的水珠,压弯发梢,掉落到他肩头的干毛巾上:美男出浴的场景足以让那些说“男神的长相不尽人意”的喷子们都立正闭嘴。
        程溪的目光落在陈炎怀里抱着的枕头,唇角一扬:“瞒着咱妈偷偷跑出来的?”
        陈炎不应,径自跨进一步就往程溪怀里钻,两人隔着棉花枕头挨在一起。
        程溪索性将陈炎抵在墙上,反手关门,单手托着陈炎的后脑勺,急不可耐地咬住他的唇瓣,吮,咬,舔,吻。
        陈炎喘着气儿,眼神躲闪地偏过头,犹豫不决地问程溪:“你有没有,看到我发在直播动态里的消息……”
        程溪抬起他的下巴,指腹摩挲嘴唇,轻声问:“你发了什么?”
        程溪刚在室内健身完又洗了个澡,还没翻过手机。
        陈炎有些没底气地垂着眼睛,说:“我在直播间公开出柜后,不是和粉丝们约定说现实当中偶遇也不许曝光你的照片吗?然后……有些人就抓着理智粉自觉遵守我的约定这一点,他们在网络上开团贩卖有关你的照片。”
        程溪眉头一皱,对于网络上面层出不穷的搞事手段颇感震惊。
        陈炎将额头抵在男神胸口,闷声道:“我一开始开直播的目的,只是想在网络上找个栖身之地,因为隔着屏幕谁也不认识谁,所以我可以无忧无虑地随意放飞自己,结果现在好多东西都变质了……我真的好累,不止一次有过干脆就放弃直播的想法,可我又舍不得那些可爱的粉丝。”
        程溪摸摸怀里蔫蔫的脑袋,温声道:“如果你开直播只是为了赚钱的话,你真的没必要勉强自己。”
        陈炎恹恹地阂上眼睛,圈着男神劲瘦的腰身,把脸颊埋在男神结实的胸膛上磨磨蹭蹭,他烦闷不已地哼出一连串苦哈哈的声音。
        陈炎:“遇到黑粉折腾出各种乱七八糟的糟心事的时候,我就很气,可是越搭理他们就越来劲。
        “更生气的是有时候我会被黑粉牵着走,就像我在网络上公开出柜,我到后来都分不清这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还是因为我的真面貌经常被黑粉攻击,我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必须得在网络上公开自己才行。”
        陈炎委屈得鼻子发酸,絮絮叨叨地抱怨一大堆,把同一个槽点翻来覆去地念叨好几遍,说到自己口干舌燥,身疲心累。
        程溪将他抱到床上去,一边附和他的怨声怨气,一边给他剥了衣服盖被子。
        程溪俯下身在他额头落下轻轻一吻,说:“安心睡觉,明天醒来就都没事了。”
        程溪的晚安吻太温柔,轻易就平息了陈炎一肚子埋怨和委屈。
        他眨着一双水亮清透的眼睛巴巴地看着程溪,幽怨的语调一转,不好意思地问:“……不做吗?”
        程溪忍俊不禁:“我以为你累了,更需要休息。”
        陈炎登时蹬掉被子,翘起腿自己扒拉裤子,十分有诚意地把腿分叉开,面红耳赤地说:“我得更累一点……才能睡得着……”
        程溪被眼前人这奔放却又羞红脸的模样撩得血脉喷张,健身磨砺出来的粗糙掌心摩挲着小怂包的腿间,白皙细嫩的腿侧皮肤经不起大力揉捏,顷刻便烙下通红的抓痕。
        ……
        陈炎如愿以偿地被折腾到浑身绵软无力,嗓子也放肆地叫唤了一夜,干涩又嘶哑。
        陈炎现在对于叫,床这一门学问,也算颇有些心得体会,总结一下就是:不是爽得叫出来,而是叫出来会很爽。
        凌晨一点。
        陈炎枕着不知名的甜梦,睡得很熟。
        卧室里没有开灯,一片昏沉。
        程溪披着睡袍坐在床边,手机屏幕的亮度被调到最低,微弱且柔和的灯光打在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软化了他平日里难以亲近的高冷气息。
        程溪看了陈炎发在直播动态里的声明,热门评论区里基本上都是暖心评论,但也掺杂着一两个恶意导向的心机评:“所以说 [微笑] 男神为什么不和一姐上直播?是‘不敢’还是‘不能’还是‘不想’?我觉得男神根本就没有那么爱一姐,心疼我的一姐 [心碎] ”
        程溪深邃的眼眸暗如幽潭,反折出手机屏幕的点点幽光。
        程溪抿着薄唇,沉默半响,打开床头边上两盏光线柔软的夜光灯。
        陈炎睡得很沉,突如其来洒落在他面容上的暖光,也并未惊扰他的梦。
        程溪拿起陈炎丢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牵着陈炎的手指凑到嘴边亲了亲,然后用指纹解锁打开手机。
        程溪用懒人支架夹在床头柜上,把陈炎的手机固定住,拉长任意弯曲的杆儿,再调整好位置。
        懒人支架夹着手机,以一个喜感的偷窥姿势蜿蜒曲折,镜头对准床上的一角。
        程溪登陆陈炎手机里的晋江直播APP,第一次开直播还有点儿手生,他倍儿认真地研究出自动退出软件的定时设置,直播标题则是随便打了个“?”就发布出去。
        程溪开直播间之前,打开的是手机的后置摄像头。由于手机的后置摄像头被懒人支架的夹板挡住,直播间里漆黑一片——可以说是十分符合深夜福利的神秘开场了。
        现在是凌晨01:12。
        直播间里的观看人数增长速度没有往常那么给力,但还是陆续有人跳进直播间里,一脸懵逼地在评论区里刷屏保持队形:“???”
        直播间乌漆麻黑又安静如鸡,偶尔有点响动也是床垫发出的小动静。
        程溪自顾自地玩了把小游戏,五分钟后再看直播间,在线人数已有5423人。评论区里还悠哉悠哉地聊起天儿来,十分省事地把评论交流区整成一个小型的交友征婚现场,越夜越精彩,气氛倒也很嗨。
        有网友开玩笑道:“一姐这是整的哪一出?准备改行当as.mr主播啦?”
        as.mr又称为颅内高潮,通过刺激听众的听觉反应,能够缓解焦虑不安的情绪和安抚失眠人群。
        然!而!
        粉丝们料想不到的是——当直播间打入光线,视野恢复明朗的时候,在柔暖暖黄的光线烘托之下,只见一个五官俊美得无可挑剔的超!级!大!帅!哥!出现在镜头前。
        刹那间,评论区就像是网络延迟一样安静了下来。
        这根本不是颅内睾潮!
        这是荷尔蒙发射现场!
        程溪目光淡然地看了眼直播间,竖起曾经被陈炎在直播上夸赞为“用手指就可以让你达到G潮”的修长食指,抵在唇形性感的薄唇上,朝着直播间:“嘘。”
        直播间里的五千少男少女只觉得小心脏猛地一紧,令人窒息的心动来得如此突然!
        众人循着大帅哥渐变温柔的目光垂落到床上安然入睡的“火前留名”脸上。
        只见大帅哥俯下身,视若珍宝一般,在“火前留名”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与此同时,直播间里自动黑屏!
        程溪掀起眼皮瞥了一眼手机,确定晋江直播APP按时退出,这才贴近陈炎的耳畔轻声说:
        “晚安,宝贝儿。”
        ——安心睡觉,明天醒来就都没事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