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100章

第100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次日。
        陈炎坐在思修课上,心不在焉地托着下巴发呆,手里拿着笔在纸上涂涂画画。
        陈炎笔下画得一团糟乱,和他脑子里填充的浆糊一个样——并且这坨浆糊还是黄色的,带有炙手的余温:陈炎再回想起昨晚和男神的视讯play时,整个人依旧害羞得跟只虾球一样,全身通红地蜷缩成一团。
        思修课三节连上,将近十二点半才能下课。
        程溪下了课就直接过来,他在旁人围观的倾慕目光中坐到陈炎旁边的空位,陪陈炎上完课再一起去吃饭。
        虽然思修课很无聊,但是由于思修老师尤其喜欢在最后一节课点名,所以第三节 课的出勤率反而更高。
        黄小明欲言又止地偷看男神,心里琢磨着要怎么开口让男神帮他点名答到,如此他便可以偷溜回去吃饭了。
        黄小明背着何书生,用微信跟陈炎交流了这个想法。陈炎给他发来一个呵呵冷笑的表情包,说:“男神和你,一个是颜值巅峰,一个是颜值低谷,朋友,咱别为难老师了好不好。”
        黄小明:“……”
        以后找人代课怕不是还要添加新标准——周二早上三四节求代课,男,HD教学楼,*颜值4分*,可代私聊~
        黄小明愤愤然,认为陈炎这是拿放大镜攻击他的长相,然而陈炎并没有夸大其词,就连陈炎自己都感受到了区别对待——
        男神来之前,陈炎在这间大教室里坐了两节课都没被人认出“火前留名”的身份。结果男神往旁边一坐,前排当即就有两个扮相可爱的小女生频频回头,偷看完男神还一个劲儿打量他,那激动慌张的小模样一看就是遇到偶像。
        果不其然,下课之后那两个小女生还鼓足勇气在门口堵住陈炎和程溪,羞答答地问:“你,你……是不是一姐?”
        陈炎面露微笑,嘴角浅浅的小梨涡如同抹了甜蜜一样,应道:“嗨~你们好。”
        程溪搂着陈炎的肩膀,目光淡淡地看着面前两个面红耳赤的女生,说:“他饿了,我先带他吃饭去。”
        两个小女生忽然听男神这一说,瞬间呆愣了一下,随即结结巴巴地猛点头:“诶,好的好的……”
        陈炎和男神一起去食堂里吃饭。
        程溪的冒菜碗里飘着红艳艳的辣油,摆在陈炎面前的碗里则是素淡的清汤寡水,两相对比鲜明,陈炎忍不住从男神碗里舀一小勺尝尝味道。
        程溪看着陈炎被红彤彤的辣椒油辣得小舌头伸长的模样,打趣道:“我现在都不放心你自己一个人出门,怎么走到哪儿都有粉丝。”
        陈炎含着勺子摇摇头,软声说道:“不是的……我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容易被人认出来。”
        陈炎觉得自己轻飘飘一句话很没说服力,紧跟着诚恳地解释:“你看,我身高不够高,长得又很普通,站在人群中一下子就被淹没了,很容易被别人忽略。但你和我不一样,你非常容易成为人群中的焦点,我是沾着你的光才能被别人多看一眼,这才会被大家认出来的。”
        程溪忍俊不禁,伸手捏住陈炎细嫩光滑的脸蛋儿,反问道:“这也叫长得很普通?你是不是对自己的长相有什么误解?”
        陈炎有些腼腆地笑笑,皱皱鼻子,小声反驳:“本来就很普通……”
        程溪挑起唇角,噙着一抹坏坏的笑道:“这么说吧,我看过你第一眼,你就让我产生了想睡你的冲动。”
        闻言,陈炎难以置信地睁圆眼睛,磕磕巴巴道:“不,不可能吧……你又拿我开玩笑了。”
        程溪翘着唇角。
        他这话没作假。
        虽然程溪动这个念头的契机,是从他在直播上看到陈炎睁眼说瞎话地拿他当作意淫的对象开始的,但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陈炎长得干干净净,笑起来嘴角浮现的两个小梨涡,就跟勾引人上去尝一口似的,实在是太对他的胃口了。
        但是陈炎自卑多疑,他自以为内心理智地自我剖析和否定:靠脸吃饭?这哪能啊!尤其男神身边多的是等翻牌的俊男靓女,就他这脸蛋和这屁股,即便是公平竞争,一群人排排坐吃果果,他也是分分钟被别人的奆乳丰臀蹾到地上的命。
        程溪好笑地说:“不然你以为呢?我也是个肤浅的人啊,肯定是先看脸再决定看不看他的内在,颜值的高低则决定了我的耐心程度。”
        陈炎听到“颜值决定耐心”这一句,遂即十分注意形象地把腰板挺得笔直,他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那,那你分给我的耐心……是不是刚好够看一次直播?”
        程溪笑着逗他:“一次哪够啊,看你直播一辈子都行。”
        陈炎心里头高兴,但表面上则是不为所动地低头捞着豆皮儿……他总是应付不来男神的情话。
        因为男神刚才夸赞了他的颜值,陈炎突然就感觉有了偶像包袱,很是注意自己的形象来了,等程溪吃完冒菜,陈炎还在细嚼慢咽。
        程溪便说:“我打包回去喂喵,你在这坐着等我,慢慢吃。”
        陈炎努着嘴巴,吸溜着滑不溜秋的薯粉,抬起眼睛看着男神点点头。
        男神一走开,陈炎就边吃粉边玩手机,正刷得起劲,眼睛余光扫到正前方有人向他靠近,他下意识地抬起头,就见三个人走来:一个脸上挂着兴奋表情的陌生男孩,他身后还跟着另外两人——阴云密布的陈柔沛,和眼含笑意的郝丹卞。
        陌生男孩走在前,面露雀跃地问道:“你是不是‘火前留名’?我的天!你居然还和我同校诶!”
