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101章

第101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陈炎的筷子在冒菜汤里捞来捞去,眼角余光瞥过杵在对面不走的郝丹卞,顿时食欲大减。
        他放下筷子,毫不客气地对郝丹卞下逐客令:“你坐的这个位置是我给程溪留着的,不好意思呀,你另找个座位去吧。”
        郝丹卞单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则捏着手机上下翻转,笑意渐浓地应道:“我能约你一起吃个饭吗?光是看着你就能让人很有食欲。”
        陈炎在心里对郝丹卞进行白眼大暴击,呵呵一笑:“当然不能,我是‘程溪牌·开胃菜’,全身上下都是他的专属水印,嗯,都是他舔过的‘水印’~走好您勒。”
        陈炎说这些话的目的,纯粹就想恶心一下郝丹卞,结果这人心脏强大,听完还能面不改色地夸陈炎:“你怎么能这么可爱?”
        陈炎:“……”
        陈炎不止一次被男神夸过可爱,每次听到都是小心脏砰砰乱跳,害羞得欲仙欲死,可现在从郝丹卞嘴里听到可爱一词,陈炎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想要搬起面前的大海碗糊他一脸。
        陈炎无声叹气,恶心不赢他咱撤退还不行吗?
        他起身端起大海碗要走,郝丹卞仰起脸,脸上淡淡的微笑却让人看得心里发毛。
        他说:“你想要保护程溪不被人肉出去的话,最好是乖一点。”
        闻言,陈炎心头一沉,表面再也维持不住笑眯眯的好脸色,嘴皮子十分利索地回敬他一句:“这句话我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你也不想招惹麻烦吧,那你最好乖一点。”
        陈炎很是强硬地撂下这句话,端着碗筷放到餐具回收处,一边给男神打电话,一边往饭堂二楼走去。
        陈炎的内心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这么镇定。
        郝丹卞的话提醒了他,程溪随时都有可能被曝光到网上“被迫出柜”,而且追根结底,都是因他而起。
        陈炎不敢在男神面前提起这件事情,说白了是他心里害怕,且又过意不去:他不觉得自己有这个资格,能够代替程溪来做“出柜”这样意义重大的决定。
        从陈炎决定公开出柜那时起,他本就做好了和程溪分开的心理准备,可当他跟男神说他出柜以后两人就得保持距离的时候,男神却对他说:“出柜又不是出轨,为什么说不能留在我身边?”
        男神对他几乎是无条件包容,以至于陈炎自私地不想再提及这件事,只想装傻充愣地糊弄过去,能在男神身边多呆一天是一天。
        陈炎神情黯然,楼梯爬到一半的时候,一抬头就看见男神提着打包袋从二楼的餐厅里走出来。
        陈炎掐断通话,又往上爬了几阶楼梯。
        男神走到楼梯口,陈炎就站在他的下一层阶梯,两人高矮立现,身影几乎重叠。
        程溪颔首垂眸,微不可察地挑了下眉头,轻声问陈炎:“怎么了?”
        陈炎贴近男神,把额头抵在男神的胸口,闷声磨蹭着:“没……”
        午间的日光暖洋洋的,透过一长排上悬窗的透明玻璃倾泻而下,为两个相拥在一起的男孩镀上一层金边。
        程溪揉了揉贴在胸口上的小脑袋,嘴角边挂着点点笑意,细碎的阳光落在陈炎的发丝间,耀眼的光斑如同带有灵性,跳跃之间,一闪一闪。
        陈炎没敢抱着男神站太久,一听到有人上楼来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他就不舍地松开环在男神腰间的双臂,一脸迷糊地揉揉眼睛。
        程溪摸摸陈炎的额头,撅起他额前柔软的刘海,低头问道:“累了还是困了,回去睡一会儿?”
