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99章

第99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不过感动归感动,陈炎并未贸然同意曹艺卉一起开直播。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对直播间整顿一番:比如说“一姐”这个称谓就该择日废除,免得让曹艺卉疑心陈炎被网友们口头欺负。
        当天晚上。
        程溪还没想好留宿的借口,曹艺卉就敲开陈炎的房门,问:“程溪,你喜欢吃鸡蛋吗?”
        程溪美其名曰在陈炎房间里写物理,散落在一旁的卷子在曹艺卉开门前才匆匆收拾整齐的,他故作淡定地抬头回答道:“还好。”
        曹艺卉含着笑意,隐晦地下达逐客令:“那我明早给你们蒸蛋羹,你起了就上楼来一起吃早餐。”
        程溪微笑着说:“好。”
        等曹艺卉阂上门离开,陈炎的目光低垂着飘啊飘,嘴唇微有些湿润,探出小半截红红的舌尖舔了舔。
        程溪俯下身追逐舌尖,轻轻地咬住陈炎的小舌头,可他没有加深这个吻,只是温柔地碰了碰他的唇。
        程溪松开陈炎,十分冷静地说:“我先回去,明早再来接你。”
        陈炎抿着嘴唇,看了男神一眼,目光流连在男神那双唇形优美的薄唇,欲言又止地点了点头:“嗯……”
        天知道他多想和男神继续这个舌吻,不深入的吻那必须不是一个合格的舌吻,最好是激烈得能让他无力地瘫软在床,才能熬得住这漫漫长夜的寂寞空虚冷。
        然而男神走得很干脆,干脆得让陈炎心里空落落的,很惆怅。
        陈炎洗完澡爬上床,拿枕头垫在身下,趴在床上玩手机。
        他孤枕难眠地叹着气,百无聊赖地刷拉着朋友圈,忽然心生一计。
        陈炎搓搓自己的脸振作精神,忙不迭地打开朋友圈更新一条新动态——
        “认床,睡不着……”
        陈炎一翻身就仰躺在床上,他扒拉着朋友圈的动态主页,又不耐其烦地将wifi关闭了再重新连上,生怕因为网络信号的延迟而错过消息。
        简短而又干巴巴的五个字,连吸睛的配图都没有,并未能在朋友圈里引起太多人的关注,点赞数寥寥无几,评论区更是无人问津。
        陈炎没能等到男神的回应,不死心地戳出艾朗,噼里啪啦地戳着九宫格输入文字:“亲爱的~快去我的朋友圈下面回复一句‘你怎么了’!!!”
        艾朗:“???”
        周末窝在租房里闲得发慌的艾·single dog·朗回复得很及时,他一脸好奇地点进陈炎的头像,在新动态下面回复:“咋了?”
        艾朗十分友善地帮了陈炎的忙,退回微信的聊天页面就看到陈炎又说:“你接着回复‘你家男神哪去了’!”
        “……”
        艾朗就算再迟钝,这会儿也摸清陈炎这是什么新把戏了,他呵呵一笑:“门在那边,好走不送。”
        陈炎嘤嘤嘤哭饶:“你就再帮我一次!燃菊之急!!”
        艾朗傲娇归傲娇,毕竟自诩人美心善,在陈炎的软磨硬泡中还是配合他演完这场独角戏——
        “认床,睡不着……”
        “咋了?”
        “今晚一个人睡,不习惯 qaq ”
        “你家男神在哪?不陪你??”
        陈炎这几句对话自导自演得十分开心,美滋滋地夸赞自己的留白留得恰到好处,期待又忐忑地等待男神的回复。
        艾朗:“……”
        艾朗抽了抽嘴角。
        真是他的傻朋友。
        然!后!