        陈炎忽略了他身后的陈柔沛和郝丹卞,礼貌性地微笑,说:“好巧~”
        一听陈炎承认了他的主播身份,陈柔沛当即拧眉发难道:“你还真是‘火前留名’?那我就是你口中的恶毒继妹吧,呵呵,当面连个屁都不敢放,背后就意淫造谣,说我坏话,你直播上面的脑残粉知道你是这么个糟心玩意儿吗?”
        陈柔沛刚说完,却见正面坐着的陈炎忽然鼓起嘴巴来——接着,便从他嘴里传出一声声伪劣的“噗噗”放屁声。
        表演完毕,陈炎揉了揉“噗”得发酸的脸颊,一脸天真地邀功道:“当面放屁给你听~”
        陈柔沛:“…………”
        今日同行的另一个男孩子是陈柔沛关系较好的gay蜜,“火前留名”也是陈柔沛刚从他口中听到的。
        陈柔沛才知道,原来陈炎在网络上还有这么个身份儿——红透半边天的人气GAY主播:火前留名。
        陈柔沛也玩过直播,知道这玩意能来钱,一听陈炎生财有道,她心里就膈应得慌。原本把陈炎母子赶出家门,她还指望能看到他们挣扎的落魄样儿,现在显然是泡汤了。
        陈柔沛越想越来气,嗤笑一声,说:“你在直播上面满口胡说,居然到现在还没人去拆穿你吗?”
        陈炎抬起头来,一脸天真茫然:“诶?要拆穿我什么?”
        陈柔沛不屑地眯着眼:“拆穿你什么,你自己心里有数。你敢说你在直播上说的话句句属实吗?”
        陈炎眨眨眼睛,微笑:“不敢~”
        陈柔沛:“……”
        陈炎直接承认得太爽快了,半句反驳挣扎的话都不说,陈柔沛就跟一拳打在棉花团上一样软绵无力。
        陈炎镇定自若地捞着碗里的小豆芽,头也不抬,语气淡淡地说:“不是没人拆穿我,只是没人像你一样较真~我在直播上面胡说八道不是网友皆知的事情吗?现在0市不景气,要真让我一人包揽十七房高富帅那还得了?这年头谁打飞机还没个幻想和憧憬呢,没犯罪又不上税,我开嘴炮只是娱乐大众,relax,深呼吸,做人最紧要嗨心啦~”
        陈炎抬起头来,托着下巴,笑眯眯地看向陈柔沛。
        除去男神相关的事情以外,陈炎现在对啥都不虚:
        被人翻出他开播以来瞎几把吹的旧帐又怎样,他是抱着娱乐大众的心态吹牛,网友是抱着看他吹牛乐呵的心态追播。
        再说了,在他走红之初就有不少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博主扒过他,说是把他的事迹当成早年贴吧纪实文学来看都太过戏剧性,甚至还形成一种新型的“谁信谁就是智商捉急”的智障鉴定。
        而且他还在直播上百般强调自己是吃花瓣喝露水长大的小蓝孩,难道这也得求证事实?
        ——较真的人怕是真的没脑子。
        陈柔沛:“……”
        陈柔沛只是刚才从gay蜜口中粗略地了解一下“火前留名”的事迹,她对“火前留名”的认识仍是大片空白,临时准备不充分,也憋不出没有什么真正的有力反击。
        再揪着这个点争论也没意义,旁边的郝丹卞自然而然地接过话,熟络地问:“你家程溪呢?”
        陈炎还未应答,那个陌生男孩就诧异地插话问郝丹卞:“程溪?是咱们认识的那个程溪吗?”
        郝丹卞笑着说:“对啊,程大帅哥你也能忘?”
        陈柔沛抱着胸,不以为然地冷哼了一声。
        男孩则是瞪大眼睛转而看向陈炎,急于求证:“我,我的天呐……难道说程溪就是男神呀?一姐,你真的是人生赢家啊!”
        陈炎的眼睛眯成月牙状,说:“谢谢,你也可以很幸运,祝你早日睡到自己的男神~”
        陈炎只是说句客套话,可落在陈柔沛耳朵里却是刺耳得很:她想睡程溪的事人人皆知,陈炎这就是变相的炫耀和讽刺!
        陈柔沛不想和陈炎多呆,推着自己的小gay蜜去档口买饭。
        陈炎懒洋洋地抬起头来,只见郝丹卞没有跟在他俩身后离开,还在陈炎面前的位置坐下来,十指交叉,托着下巴,笑眯眯地对陈炎说:“听说你不许粉丝们把程溪的照片曝光出去。”
        陈炎眉头一皱,随即故作镇定道:“程溪太帅,我舍不得他被别人意淫。”
        郝丹卞微笑道:“那可不一定,比如说我只会意淫你。”
        陈炎强忍着内心阵阵反胃,装出一脸诧异:“你居然是1?”
        郝丹卞挑眉道:“不信?要试试吗?”
        陈炎摇了摇头,说:“嘻嘻,我倒是可以帮你发布一则同城交友,免费哦,要不要?推广的顺口溜我都帮你想好了,就这么说——‘你做1,他坐1,骚0帮你口飞机,口到明年七月七。’
        “你放心,我的粉丝群体一群大龄剩0,攻不应求,市场大好,不过你得诚实哦,小心假1罚10(个0)~”
        陈炎脸上笑眯眯,内心MMP。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