        陈炎欲言又止,晃动沉重的脑袋,心累地点了点头。
        陈炎上次已经把自己宿舍的东西收拾得差不多,因而中午留在学校都是去男神的宿舍休息。
        吕淼和向阳对陈炎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他们另一个室友已经确定出国的日期,宿舍床位基本是腾了出来了——吕淼跟陈炎说这些,本是好心好意地想让陈炎去宿管处提交转宿申请,谁知人家程溪根本不领情,把打包盒往他桌面上一蹾,就说:“陈炎睡我的床就好。”
        吕淼遂即闭上嘴,安安静静地吃外卖。
        陈炎爬上男神的床位,翻身面对着墙壁一侧,刷着“@吃花瓣喝露水的火前留名”这个帐号的消息。
        这几天遇到的路人网友都把他的照片po到网上艾特他,一是花式表白,二是大肆炫耀,三是蹭蹭热度。
        显然其他网友都很乐意刷到更多“火前留名”的路透照,一拨人嚎叫着“一姐猴猴看”,另一拨人则陶醉于博主口头描述男神的颜值到底有多逆天。
        陈炎的官方微博还未宠幸这些原博博主,光是靠搜索热度的加持,凡是带有“火前留名”相关路透新照的动态都轻易地获得过千点赞。
        网友们自觉遵守和陈炎的约定,没有人把男神的照片公布在网络上面,然而男神的搜索热度依旧紧贴着“火前留名”的排名噌噌往上涨。
        陈炎在搜索栏打下“火前留名”四个字,下方跳出的热搜关键词,诸如“火前留名男神”、“火前留名男朋友照片”等,抢占了搜索栏前排。
        陈炎心烦意乱地退出微薄,把手机关静音,抱着被子闭上眼睡觉。
        被子上残旧着男神的气味,闻起来很舒服,也暂时缓解了他心头的烦躁。
        陈炎迷迷瞪瞪地混过下午两节课,傍晚坐程溪的车回家和曹艺卉吃晚饭。
        当天晚上。
        陈炎洗漱完毕,趴在床上枕着手臂,一边打呵欠一边翻着书,强撑着等男神洗完澡和他视讯。
        这时,手机响起一声提示音:“噔~”
        陈炎随手把床头的手机抓过来,上下眼皮正在打架,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儿,瞄到备注名为“艾良月”时,眼皮儿顿时打得更凶。
        陈炎指纹解锁手机,只见艾朗“唰唰唰”地连发了好几张图片过来,紧跟着最后一句被感叹号承包的咆哮体消息:“宝贝儿!!!人红是非多呀!你又摊上事儿了!!!”
        陈炎一脸懵逼地撑开眼,脸上顶着枕在手臂上枕出来的红印子,他翻身坐起来,点开艾朗发给他的截图——
        那是一个参团优惠活动:【HQLM男朋友66.66】独家实拍,高清五码,HQLM男朋友高清正面照曝光。
        已团137件*199人团。
        拼团须知:
        人满开团,未满退款,可邀请好友参团,开团请查收后续邮件的相关流程。
        陈炎困到烧糊的脑袋瓜嗡嗡叫,当他反应迟钝地拼出“火前留名”的拼音首字母“HQLM”之后,反射弧长到外太空的大脑中枢这才下达命令:怒到捶床。
        陈炎气极,给艾朗发了句语音:“我靠!这是什么鬼!开团卖男神的照片?我能不能去告他们啊!”
        艾朗回道:“卖照片这人就是个傻哔——问题是,你看看网爆出来的评论区风向,能把你气到菊花上火有没有?”
        陈炎只点开第一张开团截图就已经要炸了,此时怒火中烧,经艾朗的提醒之后,他这才苦大仇深地翻看其他截图。
        开团卖照片的那个人,估计原本是想暗戳戳地牟取小惠小利,结果开团不到一小时,就被火前留名的某个真爱粉曝光出去。
        那个粉丝的出发点是维护“火前留名”,谴责开团卖照的人,并要求其撤团退款。
        然而,正因为该名粉丝的公开曝光,那个参团购反倒在“火前留名”的粉丝群体中得到大力推广,参团人数翻倍上涨。
        艾朗的截图就截取了混夹在其中的评论楼层——
        可爱多贩卖档口V:讲道理,这是非法贩卖他人照片,侵犯肖像权了吧?[手动再见]
        爱你70=1+69:前排挤一挤,我很好奇有没有人团购成功的,求好心人私信男神照片~我保证绝对不会把照片流传到网上打扰了一姐的生活[爱心][爱心][爱心]
        母胎solo糖三岁:据说参团是卖闪照的,看三秒就自动删除,应该也不会对一姐和男神造成什么困扰吧?[查看图片]
        长腿欧巴:讲道理,HQLM一边藏着掖着不让男神曝光,另一边又天天在直播上面秀男神多帅多有钱多恩爱,阴谋论一下,你们有没有想过,背后卖照片的人会不会就是HQLM自己?男神保持神秘,HQLM趁机捞钱。
        一个在当地比较英俊的男子:说阴谋论的那一层,宝宝给你续一秒,HQLM一直勾着观众的好奇心又不带他男人上镜,我已经忍他很久了,我现在追播就只想看他男人,一点都不想看他在那里卖弄风骚[鄙视]
        ……
        看到这里,陈炎简直气到肺炸。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