        陈炎就从程溪那里收到了——他“指导”艾朗回复朋友圈的教程截图。
        陈炎:“……”
        看到置顶的男神微信亮起红色小点时,陈炎欣喜若狂;
        点出消息看到男神发给他的截图之后,陈炎羞愤交加。
        陈炎羞耻难当又紧张,扯高被子把自己整个人裹成夹馅团子,难为情地在床上打滚也无法平复心情。
        打滚途中还抽空回了艾朗一句:“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艾朗轻飘飘地回复他:“玩什么手机,边儿玩几把去。”
        陈炎还想再嘴硬地狡辩,就被手机响起的视频提示音吓了一跳——程溪邀请你视频聊天:拒绝or接听。
        陈炎遂即“哗啦”一声揭开被子,打开床头柜的暖色台灯,摆好一个恬静优雅的姿势倚靠在床头,指尖微颤地选择“接听”。
        “嗨……”
        陈炎掖好盖在大腿上的被子,目光露怯地不敢和视频里的男神对视,假装挪动手机找一个光影合适的角度。
        程溪用懒人固定架固定手机,坐离镜头远一点,维持住装逼男神范,有点儿坏心眼地斜挑起唇角看着陈炎:“想我想得睡不着?”
        男神低沉的嗓音里,夹带着戏谑却又温柔的笑意。
        陈炎原本想好了辩解的话,可到了嘴边却又害羞得忘了词儿。
        陈炎舔了舔薄唇,干涩的喉口和燥热的内心都在煎熬着,暧昧昏黄的暖光勾勒出他的面部轮廓,侧影沉浸在一片暖融融的橘色柔光中,纤长浓密的睫毛轻轻打颤,搅动一室静谧的光和影。
        陈炎鼓足了勇气,承认道:“嗯……不是一般的想,是特别特别想。”
        陈炎咬字很轻。
        程溪眸光很沉。
        陈炎正害臊着,就听见男神磁性华丽的嗓音流泻而来:“宝贝儿,乖,把衣服脱了。”
        嗓音低沉且蛊惑人心,程溪将这一句流氓味儿十足的混账话,说得十分坦荡又理所当然。
        陈炎闻言,心头突地一个激灵:男神这,这这是……要约他视频飞机??
        陈炎意识到这一点的一瞬间,脸颊如同床头柜上的暖色台灯,摁下开关就亮得红彤彤,心里更是雀跃不已地手舞足蹈扭秧歌。
        视频飞[哔——]在陈炎那段矜持又好奇的小处男时光里,充满遗憾地留下一抹拊膺长叹的回忆。
        若是网络上约[哔——],一来害怕电脑中毒,二来生怕过个几天就能在网盘里翻到自己的个辑。
        然而现如今,对象一换做男神,陈炎完全抛开顾虑,摆什么姿势都行,男神可是他的VVIP!
        陈炎跃跃欲试地把手搭在领子口,脸上的红晕却是害羞得直往衣领里钻,他一双乌黑发亮的圆眼睛盛着橘色光,暖融融又水亮亮的,嵌在清秀的脸上,整个人清纯感爆棚,看起来就很美味。
        程溪忍不住笑:“宝贝儿,你脸红是因为兴奋还是害羞?”
        陈炎不好意思:“都,都有……”
        陈炎低垂着头,眼神如同游丝般的飘荡,愣是不敢和男神对上一眼。他用手机托座把手机固定,拿了几本书垒高放在床头柜上,把手机架高一些。
        等忙活完这些,陈炎规规矩矩地盘腿坐在床边,听凭程男神发落。
        程溪看着陈炎,深邃的眼眸里流转着熔金落日般炙热的暖光,唇角含着笑意,温柔地开腔道:“宝贝儿,先把上衣脱了吧。”
        陈炎脸上炙烫,几欲成精的长睫毛颤颤巍巍地打着颠,随即乖巧听话地把略微泛黄的上衣扒下来。
        陈炎身材清瘦,但并非骨瘦如柴那种病态的嶙峋骨感,他的身子线条流畅,皮肤光滑又细嫩,冬暖夏凉,抱在怀里的手感特别嫩滑。
        程溪眸光暗沉,托着侧脸微微蹙眉,说:“肩膀上的吻痕都不见了。”
        陈炎低眉垂眸,瞥了一眼自己的肩膀,软乎乎地应道:“嗯呢……”
        程溪翘起嘴角,说:“你自己咬一个上去吧,试试看够不够得着。”
        陈炎心头一动,掀起低低垂着的眼皮儿偷看男神一眼,没有反驳也没有拒绝,侧过头去,下巴抵着自己的肩窝,张嘴咬在肩头。
        “能够得着……”
        他含糊地应道。
        程溪则又说:“咬着别松开,把舌头伸出来舔一舔。”
        陈炎嘴张着,感觉嘴唇和肩膀的贴合处,被男神的目光灼热得很烫嘴:“……”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