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书 rrshu8.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 第95章

第95章

书籍名:《恶毒继妹的男神要撩我怎么破》    作者:空星
字体大小:超大 | | | 中小 | 超小

        曹艺卉这句话就像一个重磅炸弹,闷声一响,威力无边。
        陈炎也被吓了一跳,傻愣在原地,只是程溪牵他的手牵得很紧。
        陈柔沛原本是幸灾乐祸地抱着胳膊,等着看陈炎要怎么在曹艺卉和她爸爸面前诡辩,可她始料未及的是——曹艺卉竟然也是知道陈炎这档子事的!?
        甚至还支持陈炎。
        这……怎么可能?
        陈柔沛眉头紧锁,百般不解。
        陈柔沛也接触过出柜的GAY,十有八、九是被家人扫地出门,侥幸剩下的那一个必定是遭遇家庭冷暴力。
        陈柏原走上前来,他西装革履一派整齐,冷峻的面孔不苟言笑。他亲眼目睹了刚才曹艺卉牵起陈炎的手“托付”给那个陌生男人的过程,用上“托付”这个词实在古怪,可这幕场景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个词,既违和又庄重。
        陈柏原略显刻薄的薄唇微微一抿,问:“这是怎么一回事?”
        即使陈柏原还不了解事情的前因后果,但是陈炎此时和那个年轻男人紧牵着的手就像一个死结,撂进陈柏原眼里,眼前的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陈柏原开口问出这句话,扰乱现场诡异的气氛,也让陈柔沛从震惊当中缓过神来。
        曹艺卉轻飘飘地看了陈柏原一眼,目光又转向程溪,眼波明显变得柔软了些,说:“程溪,你先去外面跟你同学说等一下,别让他们在门口等太久了。”
        曹艺卉没有明说,但是她想要支开程溪的意思却很明显。
        虽说曹艺卉同意了陈炎和程溪的事情,但是当前的局面,需要了断的巨大矛盾只是她的家务事,程溪留在这里,立场也很尴尬。
        陈炎捏了捏男神的手,朝男神微微一笑,说:“你先出去等一下,想想中午吃什么,我很快就过去找你。”
        程溪虽然不放心陈炎,但是在曹艺卉和陈炎的劝声和安抚下,他也只能先行离开。
        等程溪下了楼走出去,陈柔沛就呛声抢先道:“爸,你回来得正好,我早就看出陈炎他这人不正常了,又怂又娘,想不到竟然是个喜欢男人的大变态!而且他妈早就知道的了,还合计着瞒着咱们俩呢。”
        陈柔沛顿了下,越琢磨越觉得这事不简单,其中陈炎的心机和城府一定还深着呢。
        陈柔沛单手托着手肘,双眼微眯着打量陈炎,眼底却冰冷彻骨,不带半分温暖笑意。
        她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陈炎房门打开的房间,巧笑连连地说道:“我说呢,陈炎你今天怎么敢当着我的面,引以为豪地说出自己是GAY这个事情,原来是提前回来把家里都搬空了呀。”
        “爸——”
        陈柔沛娇滴滴地喊了一声,不高兴地鼓着脸颊,说:“你不知道,陈炎刚才当着我的面多嚣张呢,今天可不能就这么让他们走了,说不定陈炎偷偷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掏空了,要走之前也得先检查他的行李!再说他能搬去哪,他家里就剩那堆废物一样的吸血虫亲戚,哪个能在这里买得起房的?哦——”
        陈柔沛拖长音,轻蔑地冷笑道:“该不会是陈炎这边硬气地搬走,那边再由他妈从咱们家抽钱出去接济他吧?”
        就在这时。
        “啪——!”
        陈柔沛说得正欢,脸上还挂着冷嘲热讽的不屑表情,却猝不及防地硬生生挨了一巴掌。
        曹艺卉此时面朝陈柔沛,刚刚用力挥出去的掌心还有些许发烫。
        曹艺卉这一巴掌打得很响亮,掌风带劲,扇得陈柔沛措手不及,这会儿整个一脸懵逼。
        站在曹艺卉仅一步之遥的陈柏原也看懵了,他愣怔了瞬间,随后就紧急上前将陈柔沛护在怀里,另一只手攥紧曹艺卉的手腕,黑着脸喝道:“你疯了?怎么能动手打孩子!”
        陈炎也被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妈妈吓了一跳,见陈柏原一动,他也不甘示弱地挡在妈妈面前,死拽着陈柏原擎住他妈妈手腕的手。
        陈柔沛揽台唱独家戏的台面,被曹艺卉这一巴掌扇得突然失控。
        陈柔沛好不容易才回过神来,捂着火辣辣的左半边脸,心头的火气随即“噌”地蹿上来!
        她顺风顺水地活了十九年来,在家从未挨过陈柏原的打骂,更别提曹艺卉这个贱女人了,贱人那双手只配给她家洗碗拖地,哪来的资格动手打她!
        陈柔沛还被陈柏原拦在身后,暴跳如雷地想要冲上来甩曹艺卉几巴掌,她不顾形象地嚎叫:“你这个贱人,你居然敢动手打我!你她妈有什么资格打我!”
        曹艺卉目光淡然地看着发疯抓狂的陈柔沛,声音轻柔地说:“你有什么资格当面诋毁我们母子俩,我又凭什么身份教育你,这两个问题你不该来问我,得问你爸。”
        陈柏原黑沉着脸,竭力压抑着腾升的怒气,厉声道:“柔沛只是个孩子,她闹情绪,你也跟着闹情绪?你这还怎么当长辈?!”
        闻言。
        陈炎直勾勾地盯着陈柏原的眼睛,一如既往地挂起一个乖巧的笑容,温声应道:“叔叔~我,想,操,你,爸,诶——你也别生气,我和柔沛一样只是个孩子啊,年纪还一样大呢,你可千万不要跟我动手哈。”
        陈炎挡在曹艺卉的面前,手里攥着手机,笑眯眯的眼睛紧盯着陈柏原的一举一动,时刻准备将硬壳手机砸到他脸上权当正当防卫。
        陈柏原直接被陈炎这句话气得脸色铁青。
        曹艺卉和陈柏原相比,却是异常冷静,她目光冷淡地看着陈柏原,说:“她还小,不懂事。多让着她一点。别跟她一个孩子计较……这些话我听了整整十二年,十二年前她是个七岁的小孩子,十二年后她还是个年满十九周岁的大孩子吗?”
        曹艺卉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接着说:“你跟我说,你因为前妻的缘故,所以心里一直觉得对柔沛有亏欠。我说我能理解你,可我的理解却被当作你把对她的亏欠转移到我身上的理由,我被迫又将这份亏欠延续到陈炎身上。陈柏原,如果你觉得我今天不可理喻……只是因为你从来没有理解过我罢了。”
        曹艺卉情绪平静,眼眶却渐渐泛红。
        陈柏原眉头深锁,他费劲地拦住撒泼叫嚣的陈柔沛,根本没有办法腾出空去思考曹艺卉的话。
        陈柏原蹙眉问:“你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曹艺卉垂眸道:“柔沛从小到大不管怎么骄纵胡闹,你也挑不出她半点错;陈炎现在选择了一条更艰难的路,更需要我无条件去支持他,更何况他根本没有做错什么。
        “今天已经闹得这么不愉快了,我们也就直接都挑明了吧,我们俩之间最大的矛盾是孩子,偏偏这是我们谁也割舍不下的心头肉,磨合了这十多年,也该认清一个事实了,我们,是真的不合适。”
        曹艺卉看着此时挡在她面前的陈炎,心头一酸。
        陈柔沛一听曹艺卉这番话,语气冰冷地嘲笑道:“你真是会说笑,你和我爸怎么可能合适?是我爸花了几十万把你们母子买进家门的,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明媒正娶了!?要知道十几年前的几十万都能多买两套房,放到今天怎么也得翻个十几倍的价钱,你真是给脸不要脸!”
        陈柔沛浑身戾气,那双唇形酷似陈柏原的刻薄嘴唇就如同一挺机关枪,噼里啪啦地喷射出这堆心里话。
        然而。
        陈炎和曹艺卉还没反驳,反倒是陈柏原厉声呵斥她:“够了!”
        陈柔沛被陈柏原严厉的语气吓到,懵了半秒钟就红着眼,奋力地要挣脱陈柏原的手臂,她又吵又闹地折腾道:“你才是够了!你难道看不出来那个女人忍气吞声到现在,就是为了这一天提出离婚瓜分我们地家产吗?!我绝对不会让她得逞的!”
        陈柔沛任性撒泼地哭号,对陈柏原又打又咬。
        她不顾形象、歇斯底里地哭闹,枣红色外衣掉下肩头,修长的五指握拳拧得很紧,紧到指关节的手筋凸显出来,一下又一下锤打着陈柏原的肩膀。
        陈柏原控制不住现场的混乱局面,薄唇抿成一线,眉心呈十字锁,对曹艺卉说:“陈炎的朋友在外面等很久了,你们先过去吧。”
        生硬的口气一顿。
        他看向曹艺卉的眼里闪过一抹愧疚,忍不住又放缓了语气说:“你……等我电话。”
        曹艺卉对陈柏原放软的态度熟视无睹,淡淡地说:“陈炎收拾的行李还在外面,你不去检查一下吗?好给你女儿一个交代。”
        陈柏原的眉头皱得更紧,一句“孩子说的话别放在心上”重新咽下嗓子眼,说:“不用,我现在更得给你一个交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